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港综:从拜师龙四开始 > 第270章 豪哥你就别讲义气了

第270章 豪哥你就别讲义气了

2022-05-14 作者: 没人爱的小兽
  第270章 豪哥你就别讲义气了

  旺角、跑马地、赤柱、西贡人马都在活动,搅得外界风起云涌。

  雷耀阳此时又在做什么呢?

  警察总部拘留室。

  雷耀阳安排完毕手下人的工作后,立即就来到了这里。

  此时,黑漆漆的铁牢内,雷耀阳与一人对面而坐,气氛沉闷。

  那人长相帅气,面带笑容,但眉宇间却难掩一抹疲惫,显然真实的曰子并不算好过。

  或许是见雷耀阳并未主动开口,那人主动了,话语道:
  “雷sir,这么好来看我啊,怎么,我的事又有变化了?是不是有人想让我马上死!”

  雷耀阳摇头,否认道:
  “我既然说过会保你一命,那谁也都别想伤到你分毫。我这次来,是有件事要你帮忙。”

  “呵!”

  嘴角露笑容,那人变得轻松许多:
  “没问题,雷sir信守承诺,我张子豪也不会不识相。雷sir还想知道什么,尽管直说。”

  两人话语中,那男人的身份也算暴露。

  他正是前不久才被雷耀阳亲手抓住的张子豪。

  此时,张子豪的案子还在审理,如果一般犯人,应该关押在抓捕他的警局里面。

  可他这样的要犯,鼎爷亲自下令,把他送来了总部关押。

  虽然雷耀阳抓了张子豪,双方可以说是“仇深似海”,不过张子豪倒也能够理解,警察抓贼理所当然,自己栽了,只恨本事不够。

  再者,雷耀阳答应保他的命,给他家人两千万,让她们移民。

  这些条件,雷耀阳皆兑现了,并未忽悠过张子豪。

  所以张子豪倒也乐得配合雷耀阳这个警察,反正自己已经这样了,不可能再有更坏结果。

  对于张子豪的表态,雷耀阳非常满意,正色道:
  “好,那我就直接问了,你认识聂世官这个人吗?”

  “聂世官!”

  听得这个名字,张子豪双眼中闪过一抹忌惮,郑重道:
  “雷sir怎么知道我认识他?”

  “还真认识!”

  雷耀阳心中一喜,暗道找对人了。

  其实吧,自己来找张子豪打探,只是前世记忆,没抱太大信心。

  前世雷耀阳看过许多影像资料,各种传闻推测,人们都说,张子豪和聂世官是认识的,而且两人关系不错,甚至有过合作犯案的想法。

  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两人没有达成合作。

  此时张子豪的话,无疑证实了这些传闻。

  强压心中激动,雷耀阳冷静道:
  “作为警察,总有一些消息来源的渠道,有人告诉我你认识聂世官,不过那人是谁,我就不方便透露了,同理,今天无论你和我说了些什么,出了这道门,我都只会把内容记在心里,把说话的人忘掉。

  ”张子豪听在耳中,深感雷耀阳的“神通广大”,点头道:
  “雷sir的意思我明白,我好奇再问一句,雷sir是想抓聂世官?难道我这件案子,都还不能让雷sir交差嘛?”

  “雷sir,你人不错,我张子豪输在你手上,心服口服。但我还是劝你一句,如非必要,不要去惹聂世官,他是疯的,发起火来,连自己人都会杀。”

  “当初我背着炸药去收赎金,完全为了钱,可聂世官身上常年背着炸药,他不为钱,只是因为疯。”

  张子豪的话里,雷耀阳不难听出,他和聂世光之间恐怕还真有过交接,甚至有合作过。

  不过两人做事手法和姓格天南地北,最终分道扬镳。

  也难怪,绑架玩的是脑子,抢劫就全凭悍勇了。

  张子豪或许根本看不起聂世光,觉得他们没技术,聂世光等人也一定不太看上张子豪团队,觉得他们做事不够大气。

  关于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雷耀阳也不便追问,只是点头解释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雷耀阳从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也没打算招惹头号通缉犯,就像你说的,为了一个疯子,拿命去搏,太不划算。

  “可是这次不一样,聂世官就在今天早上,策划从赤柱监狱里面救出了一个犯人,有人也看到他本人来了港综市。”

  “现在事情闹大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不得已,才会找上你,希望拿点资料!”

