第408章 古唐神帝

2022-12-03 作者: 暴躁小气包
  第408章 古唐神帝
  九月二十六,神明坠落凡间。

  九月二十七日,二夫人便夺权成功,执掌平康城,耐人寻味。

  毕竟,先前传出来的消息是,白狼之神降临库南兽人部落。

  后面,所有的白狼部落慢慢向库南兽人部落汇聚。

  白狼之神的真身在库南兽人部落,也成为了所有狼人默认的事情。

  如今看来,平康城的变故,还发生在库南兽人部落前。

  其中代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林朝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神色。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平康城的事情,我已知晓。”林朝开口,想到了什么,他继续问道,“你们前来铁石城,是那位狼族二夫人吩咐的?”

  “是的殿下,二夫人野心勃勃,想要占据更多人类城池。

  她听闻铁石城繁荣昌盛,心生贪婪。

  再加上冬日快到了,库南兽人部落上的白狼部落,物资奇缺,所以二夫人打铁石城的注意。

  请殿下发兵,救我平康城子民!”汉瑟表情悲痛不已。

  他已中了狼毒,铁石城一旦发兵,他也必死无疑。

  可是这个时候,他没有选择。

  横竖都是死,不如让自己死的有价值一些。

  汉瑟也没想到,到最后,他这个贵族会选择为平康城的平民而死。

  “嗯,此事我已知晓,暂时不要声张。

  平康城,我会帮你夺回来。”

  林朝说完,看着周围的下属,吩咐道:“那位战死的冒险者,厚葬吧。”

  “遵命。”

  “多谢殿下!”

  ……

  铁石湖畔,林朝与宇文战野正在垂钓。

  同时,也在商讨前往平康城,对付白狼之神的事宜。

  这时,宇文战野突然感慨:“主上,你说,那位名为铁水的冒险者,为何突然背叛祥夫。”

  林朝微愣:“或许,他出生于底层,见不得铁石城覆灭。”

  “确实,底层人中,总会有些性格坚毅者,知大义者。”

  宇文战野感慨,继而说道:“我观殿下之神职,乃文明之火。

  这种神职,闻所未闻。

  不过吾观殿下铁石城之政令,颇为照顾底层人士,殿下可是想效仿……古唐神帝……以人胜天?”

  “哦?”林朝知道,宇文战野提及铁水,肯定若有所指。

  宇文战野继续说道:“古唐神帝,乃是古唐帝国的开国帝皇。

  这一位帝皇,以底层人士为根基,登临帝位,同时将古唐帝国的帝位转化为神职。

  古唐帝国,差点化为神国,人人如龙,飞升神国。

  这样的场景,令人赞叹。

  这样的想法,让无数人折腰。

  可惜,此举愿望太过于美好。

  普通人中,确实有铁水这样忠肝义胆之士,也有祥夫这样忘恩负义之辈。

  但更多的,都是庸碌者,盲从者,宣泄者。

  万神殿为了对付古唐神帝,仅仅放了一些谣言,煽动子民,古唐帝国便差点覆灭。

  古唐神帝,以自身化神职,为古唐帝国开辟二世三世四世神位。

  可惜古唐神帝陨落之后,人亡政息,甚至‘遗臭’万年。

  人并不可信,主上可以收取信仰,万不可效仿古唐神帝,以人为根基,最后……”

  宇文战野的脸上都是感叹神色。

  林朝安静听着,缓缓说道:“古唐神帝……挺令人敬佩的。

  放心,我不会走他的道路,伟力归于己身,才是心之所向。”

  听到这,宇文战野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真的有点担心,自己效忠的这位主上,可能会走上古唐神帝的道路。

