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第277章 258:善恶终有报!

第277章 258:善恶终有报!

2022-05-20 作者: 德音不忘
  第277章 258:善恶终有报!

  韩冰乐哭得很大声。

  看着前方的汽车,几乎声嘶力竭。

  “月柏,我真的知道错了!”

  最后,韩冰乐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手从兜里拿出手机,拨打沈月柏的电话。

  可惜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

  这是被拉黑了。

  她被沈月柏拉黑了。

  那个曾经承诺过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拉黑她的人,现在把她拉黑了。

  可笑。

  真是可笑啊。

  沈月柏哭着哭着就笑了。

  呼--
  也是这时,空气中突然刮起大风,接着便是瓢泼大雨。

  哗啦啦--
  韩冰乐就这么的跪在风雨中,尤其狼狈。

  她以为,沈月柏会忍不住回来找她。

  可是。

  没有。

  难道她真的要失去沈月柏了吗?
  不。

  不甘心。

  就在此时,韩冰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从地上站起来,往车里走去。

  她得振作起来。

  既然沈月柏不愿意原谅她,那她就去找沈家父母。

  沈家父母是真拿她未来儿媳妇对待的。

  另一边。

  娜可·加西亚再次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旧的屋子,窗户是半开着,窗户上没有安装玻璃,只糊着一层破油纸。

  此时正哗啦啦的往里面灌着风。

  这是什么地方?
  娜可·加西亚眯了眯眼睛,心底突然涌起一股恐慌。

  须臾。

  娜可·加西亚从地上爬起来。

  “来人!”

  她试着叫唤了几声。

  “蓝迪!”

  可是,空气中无人回应她。

  娜可·加西亚非常害怕。

  这是哪儿?

  还是九州岛吗?

  娜可·加西亚推开破旧的门。

  呼啦。

  门开了。

  娜可·加西亚被眼前的一幕吓惨了。

  只见门口盘着几条正在吐着信子的毒蛇。

  约摸四五条蛇的样子,手臂粗细,长着繁杂的花纹,非常可怕。

  “嘶嘶.”

  “啊!”娜可·加西亚惊叫一声,吓得赶紧关上门。

  惊魂未定。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好半晌,娜可·加西亚才缓过来,她顺着门缝看向外面,不见那几条毒蛇之后,她才敢推开门,往外走去。

  走到外面之后,娜可·加西亚才发现,这是一座孤岛。

  这里不但没有食物来源,也没有淡水还有随处可见的毒蛇野兽。

  只不过在破房子周围逛了一圈而已,娜可·加西亚就发现了好几条毒蛇,以及美洲豹的踪影。

  意识到这些危机,娜可·加西亚狂跑着回到屋内,关上房门,脸上全是绝望的神色。

  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她想回家。

  谁能来救救她?

  娜可·加西亚瞬间满脸泪痕。

  宋婳到底是谁?

  她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自己?

  这边。

  韩冰乐驱车来到沈月柏的老家。

  她特地买了很多礼物。

  跟着沈月柏来过很多次他老家,因此,她对这里并不陌生。

  韩冰乐拎着买好的礼品,开始敲门。

  “大早上的,谁啊?”

  “来了来了!”

  沈母走过来开门。

  “阿姨早上好。”

  看到韩冰乐,沈母的脸上并没有以往的热情,反而是冷冰冰的样子,“你来干什么?”

  韩冰乐心底一凉,但还是努力的保持微笑,“阿姨,我来看看您和叔叔。”

  “我们俩有什么好看的?”沈母接着道:“你跟我儿子已经分手了,以后也别来了!”

  以前沈月柏跟韩冰乐还没出事的时候,也没见韩冰乐主动来看过他们一次。

  每次过来,眼底都有遮掩不住的嫌弃神色,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从大都市来的。

  不过那个时候,沈母觉得只要儿子喜欢就好,所以从未说过什么,一直拿韩冰乐当儿媳妇看待。

  可现在。

  儿子已经跟韩冰乐分手了,她也就没必要继续惯着韩冰乐。

  “阿姨,这件事我可以解释,”韩冰乐努力保持着微笑,“之前都是我错了,请您原谅我吧,我可以跟您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她肯定不做同样的傻事。

