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道门念经人 > 第659章 第666 667章 几度岁月几多愁

第659章 第666 667章 几度岁月几多愁

2022-11-30 作者: 严轻
  第659章 第666 667章 几度岁月几多愁

  习惯了目前学业轻松、有饭吃有暖和衣服穿的狗娃,现在突然让他每天多写十页字,多念经半个时辰,晚上还要去经义堂学习经文奥义,抽不出太多时间与伙伴们疯玩了,狗娃觉着很委屈,屁股坐不住又不得不照办。

  混底层讨饭出身的他,老早就明白一个道理,想要不被人欺负,就要多拉拢些帮手。

  乡下的说法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他收了那么多小弟,在清正别院威风得紧,不受别人欺负的同时,打了几次群架,即使那些有修为在身的学徒也不敢惹他。

  他以自个心眼揣度出是山长要收拾他,应该是有遭了他欺负的小人告恶状的缘故。

  说好了小孩间的事情不告诉大人,别让他知道是哪个孬种,气死他了。

  更让狗娃郁闷不乐的是以前的小弟们,从这两天开始一个个都不和他玩,见他走近一窝蜂散开,生怕沾染了他的背时霉气,让他好生体验了一把“树倒猢狲散”的人世间凄凉。

  十月进入初冬,天黑得早。

  在训堂写完最后一笔,吹干墨字,外面天色将暮,将厚厚一叠纸张捧着送到隔壁的授课道长公房桌上,用镇纸压着以防过堂风吹乱。

  公房内没有道长在,狗娃眼睛咕噜噜四处扫过,看到另外一张桌上摆放的一叠经义考卷,第一张左下角写的“叶为隐”名字,他心头涌起无名的火气。

  第四批学徒有两百余人,目前晋级化炁境的有七十多人,算是提前成为了仙灵观的正式弟子。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七十多个优秀学徒自成一派,走得比较亲近。

  他拉拢的都是学业处于垫底的学徒,爱玩好闹,坐不住又不安生于功课的家伙,他是没办法,不完成道长布置的功课,到时告到观主老爷耳朵里,他吃不了兜着走会被赶出山门讨饭。

  叶为隐便是七十多名优秀学徒里的佼佼者,今年有十三岁了,长得个头高壮,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这个还没学习功法的半路学徒。

  差生学徒和优秀学徒之间泾渭分明,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狗娃觑一眼门口,他飞快拿起桌上搁着的毛笔,“蹭蹭”几下,将卷面几处位置涂抹好些半干墨水,麻利地把第一张卷子塞中间去,还用手往下使劲压了压卷子,脚底抹油立刻离开房间,出门往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这边。

  看着场坪上追逐嬉戏的热闹景象,狗娃独自落寞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以前的伙伴看见他了,装着没有看到,更别说招呼他一起玩耍。

  往常吃晚饭前的这段空闲,是他最喜欢的快乐时光,山上山下呼朋唤友到处活跃,哪会像现在这样形单影只,让他又回味到了以前在乡下讨饭连狗都嫌的凄惨光景。

  来到大门处,扭头看到观主拾阶而上。

  狗娃慌忙想往边上躲开,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担心观主老爷知道他的劣迹,将他提前开革出山门。

  他可是亲眼看到有一名学徒因为连续三次小考垫底,加上几次违反山门规矩,被山长当众开除,前来求情的家长跪在山门牌坊外磕头苦苦哀求,将不懂事的学徒揍个半死,也没能让铁面无情的山长收回成命。

  “张玄安,你是不是做了亏心事,跑甚么跑?”

  张观主笑着叫住缩着脖颈往门柱后躲的小家伙,第四批学徒也因为狗娃的到来,暴露了许多问题,在掌律堂的操评册子里,懂事勤奋者脱颖而出,好逸恶劳不求上进者,竟然比往届多了不少。

  狗娃就是那匹害群之马,也或许是丢进塘里的一条野生鲶鱼吧。

  搅得池塘里沉渣泛起,更能看清学徒们的心性。

  心性不坚定畏难偷懒者不宜浪费宗门资源,这不是读私塾考科举,一次不成,还能下次奋发从头来过,年岁大点或许就懂事了。

  修行没有回头路,只争朝夕。

  “见过观主,弟子没做亏心事,刚刚没看清是观主,失礼了,观主见谅!”

