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人生副本游戏 > 第510章 我们不会死(超大章求月票)

第510章 我们不会死(超大章求月票)

2022-11-27 作者: 我爱小依
  第510章 我们不会死(超大章求月票)

  “罗德斯先生,这位‘维洛拉号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明亮的会议室内,一个面容苍老,衣着笔挺的褐发男人看着手中的资料,目光看向坐在会议室最上手的头发花白的男人。

  “雷特上校,这是‘维洛拉号主人’的部分情报,”

  坐在罗德斯左侧的一个青年拿出了一张资料纸,递给了老人,

  “依靠我们从研究院获得的情报来看,这位‘维洛拉号主人’自称名叫‘郝毅’,目前我们没有找到他属于任何势力的情报,在之前针对维洛拉号的争夺战中他作为最后的赢家,夺取了B级维洛拉号的控制权。

  “事实上,在这次事件之前,我们得到的情报中,只有他杀死C级超凡者秘法师的情报。

  “这让我们对他的实力产生了错误判断,认为他只是一个很强很聪明的C级,通过维洛拉号内部的某些规则,获得了维洛拉号的控制权。

  “不过,今晚之后,我们或许就要改变一些他的情报记录了。”

  “所以,这个维洛拉号主人在十秒之内杀死了那个B级怪物,他是一位强大的B级?”

  被称为雷特上校的老人扫视了一眼文件中的内容,有些担忧的说道。

  “目前并不能确定,”青年回复道,

  “虽然我们的‘通灵人’能通过某种能力感应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但是他只说了那个异变的怪物可能是B级,并没有说杀死怪物的‘维洛拉号主人’是B级,如果维洛拉号主人借助于某种超凡道具,也是有一定可能能杀死B级的。

  “可惜的是通灵人说出信息之后就陷入了昏迷,他的两个队员也短暂的失去了部分记忆,不然我们或许可以获得更加详细的情报。”

  “暂时按照B级处理吧,能杀死B级,就证明他有B级的实力。”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被称为罗德斯的头发花白的男人缓缓说道,他的语气平静,但是却透露着一种不可置疑的威严。

  “好的,罗德斯先生。”

  青年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异议。

  “雷特上校,请相信我们,月光会保护你和你在帝国的家人,”

  罗德斯扭头看向那个老人雷特,“不过现在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我们需要你属下的宪兵队的鼎力支持,我们资料上给的这些人,都要麻烦伱们安排宪兵队去寻找一下。”

  “这没有问题,我当上这个若丹宪兵队总指挥,就是要为了月光服务的。”

  雷特立刻说道,仿佛随时能上刀山下火海。

  “当然,我们都知道您对月光的忠诚,”罗德斯笑道,缓缓起身伸出手去,“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为月光工作是我的荣耀。”

  两人握了个手,老人便笑着走出了会议室。

  “一条老狗,”

  一个穿着包臀裙的女子从会议室里侧走进来,收拾起了桌面上的资料,“没有拿到您亲口承诺的保护,不肯做一点事情。”

  “我们需要这样的人配合,才能保护组织在若丹的利益。”

  罗德斯缓声道,然后他看向包臀裙女子,“安伦和恩科还有多久到埃伦?”

  “那两位先生已经上了飞机,最迟明天早上就能抵达埃伦。”

  包臀裙女子立刻说道。

  “罗德斯先生,”一旁的青年轻声问道,“之前那两位C级的先生,会不会也是这个维洛拉号主人······”

  “有这个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

  罗德斯摇摇头,“那一天李乐去机场,肯定是要去接研究院的人的,他们大概率死在了研究院来的神秘C级手上。”

  “但是我们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这个神秘C级,”

  青年叹了口气,“研究院外勤部门的几个部长都在外面露过脸,最近这段时间不可能在埃伦。

  “而在这个神秘C级还没有找到的情况下,现在又多了一个维洛拉号主人,不知道这一位B级的目的是不是遗迹通道,如果真的是的话难道我们要去找世界树合作?”

