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不止沦陷 > 第201章 怀疑这场恋爱

第201章 怀疑这场恋爱

2022-05-17 作者: 难赴星河
  第201章 怀疑这场恋爱

  “莲姨。”汤曼夕一回到客厅就发现气氛不对:“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们逛完了?”

  “嗯。”她亲昵的靠着章宛莲:“权哥哥说明天带我去看电影。”

  她充斥着甜蜜的语气,像一簇不可抵挡的火苗,燎红苏恬的双眼。

  “你想看哪部?”她深呼吸,从新款LV里拿出手机:“我来订票。”

  “我听权哥哥安排。”

  “他很少看电影,不会挑。”

  “没关系。”汤曼夕听出她想表达的意思,不甘示弱:“我等他下来,跟他单独挑。”

  苏恬恨不得扇她两巴掌。

  她碍于章宛莲在场,不得不咽下这口气,以温婉可人的笑容面对。

  二十分钟后,楼上的父子聊完。

  顾权身心疲惫的下楼,连声招呼都不想打,牵着苏恬就往外走。

  他留下的背影让汤曼夕一慌。

  她下意识追到院子,伸手挡在顾权的面前,不让他再往前:“权哥哥,你去哪儿?”

  “怎么?”

  “我还没跟你挑电影呢。”

  顾权的温和不复存在:“抱歉。”他绕过对方,直言道:“我有女朋友,陪不了你。”

  他截然不同的态度说明一切。

  汤曼夕从他的转变中猜到一二,为给他留下空间,不急着逼他。

  她后退半步:“那你路上小心。”

  顾权没有给予回应。

  他坐上驾驶位,沉着一张脸驶出别墅区,迫切地离开压抑的环境。

  “阿权。”苏恬小心翼翼地问:“叔叔是不是让你跟她订婚?”

  “嗯。”

  “你怎么想?”

  “不可能。”顾权在等红绿灯的间隙点燃一支烟:“我把她当妹妹。”

  他看一眼被寒风吹拂的树木,脑海中又浮现出顾承义所说的话。

  ——“我给你两个月时间,如果你处理不好跟她的关系,副经理一职将会换人。”

  ——“我没让你必须娶曼夕,你有合适的可以提,但她不行。”

  ——“利弊我都给你分析清楚了,你要是为了一个女人自毁前程,我也没话说。”

  “你跟叔叔没谈拢吗?”耳畔传来的嗓音,拉回他飘远的思绪。

  何止是没谈拢。

  顾权不再回想,顾承义下最后通牒的模样,在绿灯亮起时踩下油门。

  他吐出一缕烟雾:“不急。”

  苏恬不可能不急。

  她看不见未来,更不清楚这场婚事究竟要拖多久,难免有些动摇。

  “阿权。”她注视他的侧颜:“如果他们用公司逼你跟我分开,你打算怎么办?”

  “不会。”

  “我说的是如果。”

  顾权不知道。

  明明他以往很坚定,但一段时间的相处,却让他越发怀疑。

  怀疑他的心,怀疑这场恋爱。

  “没有如果。”他深吸一口气,不愿被莫名的情绪困扰:“你别乱想,我会处理好。”

  “嗯。”苏恬没再多问。

  她倚靠在座背上,听着舒缓的音乐望向窗外,默默谋划未来。

  他们心思不一,却被同样的躁意所缠绕,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
  ‘未婚夫’的离开让汤曼夕没心情再陪顾家夫妇聊天,随便找一个借口就告辞了。

  她跟汤霓坐上顾家的车,被司机送到坐落于一环的高档居民楼。

  “按电梯。”无熟人在侧,她露出本性像对佣人一样使唤汤霓。

  汤霓默不作声的按下十五。

  她盯着不断上升的楼层数,在那声叮响后,跟上汤曼夕的步伐进入不属于她的家。

  “鞋子摆整齐。”汤曼夕脱掉一双高跟鞋,随意往鞋柜前一甩。

  她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徐徐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又找起茬:“汤霓,你会说话吗?”

  “嗯。”

  “我想听的不是‘嗯’。”

  汤霓摆好鞋子欲前往次卧,刚转身一只抱枕就砸向她的后脑。

  她攥紧拳头:“你又想怎么样?”

  “过来!”汤曼夕突然暴躁,过于尖细的嗓音几乎要穿透天花板。

  她指着汤霓的鼻尖数到三,看她挪步而来,又笑道:“你的助听器是不是该换了?”

  “不是。”

  “那你怎么听不见?”

  “听得见。”汤霓迎上她的视线,眼底没有惧怕,只剩下麻木。

  她跟汤曼夕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再准确一点来说,她是汤父在婚内出轨,跟小三生下的孩子。

  她的母亲早逝,汤父人到晚年心之有愧,在她十八岁那年将她从外婆家接了过来。

  最初,她为拥有渴望已久的父爱而庆幸,但时间一长才发现,汤父给不了她想要的陪伴,更无法填补童年缺失的那一块。

  甚至,让她面临以往十八年从未受过的欺辱,以及数不尽的委屈。

  他善良大方的妻女,会在他出差的时候,给她狗都不如的待遇,并以千奇百怪的方式招数折磨她,连打骂都成为家常便饭。

  她全当为母亲还债,硬生生的撑了四年,一次都没想过还击,一次都没想过告状。

  但现在……

  她好像还不下去了。

  “我让你过来不是看你发呆的!”汤曼夕一脚踢在她膝盖上,面目逐渐变得狰狞。

  她的力道不算重,但汤霓还是往后退了几步,跟她拉远距离。

  “有事直接说行吗?”陪她到顾家演戏够累了,她只想休息。

  “烟灰缸拿过来。”

  “然后?”

  “再把地拖一遍,门窗擦干净。”汤曼夕环顾四周:“擦完出去买菜,我要吃龙虾。”

  汤霓转身回到次卧。

  她锁上房门,任由疯病反复发作的汤曼夕,手脚并用的踹着门。

  “汤霓,谁让你锁门的?”

  “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开门今晚别想吃饭,更别想拿到一分钱!”

  “……”

  十分钟后骂声停止。

  汤霓划开手机屏幕,查一下银行卡的余额,发现只有不到三万,无声叹一口长气。

  她点开铂宇主管的微信,先跟对方拜年,再问住宿的事:[年后我可以搬进宿舍吗?]
  [可以。]主管给出回复,出于关心又问一句:[你遇到麻烦了吗?]
  [没有。]
  [那我们年后见。]
  [好的,企鹅鞠躬.jpg]汤霓发完这行字,裹着被褥阖眸而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