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 第134章 岂能以雏女之身葬死【四合一,为盟主路过的小萌新加更三四!】

第134章 岂能以雏女之身葬死【四合一,为盟主路过的小萌新加更三四!】

2022-05-30 作者: 打死不鸽
  第134章 岂能以雏女之身葬死【四合一,为盟主路过的小萌新加更三四!】

  萧白本来还以为,南滨城是个类似小渔村一样的滨海小镇。

  结果从空中往下一看,好家伙,渔村变深圳,妥妥的国际大都市!

  想来也对,南滨城怎么说是一座沿海城市,渔业兴旺,交通发达。

  比西部山区里的朝歌城,无论是经济,还是科技、娱乐,都要发达多了。

  出行人均行宫,或是飞鱼,几乎没人在地上行走。

  城内建筑也修建的尤为高大,蛟骨塔楼,海港堡垒,高空灯塔,沙滩娱乐城,一应俱全。

  除此之外,还有高耸入云的棕榈树屋,似是挖空巨大的椰子,在里面造出一间间琦趣屋。

  听牧翔子说,里面很多都是高档酒肆和风月场所……

  整座城市的娱乐业特别发达,而且极具异域风情。

  看的一剑狐流连忘返,不禁叹道:
  “真想在这里买套房,定期过来玩玩。”

  萧白听了直摇头。

  “别傻了,你买不起的。”

  一剑狐瘪鼓着红唇,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萧白肩膀:

  “我不是有你吗?”

  牧翔子跟着笑道:

  “靠监捕月俸和立功奖励,确实很难在南滨城买一套像样的海景房,不过二位若真想定居南滨城,族长一定会送一套海景房给二位的。”

  “定居还是算了。”

  萧白耸了耸肩道:
  “这里生活成本太高了,我老婆太多,养不过来。”

  牧翔子摇头叹息:
  “真是可惜,我还想与萧兄当邻居呢……放眼整个天元大陆,也很难再找到像萧兄这样拳头足够强、又打不死人的体术强者了。”

  萧白忍耐。

  几人随后来到了皇宫……不对,来到了牧家主殿。

  牧家主殿修的比朝歌城的皇宫还要更大,更漂亮。

  像是来到了异域黄金乡。

  主殿内,十二个美人鱼舞女,飘在半空载歌载舞。

  上身是女子,下身是鱼,模样无不娇柔可人,穿着贝壳匈衣,套了层半透的白沙,宛若仙女下凡一般。

  一剑狐看呆了……

  萧白却微微皱起了眉。

  尽管从这些美人鱼的身形控制、皮肤保养和精神状态看,她们并没有受到虐待,反而有些养尊处优。

  甚至,都不是处鱼了……

  很快,牧家族长来了。

  牧家家主,牧秦,是个拄着鱼骨拐杖,身穿曜日金色华袍,面容慈祥和蔼的老头子。

  有着合体后期的修为!
  但几乎察觉不出他的威压,身上带了些海风的星咸,但皮肤很油滑……

  不过,萧白总感觉这老头的和蔼笑容有些刻意,不那么自然。

  就连牧翔子都有些惊讶,平时高高在上的族长大人,竟有如此平易近人的一面。

  想来也对……同时接待两位天命之子,他还能不慈祥吗?
  老头见到萧白二人,一点架子也没有,亲自来迎:
  “萧天命,伶舟天命,刚从外海知二位光临寒舍,牧某急忙赶回,有失远迎!”

  萧白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他为萧天命……

  这玩意难道不是传说吗?

  就算是真的,也不是官方职位,直接拿天命称呼人,真有你的。

  “牧族长客气了。”

  “哪里哪里!”

  牧秦老头指着美人鱼舞女道:

  “萧天命切莫误会,这些美人鱼完全是自由身,是老朽花大价钱从道盟捕鱼船里赎回来的。”

  萧白心想,这些美人鱼搞不好都是这老头养的小妾,也许听说他在朝歌城救过半妖少女,以为他喜欢半妖,所以拿小妾来招待他。

  “族长有心了。”

  牧秦笑着点头,马上唤人——

  “来人,上好酒,上海鲜!”

