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揣崽跑路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白月光 > 第202章 冒牌货还挺狂(4000字)

第202章 冒牌货还挺狂(4000字)

2022-06-23 作者: 我爱肌肉猛男
  第202章 冒牌货还挺狂(4000字)
  那三名弟子,两名金丹后期的实力,一名元婴初期的实力。

  三人放在普通的小宗门,都算得上是小长老的级别了,也难怪他们敢如此猖狂。

  即便燕睢从二楼窗户往下看,都看见那三人眼中的淫邪,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打上了化神期修士的主意, 恐怕得当场吓尿裤子……燕绥心中冷笑一声,摇了摇头,随后又落座,好整以瑕看着眼前这场闹剧的发展。

  叶烟跟着三人出了门。

  三人对视一眼,纷纷朝着一个幽僻的无人小巷过去。

  等到了那里,他们便不再伪装自己的真实想法,三人将貌美女修围堵在墙角, 想要对其下手。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别过来!”

  女子满脸恐慌地看着三人, 那楚楚可怜又妩媚入骨的模样,更是惹得三人兽性大发,按捺不住身体那股燥热。

  “真是漂亮,这是咱们这段时间遇见最漂亮的一个吧?瞧瞧,这腰这胸这腿,啧啧啧,真是极品啊。”

  “也不知哪个男人能调教出这种货色,今天可算是便宜了咱们三个……”

  “小妹妹别怕,只要你乖乖听话,哥几个绝对不会伤了你……”

  为首的那名元婴男修笑的一脸油腻,口中淫语不堪入耳,便要伸手过来勾住她的下巴。

  结果那咸猪手还没触碰到她的脸,便被一只纤细的手腕紧紧攥住,紧随着“咔嚓”一声骨裂的脆响, 随后便是“啊”的一声惨叫,那只手直接滚落在地上,淌流出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噗——”

  男子被一脚踹倒在地,吐出一大口血,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废了,疼得他差点昏厥。

  “大师兄!”

  剩下两人见状,皆是愤怒到极点,目眦欲裂盯着眼前的叶烟,“你居然敢偷袭大师兄,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得罪了我们就相当得罪了叶大师!”

  “跟她废话那么多干嘛,不听话的女人不用来打一顿,她是吃不了教训的!”

  这两人怒意冲头,完全没有考虑一个普通的金丹女修怎么可能会轻易偷袭成功一名元婴男修?他们一人手中出现两把重锤,一人手中出现一把长剑,纷纷冲叶烟气势汹汹地袭来……

  短短一息过后。

  “啊!”

  两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凄厉无比。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两人恐惧万分看着面前的貌美女修,脸色惨白如纸,全身被冷汗浸湿,一个人甚至吓尿裤子。

  他们的全力一击,在眨眼间便被这个女人尽数化解,而且本命灵器全部破碎,反噬导致他们吐出了一大口血,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他们原本以为面前这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金丹女修,现在看来他们真是蠢笨无比——这分明是恐怖如斯的化神期修士!
  “你们想知道我是谁?”叶烟看着眼前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三人, 眼中闪过厌恶与杀意。

  这三人不知道暗地里假借着这种名义玷污了多少清白女修, 这种人渣就不应该活在世上。

  但她脸上却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红润的唇角勾起一抹媚人的弧度,看着三人心神一阵,连害怕都忘了。

  她用刀尖挑起一个人的下巴,力道更深一层,锋利的刀刃瞬间便将那人的脖子划出一道血口,直接刺破了大动脉,血哗哗的往下流,“你们假借着本座的名号招摇撞骗,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莫非你是……”

  那人瞪大眼睛,脸上露出恐惧害怕的神色,但不等他说完,叶烟握刀向下一挥,瞬间便斩断了他的头颅。

  血液喷洒在其他两人的脸上。

  他们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空气中泛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叶烟捏住鼻子皱了皱眉。

  “大、大师!女侠!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并不是想要假借你的名号招摇撞骗,我们三人也不过是宗门的走狗,为宗门招揽生意而已,我们真的是无辜的!”一个修士想要来抱叶烟的腿,却被她一脚踹开,随后她又一剑斩去,那喋喋不休的吵闹话语便瞬间没了声响。

