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 第109章 我们给你当狗

第109章 我们给你当狗

2022-05-16 作者: 吹个大气球9
  第109章 我们给你当狗
  呜——!火车的汽笛声在社稷城内响起的时候,车厢里的时钟,指针指向六点,恰好就是赵九州他们出发时的时间。前前后后,刚好五天整。

  赵九州站得笔直,让安安帮他穿好衣服,刘岩岩站在一旁含笑不语看着,柳一飞则精心打扮好,已经迫不及待,要以赵九州正牌女友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算是柳相龙这几天里,向赵九州争取到的唯一的胜利果实。

  当然,前提是安安并不在意。

  “走了!”衣服刚穿整齐,柳一飞就扑上前,挽住了赵九州的胳膊。

  赵九州来不及感慨物是人非,被她拉着往外走去。

  出门前他才不过是个高级军士长,行政编制级别学徒而已,身边也只有安安一个姑娘。但转眼几天的工夫,他不仅多了两个妖娆可爱的枕边人,顺便还官升六级,混到了准尉军衔,连行政编制级别也直接一步登天,上到了执事。

  即便他嘴上再怎么嫌弃这个速度不够快,但心底里依然是冷静而理智的,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以一种怎样不按常理的速度,走到了这个社会结构的哪个具体位置上。

  按白银盟体制的规矩,当上执事,就是一步踏上了升官的快车道。往后最慢每隔五年,他就必然要有一次职务变动,至于平调还是升职——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想必不可能有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堂堂盟下戍卫堂作战部部长,官衔和军衔,早晚是要往上挪的。

  如果哪一步卡住了,那根本不会是他赵九州的问题。

  而是白银盟盟堂的问题。

  想来徐泰来也算是傻逼一条,居然让他顶着准尉的军衔陪同外出访问,真的就好意思?赵九州内心鄙视,手臂感受着柳一飞故意磨蹭带来的压迫感,思绪又回到几个小时前。那会儿他刚和痴痴缠缠的柳一飞办完事没一会儿,柳相龙忽然就又跑来,跟他聊起了“家里的事情”。

  “柳家别看着现在有点小困难,可底子还是在的。”

  柳相龙如是装逼,作为话题的开头。

  然后赵九州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总算完全搞明白,八大家族为何能成为八大家族。

  按柳相龙所说,柳家的核心力量,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在中州禁行区的一部分私有股份,这是相比起其他小家族,最重要的区别。

  中州禁行区的私有股份,仅仅只八大家族有所掌握。

  也即是只有掌握了能源,才算真正地掌握了发起项目和坐拥资本的前提。

  而柳家所掌握的股份,不多不少,刚好1%……

  这笔能源,按照曾经的公有配额制度,原本应该归足足800万人使用。柳家经过几十年几代人的坚持不懈地运作,将这部分股份吃下后,又笼络了一部分曾经被他们用各种手段打败的小家族,化干戈为玉帛,把仇人变成仆人,便形成了现在的柳家家族集团。

  底下的依附小家族,一共8个,分别替柳家代管八大主要业务。除了中州禁行区的矿区外,还有地产、金属矿业、灵能器械加工、家用电器、娱乐产业、渔业和东海州。

  其中除了东海州之外,其他六项,对柳家来说都能算是核心,不过东海州居然是柳家独有的地盘,这就真的相当出乎赵九州的意料。

  “白银盟九州,乌孙敦只是名义上的一州,中州是大家分赃的地方,但其他七州,原本都是各有各的统治势力的。”柳相龙跟赵九州回忆往昔道,“柳家早些年的处境其实很艰难,我们没有自己的根据地,后来我们通过各种不能说的办法,把东海州的潘家几乎赶尽杀绝,才有了我们的一点立锥之地。只是东海州的土地,实在太少、太小了,几个岛屿而已,所以我们拿下东海州后,后来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还是强行把手伸进了社稷城。”

  “他们愿意?”赵九州问道。

  “当然不愿意。”柳相龙笑道,“所以我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让社稷城的局面平稳下来。社稷城三大家族,柳家和孙家,都是外来的,只有马家是土著。孙家是北原州内部资源不够分,一个旁支猛龙过江,带着钱和资源,硬挺进社稷城。马尔西前一任盟主,姓孙。”

