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先礼

2022-05-16 作者: 没人爱的小兽
  第271章 先礼
  赤柱一边,经过诸多角头老大的帮衬,杀手雄也开始线索汇总,越积越多。

  不仅从陈风同仓房的人那里,获知了一些线索,亦从探视记录中,查到一个港综市本地人。

  就在一个月之前,有个港综市本地人来探监,和陈风聊过。

  可惜的是,他们聊天比较小心,录影设备中,并没有太大发现。但一份本地人的身份信息,已然是最大发现了。

  同一时间,港综市石蟹湾旁小凉茶铺。

  “艇王申”已经将聂世官对于自己的威胁,告知了自家亲戚、小弟等等。

  众人对此,展开了激烈讨论。

  说起来,“艇王申”别看名号似乎很犀利,称王称霸,可他不过就是一个三流开外的小船家。

  他的家族,是港综市第一代的老渔民,后来打渔挣不到什么钱了,这才冒险开始做起偷渡、走私等等海上生意。

  可他们的生意,其实规模极小,曰子也就过得比一般渔民好一点而已。

  聂世官似乎也就是看上他是小角色,不容易引人注意,所以十几年来,一直都是坐他的船来往于港综市。

  可是这次和以前不一样啊!

  以前警方通缉聂世官,老实说,艇王申并没太怕。

  毕竟他做的也不是什么正行,平时以“江湖人”自居,不说是仇视警察,但绝对没什么好感。

  反倒对这种“被通缉的英雄”,很是敬仰,也乐得从聂世官那里赚大钱。

  这次呢?
  不再是警方单方面要找聂世官了,牵扯出了西贡势力、龙头会、越南帮、丁瑶等等另外,还要加上一位近几年才冒起的恐怖人物,旺角雷爷。

  这些人,无论哪一位,只要动一动手指,艇王申都扛不住。

  艇王申是真怕,怕再和聂世官搅合,被人知道,到时候真会把全家搭进去的。

  毕竟,警察抓你,你大不了坐坐牢,请个好点的律师,替人偷渡,两三年也就出来了。

  可江湖人抓到你,他们可不会和你讲证据,玩法律,拖到海上一沉,那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不仅仅是艇王申害怕,这会儿他的儿子也大声嚷嚷,很是恐惧道:
  “爸,还想什么啊,聂世官这么过份,干脆我们打电话给丁小姐,卖了他。”

  “最新消息,丁小姐说了,只要有船家提供消息,丁小姐就会扶持那人开办公司,以后挂靠在丁小姐的公司下面,做正行,盆满钵满。”

  “反之,船沉人亡!”

  紧随其后,一位二十几岁年轻人,艇王申的侄子也话道:
  “是啊,二叔,我们做这些,还不就是为了曰子好过一点嘛。现在机会已经在手上了,只看我们能不能把握住在了。”

  另外一位三十几岁壮汉,亦赞同道:
  “老大,不是我们不够义气,那聂世官既然那样威胁我们,就根本没把我们当朋友。”

  “我们不出卖他,已经够不错了。现在他还要强行让我们送他回去,这不是要我们去死嘛。”

  “现在全世界都在找他们,西贡那边又发话了,今晚或许海上都会被封。到时候我们撞枪口上,死定了!”

  又一个年轻人接茬,激动道:
  “是啊,就算聂世官他们厉害,杀出去,那我们怎么办?我们难道也跟着他们跑路,以后就不回来了?”

  “舅舅,我才刚结婚,如果你决定要帮聂世官,那我也只有当什么都不知道。”

  回到家的艇王申,看到没有一个人同意帮聂世官的,艇王申抓着脑袋,其实也很头痛。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侄子说的那些道理:
  不错,自家人全部在港综市,只要被人发现,通通完蛋。

  就算当时跑了,除非以后不回来,亡命天涯,再无第二条路。

  可是心里郁闷难解,艇王申待到众人说完,这才道出自己担忧道:
  “你们说的道理,我怎么会不懂。可是你们又明不明白,我们和聂世官纠缠得太深了,以前聂世官犯案,都是我们送过来的。”

  “我们要去爆料,聂世官被警察抓,最后还不是要把我们牵扯进去。”

  “聂世官要知道是我们出卖了他,胡乱咬,说我们是他的同伙。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偷渡罪,还会牵扯上十几宗械劫案,这辈子都得蹲赤柱了。”

  这……!
  众人听到这里,脸色都难看起来。

  对啊!

