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模拟时代 > 第168章 怨气太重的林七夜!超度与被超度!

第168章 怨气太重的林七夜!超度与被超度!

2022-06-28 作者: 仙鹤白
  第168章 怨气太重的林七夜!超度与被超度!
  明月当头。

  林七夜盘膝坐在皓月下,不断吸收着精纯的星月之力,抵抗怨念的侵蚀。

  他仍旧处在当初溺亡的河边,没有办法脱离太远。

  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他现在的状态应该叫做水鬼缚灵。

  “力量太弱,必须得尽快壮大神魂,摆脱这怨力的束缚才行。要不然一直被困在这里,迟早都得被怨力侵蚀。”

  林七夜双眼迸发出一道银色光芒,瞬间将缠绕在周身的黑色雾气湮灭。

  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摧灭侵袭的怨念。

  从转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天,每天晚上,都会有新的怨念滋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怨念明显也越来越强大。

  “还好我能够修炼仙魂神识,否则第二天的时候,恐怕就彻底扛不住这怨念了。”

  林七夜心中发沉,继续吸纳着天地能量,来壮大自己的神魂。

  与此同时。

  河道上游。

  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晃动着沿河岸下来。

  “耀儿!耀儿你在哪儿啊!呜……”

  一名妇人一边在河面上搜寻,一面呜咽着呼喊。

  “嫂子,你别急,耀儿会水,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啊嫂子,你放心,我们一定找到他!”

  周围几个青年出声安慰,同时朝着周遭其余人大声喊道:
  “都快点!把速度都给我提起来!一定要找仔细了!”

  “是!”

  “耀少爷!”

  “耀少爷!”

  足足几十号人,举着火把在河岸边仔细搜寻。

  喊声传到千米开外,将正在吸收能量的林七夜惊醒过来。

  “嗯?”

  林七夜皱起眉头,停止了修炼。

  “有人?这大半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跑出来?”

  这还是林七夜从那天被抛弃之后,第一次看到人类,而且一下就看到几十个。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冒着幽光,半透明的身躯,略微沉吟。

  “也不知道我现在的状态会不会被看到,还是躲一下好了。新生的水鬼,不便和生灵打交道,若是被强者看到,贸然出手,就尴尬了。”

  这么想着,林七夜便收敛气息,靠着一堆杂草渐渐变得彻底透明。

  “咕噜咕噜!”

  就在这时,靠近河岸的水中突然传来一阵灌水的响动。

  林七夜眉头微微皱起。

  这些天他不断强化自己的神魂,精神力也已经有所长进。

  可他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水中的响动,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的。

  “哗哗哗!”

  又是一阵水波的荡漾声响起。

  林七夜心中一凛。

  听这声响,好像是有什么生物溺水了,在水中挣扎!

  他这一世,就是溺水而亡,对于整个过程,以及那种感觉,可谓是熟悉无比。

  看了一眼正在朝这边搜寻而来的一群村民,林七夜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朝河边飘去。

  “看来那些人要找的对象,应该就在这儿了。”

  人群一直在呼喊着一个名字,明显就是在找人。

  虽然这不关林七夜的事情,但这好歹是一条生命。

  而且他本身也是溺亡在此,对于有类似遭遇的人,心中还是有些同情的。

  “咕噜噜!”

  水中的挣扎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咕噜噜的冒泡声。

  “不好!”

  林七夜一个闪身,迅速出现在那声响传来的方位。

  尽管天色很暗,但借着精神力和本就是鬼魂的优势,丝毫也不影响他的视线。

  “噗通!”

  他一头扎入水中,探手便抓住了一条巨大的手臂。

  当然,这个巨大也只是相对于他而言。

  他猛地发力,呼啦一下便提着一道人影冲出水面。

  等到将人甩到岸边,他这才看清,被他救起的是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

  看上去约莫有十来岁左右,可再往下一看竟是发现,那少年的身高居然呈现出一个奇怪的比例。

  他的下身一团漆黑,足足比上身大了一倍左右。

  “这……”

  林七夜一脸疑惑。

  上前仔细瞧了瞧,发现被他救起的似乎不只是一个人。

  在那少年的身下,还有一个黑漆漆的身影。

  他正紧紧抓着少年的小腿,蜷缩成一团。

  似乎还有些意识,不住地颤抖着。

  林七夜摇了摇头。

  “真是俩熊孩子,大半夜还能跑出来溺水……”

  在他看来,这应该是两个半夜溜出来玩的熊孩子。

  他飘到近前,准备先将两个‘熊孩子’分开。

  可就在他抓住那少年身下黑影的手臂之时,那黑影突然猛地转头。

  一张肿胀腐烂的面孔,顿时就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赤红怨毒的眼珠,死死凝视着他。

  一个眼球甚至似乎因为瞪得过于用力,当场就顺着那张满是烂肉的脸颊滚落下来。

  “靠!”

