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侠 > 第271章 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第271章 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2022-06-23 作者: 红烧大黑鱼
  第271章 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阴间岂能耕种?死气沉沉,全无生机,尔等必不能成。”

  “何不老老实实于血池修炼,终究能得正果。”

  “往日大能做不到的事情,你们区区几个,还想做到?”

  ……

  各种丧气话时不时传来,然而僧人充耳不闻,只是在石壁前开荒劳作。

  一日劳苦之后,就回石壁休息。

  如此反复,待魏昊已经在阎罗城外打了一个多月,几个僧人形容枯槁,瘦得皮包骨头。

  此时,王上尊者又派人前来蛊惑。

  “那漂母生前是个人瑞,又挽救三千年修为妖王迷途知返,救大巢州百姓有功,你们如何能跟她比?”

  “三位师傅,还是赶紧吃点东西吧。这美味佳肴,难道吃下去不香?是不能饱腹?”

  “看那阳世来的凶人,斗了一月有余,还在破阵厮杀,打得天昏地暗,已经造成阴间多少罪孽?如此凶人,实在是不值得学习参悟啊。”

  诸多使者前来,都是语重心长、推心置腹,好话说了一箩筐,当真是口水横流,奈何几个僧人充耳不闻,饶是美味佳肴就摆在石壁旁边,也是视而不见。

  依然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极为的规律。

  一日,东方传来一声巨响,战事显然又进入到了极为激烈的时期,有个僧人道:“诸位师兄师弟,可还能坚持?”

  原本至此六个僧人,如今已经坐化三人,还剩左中右三个罢了。

  那坐化的三人,化作过往云烟,飘然而去。

  剩下的三个,虽然形容枯槁,却眼神澄澈。

  “我观‘赤侠举人’昼夜不停,战而不懈,其行,可谓‘正’。”

  话音刚落,便见这僧人气韵丰盈,皮肉重新恢复弹性,不多时,竟然已经身后多了一块田地。

  这田地之中,长的皆是稻麦,二者本来不会套在一起,然而稻麦交错,竟然并不让人觉得突兀。

  “噫,正而不邪,谓之道也。”

  双手合十,面带微笑,整个乐园之中的飞禽,顿时舍弃了无数珍稀鲜果,直奔荒凉石碑而来。

  只是到了地头,却不能飞入田地,似有无形的壁障,将它们阻挡在了外面。

  面壁打坐的僧人笑着道:“若想得食,正而不邪。”

  鸟儿们顿时欢快地叫了起来,一个个飞向僧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叫唤道:“师父在上,弟子愿意拜入师父门下,潜心修行,认真听讲,改邪归正……”

  这些鸟儿原本在乐园中无比快活,王上尊者更是待它们不薄,这光景一个个都舍弃安逸,投奔苦难,让尊者勃然大怒。

  他一身佛宝,头戴王冠,赤足立于石碑之巅,俯视下方的禽鸟:“凡食此地稻麦者,逐出极乐园。”

  此言一出,半数鸟儿顿时退却。

  “哼。”

  王上尊者冷哼一声,“地藏王国之中,有鸟王之位十二万九千六百,凡食此地稻麦者,不得封王。”

  此言一出,鸟儿们散了个七七八八,所剩寥寥无几,而且大多弱小。

  “凡食此地稻麦者,不入轮回,永镇阴间。”

  此言一出,弱小的鸟儿都散了个干净,就剩下了小小的一只黄肚儿山雀。

  这鸟儿歪着脑袋,站在僧人肩头,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师父在上,弟子可要拜一拜?”

  “你心里可拜过了呀?”

  僧人笑着问道。

  “拜过了,拜过了。”

  “既然心里拜过了,那就不必在拜。”

  僧人一伸手,摊开掌心,里面多了一支稻穗,一支麦穗,小黄雀落在掌心,问道:“弟子可以吃了么?”

  “伱拜入我门下,是要学什么呀?”

  “弟子只想吃饱饭,这才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

  听得小黄雀如此说话,僧人笑道,“那你去吃吧。”

  “师父不吃么?”

  “为师现在没甚气力……”

  “那我给师父衔一些粮食回来。”

  说罢,那小黄雀扑腾着翅膀,在田里钻来钻去,不多时,果然衔着一把稻麦回来。

  僧人直接将麦穗稻穗撸了下来,就这么塞进嘴里,咀嚼了一会儿,他笑着道:“我门下以‘正’行走,你是个小黄雀,为师给你取名‘悟正’,以‘黄’为姓,如何?”

  “黄悟正?黄悟正?!黄悟正!”

