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争宠

2022-05-16 作者: 吹个大气球9
  第110章 争宠
  “马尔西要见我?”

  “是,只见你一个人。”

  江思齐望向赵九州身后的一大群人,除了紧挨着他的柳一飞,身后跟着的安安和刘岩岩,赵九州的勤务兵罗北空,地库里还有柳家茫茫多的警卫人员和随员;柳相龙身边不远处,还站着韩明明和潘安达,一眼扫过去,差不多有七八十号人。浩浩荡荡的,仔细一想,居然都已经隐约围绕赵九州在动,只不过明面上,还带着柳家家族的印记。

  这么多人中,只有魏以待和他的警卫员算是例外。

  白银盟的体制力量,这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摆脱家族的影响。

  成效虽然不显,但终归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好。”赵九州在短暂的惊奇过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把手从柳一飞的臂弯里抽出来,又望向安安和刘岩岩,“你们先回家,我待会儿就回来。”

  柳一飞在外面倒是很有样子,很顺从地说道:“晚上还有世界杯的比赛,别忘了吧。”

  “嗯。”赵九州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下,便跟着江思齐,走向了玄师阁专用的那辆飞马马车。

  现场一大群人,全都站着没动。

  一直到目送赵九州所坐的马车离开,柳相龙才沉声说了句:“回家了。”

  几十号人瞬间又轰轰闹闹,各上各的车子。

  一边议论着赵部长的牛逼,居然刚回来就被前盟主接见了。

  “柳长老。”嘈杂的人群中,这时又走出来一个中年人,步履沉稳地走到正要带着柳一飞上车的柳相龙跟前,问候道,“好久不见。”

  柳相龙见到来人,眼里的警惕一闪而过,马上又露出微笑:“是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西北州大战,我儿子被调去特战部了,我侄子也在特战部,这回只回来一个。”中年人淡淡地看着柳相龙,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一般。

  “哦……”柳相龙神色一暗,“潘舵主,节哀。”

  中年人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

  这时潘安达走上前,小声喊了句:“大伯。”

  中年人转头看了潘安达一眼,就一个字:“走了。”

  “哦……”潘安达跟着他大伯,低调离去。

  柳相龙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走远,眉头微微皱起,柳一飞不由小声问道:“爷爷,这人是谁啊?”

  “小姐,他是潘天元,东海州东海帮下面的一个总舵舵主。”

  柳相龙身边的随从胡思旺回答道,柳家另一名王者猎魔师大供奉,戴着金丝眼镜,四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却像只有二十几岁一样年轻。

  “哦……”柳一飞左耳进、右耳出,当作记住了,心里却只羡慕胡思旺的年轻态,随口又问了句,“他干嘛来了?”

  “呵。”柳相龙一笑,淡淡两个字,“示威。”

  转头就登上了马车。

  柳一飞似懂非懂,跟着坐上去。

  马车外,刘岩岩有点人生地不熟的小无措,看了看安安。

  安安一笑:“我们也走,回我们自己家。”

  然后和魏以待点头致意。

  魏以待对赵九州的临时联络人任务已经完成,给他下达命令莫怀仁,此时也早已经身在东南州,这会儿就算和赵九州摆脱关系,不过临别之前,还是对韩明明喊句:“韩上校,你给赵部长的家属安排一下地方,这事儿你熟。”

  “是!”韩明明求之不得,立马凑到安安和刘岩岩跟前去。

  一旁的罗北空见这货简直要摇尾巴的模样,危机感顿时油然而生。

  狗日的!我就知道你想跟我争宠!

  “安安,再回士官家属楼不合适了,你们现在家里人又多,咱们先去军需部,我带你们去挑个新的住处。”韩明明确实熟门熟路。

  罗北空跟上一句:“要搬家,也得先问问赵部长的意思吧?”

  韩明明和罗北空对视一眼,目光中,火光四射。

  刘岩岩见状,顿时脑海中跳出无数剧本,两眼冒光。

  好!斗起来!快斗起来!

  另一边的车里头,潘天元和潘安达面对而坐。

  过了良久,潘天元才缓缓说道:“你哥,这次出去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失去联络了。乌孙敦禁行区那么大,我连进去把他的尸体找回来的能力都没有……”

  潘安达喉咙一哽,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潘天元又看着他肩膀上的大尉军衔,心里有点不愿意承认,可也只能说道:“潘家快绝后了,往后,我能信得过你吗?”

  “啊?”潘安达愕然一惊。

  潘天元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除了把位置传给你,我还能留给谁呢?听说你和赵九州,关系还行?”

  “算是……吧。”潘安达自己也说不准,“他是玄术师,我也是……”

  “呵呵。”潘天元笑了笑,随即陡然嗓门一抬,冷声道,“幼稚!靠这点个人勇武,能成什么气候?阿达,你记着,猎魔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马尔西下去了,赵九州将来也不过就是个工具。将来别人能利用赵九州,你也能。”

  潘安达眼神一变。

  ……

  “将军,刚才柳掌门说,东海帮的人找他示威,是什么意思?”

  魏以待的车里,他的警卫员问魏以待道。

  魏以待道:“家里去了一群孩子,死得只剩下一个回来,还能是什么意思呢?这份支援前线的名单,是谁安排的?他们家大人,不找柳家问,找谁问呢?”

  警卫员道:“不过这种事,一般人家抢破头也要去的吧?”