  “哦~”赵九州恍然大悟。

  柳相龙又继续解释:“孙家进了社稷城,就不走了,利用手里的钱和北原州的各种矿产,在社稷城内大肆购置物业,几乎买下了三分之一个天龙总舵,不过咱们柳家也没闲着,他们买,我们也买,我们买下了半个黑山总舵,所以黑山总舵的总舵主,这几十年来,一直都是柳家的人。之前是云升,后来是柳家的门生,再后来到了现在,就是一飞的父亲,继心。云升还靠着黑山总舵当跳板,当上了社稷会的掌门……”

  “所以孙家其实也有中州的采矿权,和他们的地盘?外加上各种产业?”

  “对。”柳相龙道,“中州的采矿权,加上一片势力范围,再加上自己的产业,围绕这些东西,再拉拢一群人,占据一些盟堂重要位置的处置权和分配权,这就是八大家族。西北州云家、西南州聂家、东南州徐家、南州花家、北原州孙家……”

  赵九州接道:“东海州和黑山总舵柳家?”

  “是。”柳相龙点点头,“还有死咬着牙不松口的社稷城孙家,和社稷州真正的拥有者马家。”

  赵九州恍然道:“原来马家这么厉害?”

  柳相龙道:“几十年前,马家才是最强大的。马家拥有当时全世界规模最大、战斗力也最强的一支猎魔师私兵,其他七大家族采矿,全都需要仰仗马家的军事力量。直到现在,白银盟最大的猎魔安保公司,依然是马家私产。

  可是这些年呢,形势又变了。徐家的机器人越做越厉害,猎魔师的整体素质又一年比一年差,七大家族对马家依赖,慢慢变成马家对七大家族依赖。因为马家只有这支部队,却没有发展出他们自身配套产业,七大家族对马家军的需求变少之后,马家的收入锐减,只能通过将这些人安置进社稷州的各个岗位,靠白银盟的盟堂财政,来维持住他们的力量。”

  “怪不得马尔西这么支持猎魔师……”赵九州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柳相龙道:“对啊,马尔西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希望普通人能通过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人了,他恨不能这么世界的秩序,一直以猎魔师为中心,永远地那样维持下去。”

  赵九州道:“换了我,我肯定也这么想。”

  “可惜世界的发展潮流,不是一个家族、甚至一个盟堂能抵挡的。”柳相龙道,“马家这几年,看起来好像还行,但是他们半截身子,其实已经入土了。十八年前,柳家和孙家也有能竞争盟主位置的人……”

  “谁?”赵九州望向柳相龙,“你?”

  柳相龙沉默了一下,又轻轻点点头。

  赵九州又问:“孙家那个就是……”

  “孙驾尧。”柳相龙道,“但是我们两家,为了能在社稷城彻底站稳脚跟,才和马家做了交易,柳家和孙家,是在十八年前,才完整地拿下了社稷城内的物业产权,我们的后代,才完完整整地成为社稷城的主人之一。孙驾尧的父亲,孙老盟主,原本可以将票投给孙驾尧,但是到死也没有;柳家当时,找到了一只了不得的怪物,本以为可以借那只怪物,制造出源源不断的人工晶核,结果被你一拳头……”

  柳相龙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见赵九州脸色没什么变化,才接着往下说:“当时马家默许了柳家了这个计划,柳家才将票投给了马尔西。马尔西拿到了柳家和孙家的票,徐家的徐骁才断了北上的念头,不然马尔西,绝不是当时已经和南州花家联手的徐家的对手。”

  赵九州不由莫名兴奋道:“我草,这调调我喜欢!”