  “哈哈,我也有姓名啦。”

  黄悟正在僧人跟前蹦蹦跳跳,然后梳理着翅膀说道,“师父师父,我以后若是变大了些,便驮着你行走,免得你辛苦。”

  “那你可要多吃多练,否则,可驮不动为师哩。”

  手指挠了挠黄悟正的鸟头,僧人一脸欣慰,“听闻现在大闹地府的‘赤侠举人’,身旁有一头灵犬,甚是厉害,悟正,你便以它为榜样吧。”

  “弟子明白,弟子明白。师父放心,我一定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修炼成那样……”

  小黄雀唧唧喳喳许久,好不快活。

  只是石碑之上的王上尊者见了,气得嘴巴都歪了,他大声呵斥道:“小口黄雀,也敢如此狂妄!”

  “师父师父……”

  黄悟正吓得躲藏起来,但见师父依然慢条斯理地吃东西,顿时也不怕了,钻出来小声问道:“师父,你不怕么?”

  “为师怕尊者,但更怕另外一人。”

  “谁呀?”

  “自己啊。”

  僧人继续吃着自己种的稻麦,面容却起了变化,小黄雀左看右看,总觉得师父跟王上尊者长得越来越像,最后一模一样。

  这把小黄雀吓了一跳,然而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一般。

  “师父怎么跟王上长得一模一样了?”

  “我以自己为师,师尊就是我,我就是师尊……”

  此言一出,整个石碑都矮下去一截,小黄雀懵懵懂懂,显然不曾明白。

  不过自家师父却淡然地给它讲故事,讲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人祖战天斗地的事情,那时候,天地还不是天地,天地只是混沌中很小的一方。

  在天地之外,有诸多先天神灵,它们呼风唤雨、执掌阴阳,要一界光明,那就是一念之间;要一界黑暗,那就是伸手一指。

  直到有个人祖,开天辟地,这才出现了转机。

  小黄雀听得如痴如醉,一边听故事,一边吃东西,如是六天,东方打得天昏地暗,阎罗城动用八百万兵马围攻,小黄雀仿佛没有听到,只是认真听讲,认真吃饱。

  六天过后,原本小小的黄雀,却是有个山羊大小,并不魁伟的僧人坐上去,竟然稳稳当当。

  石碑上尊者见状,顿时焦急,命人将黄雀射杀,然而万箭齐发,却都没有射中,只因三位僧人中的另外一个,他开辟的田地,竟然开出了一片陆地莲花。

  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你飞箭如蝗,也都被一一挡下。

  “师弟,多谢。”

  “净而不染,尘土且不能近,况箭矢乎?”

  那僧人还是皮包骨头模样,但是一伸手,却有莲藕、莲蓬入手,他每食一节莲藕,陆地莲花之下就多一点清水。

  每剥一颗莲子,莲池就多一条活鱼。

  黄雀见状,顿时叽叽喳喳问道:“师父师父,这便要称作师叔么?”

  “哈哈哈哈哈哈,悟正,这便是你的师叔了。”

  黄悟正鸟眼看得新奇,它又追问道,“师父师父,咱们以‘正’行走,师叔又修得甚么神通?”

  “净而不染,修的自然是‘净’。”

  师叔面带微笑,皮肤也逐渐有了弹性,不再像之前那样干瘪。

  有了血色之后,他抬头看着石碑上神情扭曲的王上尊者:“师尊,弟子亦得道矣。”

  尊者目露凶光:“你又参悟了谁?!”

  “自然是‘赤侠举人’。”

  此言一出,尊者勃然大怒,但他刚才拿不下一只小小的黄雀,已经是颜面大损,于是转身离开,在极乐园的行宫中大发雷霆。

  而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地藏大王可愿听听小的建议?”

  “谁?!竟敢擅闯极乐园!”

  那声音东藏西躲,始终没有露面,但时不时道,“小的有天赋神通,能吃掉‘漂母’‘三僧’在阴间种出来的粮食,若如此,‘漂母’护不住她的忽律儿子,‘三僧’没有能耐再行苦修……”

  “噢?你有这般神通?!”

  尊者话音刚落,左肩冒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脑袋:“那是悟道的产物,你什么神通,能坏人道行?!”

  “阴间诸国,除了地府十国的大神,没有人还有这样的能耐!”

  忽地,右肩也冒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脑袋。

  三个脑袋看着三个方向,谁想要偷袭尊者,都是不可能。

  “地藏大王一看小的便知所言非虚。”

  “噢?那你还不现形?!”

  三个头颅齐齐开口说道。

  “大王若是答应小的,事成之后,赐小的一方水土为王,自无不可。”

  此时尊者掐指一算,已经算到了来者的方位,但是很可惜,这个家伙很会躲藏,颇为诡异。

  一直在幽暗角落来回流窜,并且留下了诸多迷惑人的痕迹,使得即便知道它在这里,却也无法真正抓住行踪。

  “只要让本王满意,一切好说!”