  可现在木已成舟,她只能尽量挽回损失。

  按照沈母对她的满意程度,沈母应该会原谅她的才对。

  毕竟,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当时她也是迫于无奈,她也不想离开沈月柏的。

  沈母的瞌睡清醒了好几分,看向韩冰乐,“韩冰乐,其实我知道你一直看不上我们家,因为你是京城本地人,而我们就是乡下来的小市民而已,所以,你也从没那正眼瞧过我们。但是我从来都没把这些事情当成过问题,毕竟我们家月柏对你是真心的,只要我们家月柏喜欢,我们做父母的,自然不会反对。但是,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跟月柏同甘共苦的儿媳妇,而不是只能跟月柏共荣华,一旦遇到什么事情,就立即各奔东西。”

  说到这里,沈母顿了顿,接着道:“你现在无非是看我们月柏又发达了,所以你才会找回来,可我们家月柏要是没有发达呢?你今天还会拎着这么多礼品来看我们吗?”

  闻言,韩冰乐不假思索的道:“会的,我会的!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坚定不移的跟着月柏。阿姨,你就相信我一次!”

  只要给韩冰乐一次机会,韩冰乐就什么都愿意做。

  她只要一想到马上自己的房子、车子都要被收走时,心里便一下子从头凉到脚。

  她无法想象没车没房的日子。

  现在只有沈月柏能拉她一把,让她恢复往日的荣光,所以,就算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让沈月柏原谅自己。

  沈母直接笑了出来,“韩冰乐,说出这种话你不觉得亏心吗?你如果真的对我们月柏那么好的话,当初就应该跟我们月柏共同进退!现在知道后悔了?可惜我们家月柏不回收垃圾!”

  说完这句话,她‘啪’的一下关上房门。

  看着被关上的房门。

  韩冰乐直接傻眼了。

  她立即伸手敲门。

  “阿姨!阿姨!”

  可惜,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但韩冰乐依旧不死心。

  沈月柏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她必须要牢牢的抓住沈月柏。

  敲门声一阵又一阵。

  沈父皱着眉道:“你去让她走!这小闺女,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死缠烂打的!”

  沈母知道自己不能开门,她若是开门的话,若是韩冰乐赖上她怎么办?
  于是,沈母便拿起电话打给物业,“你们物业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每年给你们缴那么多物业费,你们怎么什么人都让进来?现在有个疯子一直拍我们家的大门,你们赶紧派人过来把这疯子弄走!”

  物业连连道歉,“真是抱歉,让您受惊了,我们马上安排保安过去。”

  “快点吧。”

  沈母挂了电话。

  沈父看向沈母,“物业那边怎么说?”

  沈母道:“放心吧,马上就派保安过来。”

  “那就好。”

  物业来的很快。

  他们直接一左一右的架起韩冰乐,把她带到了小区外。

  韩冰乐第一次这么无助。

  不到三天。

  唐氏集团正式宣布破产。

  韩冰乐的车被强制拖走,卡里的资金被冻结,唯一的房产也被银行拍卖了。

  当然,倒霉的人不止韩冰乐。

  还有当初从宋氏集团撤资的那些股东们。

  他们几乎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何金龙是这些股东们中间的风向标,当初他第一个支持唐松。

  当初的他有多得意,现在的他就有多落魄。

  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愚蠢的自己。

  人到中年,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捷径,没想到是自取灭亡。

  不过。

  何金龙倒也不算太蠢。

  在意识到唐氏集团要倒台时,他立即跟妻子办理了离婚证,并将名下可流动的资金以及房产,分了一半到妻子的名下。

  所以此时,他还不算无家可归。

  思及此,何金龙

  何金龙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

  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

  家里来客人了?

  何金龙有些疑惑,伸手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小何金龙二十岁的小娇妻,孙嘉怡。

  “嘉怡。”

  透过开着门,可以看到餐厅里坐了一桌人。

  岳父岳母也在。

  但还有一个他不认识也从来没见过的年轻男人。

  何金龙看向里屋,好奇的道:“嘉怡,家里来客人了?

  孙嘉怡没有直接回答何金龙的话,就这么上下打量着他,也丝毫没有要让他进屋的意思,“你怎么来了?”

  何金龙笑着道:“瞧你这话问的,我回家啊!”

  “何金龙,”此时的小娇妻就像变了一副面孔一样,“我们已经离婚了。”

  闻言,何金龙微微蹙眉,“嘉怡你什么意思?咱们不是商量好的假离婚吗?”

