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清穿之四爷的小娇包 > 第245章 娇滴滴

第245章 娇滴滴

2022-05-16 作者: 平江府
  第245章 娇滴滴

  福晋听儿子都提到了顾幺幺母女,心里不由得一阵心酸。

  估计是刚才小太监过来禀报的时候,弘晖也听见了。

  弘晖小声道:“阿玛是不是更喜欢二妹妹?”

  福晋想了想,低头看着儿子,提高了声音:“胡说!二妹妹只是妹妹,而你是阿玛的嫡子,这怎么可比?”

  弘晖似懂非懂地道:“额娘,什么是嫡子?”

  福晋道:“你是额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你天生尊贵,这府里的孩子,没有能跟你比的,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她顿了顿,凑近了儿子过去,压低了声音道:“将来,这座皇子府,也是你的!”

  弘晖睁大了一双乌溜溜而纯净的眼睛,揉了揉小肚子:“我的?”

  听起来很厉害,不过还是不太懂。

  福晋伸手握住了他的肩膀:“孩子,你要记住……”

  弘晖伸出小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额娘,我困困。”

  他不想再听额娘的长篇大论了——每次说到这些的时候,额娘的眼神就变得很吓人,声音也很尖锐。

  弘晖不喜欢这样。

  福晋有点恨铁不成钢,刚想把儿子的小手给拉下来,嬷嬷在旁边就过来打圆场了:“福晋,小主子年纪还太小,您说这些——他不懂呢!”

  还小么?
  福晋心想——其实不小了。

  也就只有两年的光景,弘晖就该进上书房了。

  当今的万岁,也不过就是比弘晖这时候大了几岁,就坐在了至尊之位上。

  后院的女人们之间,从进府的那一天起,彼此就开始了竞争。

  后院的孩子们之间,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彼此之间也有竞争。

  不过是一个争夺宠爱,一个争夺父爱罢了。

  ……

  弘晖回到了屋子里,哼哼唧唧的又上了小床:“我热。”

  他翻了个身:“要冰桶。”

  如今端午节已经过了,天气的确一天天热了起来,但是在福晋的吩咐下,奴才们谁也不敢任意让小主子贪凉。

  若是冻病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小主子一直在喊热,总也得想办法,于是两个婢女过去就拿了轻罗扇,跪在他的床前,给他轻轻摇摆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弘晖转头看了一眼,看两个婢女都手酸的不行,微微弓着背,于是他奶声奶气地道:“罢了。”

  婢女们停下了手,弘晖看着两个小姐姐满头满脸的汗,心中觉得甚是可怜,于是道:“去歇着。”

  小主子年纪虽小,却难得有慈心——许多件小事都已经展露了出来。

  婢女感激地给弘晖阿哥磕了个头,这才退了出去。

  屋子里,弘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起身坐了起来,让人在床下铺了纸,开始练大字。

  大字也是阿玛教他的,听说最迟也不过今年年底,差不多阿玛就打算把他给带到前院书房去开蒙了。

  到时候和弘昐哥哥就会在一起了。

  弘晖想到弘昐哥哥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手中的笔尖就是一顿,一滴豆大的墨汁啪嗒的掉了下来。

  有点害怕呢。

  这一滴墨汁落下来,写好的字也就毁了。

  弘晖刚想让奴才重新换纸张,一转头就看见额娘站在左后方,这一下猝不及防,惊得他微微颤了一下,才道:“额娘!”

  四福晋看着儿子这一下颤抖,心里内疚之意顿起,想着嬷嬷说的不错,自己也不能太过拔苗助长,心急了。

  孩子年纪小,最重要的是要放宽心。

  从容松弛,方才游刃有余。

  “你这大字写的很好。”

  四福晋上前去,一只手轻轻的扶住儿子的小肩膀,另一只手包住了他的小手,握住了笔:“只不过这一笔应当这样收。”

  弘晖毕竟还是个小娃娃,被母亲这样抱在怀里,不一会儿就高兴了。

  他向后仰着头,用小脑袋在福晋的胸口蹭了蹭,撒娇起来:“额娘!额娘!”

  四福晋却有些微微出神——看着儿子写的这些大字,她心里倒是动了一动。

  德妃的生辰就快要到了,府里准备的贺礼也都已经齐全了,但是……若是让弘晖跟在她抄的佛经后面,也抄上一段,德妃一定会为孙子的这一份孝心和早慧而开心的。

  而且,万岁说不准也能看见,毕竟是德妃的生辰。

  万岁是念旧的人,那天十有八九会过去一趟永和宫。

  想到这儿,四福晋眼神亮了亮,却听弘晖嗷嗷的哭了起来:“疼!哼!疼!”

  原来是福晋想着心事,想的太过入神,结果手上微微加重了力量,却不知道,弘晖的小手被她包在手掌里,整个都压在了笔杆子上的雕花。

  弘晖的手嫩的跟豆腐一样。

  他甩着小手就哭了:“好疼!”

  一遍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弘晖一边就不住地吹着气,旁边两个婢女赶紧上前来,帮他捧着小手吹。

  吹着那淡红色的压痕。

  福晋刚才的笑容还挂在脸上,这一会儿眉头又皱了起来——这孩子怎么这么异常娇气?

  就算是姑娘家,也未必像他这样啊!
  这点屁大的事情就掉眼泪珠子,还得了?
  被奴才们又伺候着上了小床,弘晖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伸手摸着小肚子,哭丧着脸又道:“我要喝奶茶啊……”

  四福晋抬手揉了揉眉心。

  ……

  端午节过后,府里的膳房却像惯性还没消失一般,又包了好几天的粽子。

  顾幺幺放开了胃口,连着早上和中午吃了好几种口味的粽子,结果……成功的把自己给折腾到胃疼了。

  府医过来看了,也只是说没有大碍,让侧福晋别担心,又开了消食的陈皮等给她。

  晚上,四阿哥一回到府里,处理完了正事之后,听说侧福晋今儿叫了府医,就是一怔。

  问了情况之后,他直接就过去看顾幺幺了。

  屋子里,顾幺幺靠在枕头上,端着一碗陈皮茶,看见四阿哥进来了,她伸手把茶放在了旁边的小桌案上,笑着对他伸出了手:“爷。”

  四阿哥撩起了衣袍角,在她床边上坐下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心疼地道:“怎么样?好些了没?”

  顾幺幺比划给他看:“膳房今天做的新口味的粽子,里面都是流沙加豆沙的,特别好吃!”

  四阿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傻乎乎的,那也不算什么新奇口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