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炮灰女配的主神之路 > 第651章 猎妖人16

第651章 猎妖人16

2023-01-26 作者: 蜜语心言
  第651章 猎妖人16
  陈梦玲也是突然想起这男童可能的身份的,不等无双追问就道:“这个男童应该是我的哥哥。

  我对我哥哥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而且全家没人知道我哥哥的事,就是管家也不知道。

  因为管家是我家富贵起来后,才跟了我爹的,那个时候我哥哥已经没了。

  这件事我也是听我爹爹说起过一次,之后为了怕伤心, 我爹爹就再也不肯说了。

  当初盐县还不叫盐县,是周围这么多县中最穷的一个,我爹那个时候,是给大户人家做账房的,日子还过得去。

  我哥哥就是那个时候出生的,但哥哥天生体弱,每日喝药如喝水, 爹爹赚的钱都贴了进去,以至于我家收入不少却过的非常清贫。

  后来我娘生下了我,两个孩子要照顾,一个病一个小,我爹为了给我哥哥赚药钱,每日除了账房的活还要抽空去兼顾别的活,忙的根本顾不上家里。

  我娘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做家务,养鸡养鸭,一根蜡烛两头烧,很快就病了,家里没钱吃药,我娘病了没多久就去了。

  我娘去了之后, 我和哥哥更没人照顾了,爹爹去干活也不能带着我们,我哥哥病着还要照顾我。

  哥哥想帮爹爹减轻负担,不止是照顾我, 还做些简单的家务,如此劳累之下, 哥哥的病很快就严重了,他怕爹爹担心,瞒着不说。

  后来哥哥病的太重,爹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哥哥也去了,那个时候我刚一岁,根本不记事也照顾不了自己,我爹爹说,那是他人生最绝望的一段日子。

  不过那之后没多久,大概我两岁的时候,老县令走了,换成了新来的县令,新县令大力开发盐井,我爹看准机会,卖了家中的房产和所有土地,还借遍亲戚朋友,凑了几百两银子。

  我爹用这些钱包下了一处盐井,以此起家,很快就赚了钱,机缘巧合之下,又买下了一处盐井, 一跃成为盐县第一盐商。

  我记事之后,家中的日子已经好过,就连卖出的老宅和土地也都买了回来,后来日子就越来越好过了,我娘和我哥哥,只是我爹口中甚少提及的人。

  我知道我爹不多提是怕伤情,并不是不爱我娘和我哥哥,我爹这么多年一直洁身自好,只有我一个女儿,还培养我做他的接班人,我知道爹心里一直没忘记过娘,没忘记过哥哥。

  那幅画上画的老宅,就是哥哥还活着的时候的样子,爹爹穿的衣服想必也是哪个时候常穿的衣服。

  如果是哥哥思念爹爹,想要让爹爹留下,那爹爹的魂魄或许是自愿留下陪伴哥哥的。”

  陈梦玲说完,无双也有点头疼了,她就说这么弱的一只小鬼,如何有能力把大活人的灵魂从身体内赶出来,再禁锢起来呢。

  这要是父子就说得过去了,陈元一的魂魄不是被强行拘走的,而是自行离开身体,主动跟着鬼走的。

  无双长出一口气,自语道:“麻烦了啊,不是被迫是自愿,刚刚又打草惊蛇了,想要从外部叫醒他,几乎是毫无可能了。”

  陈梦玲听的着急:“虽然我也很可怜哥哥,可哥哥已经是死人了,爹爹还活着啊,难道要爹爹的魂魄一直留在这幅画里吗?”

  无双看陈梦玲有些崩溃的神情,安抚道:“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既然外部叫醒不能,但你们是一家人,可以用亲情感化对方。

  给我两日时间做准备,两日之后,我会送你进入画中世界,到时候能不能把你父亲接出来,就看你的了。

  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去找一节千年槐树的枝丫,记住,必须是千年的槐树,树龄只能大,不能小。

  还有,千年槐树很可能生了灵智,取树枝的时候,一定要先设祭坛叩拜上香,然后说出诉求,准备三牲祭礼。

  做完这所有的一切之后,再燃三炷香,如果三炷香烧尽后是整齐的,就代表槐树答应让你们取树枝了。

  之后只取要用到的树枝,除此不可损伤槐树分毫,切记这些,要是做错了,很可能会招惹祸事。”

  陈梦玲不知道无双要千年槐树枝做什么,但她还是认真记下无双的叮嘱,然后下令召集陈家所有人手,反复把无双告诉她的要求让大家记牢,让人去寻找千年槐树树枝。

  陈家人出发去找千年槐树树枝,无双则是一直在画符,外面的陈家人出去后就到处寻找千年槐树的消息。

  虽然古树挺多的,但是能确定有一千年以上树龄的千年古树本就稀少,更何况还指定要千年的槐树。

  好在陈梦玲提前准备了两千两银子让他们带着,专门用来打探消息的,为了救回自己的父亲,陈梦玲完全不惜钱财。

  在金钱开路之下,很快陈家人就从一个外地客商的口中打探出了一个消息,与盐县隔着一个县的一个小镇上,有一棵长在小镇入口处的千年古槐。

  那古槐据当地人说,很是灵验,很多人都在古槐面前烧香拜它,求心愿。

  管家当即带着人赶往古槐所在的地方,然后提前准备好三牲祭品,严格按照无双的要求,先设祭坛叩拜上香。

  之后管家带着一群人跪倒在祭坛前大声道:“家中老爷遇诡异之事,需要您一条枝桠相救,特此敬告,还请古树垂怜,允许我等取走您一截树枝。”

