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模拟时代 > 第171章 灵婴大圣

第171章 灵婴大圣

2022-07-01 作者: 仙鹤白
  第171章 灵婴大圣
  “孩子们,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是谁的惨叫?”

  接应到那群青年后,见没有少人,一群村民不禁显得很是疑惑。

  “是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刚才被杀了。”

  一名青年心有余悸地说道。

  对于青年口中的‘那些东西’,不用多说,在场众人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不过听说那些东西竟然被杀了。

  一个个脸上还是禁不住露出浓浓的惊色。

  “什么?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邪祟之物在塔塔村的村民看来,根本不是凡人可以应对的存在。

  再看眼前这群青年,一个个跟丢了魂似的。

  明显被吓得不轻,那又是谁能杀了那些东西呢?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在赶来之前,都听说了山里狐仙的事情。

  现在听说那些东西居然被杀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位狐仙。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是圣婴大王,圣婴大王救了我们!”

  提起‘圣婴大王’,一群青年个个面色潮红。

  眼中除了激动,却是还有着一丝崇拜之意。

  “圣婴大王?”

  村民们顿时疑惑起来。

  有的是完全不清楚情况,有的则是在疑惑他们所说的圣婴大王到底是谁。

  难道救他们的不应该是狐仙大人吗?
  人群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站出来道:

  “你们说的,可是一个婴儿模样的魂灵?”

  “对对对,他身上充满圣光,而且特别厉害!”

  “是啊,那些东西来袭击我们的时候,他挥挥手就把它们解决了!”

  见除了自己这帮人,居然还有人知道圣婴大王,一群青年更是亢奋无比的描述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其余人皆是一脸疑惑。

  方才过来时听说有个狐仙,怎么现在又多出来个圣婴大王了?

  “刘叔你怎么知道圣婴大王的?难道伱也见过他?”

  一群青年和村民们,全都转头看着那刘姓中年。

  刘姓中年看了一眼众人,低声道:
  “早前我就和你们说过我在山里碰到的事情,但是你们都不信我。”

  “我之前进山打柴碰到那些东西,就是被一个婴儿的魂灵给救了。”

  “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某个寄宿在附近的圣灵吧。”

  世间生灵千千万。

  只有极少部分超脱凡俗,洗净铅华的纯净生灵,才能被冠以圣灵这个称呼。

  所有圣灵都心怀慈悲,会为世人带来福泽。

  “圣灵?难道我们塔塔村也诞生圣灵了?”

  一群村民开始激动起来。

  如果那刘姓中年和那些青年没有撒谎,那按照他们所说,救他们的存在,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圣灵。

  毕竟一般的游魂,别说是从恶鬼手中救人,不杀人的,都已经极其难得。

  “对了,圣婴大王送我们出来的时候,还跟我们说了些话。”

  一个青年突然想起之前那位圣婴大王的告诫。

  “什么话?”

  村民们纷纷转头看向他。

  “他说最近这山里不太平,叫我们先不要进山了,还让我们马上离开。”

  “什么?那你怎么现在才说!”

  听到青年的话,一群村民差点直接跳了起来。

  现在可是所有人都确认了,山里有脏东西存在啊!

  既然圣婴都说让他们赶紧离开,那岂不是证明随时可能碰到那些东西?
  “快快快,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群人不敢再逗留,连忙动身,往山下奔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诡魅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众人后方。

  妖气浓郁,已经显化为实质雾流。

  裹挟在一团粉红色雾气之下,极速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妖孽看脚!”

  一声暴喝响起,紧接着就看到一个金色光团,以闪电之势,迅速撞击向那团粉红色雾气。

  “嘭!”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一股剧烈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令周遭荆棘和树木都剧烈晃动。

  “怎么回事?”

  正在前方的村民感受到异动,当即吓得蹲伏在地。

  一个个都惊慌的回过头,看向身后异动的来源。

  此刻。

  只见着有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左边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半透明灵体,婴儿模样,浑身笼罩在圣洁的光辉下,显得纯净而神圣。

  右边是一个长有毛绒耳朵和尾巴的漂亮女子,她身形婀娜,肌如羊脂,一举一动间都散发着妩媚之意,美得惊心动魄,令人迷醉。

  “圣婴大王!”

  “狐仙大人!”

  人群中爆发出两道惊呼声。

  不少见过两者的村民都是激动得站了起来。

  “嗯?”

  看到人群的反应,婴儿灵体不由疑惑的看向对面狐妖。

  这婴儿灵体就是林七夜。

  他刚布置完监控报警的阵法,就撞见一只狐妖朝那群村民追过去。

  于是连忙跟上阻拦,也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林七夜有些纳闷。

  他本以为这狐妖是要伤害那些村民。

  但没想到,好些个村民在看到狐妖的时候,竟然叫她狐仙大人?