  因为只有假离婚,他才能保护部分财产。

  可现在.
  孙嘉怡这是什么意思?
  打算假戏真做?

  “谁跟你假离婚?”孙嘉怡双手抱胸,“我现在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识相的就赶紧滚!”

  这一瞬间,何金龙脸色惨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精明了一辈子,到最后,竟然被自己的枕边人摆了一道。

  “你、你骗我!”何金龙指着孙嘉怡,气得浑身颤抖,“贱人!”

  语落,何金龙便抬起手,狠狠地往孙嘉怡脸上扇去。

  孙嘉怡瞪大眼睛。

  就在此时,一只手捏住了何金龙的手。

  何金龙抬头看去,只见来人是刚刚坐在餐厅里吃饭的那个年轻男人。

  不用想也知道,这人肯定是孙嘉怡的奸夫!

  何金龙气得不行,脸上青筋暴起。

  贱女人。

  这个贱女人!
  他那么信任她,她竟然背叛了自己。

  “何金龙,我告诉你,现在你已经跟嘉怡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才是嘉怡的合法丈夫!你以后要是再敢来找嘉怡的话,我弄死你!”

  何金龙抬头看向孙嘉怡,“你跟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此时的何金龙无权无势,身无分文,孙嘉怡已经没有任何顾忌,笑着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跟文豪十年前就认识了。”

  说完,她还当着何金龙的面,亲了下江文豪。

  江文豪一手捏着何金龙的手,另一只手则是搂住了孙嘉怡,充满挑衅的看着何金龙。

  何金龙就这么看着两人。

  那眼神,恨不得马上杀了这对狗男女。

  十年。

  十年!

  何金龙浑身都在颤抖。

  这一刻。

  他终于明白结发妻子的痛。

  是的。

  他是个陈世美。

  在京城混出名堂之后,就抛弃了原配妻子,转头娶了年轻貌美的孙嘉怡。

  现世报。

  这就是现世报啊!
  何金龙就这么看着两人,“狗男女!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何金龙,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何总吗?”江文豪年轻力壮,站在何金龙面前比他高出一个头不止,他松开何金龙的手,就这么一推,便把何金龙推倒在地上,“你现在连一只可怜虫都不如!”

  何金龙就这么的倒在地上,眼底的目光凶狠不已,江文豪捋起衣袖,笑着道:“不服气是吗?不服气就来打我啊!”

  任何时候,男人的尊严都是不容挑衅的,何金龙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往前冲去。

  两个大男人立即扭打在一起。

  但江文豪到底是年轻力壮的,五十多的何金龙哪里是江文豪的对手。

  很快,江文豪骑在何金龙的身上,一手揪着他的头发,一手指着他的脸,“老东西,服不服?!”

  何金龙恨不得马上杀了江文豪,眼底跟淬了毒一般。

  就在此时,一对中年夫妇从屋内走出来,这便是何金龙的岳父岳母,居高临下的看着何金龙,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可怜虫。

  岳母依旧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只是如今关切的对象换成了其他人,而何金龙再也不是她眼中的好女婿。

  “文豪,快进来吃饭吧!菜都凉了,你跟这种人计较什么?”

  “好的妈。”

  江文豪松开何金龙的头发,站起来,跟着几人一同回到屋内。

  何金龙就这么的躺在地上。

  目光紧紧的盯着几人。

  恨之深!
  砰。

  很快,门就被关上了。

  躺在的地上的何金龙如同一条死狗。

  狼狈至极。

  不多时,何金龙从地上爬起来。

  他没有再敲门,也没有骂娘,而是来到单元楼下。

  他站在草坪上,点起一根烟。

  约摸两个小时左右,才转身离开。

  此时的何金龙已经无处可去。

  他晃荡在街头。

  脑子里闪现过很多想法。

  就在此时,一辆奥迪停在他身边。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让何金龙惊讶的脸。

  是,前妻。

  马金芳。

  曾经,他嫌弃马金芳太老太丑,配不上自己。

  现在回头看看,何金龙只想一巴掌抽死那个愚蠢的自己。

  何金龙看着马金芳,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马金芳笑着道:“什么都别说了,上车吧。”

  “我”

  马金芳接着道:“你现在不是已经没地方去了吗?上车吧,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彬彬的父亲。”

  见何金龙迟迟不上车,马金芳接着道:“难道你想留宿街头?”

