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家兄李世民 > 第854章 教训!

第854章 教训!

2023-01-25 作者: 树上木
  第854章 教训!

  李玄才不理会,而是冷冷看向李元昌。

  “要么你自个要回乐童,要么本王直接打断你的两条腿!”

  李元昌下意识一颤,满脸凄苦的看向李玄。

  “三王兄,上次之事,是元昌年纪幼小,也不知三王兄身份。但是,这几年,元昌可是一直安分守己,丝毫不敢招惹王兄一分,甚至见到王兄府上下人,元昌都退避三舍。

  此次,元昌只是见到高明理政之能,特意花费巨额财物,从太常寺寻来此种极品乐童,献给高明,想给高明留下一好印象。

  而元昌这才将那乐童送给高明没有几日,王兄就要让元昌去将其要回,元昌不仅得罪高明不说,还有失礼仪!”

  听此,李玄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此言有理!”

  李元昌面色一喜。

  却是没有想到,李玄低头拎起擂鼓瓮金锤,然后对着他上下打量一番。

  “要是无故索要乐童,确实有失礼仪。如此,本王就帮助你一番,将你两条腿打断,然后你就有理由去寻高明要回那乐童!”

  李元昌脸色大变,连忙后退几步。

  “三王兄,元昌好歹也是亲王,你不能如此!”

  “无妨,只要不伤及你性命,老头子不会寻我麻烦!”李玄一脸认真道。

  说着,手中的擂鼓瓮金锤已经开始在李元昌两条腿上开始比划起来。

  “你赶紧让你府上管家去太医署请上两个太医过来,要不然本王担忧你一会流血至死,或是疼痛昏厥过去!”

  见此,李元昌真的怕了。

  “王兄,切莫动手,元昌应了,应了!”

  “应了?”

  李玄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李元昌。

  “真的应了?但你用何种理由去向高明讨要那乐童?”

  “王兄放心,元昌自有法子!”李元昌连忙说道。

  “如此便好!”

  李玄满意的点点头,“以后少给高明送些腐其心志之物,要不然不仅本王来寻你麻烦,陛下与朝中一众勋贵,也会寻你麻烦!”

  “多谢王兄教诲,元昌必会谨记!”

  看到李玄不再盯着他的双腿,李元昌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连连拱手行礼。

  “你多会可以将那乐童讨要回来?”李玄有些不放心的再次问道。

  “回王兄,待到年节之后,高明回到渭南县,元昌便将那乐童讨要回来!”

  李元昌说道。

  “善!”李玄微微点头。

  “如此,本王便在李家庄等你的好消息!”

  李元昌连连应道,“元昌必不会教王兄失望!”

  “你家大门被本王砸坏,本王一会便让下人给你送来百贯钱财,算是损坏你那大门的钱财!”

  说完,李玄想了想,应该是没了别的事情,便向李元昌告辞离去。

  对此,李元昌还没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满脸恍惚的带着一众亲卫,将李玄给送出大门。

  一直等到李玄离去,在身旁两个亲卫的呼唤下,李元昌才回过神。

  “大王,晋王已经离去了!“

  “这就走了啊?”李元昌下意识的反问道,还有些不敢置信。

  随后,反应过来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浑身都一松。

  “终于走了,快快关上大门,在离开长安之前,本王不见任何人!”

  说着,李元昌快步往府内走去。

  “大王,大门已经被晋王殿下锤坏了!”管家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李元昌一愣,扭头看着空空荡荡的大门,眼皮抽搐,随后再次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管家。

  “还不速速寻人给本王再次制造出两扇大门来!”

  “是,大王!”管家连忙应道。

  “记住,大门必须要坚固,不可让人一砸,就碎成这般模样!”李元昌嘱咐道。

  “是,大王!”

  管家连忙一脸殷勤应道。

  “另外,速速给本王张罗勇士,尤其是天生神力之人!”李元昌再次说道。

  “是,大王!”管家再次应道。

  见此,李元昌才满意的往进走去。

  等到看不见李元昌的身影,管家的脸色才垮塌下来。除了晋王殿下,还有谁敢这么砸自家大王的大门。因此,除非锻造出两扇大铁门来,要不然任何大门在晋王那两双大铁锤下,都禁不住一锤。

  “总管,我等该如何是好?”

  一个管事连忙上前问道。

  “速去找人,先打造出两扇大门来。那日,老夫找机会趁着大王心情大好,再劝解大王去锻造两扇大铁门出来!”