  而且其中几人甚至跪伏在地,显得崇敬无比。

  ‘我靠,这山里到底有多少妖魔鬼怪?怎么又冒出来个狐妖了?’

  林七夜心中嘀咕,紧紧盯着眼前狐妖。

  村民们也被眼前的状况搞得有些发懵,一个个目光都在林七夜和狐妖身上来回打转。

  谁也不敢做出什么冒犯的举动。

  或是跪在地上,或是僵在原地。

  就在气氛陷入沉寂之时,狐妖突然有了动作。

  林七夜警惕起来。

  只见那狐妖微微一笑,转过身正面对着林七夜。

  忽然就单膝跪地,恭敬地道:

  “拜见圣婴大人!”

  嗯???
  林七夜瞪着眼,一脸懵逼。

  这什么情况?
  你谁啊你?

  我跟你很熟吗?

  林七夜被狐妖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那群村民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

  愣了一下之后,便连忙跪下,朝着林七夜拜伏。

  “拜见圣婴大人!”

  “拜见圣婴大王!”

  成年人和青年群体分成了两道呼喊声。

  林七夜彻底傻眼。

  等等,这什么鬼?

  难道我失忆了?

  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还有这身份?

  这时,狐妖突然转头看向那群跪拜的村民。

  她微微抬手,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那群村民送到山脚之下。

  “近来山中有食人大妖出现,你们切莫再擅自闯入,圣婴大人与我,会想办法解决此事。”

  仙音传入众人耳中。

  一群村民纷纷啧啧称奇,激动无比地再次朝着圣王山一阵跪拜。

  “果然!这山中果然有狐仙!”

  “还有圣灵!那狐仙都叫他圣婴大人,似乎是侍奉他的仆从啊!”

  “哇!想不到我们塔塔村竟有圣灵守护!万岁!”

  “万岁!”

  塔塔村的村民们疯狂了。

  他们没想到这山中竟然真的有圣灵存在,而且还是一个有狐仙侍奉的强大圣灵!
  所有人欣喜若狂,似乎已经看到他们的村子,未来在圣灵的福泽和庇护之下,蒸蒸日上的光景。

  圣王山上。

  林七夜看着狐妖将村民们送下大山,眉头都快要拧成一团。

  他冷眼看着狐妖。

  虽然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他却是有种被人玩弄的感觉。

  “我觉得你有必要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林七夜漂浮在空中,一张小脸上满是严肃。

  落到狐妖的眼中,却是惹得她娇笑连连。

  “真是好可爱的小家伙!”

  狐妖掩着嘴,毫无意识的展露着无尽的媚意。

  林七夜眉头微皱,浑身气息猛然爆发。

  一股能量激流散出,瞬间就让方圆百米内的空气都微微凝滞。

  “我不想再问第二遍。”

  林七夜感觉得出来,这狐妖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不管她是否有恶意,林七夜都绝不会容许出现自己无法掌控,被人玩弄的局面出现。

  看到林七夜有些恼怒,狐妖也是面色一僵。

  刚才林七夜爆发气场的时候,她竟然感受一丝威胁,令她心头都禁不住跳了一下。

  “你别激动,我没有恶意。”

  狐妖略微正色起来。

  她收敛情绪,脸上没再露出丝毫波澜,妩媚之意也变得淡薄几分。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孤月,是这圣王山的前主人。”

  林七夜盯着孤月,同样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那肥嘟嘟的脸蛋,看上去怎么都非常惹人喜爱。

  “圣王山的前主人?什么意思?”

  既然说是前主人,那说明现在这圣王山,已经不是她在做主。

  孤月面色略微有些黯淡的叹息一声。

  “我在这山中潜修数百年,之前突破金丹后期的时候,突然有一头虎妖闯入。”

  “他趁我虚弱偷袭,令我重伤。现在抢了我的洞府,还要挟我将妖丹交出,听命与他。”

  闻言,林七夜眼中光芒闪动。

  看来这山里果然是有一头虎妖。

  “你说你现在听命与他,那之前袭击村民的事也是受他指使?还有这山中阵法,都是谁布下的?”