  “唇亡齿寒,”包臀裙女子说道,“在面对B级的情况下,世界树应该会配合我们的,毕竟他们也不想遗迹通道落在研究院手里,或者那位完全不在规则中的维洛拉号主人手里,就是我们可能要让出一部分名额。”

  说到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疑惑的说道,“距离遗迹开启还有好几天,这位维洛拉号主人为什么这么早就要暴露身形?他隐藏起来,最后突然袭击不好吗?”

  这个问题问得她面前的青年一滞,青年也想不到维洛拉号主人这么做的原因。

  “他并不在乎我们联合起来,他这一次行动其实是故意让我们的人看见的,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

  一旁的罗德斯缓缓说道,“‘他来了’”

  在这瞬间,办公室的气氛沉默了下来,他们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阴影笼罩在了整座城市之上,恐怖的压迫感弥漫开来。

  “先安排人调查那个蜕影俱乐部,比起那位恐怖的维洛拉号主人,这种隐藏在我们眼皮子低下的毒蛇更应该受到警惕。”

  罗德斯缓声道。

  “是。”

  青年点头应道。

  ——

  “您的二十五串羊肉串。”

  摊位老板提着塑料袋子,将烤好的羊肉串递了过来。

  “谢谢。”

  何奥接过了羊肉串,掏出一张纸币付了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夜色。

  在他的脑海里,一道道陌生的思绪不断的响起,那是那位黎明C级的表层思绪,这些思绪中布满了‘郝毅’,‘老板’,‘俱乐部’等词语。

  似乎是这一位刚通过某些手段向‘老板’汇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不过除此之外,这一位的思绪中,就没有其他的内容了。

  既没有下一阶段的任务,也没有‘老板’的回应。

  ‘老板’似乎就是安静的听取了汇报,然后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复。

  狡猾的狐狸。

  何奥关闭了超忆,切断了对那位C级思绪的感应,然后从塑料袋里拿了一串羊肉串放在嘴里。

  ‘老板’不可能不对‘郝毅’的出现做出任何反应,毕竟‘郝毅’知道他最深处的秘密。

  他不对那位C级回复的原因,恐怕就是担心这个C级的行踪已经暴露,‘郝毅’是故意放出来钓他的鱼的。

  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老板’很谨慎。

  不过这也在何奥预料之中,他并没有收回放在那个C级身上的标记。

  ‘老板’能调用的C级并不多,能派到若丹来的心腹就更少了,这些人都大概率和老板有比较深的关联,对方也不可能真的闲置一位C级不用,不让这位C级调查有关‘郝毅’的事情,就会给他派去其他的任务。

  而这些任务中,或许就隐藏着有关‘老板’真实身份和藏匿地点的线索。

  水已经被搅混了,接下来就是顺着那些被惊扰的鱼留下的轨迹,去寻找他们的踪迹了。

  不光有‘老板’,还有那个神秘的原始教派。

  那个跳舞的女子虽然是C级,但是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最后依靠神明的力量,才能勉强变成那种在B级边缘的怪物,这样的生命强度是承受不起‘神谕’的。

  但在何奥杀死女子变成的怪物之后,他并没有在附近感应到还有其他人存在。

  并且那位教会领袖真的存在在俱乐部里的话,恐怕不会任由何奥轻易的毁掉俱乐部。

  也就是说那位神秘的原始教会领袖,此刻依旧还藏匿在某个地方。

  当然,对于这一位的身份,何奥也并不是没有线索。

  他走进了一家深夜便利店,买了一个本子和几支铅笔,然后打了辆车,坐在后排,按照记忆中的模样,速写了一副那个女子的画像。

  俱乐部的那个女子本身就是C级,而主世界的C级,也就那么多。

  何奥把这个画像拍了张照,发给了杨德,让杨德帮忙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线索,顺带,他把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大概描述了一下。

  此刻中土那边应该是下午,杨德很快回复了消息。

  杨德:[萝丝,西土莫克共和国人,世界树的成员,她曾在两年前进入过遗迹,那时候她还是D级。]
  杨德:[那次遗迹结束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她的情报,她可能在遗迹中获得了某种机缘,晋升成为了C级。]
  杨德:[从你给出的信息来看,她可能被派遣到若丹成为了情报组织成员。]
  何奥:[她会是世界树在若丹的负责人吗?]
  杨德:[目前从我们的得到的情报来看,世界树在若丹的负责人大概率是那位‘操偶师’,他是世界树的老派C级,实力更强,我们的情报人员再次核对了一下他的行踪,怀疑他可能很早就进入了若丹。]
  所以世界树一直在若丹安排了两位C级吗。