  何金龙没再多说些什么,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一路无言。

  半个小时后。

  车子就停在了马金芳住的小区。

  这套房子是当初两人离婚时,何金龙分给马金芳的。

  彼时。

  何金龙其实是一分钱都不想留给马金芳的,无奈两人之间唯一的女儿非得跟着马金芳,为了不让女儿无家可归,所以,他只好分了一套房子给马金芳。

  没想到,现在
  何金龙看着眼前的小洋房,心里感慨万千。

  他没脸再见马金芳。

  “金芳,”何金龙满脸愧疚,眼眶通红的道:“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说到这里,何金龙双手掩面,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他不该背信弃义。

  他不该在外面找小三。

  报应。

  这都是他的报应。

  马金芳的脸上没什么恨意,反而笑着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不恨了,你不用说对不起。”

  马金芳越是这么说,何金龙就越是愧疚不已。

  “起来吧,”马金芳拉着何金龙从地上站起来,“跟我进去。”

  何金龙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却怎么也迈不开脚。

  他怕遇到跟刚刚同样的情况。

  他跟马金芳离婚十年了。

  马金芳肯定已经再婚了。

  如今他再出现在马金芳身边的话,肯定会引起家庭矛盾。

  马金芳似乎看出了何金龙的疑虑,笑着道:“没事,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彬彬之外,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说的非常简单。

  可何金龙却听得十分惊讶。

  不敢想象,马金芳这十年是怎么走过来的。

  “走吧。”马金芳抬脚上前。

  看着马金芳的身影,何金龙心里说不清楚的感觉。

  他就觉得自己应该被千刀万剐。

  当初的他到底有多蠢,才会被孙嘉怡那样的女人哄得妻离子散。

  很快,便跟着马金芳来到家里。

  “坐吧。”

  马金芳将包挂起来,然后给何金龙倒水,倒了一杯水之后,她先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笑着道:“我记得你是喜欢喝乌龙茶的,我去给你泡。”

  离婚十年,马金芳依旧记得何金龙的习惯和口味。

  何金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刚开始在街上遇到马金芳时,他还以为马金芳是来落井下石的。

  毕竟,曾经他对马金芳那般无情。

  不曾想。

  到底是他太小人之心了。

  何金龙站起来双手接过马金芳手中的杯子,“没事,我和开水也行。”

  马金芳接着道:“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饭。”

  不等何金龙回答,马金芳便转身往厨房走去。

  何金龙打量着客厅里的装饰。

  整个家里确实没男人生活的痕迹。

  茶几上摆着一张相框。

  相片上是马金芳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儿。

  女孩儿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满脸甜蜜的笑容。

  何金龙一愣,十年不见,他们的女儿竟然这么大了。

  “彬彬.”

  何金龙拿起相框走到厨房里,“金芳,这是彬彬吗?”

  “是啊。”马金芳笑着点点头,“孩子变化太大,都不认识了吧?”

  他们父女之间已经有十年没见过了。

  十年前,何彬彬还是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

  一转眼,她都这么大了。

  何金龙看向马金芳,“我对不起你们娘俩儿我该死.”

  这些年来,他一直想跟孙嘉怡生个属于自己的儿子。

  却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女儿。

  马金芳一脸不在意的道:“都过来了。”

  何金龙捏了捏太阳穴,满脸泪痕。

  此时。

  他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

  后悔。

  语落,马金芳接着道:“对了老何,我记得蛋炒饭你是喜欢吃咸一点的对吗?”

  何金龙看向马金芳,“只要是你炒的我都爱吃。”

  “好。”马金芳笑着点点头。

  很快,一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就炒好了。

  何金龙大口大口的吃着蛋炒饭。

  马金芳拿着车钥匙站起来,“老何,我出去一下,你留在家。”

  “好。”何金龙点点头。

  等马金芳再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何金龙已经在沙发上躺着睡着了,马金芳从卧室拿出来一条毯子,轻轻盖在何金龙身上。

  就在此时,何金龙睁开眼睛。

  马金芳笑着道:“怕你着凉,给你盖个毯子。”

  “谢谢。”何金龙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就这么看着马金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辜负这么一个好女人。

  他就是个人渣。

  马金芳接着道:“对了,那个是我刚刚出去给你买的换洗衣服。然后家里还有个空余的房间,我去收拾下,你晚上就睡在那儿吧。”

  说完,马金芳便去收拾房间。

  两个小时后,何金龙躺在床上。

  他感觉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

  他怎么也没想到,唯一一个真心对待自己,并且还不嫌弃自己落魄了的那个人,居然是被自己背叛的前妻。

  这一夜,何金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日早上,他被一阵嘈杂声吵醒。

  “妈,您怎么能让那种人渣回来?”

