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说干就干!

2022-05-17 作者: 大果粒
  第270章 说干就干!

  在离开辽东郡后,对于萧倦的刺杀就消失了。

  看来那群豪强已经暂停了报复。

  想也知道,辽东郡是他们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们的胆子难免要大些。

  但只要一离开他们的地盘,他们就不敢再随便乱来。

  毕竟刺杀郡王可不是小罪。

  一旦被抓住证据,必然是个死!

  余袅袅终于可以松口气, 接下来的行程终于不必再提心吊胆。

  五天后,车队顺利抵达望嵩城。

  刘县令早就知道他们会来,提前让人将驿站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命人准备了丰富的酒菜。

  吃饭的时候,刘县令再三向余袅袅澄清。

  “郡王妃您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怠慢夏家村的村民,我按照您的吩咐给他们安排了住处,还给他们分了粮食, 结果他们一夜之间就全跑光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千万别怪我!”

  他是真的很委屈,那帮子村民来得突然,走得也很突然,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害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生怕是因为自己哪里没做好,才班群村民给逼走的。

  余袅袅一边吃菜一边说道。

  “别紧张,我知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刘县令松了口气:“郡王妃英明。”

  余袅袅吃饱喝足后,便上床去睡了。

  萧倦却还不能睡。

  因为他收到了来自玉京的密函。

  密函是燕南关写的,他在信中说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关于东征军的,之前燕南关收到琅郡王派人送来的密函,知道东征军出事了,立刻将此事禀报给了皇帝。

  皇帝准备派兵前去镇压东征军,谁知大军还没出发, 他们就又收到琅郡王派人送来的急报,说是东征军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琅郡王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解决了东证据内部存在的大患,按理说应该值得大力嘉奖。

  但燕南关在信里表示,皇帝完全没有要奖赏琅郡王的意思。

  燕南关不敢妄自揣测圣意,只能将此事告知琅郡王,让琅郡王自己去琢磨。

  第二件事是跟皇帝有关的。

  最近皇帝又新设立了一个部门,叫天狼卫。

  由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太监韦怀恩执掌天狼卫。

  之所以设立这个部门,是因为最近百姓们对鹰卫们的怨言越来越多,皇帝每次上朝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朝官们对于琅郡王和鹰卫们的抨击和谴责。

  为了平息众怒,皇帝便临时加设了个天狼卫,其主要职责就是监管正法司,保证正法司在办事过程中没有出现违规情况。

  换言之。

  就是皇帝给正法司上了一层枷锁。

  萧倦作为执掌正法司的人,这对他而言很不利。

  第三件事,就是提醒琅郡王,陶然公主进京了。

  陶然公主不是最受皇帝喜欢的女儿,却是脾气最差的公主没有之一。

  重点是,她很痴迷琅郡王。

  燕南关特意将此事写入信中,是为了让琅郡提前王有个心理准备, 那位陶然公主可是个难缠的人物。

  萧倦将信纸放到烛火上。

  信纸被点燃, 很快就烧成了一堆灰烬。

  萧倦没把陶然公主的事放在心上。

  他现在比较在意的, 是天狼卫。

  他心里清楚,皇帝之所以设立天狼卫,明面上是为了平息众怒,实际上是在敲打他。

  皇帝想要告诉他,他如今的一切都是皇帝给予的,如果他不能按照皇帝的心意去办事,皇帝随时都可以让别人取代他的位置。

  可如果他要是真的按照皇帝所说的,让敏王父子死在去往辽东郡的路上,又违反了他一直以来的原则。

  皇命和原则之间该选谁?

  萧倦曾为此而犹豫徘徊过,后来是袅袅告诉他,要坚持自己的原则。

  于是他选择保住敏王父子的性命,让他们平安地抵达了兴宁。

  萧倦知道自己这样做,肯定惹得皇帝不满。

  他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次日车队继续赶路。

  天气冷,余袅袅没有兴致骑驴,整日里窝在马车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看话本。

  到后来她实在是闲得无聊了,干脆就话本和画画结合起来。

  她将话本中的故事,用画画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一个月后,竟让她画完了一整本的连环画。

  比起普通话本,这种连环画的阅读门槛更低,因为都是图画,即便不识字也能看明白意思。

  余袅袅觉得这种连环画应该挺好卖的。

  她心里一动,有了个想法。

  也许她可以将自己和萧倦在辽东郡内遇到的事情画成连环画。

  她在画画的时候,可以重点表现出萧倦的英武帅气,将他塑造成大英雄,以此洗清他在百姓们的凶恶形象。

  说干就干!

  余袅袅拿起画笔,再次投入到绘画事业当中。

  最近萧倦发现余袅袅经常偷看自己,而且还总爱偷偷摸摸地画画。

  他想看看她画了些什么,但她每次都把画纸藏得严严实实,死活不肯给他看。

  她越是这样躲躲藏藏,萧倦心里就越是好奇。

  夜里,趁着余袅袅睡着了,萧倦悄悄起床,打开箱笼。

  这个箱笼里面装的都是余袅袅的东西,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但就是没有画纸。

  萧倦不信邪,又将其他箱笼也翻了个底朝天,仍旧没能找到想要的画纸。

  袅袅到底把画纸藏到哪里去了?
  萧倦百思不得其解。

  恰好这时余袅袅翻了个身。

  她侧躺在床上,衣襟微微敞开,露出了画纸的一角。

  萧倦怔住了。

  她竟然把画纸藏在了怀里!
  萧倦走到床边,看着袅袅熟睡的模样,犹豫片刻,他最终还是没能按耐住心里的好奇,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捏住画纸的一角。

  他略微用力,试图将画纸往外抽。

  此时余袅袅忽然又是一个翻身。

  萧倦心中一惊,迅速收手。

  余袅袅变成正面趴在床上,四肢张开,呈现出一个大字形状。

  画纸被她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见她没有醒,萧倦松了口气。

  随即他又觉得有些好笑。

  他见过很多大场面,生死关头都不曾慌过,此时竟然有种紧张的感觉。

  也不知道余袅袅梦见了什么,只见她小嘴往上翘,发出奇怪的笑声。

  “你来追我呀,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萧倦:“……”

   萧倦:咦?我怎么变黄了?
    ……

    求票票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