  何奥的思绪快速闪过。

  他之前依照死者一号留下的信息推测,世界树在若丹的总部可能就在埃伦市南城,在那位‘神秘之影’开启降临的时候,世界树的负责人有大概率‘观测’到了对方。

  当时他是按照世界树只有一位C级计算的,现在看来,如果世界树有两位C级,如果当时两个人都在南城的话,他们是否都直接‘观测’到了神明本身?
  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是那个跳舞的女子萝丝,她成为了‘神秘之影’的‘信徒’。

  另一个呢?

  那位更加强大,灵魂也更强的‘操偶师’呢?

  他所受的污染和冲击会比萝丝更小吗?

  刚刚在俱乐部的那场战斗中,月光的人出现了,黎明的人出现了,但是同样在埃伦市经营多年的世界树,却没有一个人出现。

  何奥再次想起死者一号留下的那句‘它来了’。

  所有的‘案件’中,只有死者一号是被追逐的过程中死亡的。

  她似乎一直在逃跑。

  为什么她不向她的组织求救呢?
  除非
  她已经无法向自己的组织求救。

  但是如果整个世界树在埃伦的组织已经完全被污染了,她又为什么会留下那个传递的讯号呢?
  她在提示谁?
  何奥尝试把自己代入死者一号的思维中。

  死者一号从那次神明降临的观测中存活下来了,或许也有和她一样存活下来的人。

  他们曾经以为自己劫后余生,活下来了,但是事实上神明的力量依旧在追逐着他们。

  这‘追逐’的具象化,或许就是那梦中的阴影。

  所以,死者一号在试图留下记号提醒那些还活着的人,告诉他们,他们并没有成功的逃离。

  死亡依旧在追逐着他们。

  而她既然能留下这些信号,证明她知道世界树还有活着的正常人,能看到她的信号。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从研究院得到的情报来看,西土的世界树总部没有针对若丹做出任何的反应,这证明,世界树总部极有可能还不知道若丹分部现在的情况。

  有人一直在向世界树总部传递一个消息。

  一切如常。

  ······
  活下来的人只是少数,大部分人,要么死了,要么被污染了。

  世界树在若丹的核心,或许就是当时‘神秘之影’最开始蔓延力量的地方。

  如果这个推测正确,或许现在的情况比何奥之前预料的还要糟糕一点。

  神秘之影并不是通过随机污染凑成了一个原始教会,而是直接将一个强大的超凡组织分部直接全部都转化成了自己的‘信徒’。

  思绪流转之间,何奥再次给杨德发了一个消息。

  何奥:[杨部,我们有世界树在若丹的分部所在点的有关情报吗?或者有某些世界树若丹分部的核心人员的信息吗?]
  杨德:[我们在若丹的情报网络太弱了,李乐那边或许有线索,你可以问问他。]
  紧接着,杨德又发了一个信息过来。

  杨德:[郝毅出现在了若丹,有出现了那种诡异的怪物,这次的事件必然会升级,月光和世界树可能会联合起来,世界树的B级很有可能会进入若丹,你万事小心,实在不行就立刻离开,我会安排李乐接应你离开。]
  世界树的分部大概率已经没了。

  而取而代之的,是那帮被污染的原始教派,他们可不会愿意有另外的B级进来,打扰他们的仪式。

  不过为了除掉郝毅,他们或许会和月光联合起来。

  但是月光如果知道这帮人是做什么的,会安心和他们合作吗?

  而且,黎明呢?黎明会做什么呢?

  ‘老板’大概率已经来到了埃伦,藏匿在某个地方,他对原始教派的看法是什么呢?