  宴席人不多。加上萧白和一剑狐外一共就十二个人。

  陪酒的,是牧家内族的几位长老,
  年轻人中,只有牧翔子和一位分神境俊才坐上了桌。

  这位年轻俊才一身桀骜气,都被族长强行压下来了。

  酒席上,萧白人生中第一次品尝了什么叫蓝鳍鱼子酿,什么叫神王蟹,什么叫仙霖鲍……

  这些,才是真正的海鲜!

  本是有事相求牧家,但吃喝到了这个份上,萧白大概明白了,牧家可能也有事求他们。

  酒至半酣,萧白才开口:
  “其实我们这次来南海,主要是想狩猎一头合体境的雷狱蛟龙。”

  牧秦老头微微颔首。

  牧秦身旁,一位佝偻的长者向萧白二人介绍道:
  “雷狱蛟龙,是蛟龙一类中最强的种族,据说有一部分龙族血脉,其蛟丹丹壁可融合、包裹修士的丹田,起到高阶防御作用,价值连城。”

  “雷狱蛟龙数量稀少,这些年又被大肆狩猎,南海浅海已经很少有雷狱蛟龙的身影了。”

  “我牧家虽然也有养殖雷狱蛟龙,但都是不足金丹境的幼苗,想达到合体境,不知要等何年何月。”

  这种话术萧白略懂。

  先抬高雷狱蛟龙的价值,然后以此交换求得帮忙。

  一剑狐蓝鳍鱼子酿喝得正嗨,忽然扭头:

  “这么说,牧家没有合体境的雷狱蛟龙?”

  果然,牧秦沉吟道:

  “也不能说没有……”

  “目前在浅海海域内,牧家唯一追踪的一头合体境雷狱蛟龙,是一头极其罕见的黑金雷狱蛟龙。”

  “黑金雷狱蛟龙?”

  萧白完全没听过。

  牧秦一声叹息,抑扬顿挫道:
  “普通雷狱蛟龙是苍青色,而黑金雷狱蛟龙个头略小,通体黑色,还能隐息拟色,其蛟丹的防御效果和隐身效果比普通雷狱蛟龙更强。”

  “牧家当年数次捕捞它,皆以失败告终,如今……更是已不在我牧家的海域范围内了。”

  隐身加成,防御加成……这两点恰好可以大大加强萧白已有的特长。

  不在牧家海域,显然是在敌对势力的海域……这是要他们帮忙攻打敌人?

  “南海还有不是牧家的海域?”

  萧白好奇的问。

  牧秦叹息道:
  “这么多年,牧家之所以能保住南海的浅海海域,是因为我们每年向道盟的上贡,比道盟亲自下海捕鱼的收获还要大。”

  “但饶是如此,道盟也一直派人潜伏在南滨城,学习我牧家的捕鱼、养殖和管理方法,试图亲自下场捕捞。”

  “去年,道盟更是在南海东北深海边缘建了一座浮岛城,说是从事深海监测工作,其实暗中一直用特殊的诱饵捕捞南海的鱼群。”

  听到这里,萧白隐约猜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接下来的支线任务。

  牧秦朝萧白二人敬了杯酒,又继续说道:
  “如今,我牧家唯一追踪的黑金雷狱蛟龙,便是被吸引到浮岛城周边海域去了,牧家若强行去捕,恐与道盟起了冲突。”

  “二位既是道盟公职,或许可以代牧家捕猎,捕猎成功,倒也不必分我牧家一杯羹,只需在浮岛城监道使那边为我牧家美言几句就行了。”

  萧白懂了,这个所谓的美言几句,等于是让二人以天命之子的身份为牧家站台。

  能不能狩猎到黑金雷狱蛟龙根本不重要,只要代表牧家去道盟海域狩猎就行了。

  难怪这牧秦老头子这么客气的款待他们……

  萧白还是有些疑惑。

  “既然在道盟控制的海域内,道盟自己为何不捕捞,还等我们动手?”