  “大半夜伱瞅你马呢,给老子滚。”

  林七夜冷漠呵斥了一句。

  “奶奶的,我现在也是一只水鬼,你吓你马!”

  林七夜心中有怒火。

  随即便严肃地审视起,不远处那个面容恐怖的家伙。

  “你是个什么东西?”

  林七夜警惕着上前。

  他现在虽然看起只是一个婴儿之躯,但神魂强度,却比很多孤魂野鬼强上太多。

  “咯……”

  趴在少年身旁的黑影转头盯着林七夜。

  喉咙里发出类似于贞子怪叫的咯咯声。

  林七夜听得有些发毛。

  他虽然杀过不少邪魔。

  但那些好歹还能算是生物,跟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看来是没办法沟通啊。”

  林七夜撸了一把肥嘟嘟的手臂,做出一副要干架的阵势。

  “咯……”

  黑影依旧咯咯的低吼着,它探出双臂,缓缓朝着林七夜走去。

  身上逐渐有阵阵黑雾开始往外弥散。

  见此情形,林七夜面色微变。

  “好重的怨气!”

  他终于意识到,眼前这家伙,竟然跟他一样,也是一个溺死的水鬼!

  不过与他不同的是,对方已经彻底被怨念侵蚀,完全失去神智,只剩下杀戮的意念。

  林七夜看着那张腐烂可怖的脸颊,心中一阵恶寒。

  要是让他变成那副模样,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长得丑,大半夜的就不要出来吓人好不好?”

  林七夜啐了一口不存在的唾沫在手心,搓了搓手,就要上去超度那家伙。

  以他现在的神魂强度,再加上今晚吸收的星月之力,要收拾一只小水鬼,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咯……”

  水鬼对林七夜的举止没有丝毫反应,依旧低吼着朝他挪动而去。

  可就在下一秒,它缓慢挪动的身躯突然暴起。

  竟然迅如闪电般,极速冲向了林七夜。

  “找死!”

  见对方还知道耍阴招,林七夜冷笑一声。

  他不闪不避,高高举起肥嘟嘟的右臂,猛地跃上半空。

  在水鬼冲到他身前,快要撞到一起之时。

  他呼地将右臂劈下。

  嘭!
  一声闷响,肥嘟嘟的手臂轰然落在水鬼的脑门之上。

  当场就劈得它七荤八素,脚步踉跄。

  只是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几步,便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无量那个阿弥陀佛,同是天涯沦落鬼,就让我来超度你好了。”

  林七夜有些替那个被怨念侵蚀水鬼感到可悲。

  刚要上前将其了结,搜寻的人群便举着火把来到了附近。

  “快看那边!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

  有人发现了林七夜所在,一群人立刻就着急忙慌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林七夜连忙闪身,拎着那被他打得失去意识的水鬼,躲进杂草堆中。

  没办法,他无法确定这里的人能不能看见他的存在。

  所以只能是尽量避免接触,免得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是耀少爷!”

  人群赶到。

  冲在前面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躺在草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少年。

  “还有呼吸,快看看他喉咙里有没有异物!”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对其进行救治之后,少年总算清醒过来。

  “耀儿!耀儿!你可真是吓死为娘了!”

  随行的妇人上前一把将那少年搂入怀中,忍不住低声抽泣。

  “娘……”

  少年显得很是虚弱,神情略微有些恍惚地看了看围在周边的人群。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妇人抱着少年的脑袋,温柔的安抚着他。

  周围的人群放松下来后,却是看着地面的痕迹,露出疑惑之色。

  “耀少爷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才看到一道人影,是不是有人救了他?”

  “应该是,这边还有些痕迹,少爷应该是在这里被救起的。”

  “可救他的人去哪儿了?他为什么不露面?”

  “算了吧,你们管那么多干嘛,少爷没事不就行了吗?”

  对于这位少爷是被谁救起的事情。

  众人现场只是稍微议论了几句,便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不过回到村子,消息一传开,还是免不了有人谈论。

  而那个被救起的少年,却在这时说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动容事情。

  那就是,他看到鬼了!
  “听说了吗?王大善人家的孩子,昨天晚上到河边尿尿,被水鬼拖进河里去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好像那孩子还说,后来他是被一个婴儿救起来的!”