  并不排除月光,原始教派,黎明三方势力因为‘郝毅’而联合起来的可能。

  不过这三方各有自己的利益述求,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原始教派如果成功召唤邪神降临,邪神可不会在乎下面的是不是队友,月光的人大概率都会被污染成为怪物。

  虽然他们不在乎若丹人的死活,但是他们在若丹经营了这么久的利益并不一定舍得放弃。

  而且控制若丹的月光反而是这三方实力最弱的一方,他们没有可以调动的B级,
  这里面就有可以做文章的地方。

  不过还需要更多的情报和线索。

  何奥一边思索,一边给杨德回复了一个,‘好的,谢谢杨部。’

  杨德很快给出了回复。

  杨德:[万事小心,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现在情况复杂,我去联系一下院长,不要担心,研究院是你永远的后盾。]
  何奥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回复了过去,[谢谢]。

  随后何奥退出了聊天界面,给李乐发了个消息,询问了一下他有没有有关世界树的情报。

  这个时候,出租车也抵达了目的地。

  何奥下了车,沿着小巷回到了武馆。

  现在已经时过午夜,武馆内还亮着淡淡的灯光。

  何奥推开门,正好看到坐在院子里双眸紧闭的艾丽菲亚。

  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艾丽菲亚睁开眼睛,快速起身,“何奥师傅,你回来了?”

  “嗯,”何奥伸手关上了门,提了提手里的羊肉串,笑道,“来点夜宵?”

  “好啊。”

  艾丽菲亚也不客气,她回了里屋,拿出来两罐可乐,给了何奥一罐,“我不会喝酒,只有这个了。”

  “这个正好。”

  何奥笑了笑,接过了可乐。

  两人坐在院子里,就着月色星光,吃完了烤串。

  吃饱喝足以后,艾丽菲亚打了个哈欠,和何奥道了个晚安,就回屋睡觉了。

  而何奥则回到房间,把昨天没看完的词典翻完,靠在了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

  无声的寂静笼罩在这个世界。

  何奥从床上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透过屋子里的窗户,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灰蒙蒙的天空掩盖了一切。

  他缓缓起身,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推开屋门,走到了院子里。

  这一次,四周仍旧是无人的安静。

  院子里的长椅孤寂的伫立在那里,蒙上一层灰色的树木宛如石像一般沉默。

  何奥抬起头,向着院子门口看去。

  紧闭的院门此刻被缓缓的推开,老旧的门扉无声的摇摆。

  而在院门外,一个人形的黑影正静静的出现在那里。

  祂手上维持着推门的姿势,抬起头,似乎注视着前方的院落,又似乎在注视着何奥。

  祂的腿微微抬起,仍旧在维持着前进的动作,一半的小腿已经迈过了院门。

  祂在靠近。

  ——

  叮铃铃——

  清脆的手机铃声把何奥从梦中叫醒。

  他回想了下昨晚上的梦境,那个梦境看起来是神明力量追逐的聚现。

  看来那位神秘之影并不准备放过他。

  或者说,祂不愿意放过南城,乃至于这座城市的所有人。

  何奥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出了手机,半眯着眼接通了电话。

  “我们今天接到了很多报案,说是梦中梦到了奇怪诡异的阴影。”

  宪兵队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也做了那个梦。”

  “哦,”何奥朦胧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脸,“是不是一个人形的不断靠近的阴影?”

  “我们没有获得明确的描述,我自己的梦也记不清了,你也做了那个梦?那个阴影如果靠近了会怎么样?”

  宪兵队长迅速问道。

  “没啥大事。”

  何奥打了个哈欠。

  然后他在电话那头松口气的声音里继续说道,“只是会死。”

  宪兵队长:······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有,离开南城一段时间。”

  “这样就不会做那个会死的梦了?”

  “不,这样可能会死的慢一点。”

  “······”

  宪兵队长顿了顿,“所以我们一定会死?”

  何奥走到洗手间,看了一眼镜中的少年,他拿出一个牙刷,开始准备漱口。

  与此同时,他回复了宪兵队长。

  “我们不会死。”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有一种让人发自内心相信的力量。

  放在洗漱台上的手机弹出来一个消息弹窗,是李乐发来的情报文件。

   五千多字,超大章!求个票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