  牧秦摇了摇头,道:

  “萧天命小看海洋之广阔了,道盟没有定位石,蛟龙又未食其新饵,道盟是没办法的找到蛟龙的。”

  定位石?
  萧白听名字大概能猜到,这是一种无线饵料,不能垂钓,仅能定位。

  “定位石在哪?”

  牧秦遂朝下人招手,端来一盘提前准备好的大礼。

  “这是定位石,两万灵石,以及二百枚疗伤的鲸丹,二位此行尽力即可,莫要冒险为之。”

  萧白收下大礼。

  所谓的定位石就是一块巴掌大的黑曜石片,上面标注了南滨城、浮岛城和黑金雷狱蛟龙的大致位置。

  “一定。”

  宴席结束后,萧白与一剑狐准备即刻启程。

  牧秦老头向牧翔子使了个颜色。

  牧翔子便对二人道:

  “此去浮岛城凶险万分,二位初来南滨,也不必急着走……何不享受渔家女子的美妙再去冒险呢?”

  “有道理。”

  一剑狐托颚深思道。

  有道理你个头!

  萧白不知其意。

  一剑狐干脆问牧翔子:

  “除了骄美的渔家女子外,此地有没有赌坊?”

  牧翔子笑着说:
  “有的,有的,二位随我来!”

  萧白隐约明白了。

  一剑狐虽然很少赢钱,但如果情况特殊,也会赢钱的。

  他猜测,去抓雷狱蛟龙之前,一剑狐肯定不会输钱的。

  说起来,牧家请两位天命之子做代言人,却只给两万灵石的代言费,显然太抠门了。

  现在又说要带他们去赌坊玩……

  萧白懂了,更多的代言费,是要民间赌坊出。

  天下乌鸦一般黑,哪里的统治阶级都一样,这么看,那些美人鱼也都是逢场作戏的。

  代言费不能少!

  但时间也紧迫。

  萧白决定,让一剑狐留下来赢取代言费,他将一个人背上行囊,孤独的启程,在茫茫大海上寻找黑金雷狱蛟龙的身影!

  反正,有血月之骨,一剑狐可以瞬移过来,就算她不瞬移,萧白也可以花点力气,给她强行拽过来。

  或者说,遇到真正的危险时,萧白也可以通过血月之骨逃命。

  这样想着,萧白对一剑狐道:
  “你在留在这里赢钱吧,我先启程去狩猎蛟龙了。”

  一剑狐美眸一怔,直盯着萧白,如画的清颜惊讶又欣慰。

  “咦,你觉悟怎么这么高?我还想你陪我玩会呢!”

  萧白摇了摇头。

  “等抓到了蛟龙,我们有的是时间玩。”

  一剑狐想了想也对。

  有血月之骨,两人分开一段距离可以互相瞬移避险,靠的太近反而容易团灭。

  “行,你去狩猎蛟龙,我在赌坊发财!”

  萧白心想:嗯,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

  萧白拿了定位石和一万灵石,另外一万灵石和全部的疗伤药,全留给一剑狐了。

  他要疗伤鲸丹没用。

  要是一剑狐哪天大发慈悲,又把疗伤药还给他了,那就有用了。

  离开南滨城。

  萧白本以为浮岛城就离南海不远,结果拿定位石大致比划测算了一下。

  几十万里路……

  前世地球的周长四万千米,才合八万里,去趟浮岛城要绕地球好几圈。

  就算乘莲舟过去,也不知道要飞多久。

  没办法,萧白只好走传送阵。

  于是,他以一个公务在身的道盟监捕身份,免费传送到了浮岛城。

  浮岛城面积不大。

  大型的传送阵却有好几座。

  城内几乎没有民用建筑,港口停泊了各种由巡道船改装的捕猎船。

  直接拿军人当渔民了属于是……

  浮岛城中央,有一座高塔。

  正是监道宫。

  乃城内唯一多层建筑。

  与别处监道宫不同,这里的监道宫修的格外纤细,高耸如云。

  目的,大概是防风和导航。

  监道宫次顶层,宾客房内,两位普通的金丹监事接待的萧白。

  二人并不知晓萧白身份,见其是小国监道宫的丙等监捕,修为也只有金丹巅峰,态度比较傲慢。

  “寒武国监道宫竟派一个丙等监捕调查妖盟计划?”