  “您忘记以前他是怎么对您的了?”

  “您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而后便是马金芳刻意压低的声音,“好了好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之外,唯一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

  “可他配当一个爸爸吗?在我最需要的他的时候,他去哪儿了?他跟那个小三在一起厮混!这些年来,他管过我吗?”

  何金龙站在门边,瞬间泪流满面。

  他对不起女儿。

  马金芳接着道:“彬彬,你小声点。你爸还在睡觉,你别吵醒了他。”

  “我说了,他不是我爸!”

  何彬彬一直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当年是怎么对待她们母女的。

  明明陪何金龙一路走来,一路吃苦的人是母亲。

  可最后,何金龙却翻脸不认人,转头就找了个年轻貌美的狐狸精。

  狐狸精什么都没有付出,却能坐享其成。

  而她跟母亲却被赶出了家门。

  她好恨。

  上小学的时候,多少人嘲笑她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开家长会的时候,别人都有爸爸妈妈陪着,而她的爸爸却在忙着陪狐狸精。

  那时候。

  母亲一边要养活她,给她最好的物质生活,还要照顾她的情绪,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家长会。

  为的就是不让她成为其他同学给眼中那个特殊的孩子。

  马金芳是个很坚强的女人。

  她一直在用行动告诉何彬彬,就算没有父亲,她们母女俩也会过得很好

  可让何彬彬没想到的是,现在母亲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了他。

  马金芳微微蹙眉,“彬彬,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爸爸也知道错了,你为什么不能放下过去,原谅他呢?”

  “事情过去了?怎么过去?他们我们造成的伤害永远都过不去!”何彬彬的情绪非常激动,“妈,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您有没有想过,今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那个狐狸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狐狸精不要他了,他才过来的!妈,难道您都忘记咱们从前吃过的苦了吗?”

  被何彬彬一语说破心事,躲在门后的何金龙长叹一声。

  女儿说的没错。

  如果不是孙嘉怡露出原本的面目的话,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马金芳的好。

  他是混蛋。

  他对不起马金芳。

  她是个好女人。

  马金芳接着道:“彬彬,你冷静一点,你爸爸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当年的他,也只是一时糊涂而已。”

  “呵,”何彬彬冷笑一声,“一时糊涂?一时糊涂会连跟自己同甘共苦的发妻都会抛弃?这不叫一时糊涂,这叫忘恩负义,没有人性!”

  就在此时,何金龙推开门,站在何彬彬面前,“彬彬。”

  何彬彬不想多看何金龙一眼,扭过头去。

  何金龙接着道:“彬彬,你说的没错,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们母女,我知道错了。”

  语落,何金龙直接跪在母女俩面前。

  何彬彬无动于衷。

  马金芳立即扶起何金龙,“老何,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何金龙几乎泣不成声。

  但是在何彬彬的眼底,这些只是鳄鱼的眼泪而已,根本不值得同情。

  她这个妈妈就是太傻了!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让马金芳甚至不惜去吃回头草!
  何彬彬很生气,指着何金龙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这个人渣的!这个家里,有我没他!”

  说完,何彬彬转身就跑。

  她在用行动告诉母亲。

  这次她的立场真的很坚定。

  但意外的是,马金芳并没有去追何彬彬,还拉住了要去追的何金龙,“不用追,她冷静几天也就想通了。”

  何金龙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马金芳接着道:“你去洗漱下,咱们吃早饭。”

  这一瞬间,两人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吃完早餐,马金芳拉着何金龙去逛公园,随后两人一起去餐厅吃饭,还一起去坐了旋转木马。

  晚上。

  何金龙坐在卧室的书桌前,提笔写了一封信,随后换上一身衣服,来到客厅,正当何金龙要离开的时候,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轻轻推开主卧室的门。

  马金芳已经睡着了。

  何金龙在门口站了几秒钟,随后关上房门,离开了这里。

  晚上十一点。

  何金龙站在街头,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去宋氏集团。”