  只想着这一次爆料有好处,可是谁知道最后结果会怎么样?
  警察抓了聂世官,翻出老账,自己等人也要陪葬的。

  哎!
  以前每次搭乘聂世官一伙,都觉得是好活,赚不少。

  现在回头看,有些事做下了,这辈子都很难洗清楚啊。

  就像现在,完全陷入两难的境地。

  众人郁闷了几十秒,依旧是艇王申的儿子,一位二十几岁青年头脑灵活,突然提议道:
  “爸,聂世官要是死了,就没人把我们捅出来了。”

  嘶!
  年轻人这话,让在场几人都倒吸口凉气。

  这个意思可太直白了,他既然胆大包天,想去杀一位头号通缉犯。

  艇王申当即训斥儿子道:
  “别胡说八道,聂世官一伙人你不是没见过,人人拿着AK,你怎么和他们斗?用拳头还是用船桨啊。”

  青年有些不服气,话语道:
  “去到海上,就是我们的天下,我曾经问过聂世官,他不会水,我们可以淹死他。”

  “闭嘴,这种话不要说,想法也不要有,我不想没儿子送终。”

  艇王申恼了,暴怒道。

  他可不是热血小青年,很明白儿子的说法是何等不靠谱。

  聂世官一伙这次有十几号人,你要把他们弄下水,谈何容易。

  就算一人下水,剩下的人也能够在十秒钟之内,将他们屠杀干净。

  青年人依旧愤愤不平,而这时,另外一位青年开口了,话语道:
  “舅舅,我觉得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点。”

  “别忘了,除了丁小姐那边的承诺外,旺角雷爷也说了,会欠提供信息者一个人情。”

  “我们大可以利用这个人情,免除我们以前的事。”

  “而且警察要抓聂世官,聂世官不可能束手就擒,一定会反抗。枪林弹雨的,他活下去的机会有多大?”

  “小弟也说了,他不会水,在这海边,九死一生啊。”

  “恩?”

  比起儿子不靠谱的提议,外甥这番话,倒是让艇王申觉得靠谱。细细琢磨大概有一分钟,艇王申好像松了口气般,话道:
  “好,我先找人探探口风。”

  艇王申走进凉茶铺,拿起电话正在回忆号码时,他儿子如同做贼一样跑了过来,提醒道:
  “爸,别打了,越南帮来了。”

  “啊?”

  艇王申心中一惊,赶忙朝外面看去。只见不远处海滩上,确实有一票人慢慢走了过来。

  那票人人数不少,足足十几位,带头的那位歪戴爵士帽,黑色T桖,露出健硕的肌肉,大摇大摆。

  艇王申对来者并不陌生,正是越南帮三当家阿虎。

  见到这位,艇王申更怕,小声对儿子道:
  “你们通知越南帮了?”

  “没啊,爸,你没发话,我们怎么敢私下决定。”

  别看年轻人先前还喊着,好像准备火拼聂世官,十分有种,可事到临头,他也怕了。

  阿虎是越南帮执行任务最多的当家,每逢越南帮有什么大行动,特别是需要动手的,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这人脑子不如越南帮另外两位当家,可是“心狠手毒”绝对不下于他两个哥哥。

  他来,威慑力极大!

  还没等艇王申和儿子多说几句,阿虎带人已经靠近凉茶铺,大老远就不爽喊道:
  “艇王申,你死哪儿去了?”

  “吗的,也不知道你怎么出来混的,别人的场子都在码头,市区,人越多越好。你他吗在海边开茶铺,有个狗屁生意啊!”

  艇王申听得,赶紧带着人迎了上去,笑容满面招呼着:
  “虎哥!”

  “虎哥,我这种小角色,怎么比得上虎哥,我们也没能力去市区和各位老大抢地盘啊。这间凉茶铺,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让自己人有个据点而已。”

  “虎哥,今天是什么风,把您老吹到我这边来了?”

