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道门念经人 > 第661章 武夫对阵

第661章 武夫对阵

2022-12-01 作者: 严轻
  第661章 武夫对阵
  两道身影先后从废墟尘土中爬起身,在他们附近倒着两具丈许高散架的血魂傀儡,散成一堆刻画古怪符箓的黑赤枯骨,陈重满脸熏黑,身上法宝级别劲装破破烂烂。

  他左胳膊无力垂下,浑身伤处血肉模糊,好多地方可见白骨。

  狠狠往地面呸了一口血水,看着十余丈外坐地上喘粗气看不出面貌的乌漆嘛黑汉子,比他更狼狈,伤得更惨,他顿时觉得舒坦多了,呵呵笑骂道:“葛笑行,你小子每回都命大没死成,祸害活千年……咳咳……”

  牵动内腑创伤,咳得佝偻着腰咳出鲜血。

  他性格开朗乐观,大半年征战,遭受再多暗算血腥苦难,仍然不掩阳光本性。

  当初他和庄玉被山长派遣到灵草岭据守两年多,日子照样过得滋润。

  “活该,咳死你得了,你才是祸害……每回跟你出来就没有安生过,你个扫把星,下回我再听你的哄跟你出来,我……”

  名叫葛笑行的汉子双手撑地虚弱反驳,说到后面实在喘气不过来。

  他是灵宝观修士,另一名同门和三名组队修士在一次战斗中陨落,他成了孤家寡人,灵宝观大护法周复始担心他有失,特意将葛笑行安排在水清如、陈重一起组队,能够有个照应。

  他与陈重性子相近,臭味相投成了生死好友。

  “哈,跟我姓是吧……陈、陈笑行,比你那破名更好听。”

  陈重边咳嗽着边抢话调侃,稍一平息,从纳物空间取出丹药吞服,目光往四处扫视,另外两名同队的兄弟气息皆无,已经死于先前的偷袭和狂暴攻击之下。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倒是看得很开。

  要不是他法宝衣服内里还穿了一套宗门颁发的内甲,据说是杨水兰用四阶巫兽皮子炼制,这次亦很难顶住,太他么疯狂了,那些家伙每次的偷袭都出乎意料之外,这次甚至不惜用同伴人命做诱饵。

  可能那四名贼修是被人控制住的修士吧?
  水清如没有落到地面帮两个重伤之后还有精神相互调侃的家伙疗伤,对两人已经见怪不怪,她浮在空中缓缓调息,注意着夜色里四处动静,防着有人接近再次偷袭,不能因为她杀溃贼修就掉以轻心。

  小镇其它地方传来哀嚎惨叫,夹杂孩童哭号,她神色不动,眉头都没皱一下。

  若是有陌生人敢在此时接近此地百丈,她毫不犹豫一剑斩杀之。

  不论是凡人还是看着没有任何危险的孩童,格杀勿论。

  在这片古怪地方,特别是同伴受伤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仁慈可讲,都是用鲜血教训得出的经验。

  大半年时间,因为各自缘由死在她剑下的凡人,没有五百亦有三百了。

  她自己也经历过两次差点死掉的危险,比同阶战力高、杀力大又如何,钻进陷阱圈套里,同样会被收拾得很惨。

  她身家丰厚,里面穿着四阶内甲,还有当初从沉渊宗遗迹获得的几样防护宝物,再则她日夜修行不缀,用真元反哺淬炼身躯,相对道修来说她这个女子武夫更能抗打。

  下方两人口中说不停,手上也不停,吞服药物包扎伤处止住流血。

  半刻钟后晃晃悠悠站起身,分头收刮贼修身上的战利品,将收刮干净的残尸随手一扔,任其曝尸荒野,收捡破破烂烂的同伴残躯,用油布袋装起来。

  天已经黑了,他们不会在此地露宿,将赶回四百里外西北方的彷徨岛据地,以便接受医师的治疗,放心调息疗伤,这么重的伤势怎么都得修养十天半个月。

  “闭嘴,照顾好你们自己!”