  按照他对宋修威的了解,这会儿,宋修威应该还没下班。

  毕竟。

  宋氏集团刚刚才经历一场大危机。

  很快,出租车就到了宋氏集团门口。

  何金龙从车上走出来。

  几分钟后,就看到宋修威和郑湄的身影。

  两人的身边还跟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少女走在两人中间,挽着宋修威的胳膊和郑湄的胳膊。

  不难看出,这是他们的女儿,宋婳。

  宋婳头上戴着个黑色的蓓蕾帽,虽然身上披着宽松的白色羽绒服,但依旧抵挡不住那与众不同气质。

  突然。

  何金龙就很羡慕宋修威。

  他也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幸福的家庭,可惜,他没有抓住。

  也没想那么多,何金龙走到宋修威身边,“宋大哥,对不起。”

  看到突然出现的何金龙,宋修威楞了下。

  这个称呼他也好久都没有听过了。

  他跟何金龙也算是共患难过的兄弟。

  “大嫂,对不起。”何金龙看向郑湄。

  郑湄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何金龙苦笑了下,没说话,转身便消失在黑夜中。

  何金龙重新坐上出租车。

  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孙嘉怡现在的住址。

  何金龙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

  对这里非常熟悉。

  很快,他就进了屋里。

  凌晨一点。

  大家都睡着了。

  何金龙先是进了岳父岳母的房间,黑暗中,他直接一刀割喉。

  大量鲜血喷涌而出。

  直接喷在何金龙的脸上。

  可他没有丝毫惧怕,接着又提着刀来到孙家宜和江文豪的房间。

  手起刀落。

  很快,江文豪就在睡梦中被人抹了脖子。

  也是这时。

  孙嘉怡在睡梦中被惊醒。

  “啊”

  何金龙一点也不慌,这个房子隔音效果非常好,就算孙嘉怡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面对满脸鲜血的何金龙,孙嘉怡颤抖着声音道:“老、老公我错了,你、你”

  她做梦也没想到,何金龙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何金龙没说话,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直接将孙嘉怡捆绑起来。

  “老公,放了我吧,我不是有意要背叛你的,我是被逼的,我都是被江文豪逼的。”

  何金龙将刀尖抵在孙嘉怡的脸上,“烂贱货!”

  语落,一个用力,孙嘉怡的脸就这么的被刺破了。

  深可见骨。

  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

  “啊!”

  孙嘉怡疼到尖叫出声。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要让你活在这个世上,痛苦的活着!贱货,做坏事是要付出报应的!”

  这话音刚落,何金龙对着孙嘉怡的右脸又是一刀。

  一个小时后。

  孙嘉怡倒在血泊里。

  何金龙拿出早就准备好毒药,一口喝下去,然后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车十分钟之内就到了。

  何金龙倒在血泊中,已经失去了意识。

  现场唯一的活人便是孙嘉怡。

  但她几乎已经没有了人样。

  脸被划破了。

  两只眼睛被刺瞎了,手筋脚筋也被人直接挑断。

  第二日一早。

  马金芳便发现何金龙不见了。

  她有些着急,正准备拨打何金龙的手机。

  就在此时,何彬彬匆促的从门外跑进来,“妈!妈!出大事了!”

  “怎么了?”马金芳问道。

  不等何彬彬说话,马金芳接着道:“对了,你爸不见了,你看到你爸没?”

  何彬彬不知道怎么回答母亲,将手机递给马金芳,“妈,您看这个。”

  马金芳接过手机。

  看清上面的新闻标题后,脚步不稳的后退了好几步,“糊涂!糊涂啊!他怎么这么糊涂!”

  何彬彬立即扶住马金芳,“妈,这是他们的报应。善恶终有报,您不必为这种人伤心。”

  殊不知。

  在何彬彬看不到的角度上,马金芳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金融大厦顶层。

  男人负手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楼下的景色。

  他长身玉立,虽然什么都没做,可周身却爆发出一股强大摄人气场,让人不敢直视。

  须臾,他薄唇轻启,“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助理就站在他身后,恭敬的道:“都已经处理好了。”

  恐怕维刹·加西亚做梦也想不到,他就是追个喜欢的女生而已,会把自己追到无人区改造。

  而娜可·加西亚被送到无人岛,也是这人的手笔。

  闻言,男人微微颔首,转动了下食指上的古银色戒指,“玫瑰呢?都准备好了吗?”

   宝们早上好鸭~
    今天继续起床做核酸。

    求个票票~
    mua!(*╯3╰)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