  “发布任务的签字人是有崖子和李牧云?那个传说中的李牧云……竟去寒武国当监宗了?”

  二人又抬头看了眼萧白……隐约看到了某种神圣的气息。

  “任务目的地并没有指定在南海,给你免费用传送阵已经是破例了。”

  “萧监捕回去吧,我们浮岛城只是个渔猎之地,附近没有妖盟分舵。”

  然而,连萧白都听过深海中有妖盟分舵的传说……

  “有没有,得调查了才知道。”

  萧白如是道。

  两位监事也懒得再管。

  “不怕死就去查吧,别碰我们的饵料和定位的鱼群就行。”

  “我需要两套天阶水行衣。”

  萧白狮子大开口。

  天阶水行衣,大概就是水下版的天骄护甲,不止能防御,还能提高在水中移动的体术,跟空中移动一样。

  两位监事听乐了。

  “天阶水行衣?你还真敢要!”

  “我们自己都没有,你一个外地监捕还想要?”

  萧白板着脸,只得搬出伶舟月的恶名。

  “这次任务,我是和伶舟月一起来的,没有高阶水行衣,小心她发疯拆了这座浮岛。”

  二人眉头一皱,仔细检查执行任务的监捕,确实有伶舟月的名字。

  确实听过这个女人的凶名,但二人也没有怂。

  “我们浮岛城的监道使,可是八大世家的呼延卓大人,还怕你个疯女人不成?”

  听到伶舟月的名字,一位元婴巅峰修为的高阶监事来了。

  这是个人高马大、皮肤黝黑的女汉子,虎背熊腰,模样彪悍的很。

  “伶舟月在哪?”

  她看了眼萧白,又仔细检查了拿任务公文。

  看到伶舟月的名字时,眼前一亮。

  萧白心想,看这女人造型,大概是伶舟月的铁粉……

  “伶舟月呢?”

  “在后面,马上来!”

  “你随我来。”

  旋即,彪悍女子将萧白引荐去了监道宫顶层公务房。

  见到了本地监道使,呼延卓。

  呼延卓是个合体境老者,其真实年纪和牧族长相仿,但五官和气色看起来要年轻很多,是呼延家的长老,地位仅次于族长。

  再一次,萧白被引为座上宾。

  显然,萧白的威名,仅在道盟高层内部传播,阿猫阿狗并不认得他。

  “原来是大名人萧天骄,来了也不提前和本使说一声。”

  这样说着,呼延卓亲自在办公长案前给萧白斟茶。

  萧白接茶,坐在了长案对面。

  “见过呼延前辈。”

  呼延卓上上下下打量起萧白。

  “萧天骄小小年纪便能让全道盟自查细作,敢杀道盟巡察使,还能逃出天魔宗,也是一代人杰,今日一见,气势果然非同凡响。”

  萧白抿了口茶,道:

  “呼延前辈过誉了。”

  呼延卓笑道:
  “萧天骄不必拘谨,虽然贵为八大世家,可南门家早已经堕落了,他们在本部向来唯唯诺诺,在地方却又重拳出击,萧天骄不畏强权,杀的好。”

  “……”

  值得一提的是,萧白听说过,呼延家是八大世家倒数第一,南门家倒数第二,两家素来不合。

  也只有这两个吊车尾家族,积极在地方拓展家族产业。

  呼延卓吹了吹热茶,问:

  “有崖子前辈近来可好?”