  空中的水清如突然气势一变,整个人像一柄出鞘利剑,冷冷喝道。

  陈重和葛笑行很有默契往西边空地汇合,葛笑行手中出现了一把阵旗,往各个方位投掷,左手掐诀,脚踏玄步,一圈一圈的土黄、金锐气息交织扩散,弥漫夜色里,将两人身影遮掩其中。

  他们不便飞上空中杀敌,自保不让水清如分心还是能够做到。

  片刻间,阵雾扩大到五十余丈,还在不停加厚。

  “从东北海边来了一个戴斗笠的贼子,气息有些古怪,三阶初期修为,奇怪,就一个吗?还不够水清如塞牙缝,除非另外藏着阴谋。”

  陈重左手拿着一枚“百刺金符”,这是葛笑行给他的压箱底攻击符箓,他用神识往数里外扫视,只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斗笠汉子接近。

  葛笑行没有分神查看,他专心掌控临时防护阵法,万一水清如被群起围攻,可以躲入阵内暂避锋芒,或寻机再战,或固守待援,传音道:“你随时准备激发玉符,不要怕浪费……”

  事出蹊跷,不可善了。

  话音未落,夜空中似乎打了一道激闪,雪亮剑光乍显,极其细微的白色丝线,撕裂夜色,瞬息间斩落到逼近至里许的高大斗笠汉子头顶。

  那汉子大踏一步向前,左手顺势往上挥拳砸去。

  拳影如磨盘凝练清晰,迎上女子武夫一记杀招。

  “轰”,斗笠汉子一步踏地,脚下土地崩裂出巨大的蛛网状裂痕,整个人陡然借力飚射,化作一道利箭,赤手空拳撞向目光变得冷厉的女子。

  拳影和剑光碰撞,已经无关大局,相互湮灭在夜空里,激荡起一股往四周席卷的狂暴劲风,沙尘滚滚。

  “是个武夫高手,小心!”

  陈重心头一惊,贼修打的好主意,派遣出一个厉害的武夫近身缠住水清如,再行围杀之事,花样层出不穷。

  可惜他伤重行动不便,要不然还能用法术迟滞斗笠汉子的速度。

  水清如左手拢在袖中蓄势,右手剑尖陡然抖出一片剑影,点点寒光往前延伸,绚烂如星光闪烁,她不避不闪,战意高炽,眼眸深处有幽光缓缓盘旋。

  她眼中的世界慢了下来。

  斗笠汉子双手拳心相向,以一个古怪拳架迎向剑影寒光的攻击。

  拳影重叠如山,竟然是以攻对攻,寸步不让的气势。

  陈重和葛笑行看得大气不敢出,武夫对撞打架,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凶猛了,纯粹的力强者胜,其实何必呢?

  “嘭……嗤嚓”,拳影如山撞上星光剑影,狂暴震响声中一道剑光突刺如仙人指路。

  这是水清如在海中练剑领悟出的一记杀招妙用。

  将她以前练习得最得心应手的刺剑,中宫直击要害,她的眼眸捕捉到了对手些许的破绽,她能快对方一线,便是胜机。

  斗笠汉子双拳合拢再一个交错,于电光火石间再度变化拳架。

  剑光刺中拳头,发出刺耳难听“嘎吱”声响。

  水清如心中稍惊讶,她十拿九稳的一击叠剑绝招,被对方用怪招和锤炼得赛过法宝的拳头给挡住,只破了点皮,渗出一丝血线,她不信对方全身都能够如拳头般坚硬。

  “你不是本地贼修!”

  “恁多废话!”

  两人简单一句对话,已经兔起鹘落在三十丈范围追逐交手数招。

  看得下方两人心惊肉跳,水清如身法神奇诡异,剑剑不离斗笠汉子胸口、脖颈要害,那汉子凭着一双肉拳,往往后发先至,几乎招招同归于尽抢攻,迫使得水清如不敢招式用老。

  如此打法太凶险了,一个不留神便是两败俱伤。

  “准备激发百刺金符!”

  葛笑行满脸严肃,他双手掐诀,调动双重阵法不动声色转动,现在顾不得是否有其他贼修赶来,先合力阴死空中的斗笠汉子。

  如此武夫高手,不打死难道要留着过年吗?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