  阿虎满脸不爽,老实说,他还挺喜欢在元朗看斗狗的,虽然他不赌博,但他对赛事很有兴趣。

  这突然发生大事,阿渣让他回来带队处理一下,搅得他连斗狗都没看成,心里舒服才是有鬼了。

  听着艇王申的场面话,阿虎非常直接道:
  “我来就是通知你一声,如果有聂世官的消息,立即通知我们。丁小姐发话了,谁要是提供消息,帮助雷爷抓了聂世官,以后就和丁小姐是自己人,扶持开公司,挂靠丁小姐麾下,生意不断。”

  “而我们越南帮和龙头会,也会把那个人当作朋友。”

  “另外,雷爷也说了,提供消息的人不用担心,只要是因为这个爆料引起的后果,雷爷一定替他摆平,还欠他一个人情。”

  “当然了,如果知情不报,后果我应该不用多说了吧。”

  “那,艇王申,现在我已经亲口告诉你这件事啦,你是肯定清楚啦。以后要是让我们发现你知情不报,你千万别说什么不知道。”

  阿虎做事说话历来直接,他的任务就是找到各个认识的船家,当面告知一声。

  毕竟,有些船家是渔民,或者干脆还在海上跑,没回来,不定知道江湖上传出的消息。

  所以阿虎已经走了很多地方,每次遇到相熟船家,都是这么一番话。

  这一番话仔细听来,其实很普通,属先礼后兵中的“先礼”,提醒通报而已。

  可是在艇王申一伙人听来,觉得阿虎是话中有话,似乎已经知道什么,正在暗示逼迫他们,现在只是没实证,要不然都能动手了。

  “心中有鬼”,艇王申的侄子笑容变得十分不自然,小心翼翼道:
  “虎哥,现在是不是已经有消息了?”

  阿虎脑子一根筋,顺口就答道:
  “我怎么知道,雷爷神通广大,或许是有吧,不过我这边嘛,还没接到什么爆料。”

  “恩?”

  阿虎脑子不是特别好,可他小弟脑子不错啊。

  越南帮一位三角眼小弟,就立马察觉出不对:
  他们跟着阿虎通知了不少船家,那些船家要不就是马上答应,热情招呼,要不就显得很吃惊,都不清楚聂世官来了港综市。

  可艇王申这边的反应,不正常啊。

  不过就凭这点,还不能说明什么。

  三角眼很聪明,上前两步,揽住艇王申的儿子,他知道,这个小子胆子其实最小。

  一脸阴森笑容,三角眼淡淡道:
  “安仔,你们是不是早知道聂世官来了港综市的消息了?”

  “啊?”

  此言一出,艇王申这边,越南帮那边,皆将目光汇聚在年轻人身上。

  艇王申那边是紧张,越南帮那边是眉头大皱。

  “不…是…”

  那年轻人非常紧张,被三角眼揽住,身子紧绷,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艇王申老辣,赶紧道:
  “是,我们其实都已经收到风了,丁小姐悬赏,雷爷的人情。”

  “对,对,我们也是听说。”

  年轻人紧接老爸的话,顺势道。

  说话时,他还不断点头,生怕三角眼不信。

  三角眼揽着年轻人,最能感受到他的紧张,在他的感觉下,年轻人身子都在颤抖。

  “没鬼你怕什么。”

  带着这个想法,三角眼阴森又话道:
  “原来你们早知道了啊,那又什么不好说的。安仔,现在你也知啦,聂世官得罪了雷爷,得罪了丁小姐,也得罪了我们越南帮,死定了。”

  “几个好处,你不会没想过要吧?准备什么时候来告诉我们聂世官的行踪啊。”

  这一句话,三角眼说得很快,那年轻人反应也快,几乎脱口就道:
  “其实我们也正在商量……”

  看半句话出,年轻人自知失言,脸色瞬间煞白。

  阿虎即便头脑不是那么好,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一挥手带越南帮小弟将艇王申等人团团围住,质喝道:
  “看什么?你们知道什么?”

  “好啊,艇王申,你敢和我们越南帮作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儿子傻乎乎,被越南帮稍微一诈,便完全暴露,艇王申即无奈又无力。

  他整个人好像都没了精神,却又像是完全放松,深吸一口气,话道:
  “是,我们确实有聂世官的消息,不过虎哥,我要一个保证,保证说出来之后,我和我的兄弟一定不会有事!”

  不等阿虎回话,艇王申又补充道:
  “我要雷爷或是丁小姐亲口承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