  萧白如实道:
  “不太好,总钓不上鱼。”

  呼延卓一愣,半晌才笑道:
  “本使也有一样的烦恼啊,别说钓鱼了,连抓也不好抓……可能有些鱼天生属于广袤的大海,束缚不了的,比如像萧监捕这样的天骄。”

  萧白笑着喝茶,没说什么。

  萧白从牧家的传送阵出发,抵达浮岛城,呼延卓据此推断,此行定与牧家有关系,而伶舟月耽于享受,很可能留在南滨城玩乐。

  这样想着,呼延卓叹息道:
  “那牧秦老狐狸拥兵自重,又靠着卓越的捕鱼技巧,屡屡侵吞道盟渔场,捕猎道盟珍惜海鱼和海鲜,萧天骄可不要被他骗了啊。”

  道盟渔场可还行……

  萧白只道:

  “卑职这次来浮岛城,不关心道盟与牧家的纠纷,只是想调查妖盟分舵,还请呼延前辈赠与两套天阶水行衣,以及帮我这套护甲充灵。”

  说罢,萧白取出了血槽见底的天骄护甲。

  “这个好说。”

  呼延卓爽快答应,又提议道:

  “浮岛城海鱼与深海接壤,凶险万分,本使派一艘巡道船与萧天骄一起去如何?”

  萧白摇了摇头。

  “多谢呼延前辈关心,但这次是秘密的潜伏任务,卑职不想太招摇。”

  “哦……”

  呼延卓若有所思,旋即又问:

  “有妖盟分舵的具体位置吗?”

  萧白:

  “没有,不过有办法找到的。”

  呼延卓:
  “那就好……路上注意安全。”

  茶毕,呼延卓便换刚才的彪悍女监事,给萧白送来了两套天阶水行衣,护甲也充满灵。

  “伶舟月到底什么时候来呀?”

  彪悍女子急切的问。

  “前辈找她有事吗?”

  “我特别喜欢她,想找她组建一个百合协会,从而给道盟施压,将女子与女子结侣写入天元道律。”

  萧白仔细看了眼,这女人其实模样还真不错,就是一身腱子肉太夸张了。

  “哦,实在抱歉……伶舟月已经是我老婆了。”

  彪悍女子脸色一僵,信仰崩塌了。

  手里紧握着萧白的护甲,任他怎么拽也拽不动。

  害的萧白只能驱动共鸣之力,隔空给彪悍女子的宫体来了下,让她体验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才成功取回了护甲。

  ……

  萧白乘莲舟,独自出海了。

  在浮岛城骗水行衣的过程,比萧白想象中要轻松多了。

  身为八大世家的长老,呼延卓的姿态放的太低,也过于套近乎了。

  打开水行衣,萧白以共鸣神识仔细查看。

  果然,水行衣内刻有追踪与定位的灵纹。

  不过,这是道盟出场设置的,方便救人。

  萧白没有立即将其清除掉,免得浮岛城紧张。

  按照定位石指向,黑金雷狱蛟龙此刻位于深海海域了,而且似乎在移动。

  萧白只得全速前进,乘莲舟沿着海面,向东疾速飞行。

  一个时辰后。

  萧白临近深海边缘。

  海水从透明的浅蓝,逐渐变成了深蓝,直至深海近乎黑暗。

  深海、大荒与极地冰原,并称天元大陆的三大生命禁区,据说其面积比灵力覆盖的居住区大多了。

  生命禁区灵力稀薄,却隐藏了致命的上古凶兽,就连合体境的强者,一个人也不敢轻易涉足深海。

  面对漆黑的海面,萧白有点发怵。

  这时,一头足有百丈长的元婴境巨鲸,从莲舟下方缓缓游过,持续了百息之久……

  一阵巨物恐惧症袭来,萧白直觉头皮发麻。

  杀元婴幽冥都没这种感觉。

  毕竟元婴幽冥直接吞了他。

  而且,深渊里太黑了,感觉跟做梦一样,说恐惧吧,还有点幻灭。

  但海洋,是他熟悉的背景。

  在熟悉的背景里,出现了不熟悉的巨物才是最恐怖的。

  一头巨鲸的威压就这么强了,要是遇到雷狱蛟龙还得了?
  萧白先是破坏了水行衣与护甲上的定位灵纹,旋即将二者嵌套在一起,穿在了身上。

  但恐惧感丝毫没有减轻……

  这玩意是心理上的,跟理智无关。

  要说实力,他一拳就能捶烂刚才的元婴巨鲸。

  犹豫了半天,萧白还是没有踏足深海。

  最后,只得施展血月之骨,将一剑狐隔空拽到了莲舟里。

  一剑狐一个趔趄,四仰八叉,将萧白轧在了屁谷下,索性躺着喝酒,撬起了二郎腿。

  “我当你快死了,结果你还没进深海……你可知我正鸿运当头,长这么大还没赢过这么多钱呢!”