  管家无奈道。

  “管家英明!”

  一众管事顿时满脸喜色应道。

  管家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往进走去。

  现在大唐不缺铁,而且凭借着他对大王的了解,不管锻造大铁门需要多少钱财,自家大王最后都会答应。

  但愿以后,自家大王不要再去招惹晋王啊!要不然,大铁门也不一定可以挡着住晋王殿下的那大铁锤!

  而在汉王府外,那些围着密密麻麻,想要看热闹的人群,在看到汉王李元昌没有任何事情之后,不由有些失望的离去!

  很快,长安城内的一众世家权贵们,便都先后收到两个令他们惊诧的消息。

  晋王带着三百亲卫,杀气腾腾的来到长安城,砸了汉王府大门,寻汉王麻烦!
  李世民与房玄龄、程知节等人,想起前几年李家庄之事,都是脸色大变,生怕李玄再次当众,将汉王李元昌给狠狠揍一顿,准备往汉王府而去。

  只是,刚刚走到半路,便又听到禀报,晋王已经离去,而汉王也没受到任何伤害。

  “这次,玄霸竟然没有伤人?”

  李世民惊诧了下,便看向身旁的李嵬。

  “尔等可查到,汉王做了何事,让玄霸如此动怒?”

  “回禀陛下,听说是汉王给太子进献了一名太常寺的乐童!”

  李嵬小心翼翼的回道。

  “乐童?”

  听此,李世民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高明收了?”

  “回陛下,太子殿下收了,那乐童现被太子养在渭南县!”李嵬回道。

  “哼,玄霸为何没将汉王给打断腿?”

  李世民一脸愤然,随后想起什么,便再次问道:“那乐童出自太常寺何人之手?”

  “回陛下,乃是太乐署令岑迁!”李嵬回道。

  “查!”李世民冷声道。

  “是,陛下!”

  李嵬连忙拱手行礼,随即便往下走去。

  不论如何,那太乐署令岑迁此次都要栽了。

  于此同时。

  东宫。

  李承乾也收到晋王打上汉王府门之事。

  本来,李承乾还有些好奇,那位王叔又怎么招惹到了夫子!

  直到,他打听到,是因为汉王给他送了一个乐童之事!
  整个人不由有些惶恐不安,对于李玄,李承乾是真心敬重,强过教导他的任何老师。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玄会因为一个小小乐童而生此大怒!
  更加没有想到,他第一次逆乱阴阳,竟然被夫子知道了?
  整个人禁不住有些燥的慌!
  这会,他却是没想过,他阿耶会不会也知道此事?甚至是他阿娘会不会也知道?

  他已经在想,要不要明日去寻李玄认个错,然后自己派人去将那称心给送走。

  想着,一个内侍进来禀报,王玄策与长孙冲等人来了!
  听此,李承乾眼神一亮,连忙让内侍将王玄策与长孙冲等人放进来。

  “见过太子殿下!”

  王玄策与长孙冲等人拱手行礼。

  “快快免礼!”

  李承乾急忙摆手,等到王玄策与长孙冲等人起身之后,便问道:“玄策,表哥,夫子是如何知道称心的?”

  “回太子,是我不小心说露的!”

  王玄策小心翼翼的回道,随后将在李家庄之事,都向李承乾讲述一遍。

  “无妨!”

  知道事情原委之后,李承乾顿时轻松了不少。

  见此,王玄策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

  随后,想起夫子的反应,不由连忙禀报道:“殿下,夫子好像特别厌恶这些乐童!”

  “等年节之后,我就将那乐童送走!”

  李承乾直接说道。

  “如此便好!”

  王玄策与长孙冲再次松了一口气。

  “殿下,夫子此次打上汉王府,就是逼迫汉王寻你将那乐童给要回来!”

  “夫子逼迫汉王向我要回称心?”

  李承乾不由一愣,随即面色古怪,这个内幕,他倒是没有打听到。

  夫子的操作可真清奇!
  “正是!”

  王玄策微微点头,“汉王不应,夫子便要打断汉王的两条腿,汉王这才不得不答应!”

  “如此,也省了我些事!”