  狗娃恭恭敬敬拱手躬身行礼,说话有板有眼很有礼节,他从海岛到灵宝观,再到大安繁华都城玩过,见过大世面,觑见观主脸上笑容不像是要开革他的前兆,心头大定,看来山长没有告到观主面前去。

  对他来说,开除他,让他重新流落乡间讨饭,不亚于要他的小命。

  除死无大事,仅此而已。

  至于刚刚涂抹叶为隐考卷的行径,他压根就不觉得是什么亏心事,就像某天夜里他拉一泡屎在五名优秀学徒的寝房门前一样,只要不让人抓到现行都不叫事儿,就是想恶心下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吃晚饭还有一会,与我走走说说话。”

  张观主招呼一声,往右边走廊走去,道:“听说你不专心课业,敷衍每天的功课,拉帮结派,打群架欺负同窗,还在同窗寝房门前拉屎,涂抹同窗考卷,劣迹斑斑,令人发指啊。”

  狗娃差点一头栽倒地上,完蛋了,观主什么都知道,他这次死定了。

  观主身具仙法神通,他做过什么坏事都能算到。

  连他刚刚涂抹考卷都一清二楚,死定了。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在我们面前,莫要耍你的那点小聪明,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害了自己,自食其果。”

  张闻风头也没回,缓步前行,自顾自告诫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话一点都没说错。

  走出一截后,朝后面停在当地脸色煞白的小家伙招手,道:“我曾经说过,允许伱在仙灵观待三年,不会提前将你赶出山门,你大可放心。”

  心死如丧的狗娃幽幽一口气又活过来,狗腿子一样小跑上前,抹着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嘿嘿讪笑:“狗娃知道错了,多谢观主大人有大量饶过狗娃这一回,下次再也不敢犯蠢。”

  在别人面前他半句不会透露自己以前叫狗娃,但是在观主跟前,他反而觉得以叫“狗娃”为荣,很显亲近,纯属他的本能小心思作祟。

  “知错便改,可不是口头说说,而是要拿出实际行动。明日上午大课之时,你去台上认错,当着所有同窗和授课道长的面,向你欺负过的同窗,拉过屎恶心过的五个同窗,还有今日涂坏卷子的叶为隐,认一个错。”

  张闻风说得理所当然,不给小家伙刻骨铭心的教训,不会长半点记性。

  做恶者得用恶法磨,不能迁就轻轻放过。

  狗娃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了,又急又怕,叫道:“观主,我给他们私底下认错好不好?”

  在海岛乡下时候,他记恨经常欺负他的二赖子、吴麻子,半夜时候,给他们家院门抹大粪,刨他们家的庄稼,属于见不得光的报复,反正没抓到打死也不承认。

  一旦认下了,那村里有点什么坏事都赖到他头上,还如何混?

  “敢作敢当,才是英雄好汉。你不是经常和你那些小弟吹嘘你的英雄气概,那么从这次做起,拿出你的气魄来,别叫人瞧扁了。”

  张闻风微笑着鼓励道。

  狗娃暗道,他这次会被人打扁去,今后只怕彻底没人和他玩了。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观主太狠了,要扯去他的脸皮让所有学徒唾弃,授课道长又会怎么看他?

  张闻风笑着往前走,道:“你别怪我心狠,是你自己做错事,就得承担起你的惩罚,你一错再错,三错四错,换一个学徒早开除几回了。”

  听得惊悚的“开除”二字,狗娃一个激灵醒神,和小命相比脸皮面子算个屁啊,饿肚子的苦难记忆如洪水猛兽,他赶紧点头如捣蒜:“是,狗娃听从观主处罚,明日上台认错道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希望你吸取教训,下次莫要再犯!”

  “弟子不敢了。”

  “从明天开始,除了完成学业功课以外,每日下午你去菜地里和麦田干活,胡羌儿会监督你,既然吃得太饱,上蹿下跳捣乱,那就多干些农活杂事,知道食物粒粒皆辛苦。”

  张观主摆摆手走了。

  留下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个嘴巴子的狗娃在走廊躬身应“是,弟子遵命”,他明白自己离被赶出山门只有一步之遥。

  什么拉拢小弟,会不会被得罪狠了的同窗报复,他已经不去多想。

  现在急迫的是要保住手中饭碗,不要真等赶出去才后悔。

  张闻风走进茶舍,山长给倒了一盏茶水,摇头叹息道:“小小年纪,一身的歪门邪道,叹为观止,要不是观主你要留着他,落我手中直接开革,并报备道录分院永不录用。这么多学徒,哪里容他带坏风气,更没有精力一个个去管教。”