  “我去,有这么玄乎吗?别是他发梦,自己掉河里了吧?”

  “我看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昨晚搞得鸡飞狗跳,几十号人过去,都没人说得清到底是谁救了那孩子……”

  村民们议论议论纷纷。

  不到半天时间,塔塔村内的近千户人家,全都知道王大善人家的独子,撞见了水鬼,而且还被另一个婴儿鬼魂给救了。

  王家大院。

  此刻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动作都麻利点,赶紧按照大师说的,赶紧把东西都拿上来!”

  管家催促下人,不断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搬进小院。

  有古玩书画,贵重瓷器,也有钱粮物资,和日常用品。

  “大师,您说的这些东西,全都在这里了。”

  王家家主诚惶诚恐的朝一名身着袈裟的肥胖和尚施礼道。

  “阿弥陀佛。王施主,这些东西全都沾染恶果,是它们导致了你儿子撞见邪祟。把这些都交给贫僧处理吧,不然还会有更多人要遭受这些邪物的危害!”

  肥胖和尚指了指院里的一大堆东西,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啊?这这这……那,那有劳大师了。”

  听了和尚的话,王家家主顿时有些慌神。

  他连忙指挥下人,将所有东西都搬上一辆马车。

  同时转头看向肥胖和尚道:
  “大师,是不是只要把这些东西处理了,咱们村子里的脏东西就会消失了?”

  “嗯,不错,待贫僧把这些东西带出去做一场法事,自然就可化解你们的灾难。”

  肥胖和尚一脸正气的模样。

  “真是多谢大师了!”

  王家家主感激涕零,又连忙朝他躬身施礼。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净化这世间邪恶,本就是我佛门之职,王施主不必如此多礼。”

  肥胖和尚双手合十。

  见东西都已经装上马车,便转头和王家家主告别,准备离开。

  围观的人群堵在王家门口,有人低声议论。

  “这和尚不会是骗人的吧?那些东西可值不少钱呢,他就这么带走了?”

  “是啊,王家主心地善良,恐怕多半是要被他给骗了。”

  这王家家主是塔塔村出了名的大善人,家里钱粮无数。

  据传祖上曾是富甲一方的豪绅,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厌倦了商场算计别人的生活。

  所以才来到这塔塔村,过起了退隐的生活。

  塔塔村的村民,或多或少都受过王家的恩惠,所以对王家家主也是非常尊敬。

  现在看到他疑似被骗,一些脾气比较火爆的村民,当场就要坐不住上前制止。

  “那边的秃驴,你给我站住!”

  一个魁梧的壮汉走出人群。

  “把东西都留下,你休想欺骗王家主!”

  有人露头,立刻就有不少人附和着跟上。

  “就是,王家主心地善良,我们怎么会容许你欺骗于他!”

  群众开始讨伐,那肥胖和尚却是不为所动。

  只见他毫无畏惧地走到人前,双手合十,朝着那带头的魁梧壮汉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怎会欺骗王家主呢?”

  “哼,看你肥头大耳的模样,平日里肯定没少捞油水!”

  “你骗得了王家主一个,难道还能骗得了在场所有人不成!”

  “对!这附近的寺院我们都去过,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骗子!不能让他走了!”

  村民越聚越多,有的甚至回家把锄头都扛了过来。

  看起来,这和尚今天别说是把东西带走,不挨顿收拾都算便宜他了。

  肥胖和尚仍旧没有半分露怯,反倒是王家家主,脸色铁青,似乎正在被讨伐的人是他一般。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上前道:
  “诸位!”

  “诸位请听我说!”

  王家家主开口,村民们顿时就安静下来。

  “各位乡亲们,这位大师是我从上京请来的,请各位放心,他绝没有欺骗王某!”

  “还请各位让出路来,让大师替咱们村子驱除灾厄!”

  这番话带着恳求的意味。

  对此,一众村民却是更加替王家家主感到不值。

  “王家主,你……”

  “算我王某求各位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任何人家的孩子,跟我儿有一样的遭遇!”

  众人刚要出言劝阻,王家家主便站到人前,郑重地朝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这……”

  看到王家家主态度如此坚决,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无法再多说什么。

  虽然知道这次他很可能会被骗,但就算是被骗,那钱也是人家的,不是他们的。

  他们并没有权利过多干涉。

  “唉,都让开吧。”

  一个长者走出来将众人遣退。

  众人无奈,只得是眼睁睁的看着,那肥胖和尚将满满一大车钱财拉走。

  不过谁有没有注意到的是。

  人群中有一个面色发白,浑身湿哒哒的干瘦青年,正望着那肥胖和尚驾车离去。

  “灵力波动?看不出来那和尚还真有些道行。”

  干瘦青年低语一声,旋即一翻白眼,扑通一下就栽倒地上。

  “诶?小李子,你怎么了?”