  李承乾微微点头说道。

  此次,王玄策与长孙冲几人匆匆赶来东宫,就是为了劝解李承乾,生怕李承乾舍不得那称心,而对夫子心生怨恨。

  现在,在看到李承乾对那称心丝毫不在意之后,便放下心来。

  随后,再次闲聊了几句之后,便告辞。

  再有几日便是年节,他们往日都在外为官,好不容易回来几日,家中自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来应对、操办。

  尤其是王玄策,这几年在拜入晋王门下之后,从一介小世家之地,然后为官,封爵,现如今又听闻被陛下看重,要尚公主。

  于是,每天登门拜访之人,都是特别多。

  晋王带人砸上汉王府大门之事,在长安城内传播了几日之后,便慢慢的消散。

  过了年节。

  在李承乾与王玄策等人,便都再次齐刷刷的带着一众礼物,来到李家庄拜访李玄。

  “啧……”

  见到李承乾,李玄顿时满脸嫌弃,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李承乾脸色一僵,王玄策与李保定等人,也都是满脸惊疑。

  “夫子,您为何如此嫌弃承乾?”

  李承乾一脸惊疑道。

  “哼,好好一个七尺男儿,竟然喜欢男童,如此怪癖,本王自然要离你远些!”李玄淡声道。

  李承乾满脸通红。

  至于王玄策与李保定几人,也都知道内情,静静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

  “夫子误会了,承乾只是从未见过那般妖娆的乐童,一时感觉新奇而已,等汉王向我讨要那乐童之时,承乾立马将那乐童还给汉王叔!”李承乾连忙说道。

  “哼哼,好一个心性薄凉的大唐男子,前一息还在与人乐童同床而卧,下一息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其送出去!如此负心之人,本王真是长见识了!”

  李玄满脸惊奇,上下打量着李承乾。

  李承乾一怔,讪讪一笑,“还请夫子教承乾!”

  “那是你这位大唐太子的乐童,本王只是一介晋王,如何教你?”

  说着,李玄再次重重叹息一声,“想那太子妃刚刚给你这位太子诞下嫡长子,你这位大唐太子便与一个男童同床而卧,真是负心之人!”

  “夫子息怒,承乾知错!”

  李承乾神情乖巧道。

  “你是大唐太子,何错之有?”

  李玄瞥了一眼李承乾,随后便看向一旁的王玄策与房遗直、长孙冲几人,恨铁不成钢。

  “陛下允许尔等跟随太子,一同在渭南县为官,难不成是让尔等去当高明的扈从,跟着高明胡作非为?那些美妓不说,就连区区乐童都能爬上高明的床,尔等怎么不自己亲自爬上去?”

  闻言,王玄策与长孙冲几人都不由一颤,让他们去爬高明的床?
  想着,一众人都不由满脸怪异的看向身旁的李承乾。

  同时,李承乾也想到那种情景,浑身一颤,满脸惊恐。

  “尔等这般看我干甚?”

  “高明只喜欢女子是否?”

  长孙冲与李保定几人连忙说道问
  “这是自然!”

  李承乾连忙说道,同时恨不得发誓!
  听此,长孙冲与李保定等人都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祸害乐童可以,但可千万不能祸害到他们身上!

  “以后再遇到这般事情,尔等不劝阻高明,不去帮高明拒绝,那尔等也就毫无用处。本王便会向陛下奏疏,让尔等去各州为官,请陛下重新派人辅助高明!”

  看到他的话起了效果,李玄再次说道。

  “还请夫子放心,要是再有人敢向高明进献乐童,我等一定率先劝阻!”

  李保定等人连忙说道。

  “哼,要是还有人敢对高明进献乐童,那便是看不起本王,何须尔等动手,本王亲自上门教他们做人!”

  李玄一脸嫌弃的再次瞪了一眼这几个混账玩意,“尔等几个混账要是头脑不清晰,回去找尔等阿耶去讨教讨教!”

  “嘿嘿,夫子放心,我等定然不会让那些奸邪小人来祸害高明!”

  长孙冲与王玄策几人,连忙保证道!
  李承乾也跟着连连点头,他好不容易可以出宫,摆脱那几位老师,在外治理一方,他可不想再次犯错,然后被召回去!
  “尔等明白就好!”

  李玄满意的点头。

  见此,李承乾与长孙冲等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好了,尔等既然都没有什么事情了,把礼物放下,便回去吧!”李玄道。

  李承乾:“……”

  王玄策:“……”

  夫子撵人的话语越来越简洁!
  不过,虽然李玄撵人,但李承乾与王玄策等人丝毫没有介意,自顾坐下,向李玄讨教了一番问题。

  然后,在李家庄待了半日,才离去!
  ……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