  来了三个人,死了两个人,还剩下最后一个人。

  那最后一个人已经要吓晕过去。

  叶烟可不给他晕倒的机会,她指尖弹射出五根细若空气的银白傀丝,瞬间缠绕住那人的四肢和脖子。

  紧接着,那人便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控制了,他仿佛僵尸一般直挺挺地从地上转了90度起身。

  他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发不出声音,喉咙被一根丝线紧紧扼住。

  “带我去你们宗门,好像是叫什么锻器宗是吧?你最好乖乖听话,别耍花招,否则这根傀丝可以瞬间要了你的命。”女子清丽的嗓音如潺潺流水,悦耳无比,然而她的五根玉指微微一用力,那男修瞬间感觉到脖子呼吸困难,死亡的威胁直逼心头。

  “我、我知道,我这就带您过去!求您别杀我!”那修士战战兢兢道,害怕到了极点。

  锻器宗就在临近的一座灵山上,灵山面积不大,还没她荒屹山的一半大,但是灵气却十分浓郁。

  灵气的浓郁程度是决定这个灵山的价值之一,也决定了宗门发展的上限。

  通过一路上对男修的盘问,叶烟也了解了一些事情始末——原来这锻器宗是近十年来刚新建的小宗门,发展势头很足,也有许多天赋不错的弟子修士,但却一直没能打出名声,后来不知是谁想出了借用“叶乙伯”大师的名号来增强宗门的名声。

  为什么要选定这位大师?

  这位大师向来深居简出,而且从不问世间事,所以他们自以为这个谎言不会被识破,便开始到处发布谣言。

  尝到了第一口甜头之后,他们便更加肆无忌惮,甚至还专门人为创造了一名“叶乙伯大师”,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宗门内开设讲课,收取那些慕名而来的炼器师和修士们大量灵石当做学费。

  他们就这么一直干了五六年。

  赚了不少黑心钱。

  而锻器宗也由原先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宗门,迅速发展成占据一方势力的三流宗门。

  这个宗门的野心很大,他们不甘于这方天地,甚至向八大宗门管辖的地区开始进攻,这才意外被燕睢瞧见了。

  燕睢是唯一知道叶烟是“叶乙伯”的人。

  于是他就联系了叶烟,然后就发生了今天这件事。

  “你们还真是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找个人假冒本座?”女子明明是笑着的,然而男修却从中听到了浓浓的杀意。

  他欲哭无泪道,“我们也不知道大师您原来是如此貌美年轻的女子,我们以为大师是那种深山老林不问世事的仙人,这才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过这都是上面那些人决定的,跟我绝对没关系啊,我只是个奉命执行任务的……”

  “别废话了,赶紧带路。”

  叶烟一脚将他踹了几米,满脸皆是嫌恶。

  那男子头朝地滚了几圈,却一口怨气都不敢出,利落从地上爬起来,还扭头谄媚的笑了笑,“大师,你的脚没踹疼吧?”

  叶烟,“……”

  飘渺的云雾笼罩在山峰间,挺拔修长的山峰也绕着淡淡的绿意,好像一副极美的山水画似的,仿佛仙境般飘渺气派。

  这一幕美景也欺骗了不少闻名而来的无知修士和炼器师。

  他们不辞辛苦,攀登上这万阶石台,就为了见那传说中的炼器大师一面。

  那名男修带着叶烟来到一处秘密通道,说是可以最快赶到宗门,打开暗道,里面黑咚咚的。

  叶烟一脚将那名男修踹进洞里,并没有发现暗器陷阱的动静,这才进入。

  就是一间普通的暗道,石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挂着油灯,可以照亮视野,走了没过一会儿,她便看见了出口。

  叶烟拿着从死去的那两名男修身上搜到的令牌,畅行无阻进了护宗大阵。

  有路过的弟子看见男修身后的叶烟,皆是一脸惊喜,“赖师兄,这位女修士哪儿来的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男修本来想冲弟子使个眼色,让他去叫化神期的掌门,但还不等他有所行动,便感觉到脖子处一紧,喉咙无法发声,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道冷漠的嗓音,“我说过,别耍花招,否则我会让你死的比那两个人还难看。”