  对于孤月,林七夜可不敢太过相信。

  孤月抬起头看着林七夜。

  “袭击村民的事,并非是我所为,都是那虎妖指使手下伥鬼所做。”

  “至于阵法……那些的确是我布下的。”

  “哼,你倒是摘得干净。”

  林七夜言语中满是讥讽。

  他之前进山的时候,先是被监视,然后又跟那群入山的青年一起陷入困阵当中。

  若不是他精通阵法,恐怕这会儿都还被困在其中。

  而那些青年,更是说不定就得被后面赶来的伥鬼给啃食。

  孤月似乎也知道林七夜在暗讽什么,一双眼睛盯着他,满是诚恳之色。

  “之前窥视你是我不对。不过,我在山中布下困阵,并非是为了坑害村民,而是为了保护他们。”

  林七夜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孤月。

  孤月继续解释道:
  “自从虎妖霸占这圣王山之后,他就一直差遣手下伥鬼出外作恶,夺人血气,供他增长修为。”

  “我曾受高人点拨,也是修的正道之力,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虽然被迫听命于他,但每次外出,我都会监视那些伥鬼,防备它们在山中袭击人类。”

  “那些困阵虽然会让人陷入幻境,但同时也可以屏蔽周围气息,让伥鬼无法发现他们。”

  林七夜陷入沉思。

  孤月的话,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漏洞,一切也十分合理。

  而且她如果真是在这山中住了几百年,要袭击人类的话,应该早就下手了,也不至于会等到现在。

  只是有一点她还没有解释清楚。

  那就是之前,她为什么当着那群村民的面,叫他什么圣婴大人?
  “我姑且信你,但刚才发生的事,你又要怎么解释?”

  孤月微微一笑,妩媚之意再次展露,令周围的花儿,似乎都变得更加娇艳。

  “方才那一切,算是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吧。”

  “礼物?”

  林七夜皱眉。

  “是的,我看你圣气显露,想必修的是升仙大道吧?”

  升仙大道?

  这听起来和单纯的修仙似乎并不相同。

  林七夜一头雾水,他只是修炼了【道藏诀】和【仙魂神识】。

  至于那什么升仙大道,完全是一无所知。

  见林七夜没有否认,孤月接着说道:

  “升仙大道需要累积功德之力,只有获得足够的功德,方才有升仙封神的机会。”

  “我在塔塔村也算是播下了一些名望的种子。方才我拜你为主,那群村民自然会当你是山中圣灵。日后必将把你供奉起来,只要你稍稍做些好事,便可获得源源不断的功德。”

  听完这番话,林七夜大概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

  所谓升仙大道,应该也是一种修炼的方式。

  只不过不同于寻常修仙,升仙大道需要的是人类供奉,只有做好事,让人类愿意奉上香火,获得功德之力,方才有机会得道成仙。

  但孤月恐怕怎么也想不到。

  林七夜身上那所谓的圣气,根本不是依靠功德得来,而是【道藏诀】自然产生出来的先天之气。

  两者或许非常相似,但绝不是同一种产物。

  先天之气是完全由自己所掌控,不受外人支配。

  但圣气却受到功德的影响。

  如果做了坏事,导致香火减少,功德就会丢失,圣气也会同样衰减消退,从而对实力造成严重影响。

  这就像是神话故事中那些神仙,受到天条惩罚后,被移除神庙,失去香火供奉,最终落得连个小妖都不如的地步。

  “我看你入道应该还不过十年吧,能有如此深厚的功德,显然是做了不少善事。如今再加上塔塔村的供奉,想必你很快就可以突破到金丹后期。”

  入道十年?

  林七夜眉头一挑,并没有说什么。

  他总觉得这狐妖好像在算计他,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她,自己才修炼了几个月而已。

  “你平白送我这么‘大’的礼物,我可受不起啊。”

  林七夜一脸戏谑之色,根本没有将那所谓的礼物放在眼里。

  开玩笑,依照狐妖的算法,十年积攒的功德,才仅仅够得上金丹中期的修为,那种东西对他而言,就算是白送,也根本屁用没有!
  孤月并没有意识到林七夜的不屑,反而是话锋一转,说道:

  “其实,这也不算是白送,有个忙,我想请你帮一下。”

  “请我帮忙?”

  林七夜淡淡的看着孤月,想也不想的道:
  “抱歉,没兴趣。”

  “没……没兴趣?”

  孤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七夜,旋即便脸色难看地道:
  “我可是送了你一份大礼!难道你不懂知恩图报吗!”

  “我求你送了?”

  林七夜飘在空中,一双肥嘟嘟的手臂抱在胸前,呛声道。

  “你!”

  孤月气得跺脚,指着林七夜咬牙切齿。

  但很快她又冷静下来,换上那副媚人心神的绝美笑颜。

  “小哥哥,你就帮帮人家嘛!”