  萧白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过来,将她轧在身下:

  “你赢多少了?”

  一剑狐振声道:
  “两千灵石!”

  “……”

  萧白无语了。

  “前前后后小半天过去了,你还鸿运当头,这样才赢了两千灵石?”

  一剑狐头一歪,完全不懂赢了这么多萧白还不满意。

  “两千灵石不少了吧?我这辈子也没赢过这么多钱!”

  萧白松开她,叹道:

  “你这辈子还是少赌钱为好,人家想塞钱给你都塞不过来。”

  一剑狐假装听不懂,直问道:
  “那蛟龙在哪?”

  萧白沉着脸,强作风轻云淡。

  “在深海。”

  一剑狐瞬间懂了,大笑起来。

  “哈哈,原来是害怕才找我,可怜又胆小的孩子,遇到困难就找妈妈……你可真是弱呀!”

  萧白取出水行衣,甩她身上。

  “妈你个头,快穿上水行衣!”

  水行衣?
  一剑狐听过,还是第一次见。

  “弱者才需要穿这玩意……你是弱者吗?”

  萧白无语,这家伙真不要命。

  “我是觉得好看。”

  一剑狐冷笑一声。

  “你要是弱到需要穿水行衣才能来深海狩猎,那最好在百草峰龟缩在玉壶的怀里喝乃,别出门丢人现眼了。”

  气的萧白一手抓在她的匈上。

  “出门我就不能带乃妈了吗?”

  一剑狐一脚踹开萧白,掐着腰,面朝深海,气势如虹道:

  “我不是来保护你的,我是来杀蛟龙的,海洋就是我的主场,你个没长大的恋乃娃!”

  看到她飒然俊逸的风腴身段,萧白忽然想起刚才与那彪悍女子的故事,不禁感慨道:

  “我感觉深海有点危险啊,要不我们提前来一发,以免真的死了,那可就成遗憾了。”

  潋滟眸光微微一动,一剑狐冷哼一声,白了萧白一眼。

  “定位石给我!”

  拿到定位石后,一剑狐二话不说,一跃跳入海中,掀起一道堪比中国女跳水队员压出的涟漪。

  莲舟不适合在水下飞行,萧白只好从空中跟了过去。

  起初,萧白还在怀疑,距离黑金雷狱蛟龙还有点路程,为什么一剑狐要在水下跑呢……

  直到发现,她在海里跑,比在空中御剑还快!
  以潮汐之力,在海中掀起内潮,踏内浪而行。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

  前方的深海上空,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萧白知道,越来越靠近黑金雷狱蛟龙了。

  进入暴风雨中,雷压太大,萧白被迫撤去莲舟,入海游走。

  海中反而安静一些。

  萧白穿着水行衣,起初,还能勉强跟上一剑狐的踏浪速度。

  一剑狐感觉受到了侮辱,便马上提速,很快就甩开了萧白。

  突然,定位石上的蛟龙位置,消失了。

  一剑狐以为自己鱼子酒喝多了,马上取出竹叶青,痛饮一壶,这才清醒许多。

  黑金雷狱蛟龙的定位,确实是消失了!

  萧白也遥感发现了这一情况,知晓雷狱蛟龙就在附近!
  因为距离不远,便用纳戒告诉她。

  “你别动,等我过来!”

  一剑狐知道机不可失。

  “别动鱼就跑了蠢材!”

  话毕,一剑狐立即引动内卷潮汐。

  制造漩涡,试图强行将蛟龙卷来。

  正在这时!

  一道水下黑影趁着漩涡扩散之际,从海底疾速冲了上来。

  悄无声息的近身,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了一剑狐!