  柳相龙继续道:“现在马尔西下来了,他这十八年,帮马家安置在社稷州乃至白银盟其他几个门派里的人,接下来也要按规矩,慢慢地分批下来。马家的私兵部队,规模在日渐减小,等到哪一天,他们的业务份额被徐家利用机械部队吃完,马家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那马家的那部分中州矿权?”赵九州立刻问到了最关键的部分。

  柳相龙笑了笑:“每一家在中州的矿权,都不是平白得来的。曾经整个白银盟,拥有矿权的人多达八亿,为什么最后只剩下八户?这东西,你拿到手里,得保得住它,它才真是你的。要不然,你就是替别人拿着,早晚还是要交出去。想不交,都不行……”

  “强取豪夺啊!”赵九州正色道,“这个调调,我也一样喜欢。”

  “就知道你喜欢,我没看错人。”柳相龙用很是欣赏的目光,打量着赵九州,“九州……我能这么叫你吗?”

  赵九州反问:“那我让你叫我爷爷,你乐意吗?”

  柳相龙笑脸一僵,赵九州摆摆手:“开玩笑的,随便叫吧,你是一飞的爷爷,我都无所谓。”

  “好。”柳相龙也不在乎赵九州的日常大不敬了,很平静地就揭过了,“九州,白银盟的局势,不是一成不变的,全世界的局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天你强我弱、明天我强你弱,都有可能。现在马尔西一下来,白银盟目前看起来局面还算平静,那是因为刚刚出了这么多的大事情,大家都还来不及反应,可等反应过来,最多也就是几个月之内的事情。

  什么时候,说不定洗牌就会开始。柳家目前的情况,还勉强成站得住,可是我们要的,可不止站得住而已。这一条路犹如逆水行舟,不往前走,就要被人拖下去。好在我们很幸运,我们现在有了你……”

  赵九州立马眉头一皱,下意识抵触道:“妈,你特么还想养老子当条狗?”

  “不!你不一样!”柳相龙立马表态道,“你可以成为我们所有人的共主,你可以拿柳家当跳板,成就你自己的一片世界。有朝一日,你会成为新的八大家族的领导者,既是我们当中最大的一个,也是全天下最大的一个。甚至如果你有野心,这个世界,我们都愿意追随你去夺取它。黄金盟没什么可怕的,我们柳家,会尽一切力量,让你早一天能站到那个位置上……”

  赵九州的表情,忽然間變得很扭曲,“全世界?”

  “是,整个東大陆、整片黄金大陆、整片高原大陆和雨林大陆,整片泛大洋,人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你赵九州的声音所到之处,这个世界上,到时候只剩一个声音,就是你赵九州的声音,这个世界上,到时候只剩一个老大,就是你赵九州……”

  柳相龙的大饼,差点要画到太阳上去。

  赵九州忽然神色一正:“不,我不相信,你吹牛逼。”

  “我没有!”柳相龙道,“只要你能配合我们……”

  赵九州道:“你看!你看!说漏嘴了吧!你还是想养老子当条狗?”

  “不!是我们!是我们给你当狗!”柳相龙突然大吼,吓得包厢外几个柳家随员,都不由得吓了一跳,“九州!我们柳家,愿意供你驱策,你只需要,给我们一个小小的名分。”

  “什么名分?”

  “一飞。”

  “……”

  回忆到此止住,赵九州挽着柳一飞,踏出列车的车门。

  车站的月台上,人山人海,欢呼声宛如巨浪,一浪接着一浪。

  盟主刚一换人,西北州惨案,就被宣传成了西北州大捷。

  更加令赵九州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才几天时间,社稷城居然就解封了。

  也不怕这种大规模群聚活动,又导致变异事故什么的?

  赵九州在前方一大群保安人员的护送下,挽着满面幸福的柳一飞,迎着两侧数不清的相机,被拍下成吨的照片。

  “一飞!一飞!你是和赵九州在一起了吗?”

  “柳仙子!还我柳仙子!”

  “趙九州!你不许辜负她!”

  不管是托还是傻子,人群中的效果,如柳一飞和柳相龙所愿,全都拉得满满的。

  安安和刘岩岩跟在两个人身后,素面朝天,低调地一路走出月台。

  走到底下车库,柳家早已安排了飞马马车过来。

  柳一飞喜滋滋地拉着赵九州,正要登车,边上却忽然走过来一个人,拦住了柳家一行人。

  “柳长老。”江思齐对柳相龙一笑,“不好意思,马盟主说,想见赵部长一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