  “原来是这样。”

  张子豪理解点头,他很聪明,马上领悟雷耀阳的意思,亦猜测道:或许这件案子就压到雷耀阳头上,所以他才来打听聂世光的资料。

  对于雷耀阳的说法,张子豪亦非常赞同:
  毕竟他自认是聪明人,也觉得雷耀阳是聪明人,不想去和疯子搏命,他听着很有共鸣,觉得想法相近。

  另一方面,自己以后或许还要靠雷耀阳照顾,卖他人情,倒也不算什么坏事。

  一念至此,张子豪正色道:
  “雷sir既然这么坦白,那我也不妨实话实说。”

  “我不仅认识聂世官,一年前甚至还准备和他合作,一块做大案子。可是短时间的接触之后,我发现自己和他并不是一类人,做事手法也天差地别。”

  “最终,我和他没能达成共识,也就没有合作。”

  “他在哪儿,现在在哪儿,想要干什么,我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他的一个手提电话。”

  “按照聂世官自己的说法,他那个电话用了十几年,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没人知道!”

  雷耀阳听得频频点头,待到张子豪说完,直接话道:
  “豪哥,你也别跟我讲义气了,电话号码给我,我担保你有生之年,还能走出赤柱,和家里人团聚!”

  雷耀阳在赤柱的威望,张子豪近来也已经打听清楚了,听得这话,张子豪露出笑容。

  他知道,一个能够掌控赤柱的人,这番话绝对有份量。

  毕竟就算被判无期徒刑的人,也不是没有减刑的机会。

  七减八减,无期只做二十年,是港综市时有发生的事。

  自己一开始都认命受死了,和雷耀阳交易一次之后,得以保命,被担保了安全。

  现在第二次交易,又看到了出狱的希望。

  如果再来几次,或许自己很快都能出去也说不定。

  想归这样想,张子豪却知道,自己爆料越多,就越没有了底牌,变成“废人”一个。

  即便如此,此刻张子豪还是满意的,一脸微笑,伸手道:
  “雷sir的价码,永远让人无法拒绝。”

  雷耀阳同样露出笑容,伸出右手,与张子豪握在一起:
  “我也要多谢你的信任,合作愉快!”

  雷耀阳这边有了特大的线索,从张子豪手上,得到聂世官的电话。

  可惜的是,八十年代手提电话可没有定位系统,只是一个号码,并不能借此马上将聂世官找出来。

  而且这个电话号码,或许在关键时候会有用处,也只有一次机会而已。

  就聂世官那十几年都能逍遥法外的事迹,雷耀阳相信,那绝对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只要察觉一丝不对劲,或许这个所谓用了十几年的手提电话,立马就会变成空号。

  另外一边,赤柱监狱副典狱长办公室。

  杀手雄坐在主位,年迈的甘叔坐在旁边,而鬼见愁与阿东好像左右护法,站在杀手雄两边。

  在他们正对面,刀疤南领着几号囚犯,押住一个鼻青脸肿的犯人,正在向杀手雄汇报着。

  只见刀疤南满脸喜色,话语道:
  “雄哥,我都查清楚了,我仓里就这小子,平时和陈风那王八蛋走得最近。”

  “这次陈风要越狱,他事先就听陈风讲过,不过一直瞒着没说。”

  “雄哥,要怎么处置他!”

  听到刀疤南的话,那被押住的犯人猛烈挣扎,赶紧激动打断道:
  “雄爷,不是啊,我不是知道陈风要越狱,只是听他说过一次,说什么他大哥就快来救他了。”

  “我当时以为他只是瞎掰,根本没放在心上,不是故意隐瞒不说的。”

  没办法啊,这位被押住的倒霉犯人知道,不解释可不行,按照刀疤南的说法,他属于知情不报,而事实上,他只是没当回事。

  这里面,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意思。

  前者,他很可能会死。后者,他还有一线生机。

  “啪…草你吗的,我让你说话了嘛,打,给我打。”

  刀疤南可不管这个,巴掌拍在那囚犯的脸上,吩咐着自己小弟,咆哮连连。

  一群东兴的囚徒小弟对着那倒霉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对方惨叫连连,哀求声不断。

  刀疤南也借机又话道:
  “雄哥,你别听他的,他一定知道陈风想要逃狱,故意隐瞒着不说。这个狗东西,出卖了我们所有人,还害了雄哥你们,把他抓到典狱长那里交差就对了!”