  ——是黑金雷狱蛟龙!

  萧白遥感看到了蛟龙的模样:漆黑光滑,而且可以拟色,隐息……跟个黑色变色龙一样。

  其胃酸跟硫酸差不多……

  一剑狐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吞进了蛟龙的食道。

  她连忙打开血月空间门,身形一闪扑在萧白身上。

  动作娴熟,严肃的问:
  “水行衣在哪?也给我来一套。”

  萧白无语,惊魂未定,又想笑。

  算她反应够快,真接触到胃酸,不死也得脱层骨。

  他在水中张开了一层球形气罩,横抱起了一剑狐。

  再次取出水行衣,掀开她下身的衣摆,从下往上,将水行衣套在她腰上。

  水行衣一接触丹田外的皮肤,瞬间张开防水阵法。

  意识到蛟龙危险性的萧白,手抚着一剑狐平坦糅韧的小腹,再次建议道:
  “现在知道深海的危险了吧?要不要提前做点爱做的事情,免得以处女之身葬死在海中。”

  一剑狐冷哼一声,只仰首吨吨狂饮着,压一压惊。

  随即躺平,长睫微撬,一双潋滟眸光直盯着萧白:

  “你要有心情,随你折腾。”

  萧白摇了摇头,笑着给她穿好了衣服。

  “我开玩笑的。”

  “动物之所以不能像人类那样随时都可以发青交佩,是因为他们时刻处于危险中,现在,我们就是深海上的两头动物……还是两只可怜的蝼蚁。”

  一剑狐若有所思,似有所悟,仿佛在认真琢磨着什么。

  随后,为了减小海水阻力,二人合抱在一起踏浪疾行。

  至蛟龙出现的位置时,暴雨已经消停了。

  连一剑狐刚才制造的漩涡也不见了……

  周围鸦雀无声,静的可怕。

  萧白看了眼定位石。

  距离远的时候,能清晰看到蛟龙的位置。

  近了受其灵压干扰,反而看不见了。

  萧白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如果刚才被吞的人是我,我绝不会逃出来,直接给蛟龙开场剖肚,从胃袋杀到丹田,非给它撬一块丹壁回来不可!”

  一剑狐摇了摇头,真遇到危险,她也不傻。

  “蛟龙胃酸腐蚀性太强了,连我都扛不住,更别提你了……”

  萧白叹道:

  “你看,雷狱蛟龙被你的空间门吓到了,不敢再冒头了。”

  一剑狐四下看了看。

  “虽然我的神识被严重阻隔,但我有预感,它还在附近。”

  萧白也试了下神识。

  结果,连共鸣神识在海底竟也传不了太远。

  十几里就是极限了。

  显然,这头黑金雷狱蛟龙是个隐息强者,释放了阻隔神识的混沌灵压。

  方圆十几里内,他并没有看到蛟龙的身影。

  由此看来,蛟龙确实是逃了……

  尽管它比萧白和一剑狐加起来还强的多,但遇到未知的事物,动物会本能的恐惧。

  一剑狐被萧白报在怀里,想着萧白刚才说的话,忽然出了个馊主意。

  “你不是说想进蛟龙肚子吗?我们在海里双休,它也许就会再偷袭。”

  不愧是你!

  要不是见蛟龙跑远了,他高低得试她一试。

  萧白笑着摸摸她清秀的狗头:
  “也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我不想做快乐的事情被人或畜牲看到。”

  旋即,他掌心一震,在海里施展共鸣剑气!
  喷薄的剑气宛如球形涟漪,瞬间扩散开来。

  一波跟着一波,推的越来越远……

  方圆百余里,都有着极其微弱的剑气神识。

  萧白拿共鸣剑气当共鸣神识。

  隐约看到了雷狱蛟龙的位置……

  好家伙,体型超过一里长了!
  与此同时,萧白还看到,一头光芒四射的海兽,像炮弹一样冲向雷狱蛟龙!
  等等……不是海兽,而是一头婴象包裹的……

  牛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