  “她、她是来求见大师的,我带她回宗门找叶大师。”男修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道。

  可惜被他寄予厚望的师弟,并没有发现他此刻的异常,依旧笑呵呵的挥了挥扫帚,意味深长道,“那师兄快领着这位女道友进门吧,大师恐怕等的着急了。”

  叶烟:……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一个宗门,都不是什么好鸟。

  男修带着她来到一处洞府,叩门请见,里面立刻传来一道中年男性的嗓音,“进来吧。”

  “你退下,让这名女道友进来。”

  叶烟便伸手将他放开。

  男修以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刚走到自己屋里,便感觉到喉咙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他惊恐瞪大的双眼失去了焦距……

  *
  叶烟走进洞府,便看见那双腿盘坐在蒲团上,道貌岸然的冒牌货。

  冒牌货一看见她进来,脸上立刻挂上**的笑容,装模作样道,“来,你过来走近点,让我摸摸你的根骨,炼器师可是需要天赋和根骨的。”

  说是摸根骨,其实是想摸其他。

  这种情景,让叶烟想起了在现代新闻上看到一些骇人听闻的报道,某学生被老师带到办公室里猥亵等等。

  她心中的恶心感与杀意更甚。

  走过去,在那中年男人想要摸上她的时候,她又迅速闪身离去,巧笑嫣然道,“小辈早就崇拜叶大师很久了,想要一睹叶大师的炼器手法,这才千里迢迢赶来,不知大师可否满足我的眼福?”

  叶元基咸猪手摸了个空,脸上笑容一滞。

  他看见女子满含期待的目光,心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很快便换上一副慈祥和蔼的神色,“既然你千里迢迢赶来,本座自然不能拂了你的心意。”

  “这样吧,三日之后,我将会在宗门广场上开展讲课,届时你跟其他修士一起过来听课,我会现场给你演示如何炼制灵器!”

  不过一个普通的金丹期女修,想来也没什么见识,随便糊弄糊弄就行。

  让如此一个美人对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更能加强他心中的成就感。

  “灵器?”女子眨了眨那双秋水美眸,露出一副有些失望诧异的神色,“早就请问当年大师可是以一把仙剑杀入百器榜榜首,我此番前来,还以为能够一睹大师重炼仙器,没想到只是灵器啊。”

  叶元基脸上的笑容一滞,干巴巴道,“想要炼制仙器,可是要天时地利人和,炼制一把仙器需要耗费数年、数十年甚至百年的心血。”

  “当年那把仙器,可是我此生的得意之作,即便是我也无法重置当年的辉煌啊。”

  他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高人般的惆怅。

  叶烟心想,这冒牌货倒是还挺能装,她脸上换上一副了然的表情,随后便告退了。

  三天之后,所谓的大师授课,在宗门广场如约召开。

  叶元基望着台下的一众修士,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炼器材料和工具,一记火焰打进熔炉之中,便要开始第一步骤——炼化提纯炼器材料。

  正当他要开始运气时,台下却传来一道清丽的嗓音,“不知可否让我与叶大师一同炼器?”

  台下的人群一阵喧哗,纷纷冲声音源头看去,发现是一位极为年轻貌美的女修。

  “这是谁呀?居然敢在叶大师的场上打岔子,真是没礼貌。”

  “不过是一个金丹前期的女修,看起来像个花架子。”

  “别管她,叶大师您继续,我们等今天可是等了很久,不要被微不足道的外人扰了心神。”

  人群议论纷纷,皆是心有不满。

  女子却不为所动,只道,“我也有许多炼器技巧想要请教大师,可否让我上台和大师一同炼器,近距离观摩学习?”

  旁边安守秩序的宗门弟子看人群躁动,想上前将叶烟拉下来,但不知为何,他的脚步却一步也不能动。

  叶元基皱了皱眉,虽然心有不悦,但看这女修长的实在漂亮,他脸上换上一副慈祥温柔的神色,“本座最是喜欢勤奋又好学的弟子,那你就上来吧,和本座一同炼器,看看本座是如何炼制出价值千万灵石的上品灵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