  毕竟,一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宽厚待民。

  而且,文明之火神殿,也隐隐约约让宇文战野看到古唐神帝的影子。

  “古唐神帝,走的是举国登神之道?”林朝问道。

  他对宇文战野刚才提及的古唐神帝有些好奇。

  举国登神,人人如神。

  这是一种理想,或是梦想,却很难实现,又或者,几乎不可能实现。

  “在我看来,古唐神帝,算得上我们东方所有王朝帝皇中,最惊艳绝伦的一人。

  当然,如今的古唐帝国,那些子民却并不这不想。

  古唐神帝出生于我东方人族内忧外患之时。

  他扶大厦于将倾,力挽狂澜。

  不仅平息东方人族内乱,更是打败兽人部落联军。

  古唐神帝最让人震撼的是,他登临神境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建立神国。

  而是,将神职与古唐帝国所有人联系起来。

  他妄想人人如神,将古唐帝国建为一座神国。

  这样的理想和报复,确实轰动一时。

  这种方法,古唐神帝的实力也确实迅速提升。

  可惜……这种方法有个缺陷,那便是太过于依赖子民。

  而且,作为先驱者,古唐帝国耗费了自己的神力,神职,助古唐帝国的子民人人如龙,自身的寿命,也无真正的神灵那般久远,或许只能存活百余年。”

  宇文战野眼中流露出些许怀念神色。

  “古唐神帝的想法是好的,这个帝位上的人,虽只能够存活百年。

  但一旦神国成,古唐帝国则千秋万代。

  可惜,百年之后,古唐神帝陨落,万神殿诸神松了一口气,缓缓渗透古唐帝国。

  一些谣言,也在古唐帝国中生出。

  这些谣言称,唯有沐浴在神明光明之下,才得以救赎自身。

  唯有信仰神明,才能获得永生,才会有来生。

  这些谣言还称,古唐帝国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权力,为了强大实力,断绝了所有子民的来世与往昔。

  由于古唐神帝之路,取信于民,一旦谣言生起,不少盲目的子民便会被煽动,群魔乱舞,从内部攻破古唐神帝的理想国。

  所以,古唐神帝死后,便人亡政息,在古唐帝国的民间,多有恶古唐神帝者,言之是其断绝了所有子民的往生之路。”

  林朝听到这,只感觉有些好笑。

  如果,古唐神帝真的如宇文战野这般天赋绝伦,如果按照正常的登神之路,恐怕如今早已是一位主宰。

  最不济,也是一位强大神力。

  可是,古唐神帝放着永生寿元不要,只要百年寿元,将神职与神力与举国子民共享,结果还惨遭辱骂。

  “古唐帝国很有趣……这个国家,似乎与奥术帝国有些相似。”林朝问道。

  确实,这两个国家虽然本质上完全不同,但在很多地方很相似。

  “主上也发现了,奥术帝国的那位贤者,年轻时曾去古唐帝国游学。

  那位贤者,老夫也曾见过,是一位风华绝代之人,博学智慧,他最推崇之人,便是古唐神帝。

  他甚至还言,愿为古唐神帝的隔代弟子。”

  “原来如此。”

  “对了主上,世间还有流言,古唐神帝乃是一位古神转世,所以才惊艳绝伦。

  不到三十岁,便建立一个帝国,登临神境。”宇文战野说着,看着林朝。

  说实话,他也有些猜测,主上乃是古神转世。

  毕竟,主上展现出来的天赋,比古唐神帝还要恐怖。

  “是么?”林朝知晓,这个世界上不缺乏天才,他也只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员。

  ……

  秋雨萧瑟,风席卷着枯黄的树叶。忽然间,狂风大作,远处的茅草屋被风掀翻了屋顶。

  年迈的老翁从茅草屋跑出来,身形极瘦,就好像营养不良一般。

  这个世界上的穷苦人民,也确实都大多营养不良,面黄肌瘦。

  厄运小姐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神秘女子,她的眼中带着忌惮神色:“你到底……是谁!”

  桉浅展现出笑容:“小美人,为何对我这般敌意。

  我不过是想见见冰雪女皇。

  听闻冰雪女皇,乃是万神殿第一美人,我实在好奇地看,来看看她有多好看。”

  “你是……灵神?
  不对,你是古唐帝国的人?”

  厄运小姐思绪万千,猜测着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

  “厄运小姐,何必一直猜。

  将冰雪女皇喊下来,来一个投影就行。

  我可是冰雪女皇的好朋友,连她最喜欢的内衣是蓝色的……我都知晓。”

  “你……”厄运小姐愤怒。

  冰雪女皇在厄运小姐眼中,冰清玉洁,桉浅竟然这般说。

  不过,她看着桉浅,没有言语。

  这时,桉浅并没有停止,继续说道:“恐怕厄运小姐还不知道,此时的火焰之神,已经迈入了中等神力的境界。

  一月后,你可能会去莎亚王城,然后与新晋的歌神见面。

  不过,火焰之神早已做好埋伏,如花似玉的厄运小姐,恐怕会死在莎亚王国。”

  听到这,厄运小姐脸色巨变:“你怎么知晓!”