  一声酥到骨子里的撒娇声,顿时就让林七夜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孤月竟媚态尽显的朝着他靠拢,修长的玉指从他Q弹的脸蛋上划过,芬芳的吐息拂过他的脸颊,令人迷醉失神。

  林七夜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玛德!狐狸精迷惑人的本事,果然不是盖的!
  他眼神一凛,精神力弥散开来,顿时就将侵入识海的魅惑驱逐出去。

  “小姐姐,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要告你勾引未成年婴儿了。”

  林七夜一脸玩味的看着,正施展魅惑法术的孤月。

  孤月顿时被打断施法,整个人抚动身姿,正好将胸脯停在林七夜的脸蛋处,就那般僵住。

  两人四目相对。

  不过林七夜的视线却是被挡住了大半。

  没办法,真是太大了,他就算昂起头,也无法跳过那份丰润。

  注意到林七夜嘴角的那抹弧度,孤月顿时面红耳赤。

  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猛地弹到十几米开外。

  林七夜飘在空中,双手枕在后脑勺上,故意摆出一脸遗憾地道:
  “你这也不行啊,就这点觉悟也想勾引我,瞧不起谁呢?”

  孤月脸色涨红。

  她本来是想通过媚术让林七夜臣服。

  可没想到他居然轻轻松松就将之破解,甚至还反过来调戏自己!
  这简直……简直不可容忍!
  “你混蛋!”

  孤月气得不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仿佛要将林七夜抽筋扒皮,食髓吃肉一般。

  “喂喂喂,咱说话可得凭良心好吧。”

  林七夜摊开手一副很是无辜的模样。

  “刚才可是你在勾引我,我这纯洁的心灵和身子,差点就被你玷污了,你居然还倒打一耙,怪起我来了?”

  “你!你!你!”

  孤月只感觉肺都快要被气炸。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偏偏那家伙说得好像还很有道理,让她根本没办法反驳。

  “你什么你,小小狐妖也想算计我?再回去修炼几百年吧。”

  林七夜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孤月咬了咬牙,跺着脚道:

  “你都不问问我是想请你帮什么忙吗?”

  林七夜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在孤月说出想请他帮忙的时候,他就猜到,对方应该是想要请他帮忙去对付山里那个虎妖。

  可林七夜扫了一下孤月的修为,是金丹后期。

  既然她都不是那虎妖的对手,说明后者实力肯定至少也在元婴期。

  林七夜虽然自信,但他可不傻。

  现在他只是修炼了精神力,以及积攒了一些先天之气。

  对付一般邪物,还勉强能够克制,但对付妖怪这种血肉生灵。

  那可是半点克制能力都没有,只能依靠修为与之硬拼,拼不过就得彻底完蛋。

  以他金丹中期的修为去跟元婴期虎妖硬拼,那就是纯纯的找死。

  看到林七夜半点面色都不给,孤月心中委屈到了极点。

  她好不容易积蓄力量,攒够修为准备突破。

  可没想到中途不知哪里冒出来个虎妖。

  抢了她的洞府不说,还趁她重伤,威胁她交出妖丹。

  从此受到限制,被迫听从那虎妖的命令。

  而前些天在山里巡视,好不容易看到林七夜这个新冒头的金丹中期。

  本以为联合他,就算是有一丝希望。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都将塔塔村的功德送给他了,他居然还毫不犹豫的拒绝。

  一切希望尽皆破碎。

  等到那虎妖彻底吸收那件天材地宝,他的实力恐怕将会更加恐怖。

  自己也就彻底没办法再摆脱他的控制了。

  一时间,越想越是委屈,越想越是难受。

  孤月竟蹲在地上直接哭了起来。

  “呜……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欺负我,都欺负我……”

  哭声凄凄,令人心碎。

  林七夜还没走出去几步,听到这哭声,心头也不禁软了下来。

  他叹息一声。

  “唉,我这人就是听不得女人哭。看来这毛病什么时候得改改了。”

  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便转身朝着孤月飘了过去。

  “别哭了。”

  他飘到孤月身前,虽然是站着,但正好与蹲下的孤月差不多高。

  “呜……你走开!”

  孤月泪珠止不住的滚落,显然是真的伤心了。

  林七夜看着哭得跟个几百岁的孩子一样的孤月,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之前孤月送那些村民下山,以及后面说送自己礼物的时候。

  都是一副仙气飘飘模样。

  虽然妩媚之意显露,但更多的却是圣洁与纯真。

  看似矛盾的气质,却又实实在在的出现在她身上。

  林七夜知道,她身上那份妩媚,或许是出自她所修炼的法术。

  而她的本性则是跟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相差不多。

  想到这些,林七夜心中更是莫名有些心疼起她。

  他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摸了摸孤月的脑袋。

  “别哭了,我会帮你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