  从刀疤南的话里,其实可以看出,刀疤南自己也吓得不轻。

  先前洪兴无良的主意,是要让刀疤南牺牲,承认越狱有份,让杀手雄他们交差,将功赎罪。

  现在他好不容易查出一个人,只要杀手雄等人抓他顶岗,自己不就没事了嘛。

  为了自己,刀疤南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冤,总之你都已经承认,听陈风说起过要越狱,那就够了。

  看着不断被殴打的犯人,杀手雄面无表情,鬼见愁与阿东亦然。

  在三人看来,无论犯人是不是冤枉,你知道了不找狱警说一说,那就是错,挨顿打活该。

  到底是甘叔年纪大一些,更为沉稳,起身来到杀手雄身边,小声道:
  “老总现在还等着我们的消息,人可以慢慢收拾,现在最要紧是问出更多东西。”

  听得这个进言,杀手雄恍然,大喝道:
  “够了,停手!”

  副典狱长都发话了,东兴小弟囚徒都不用刀疤南吩咐,瞬间停住。

  而此时,那倒霉囚徒已经被打得软在地上,根本无法起身。

  “呵!”

  杀手雄冷冷一笑,丝毫没有同情心,只要这人不死,那就还得回自己话。

  带着这样的想法,杀手雄冷冷道:
  “刘宗正,你他吗真是有种啊,敢出卖整个赤柱。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埋了你!”

  “雄…咳…雄爷,我没有,我真不知道陈风会跑。”

  那倒霉的犯人挣扎着答复,连续咳嗽,都已经见红。

  阿东此时插话了,几步走到犯人面前,居高临下,俯视道:
  “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那陈风除了给你说过会跑之外,还说了什么,说,完完整整全部说清楚。”

  “东哥,他没讲什么,真没讲过,只是说他老大通知他,很快就会接他出去了。至于怎么逃,逃到哪里,他都没讲过。”

  “我当时也就是和他随意闲聊,这样的话怎么会信,所以也没有提起过。东哥,你要信我啊!”

  倒霉犯人知道阿东是几人里面心比较软的,抓住机会,抱住阿东的脚,不断解释。

  而这番话中,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至少甘叔是听出来了。甘叔当即问道:
  “你说他老大通知他,会接他?怎么通知的?”

  杀手雄也反应过来,示意鬼见愁道:
  “去查查陈风的探访记录,把当时录影资料全部拿过来,叫几个兄弟仔细看清楚。”

  “好。”

  鬼见愁答应一声,大踏步离开。

  而鬼见愁经过时,包括刀疤南在内,自觉让开身子,生怕碰到对方。

  就凭这一点细节,也能看出鬼见愁在赤柱的威慑力。

  事实上,赤柱中雷耀阳留下的亲信,确实各有特色。

  杀手雄在雷耀阳的教导下,已经慢慢从莽夫发展成合格的副典狱长,近两年很少亲自动手了,几乎都是吩咐。

  鬼见愁作为惩教主任,脏活累活他一手全包了,最为关键的是,他特喜欢做这个,处罚犯人,一般都是由他主持,时不时还亲自动手。

  甘叔坐镇医务室,是最受犯人们尊重和拥戴的。

  而阿东是后勤主任,每月货物都是由他分配给角头老大,所以诸多角头老大也都爱讨好他,希望得到更大的便宜,更多的利益。

  回到正题,眼见鬼见愁离开,杀手雄半点不慢,又喝道:
  “刘宗正,你还知道什么,继续说,要是让我查出来有半点隐瞒的地方,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口。”

  刀疤南领着小弟,也十分配合,亲自动手架起倒霉囚犯,大喝道:
  “王八蛋,雄哥问你话,还不快说。”

  呜呜呜呜呜!
  刘宗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真觉得自己太冤枉了。

  谁能想得到啊,仓房里面一个普通朋友,时不时聊几句的关系而已。

  就因为这个,惹下如此大的麻烦议。

  看架势,自己甚至是有生命危险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