  “快来人啊!小李子好像出事了!”

  一声大喊,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那倒下的干瘦青年身上。

  一滩水痕顺着他的身体淌下,渐渐朝着人群外挪动。

  挪至转角阴暗处,水痕忽的腾飞起来,化作一个还未满月的婴儿模样。

  婴儿身躯半透明,体表有着一层淡淡的荧光。

  他,正是林七夜。

  “我去,果然是人鬼殊途啊,才半天他居然就顶不住了。”

  林七夜看着被众人匆忙抬走的干瘦青年,略微愧疚了一秒钟。

  昨晚在那些村民带着王家少爷离开之后。

  他便超度了那个被怨念侵蚀的水鬼。

  或许是与之相关,在那个水鬼被净化之后,束缚着他的怨力,居然消散了大半。

  他也因此可以离开河岸,自由活动。

  本来林七夜是打算先在村子里逛逛,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但没想到刚准备进村的时候,就在村口跟一个干瘦青年撞了个满怀。

  两者一接触,林七夜立刻就感觉像是找到了载体,轻松就将他附身。

  只是没有想到,才附身半天,那干瘦青年就虚得支撑不住。

  甚至都直接迫使林七夜退了出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身上怨念和邪祟之气太重,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若是在人群里待久了,怕是很多人都得害大病!”

  经过一系列的事情,林七夜意识到鬼和人之间是没办法安然相处的。

  至少以他目前的状态,肯定是不能经常在人群里活动。

  “看来还是得先想办法重塑肉身才行。”

  林七夜捏着肉嘟嘟的下巴沉思。

  他手上目前并没有塑造肉身的方法,却是有一套夺舍的秘法。

  “难道只能去夺舍吗?”

  只是想想,林七夜便忍不住摇头。

  以他目前的情况来看,人类的躯体,恐怕没有多少能承受得住他身上的怨气。

  虽然夺舍跟附身有很大区别,并不会对肉体造成那么恐怖的伤害。

  但他可是打算继续修炼的,如果身体素质不够,还要受到怨气的侵蚀,那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阿弥陀佛,小施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林七夜脑中忽然就响起一道佛音。

  “谁!”

  林七夜大吃一惊,猛地回头张望。

  然而周围寂静一片,连半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贫僧受人所托而来,还请小施主到村外槐树下一叙。”

  声音再次在他脑海响起。

  寻不着踪迹,仿佛就是从他脑中发出的一般。

  “是那个胖和尚?”

  林七夜瞳孔微缩,忽然想起刚才在王家院门口看到的那个肥胖和尚。

  “他发现我了?”

  方才他用精神力探查过对方,不过由于他目前的精神力并没有那么强盛。

  只能发现对方身上有很浓郁的灵力波动,并不能确认他实力的具体强度。

  林七夜略微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先去村外的槐树那里看看再说。

  毕竟。

  他反正都已经被对方盯上,而且对方的实力也应该非常可怕。

  若是想对自己下手,这会儿自己恐怕早就被超度了,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呢?
  塔塔村外,一颗十余米高的槐树下。

  林七夜刚漂浮到此,就看到一个胖和尚正在树下打坐。

  在槐树旁,还停着刚才从村里驾出的那辆马车。

  “阿弥陀佛。小施主,贫僧已经恭候多时了。”

  似乎是感应到林七夜的到来,胖和尚缓缓睁开双眼,双手合十,起身朝着林七夜鞠了一躬。

  林七夜不禁有些纳闷,这胖和尚实力不俗,怎么会对他这么客气?
  “咳咳……这位大师,你找我干啥?”

  虽然在村民眼中,这胖和尚肥头大耳,像是个骗子。

  但林七夜可不会以貌度人。

  “阿弥陀佛。小施主,贫僧是受人所托,前来超度你的亡魂……”

  “啥?”

  林七夜被吓了一跳。

  你特么一副慈悲模样的骗我过来,就是为了超度我?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全家啊!
  林七夜转头就要逃走,但还没等他挪出一步,那胖和尚竟然身影一闪,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阿弥陀佛。小施主,你且听贫僧先把话说完。”

  胖和尚语气仍旧是那副不急不缓的状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