  “再给他一次机会,多看着点,若还是阳奉阴违,明知故犯,心性不堪造就,便开革了送走,永绝后患。”

  “听观主的。”

  山长点头,从这批学徒开始,今年十二月二十日前,没有晋级化炁境的学徒,将再没有服用三次清气散的机会,五百年时间可不长,宗门的资源必须得集中在优秀弟子身上。

  遣散回家的学徒,即使再晋级化炁也失去进入大宗门的机缘,只能当散修了。

  小小插曲过去。

  张闻风在宗门待了一个多月,尽可能多给学徒们上几堂课,教他们一些做人道理,他每天修行念经不缀,参悟剑术不落,天天去后山洞窟祭炼青铜灯。

  十一月中旬,大雪纷飞的日子,他又奔波进入秘境。

  陌岭幽境中阳光明媚,始终四季如春。

  看到观主突兀出现,在石堡前方碎石坪漫步的狄坡,忙上前拱手行礼。

  “好,狄坡你是第二批弟子中第一个晋级自在境的修士。”

  张闻风打量着气息稳固的年轻俊朗弟子,每批都有几个特别优秀的佼佼者,只要注意心性不歪,不用操心太多,还能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

  狄坡感激地说了一些客气话。

  宗门培养他,花费的丹药、资源相当多,他在外面历练时候,亦结交不少其它宗门的俊彦,知道其他修士的各种状况。

  正聊着的时候,何和从石堡内走出来,脸上有几分颓色,躬身行大礼:“弟子无能,辜负观主厚望,第二次破境失败,已无心待在秘境,请观主允许弟子返回。”

  张闻风哑然,伸手扶起一向没甚么存在感的弟子,当年还是云秋禾将何和母子带进的山门,一晃眼二十多年过去。

  狄坡识趣地往边上回避,说起来,何师兄急于冲关,或许与他前些日子晋级成功有些干系,太心急了,却落得如今的修行路断绝凄惨下场。

  张闻风带着何和往山下走,道:“宗门外事堂执事一职空悬,你可以出任,平日里继续修行,或许时来运转还有机会冲击破境?”

  他这话只是安慰何和,第二次冲关不过,几乎没有晋级自在境的可能。

  宗门的珍稀资源,不会倾斜给机会渺茫的何和。

  何和已经考虑清楚将来的道路,拱手道:“多谢观主好意,弟子感激不尽,弟子想得明白,想请辞与老母返回老家故里,娶妻生子,尽孝侍奉老母,今后终老田园,恳请观主恩准!”

  张闻风一叹,这是个明白人,拍了拍何和肩膀,道:“准你保留仙灵观弟子身份,今后所生子女孙辈,有修行资质者,尽管送到山上来。”

  “拜谢观主!”

  “起来吧。”

  张闻风扶起这名仙途不顺的弟子,嘱咐一些事项,第一次与何和单独讲话超过了一刻钟,交代完毕,再返回石堡前方,有几个弟子听说观主回来了,纷纷走出门,与观主见礼。

  让何和与几人话别,张闻风又单独叮嘱狄坡几句,挥手间将狄坡与何和送出秘境,由狄坡护送何和返回宗门,处理后面的事情。

  听得何和将要隐居田园,从此无缘修行,弟子们心情颇有些沉重。

  用功愈发勤奋,不敢轻易尝试破关。

  后面一个多月,张闻风一直守在秘境没有离开,连仙灵观第四批学徒们的考核也没有赶回去参加,陆陆续续有张玄燕、史冬云、高冷、安北远、庄玉几人相继突破,也有沈山、张玄东冲击失败,崔仲贤和施文展禁法半年,则没有找到冲关的感觉。

  时机不到,强求不来,他们稳妥地选择放弃这次的机缘。

  钱璟修为进入渐微境后期,把她高兴坏了。

  她白天在石堡百里范围转悠,寻到的矿物资源装满了一个纳物袋,可谓是收获满满,至于被晋级自在境的张玄燕霸道挟持到一边嘀嘀咕咕如何分赃,只有她们两人知道了。

  过年前第三天,等到庄玉成功晋级出关,此次秘境之行宣告结束。

  张闻风带着众人走出秘境。

  几度岁月几多愁,有人欢喜有人忧。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