  她要前往莎亚王城,是绝对的秘密。

  仅有她自己一人知晓,连歌神都未曾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了。”桉浅浅笑,“可惜,你大抵是没有见到冰雪女皇的香消玉殒,那冰封万里的场景。”

  “不可能,即便是主宰出手,也不可能将冰雪女皇完全抹杀!”

  桉浅似笑非笑,继而她盯着厄运小姐的眼睛,压低声音说道。

  “传言,冰雪女皇陨落之时,古唐帝国……会冰封三千里。”

  古唐帝国?

  厄运小姐的内心一震。

  她怎么知道!

  厄运小姐和冰雪女皇关系莫测,没有人知道,厄运小姐其实是冰雪女皇的妹妹。

  厄运小姐也知道地很多。

  其实,她的姐姐……

  “你到底是谁?”

  “哎呀,你们这些人呀,神呀,真的烦,天天问我是谁。

  你把你姐姐叫来……不就行了吗?

  难道,你想看着你的姐姐……陨落?”

  厄运小姐听到这,内心五味杂陈,无比震撼。

  这等隐秘,眼前的女子竟然知晓。

  “好。”厄运小姐犹豫许久,终于答应。

  就算有阴谋,姐姐来的也只会是一缕投影。

  死的是她,姐姐会相安无事。

  她将这里的信息整理了一番,传递给了还在神国支撑的冰雪女皇。

  片刻后,秋风之中,竟然纷纷扬扬下起了雪。

  一位高挑的女子,出现在了桉浅的周围。

  空气的温度,也在那一刻降到了极致。

  桉浅脸上不正经的笑容也在此刻收敛,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露出欣赏神色。

  她还未开口。

  冰雪女皇的投影先开口,声音空灵而寒洌:“你和……唐古什么关系?”

  “唐古?你说的是古唐帝国的那位神帝吧?”桉浅眼中露出笑容,“我确实知晓他,但并没有见过他。”

  “你与他来自一个地方?”

  风在这一刻停止,雪还在飘散。

  “或许……算是,也可能不是。”

  桉浅没有否决,也没有承认。

  “你身上……有与他一样的气质,你与他……很像。”冰雪女皇说完,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如空谷幽兰。

  “我可和他不一样。

  毕竟,我可不会像他那般废物。”桉浅戏谑,似乎对古唐神帝很不认可。

  然而这句话,却触动到了冰雪女皇的逆鳞。

  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气息突然冲向了桉浅。

  风再次刮了起来,大雪也纷纷扬扬,凛冽至极。

  桉浅的身躯也开始颤抖起来,似乎被冻僵了。

  不过,她并未有任何恐惧,继而说道:“唐古不是废物谁是?
  当初,神灵刚打败灵神,入驻万神殿,神灵实力还很弱小。

  那已经算是最好的机会了,可惜他不重用,败给了诸神。

  最可笑的是,这个家伙……入局太深,玩个……把自己玩进去了?

  你应该与唐古下过棋吧?

  你见过有人下棋,自己替代游戏中的‘帅’吗,还与所有棋子绑定在一起。

  一个棋手,对棋子产生感情,与棋子同生共死,最后落了个棋毁人亡,真是可笑。

  棋手……就应该跳脱局外,俯瞰棋局。”

  桉浅的声音中有怨气,在骂骂咧咧。

  “源本来就不多了,结果那家伙用掉了还不说,还给我留下一个烂摊子!”

  冰雪女皇沾在桉浅对面,听到桉浅关于棋局的说法,她沉默不语,似乎也知道许多。

  桉浅抬头看着冰雪女皇:“唐古那家伙留下讯息说,这个世界……只有你是值得信任的。

  虽然,我不怎么看得上那家伙,但他毕竟还是有些眼光的。

  冰雪女皇,你可愿与我一起合作……对付万神殿的诸神?”

  冰雪女皇沉默,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一位穿着金甲的伟岸男子,最终点头:“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