  “那小的就多谢大王。”

  伴随一阵窸窸窣窣,角落中钻出来一个身影,尊者定睛一看,顿时愣住了:“你是什么鼠类,竟然有如此本领。”

  掐指一算,地藏大王才有些惊愕:“你居然是‘吐宝兽’之后,难怪难怪。”

  “让大王见笑。”

  身影走出黑暗,显露真身,竟然是一只白毛鼠。

  只见它后腿为脚,前腿为手,身上还穿着个衣服,作人类模样。

  给地藏大王行礼之后,才咬着牙道:“启奏大王,小的实不相瞒,那跟阎罗大王打得不可开交的魏昊,便是小的仇人。小的便是被他杀了,这才命丧黄泉。原本凭借祖传的法门,还能借尸还魂,奈何这魏昊简直恶毒至极,竟然将小的尸体挫骨扬灰,无奈之下,只得在阴间东藏西躲……”

  “原来如此……不过,你似乎还有所隐瞒?”

  “嘿嘿……”

  那老鼠贼笑一声,然后道,“阎君待小的不薄,命小的负责打探阴私,联络各方豪杰。如今地府妖鬼兴盛,自然也是有小的一份力。”

  这个回话,让地藏大王有些意外,他现在已经知道,新来的五阎王原来不是人,但却手腕了得,镇住了地府十国。

  甭管另外九国阎王如何阳奉阴违,至少名义上,阎罗城的集权还是在进行的。

  十国地狱之中,多有小地狱的典狱长,乃是非人鬼物充当。

  原本还觉得有些奇怪,现在回想起来,竟是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那么你此行面见于本王,应该不仅仅是想要报仇?”

  “大王英明。”

  白毛鼠连忙行礼,然后道,“大王,如今阎罗城外战事越来越激烈。‘十八地狱阵’出现了破绽,想要困死那魏昊,只能另想办法。但不管什么办法,都没有‘十八地狱阵’好用,因为只有‘十八地狱阵’,才能真正镇压他在阴曹地府!”

  “所以?”

  “所以还请大王明鉴,以大王的神通,重铸‘十八地狱’,以全新的‘十八地狱阵’困死魏昊,应该轻而易举……”

  白毛鼠这番话顿时说动了地藏大王。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正色道:“你可知道,那魏大象跟我释门颇有缘分?”

  “哈哈哈哈哈哈……”

  白毛鼠这只老鼠精竟然大笑起来,“大王说的可是当初的‘过五关退六将’?其中缘由,还请小的细说。其实,此事跟燕山妖魔有关,其中……”

  只听老鼠精娓娓道来,其中细节前因后果,都让地藏大王大为惊诧。

  “原来还有这等关窍在,本王还以为,他是有天生佛荫呢。”

  “只怪当时失了算计,反倒是让那魏大象又逞了威名。但今时不同往日,大王跟五阎王联手,整个阴间,谁能是对手?”

  “再者……”

  老鼠精又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着地藏大王,“事成之后,地府由阎罗大王统治,但大王的经文,却能传诵在地藏王国之外。长期来看,于大王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阎君嘱托过你什么没有?”

  “阎罗大王让小的给大王带句话,只要镇杀魏昊,大王之于地府,犹如袁洪之于大夏朝。”

  “当真?!”

  “敢以‘天地浮屠’起誓。”

  此言一出,地藏大王顿时看向了通天的人形宫殿,宛若宝塔入云,看也看不到尽头。

  “好!那本王要先看到阴间断粮!”

  “敢不从命!”

  老鼠精眼中精芒一闪,直接遁入黑暗之中。

  不多时,石碑之外的稻麦田地中,传来滋啦滋啦嘎吱嘎吱的声响。

  听到这个声音,黄雀儿顿时驮着师父飞过去查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师父师父,大事不好啦,有偷粮食的贼!”

  “悟正,可看清是个什么贼?”

  “白白胖胖,是个又白又胖的大老鼠。”

  “原来是老鼠,难怪要偷粮食。”

  师父眉头微皱,“这老鼠偷粮,是个人间常理,为师要捉它,也是不易。悟正啊,你是黄雀鸟,平日里可吃些荤腥?”

  “若是蝗虫,我还能啄几个下肚,吃的饱饱的。可这是老鼠,我却是不吃的啊师父。”

  “那就难办了,得找个能捕鼠的行家里手来。”

  “若是捕鼠,得找狸奴呐。”

  “狸奴或许没有,但这狗儿,倒是有一个的。”

  师父说罢,拍了拍黄雀的鸟头,然后道,“不过它可是有身份的,更是罕见的义士,不可轻慢,还需备些礼物过去。”

  “啊?!抓老鼠不找猫儿找狗儿?”

  “悟正啊,你可莫要小瞧了人家,正所谓‘术业有专攻’,你又不曾见过它的本领,怎敢说狗不如猫?”

  黄悟正想想也是,有道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说不定天底下的确有捕鼠能手的狗儿呢?
  当下便从师叔那里折了莲蓬,当作了礼物,翅膀一拍,朝着东方的地狱缺口飞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