  “你也会说是一般人家。”魏以待道,“普通人的家庭,哥哥上前线牺牲了,家里除了能拿一大笔抚恤金,弟弟往后升迁的时候还有优待,要是能活着回来,更加有赚不赔。可那些大家族呢?他们第一用不着这笔钱,第二就算不死人,他们升迁也照样有保障。这些人要是被派去前线,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有人希望他们去送死。

  大鱼吃小鱼,大家族吃小家族,世界杯主赛场死掉十来万人,西北州一战又死掉那么多人,你看着吧,等统计结果出来,死的基本都是小家族或者大家族旁系的,你什么时候看到柳家或者孙家的嫡系,冲锋在前了?孙家第三代,那三个孙子,一个都没上去。同样是第三代,有些小家族,这一回直接就差点死绝了……”

  警卫员不由听得一寒颤,“那还不如不跟他们混,我情愿当一辈子小兵,到老了能混个校官就心满意足了。”

  “呵呵呵。”魏以待笑了笑,“你想得美,没有关系,你也想当校官?”

  “那不是还有您嘛……”警卫员弱弱地拍着马屁。

  魏以待自嘲地一笑,“我?我这辈子,到头了,能保住家里的小子有个一官半职的,就算单位卖我面子了,你呀,不想升官,就在我身边混到老;想升官呢,还是去抱别的大腿吧。”

  警卫员顿时满脸纠结。

  抱大家族的大腿,那就是把命交到别人手里,可不抱大腿,就没有升职的机会。

  妈的……

  这个大家族怎么这么不是人?
  就没有稍微带点人性的?!
  ……

  “去尉官楼吧,够住就行。”江思齐的马车里,车子没走多远,赵九州就接到了安安的电话,不到三句话,就敲定了在社稷城的住处。

  虽说其实意义也不大了,他马上就要去东南州,但他这几天也不想住到柳家大宅里去。

  住别人家,肯定差点意思。

  “尉官楼?”赵九州挂断电话,江思齐饶有意味地问道。

  赵九州点点头,正色解释道:“住到将军楼,怕那些将军们心里不舒服,会踏马妒忌又憎恨,还是住尉官楼好,他们不敢妒忌、也不敢憎恨,而且名正言顺。”他指了指自己肩上的准尉军衔章,“我也得时刻提醒自己,我现在虽然官拜作战部部长,但实际上还只是一个卑微的尉官,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距离走到盟主,最起码还得三五年……”

  噗……!江思齐差点喷出来。

  从准尉到盟主,三五年?

  你怎么敢说的?
  准尉到大尉,普通人至少要走十年。

  就算以行政编制级别来算,从执事的快车道上出发,按白银盟的规矩,也得五年才能调动一次,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保留执事衔,晋升分舵副舵主的职务。再想正式晋升舵主衔,最起码还得另外一个五年。对应军衔,最低也是少校。

  再上面还有总舵下面的大部,副总舵主,总舵主,平均三年一级,到总舵主,也就是最低对应少将,那又是一个十年。往后面总舵主直升掌门的话,不是没有先例,可至少又得五年吧?掌门再想晋升盟主,那首先得先成为护法长老,然后凭护法长老的衔级,晋升盟下五大堂之一的堂主,这才具备了成为盟主的资格,这一段,又得五年。

  江思齐掰着指头算,赵九州想当盟主,最快也是三十年之后的事情。

  哪怕他真的特别变态,程序时间全面减半,那也得十五年。

  到时候他才不过32岁而已。

  而马尔西上台的年龄呢?在整个盟堂各大家族力量的加持下,在他马尔西数一数二的能力基础上,马尔西当上盟主,那也是46岁的事情了。马尔西前任的孙盟主,更是52岁才上位。

  现在看样子,趙九州似乎還嫌他這个升迁速度不够快?
  “我要给自己攒人品了。”赵九州在江思齐无法理解的目光下,继续很认真地说道,“柳家已经答应支持我上位了,我决定以后好好和大家相处,不让大家面子上难看,争取早点实现我当盟主的心愿。坐上去爽几年,爽完了我就退位,然后回家生孩子玩。”

  江思齐听得眉毛只跳,“爽几年就下去?”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赵九州道,“老子现在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要权力有权力,要名气有名气,我为什么还要当盟主?不就是为了图个人生圆满,你真以为我想为白银盟服务怎么的?我特么有那份闲心吗?”

  江思齐听得一愣一愣。

  他这辈子,头一回听人这么看待盟主这个位置的。

  马尔西这几年在任上,那可是差点就过劳死了……

  “那你……当上盟主后,想怎么爽?”

  “这个啊……”赵九州被江思齐一问,还真不由得开始联想自己到时候的执政图景了,边想边说道,“黄金盟肯定是要给他灭掉的,第一年,先把黄金盟干死……”

  江思齐:“……”

  “然而第二年,干掉黄金盟,大家要分赃,那就分赃嘛,花一年时间,把该分的好处都分了,谁家占這块地,谁家当这个官儿,我给大家做主,支持我的,早一点管我叫爸爸的,就多给他们分一点,晚一点过来的,就少分一点,不叫爸爸的,就看他们自己的能耐了。还有那些特么敢反对老子的,呵呵呵呵……”赵九州不由自主,发出奸佞的笑声。

  江思齐满头瀑布汗。

  这小子,真别说,计划虽然听起来不靠谱,但骨子里头,干活还真有点章法的说。

  不愧是社稷州进学考试第一名,有点水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