  说完再次磕头跪拜,然后献上三牲祭礼,之后点燃三炷香,本以为且要等一会儿香才能燃完。

  谁知道那香才一点上,原本飘散的烟突然笔直向上,飞速的冲进槐树的树冠,与此同时,地面上的香眨眼燃尽,只剩下整齐的三个把。

  香烟燃尽的时候,槐树上,一节长的很坚固的树枝自动从槐树上脱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摆放的祭台上。

  众人被这神异的一幕给惊了一下,管家想到临走之前,无双叮嘱的话,古树有灵,不可冒犯。

  管家立刻对着古树跪拜:“多谢您愿意送我们树枝度过难关,多谢。”

  之后管家拿着槐树枝,用最快的速度赶回盐县陈家,把树枝送到无双的面前。

  无双低头观察了一下,不错,一千三百年的古槐,效果够强,好东西啊。

  拿到了槐树枝后,无双立刻动手,把这块槐树枝取最合适的部位,雕刻成身外身,给陈梦玲的哥哥存身用的。

  之前无双用槐木给鬼做身体,直接用刀刻就能刻出来,但是现在无双法力不够,只能用符来制作,过程繁琐而复杂。

  在无双耗费了上百张符后,给陈梦玲哥哥的槐木身体总算是做好了,无双疲惫的敲打着自己的身体,好累,好怀念自己的法力。

  陈梦玲和管家可不知道无双正在喊累,俩人只看到无双面前符纸飞舞,各色光芒闪烁,看起来非常的厉害,也非常的唬人。

  等符纸飞完,原本还是一截木头的槐树枝,就变成了活灵活现的一个人偶,如果不是那木制的外表,这人偶逼真的就如同真人一般。

  无双把人偶推到陈梦玲的面前,道:“等会儿我会施法送你去画中世界,找你父亲,你告诉你哥哥,这个人偶可以成为他的身体。

  有了这千年槐树制作的身体,他可以不怕日光,还有影子,除了没有心跳不需要吃喝,一切与活人一样。

  如果他愿意,可以住进这具身体里,与你和你的父亲一起生活。”

  陈梦玲没想到无双要千年槐树枝是要做这个,如果没有这槐木身体,她还没把握说服哥哥,但是有了这个,陈梦玲一下子有了信心,一定能说服哥哥。

  陈梦玲握紧了手中的槐木人偶,对无双点头道:“我准备好了,还请天师立刻送我进入画中世界。”

  无双点头,点燃手中符纸,一点银光冲入陈梦玲的眉心,本来睁着眼睛看着无双的陈梦玲眼睛瞬间闭上,摇晃了一下身体,趴到了桌子上。

  与此同时,画中的小院里,多出了一个长裙女孩,正是陈梦玲。

  画中的陈梦玲四处打量了一圈后,就直接走向那三间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陈元一和陈梦玲的哥哥都在屋子里,接下来就看陈梦玲要如何说服她哥哥了。

  无双本以为陈梦玲会耗费上很长时间,但其实这次陈梦玲进入画中后不过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次和陈梦玲一起走出来的,还有陈元一以及一个长的玉雪可爱,但是有些瘦弱的小男孩。

  一家三口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看着无双,就好像隔着画纸在于无双对视,陈梦玲还对着无双摇了摇手。

  陈梦玲的手上拿着无双给她的人偶,脸上的笑容很是欢喜,看来此行顺利。

  无双急忙施法吧,把画中的人都弄出来。

  陈梦玲一出了画中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趴在桌子上的身体瞬间坐直。

  随着陈梦玲一起出来的,还有陈元一看起来缥缥缈缈的魂体,透明程度远超普通灵魂,看来是没少用自己的灵魂补贴儿子。

  反倒是那小男孩灵魂,不但不透明,甚至看起来特别的凝实,就连鬼气都比之前更重了些。

  小男孩有些怕无双,一出来就躲到了陈元一的身后,倒是陈元一很是坦然,直接对着无双行了一礼。

  “多谢天师救我出来,还愿意给小儿制作身体,陈某感激不尽。”

  无双看着陈元一透明的厉害的魂体,淡淡道:“不要急着感谢我了,你补了不少灵魂给你儿子吧。

  虽然一片爱子之心我能理解,不过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每个人的灵魂强度都是差不多的,不能多也不能少。

  你是不是觉得你儿子看起来很弱很可怜,想让你儿子的灵魂强大一点,你儿子之所以弱不是他缺灵魂,而是他没有怨气。

  鬼的力量来自怨气,怨气越强力量越强,厉鬼吞噬灵魂变强,你以为厉鬼是把灵魂吃了吸收了才变强的吗?
  并不是,厉鬼吞噬灵魂吞噬的是灵魂的力量,也就是怨气,灵魂本身被吸走怨气自然会被地府引力接走。

  而你乱来的让你儿子吞噬了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灵魂,不但他日后根本无法入轮回,单说他吞噬至亲灵魂这一点,若是入了地府这可是死后重罪,要被罚轮回畜生道的。

  而你,失去了大部分的灵魂,根本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只能当个游魂,什么时候等你肉身阳寿耗尽死亡,你的灵魂才会进入地府。

  而淡薄的灵魂无法投胎成人,你唯一能投胎的,就是畜生道!”

  无双真是越说越生气,就没见过这么能乱来的人,本来以为人救出来就行了,谁知道这陈元一给她弄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陈元一没想到自己只是心疼儿子,竟然会造成这样大的后果,他一时有些荒神:“对不起,天师,我不知我心疼儿子的举动会带来如此大的麻烦,还请天师救我儿。”

  说罢陈元一直接跪倒,向着无双深深拜下去,陈元一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要早知道会是这样,他肯定不会乱来。

  旁边的陈梦玲也急忙跪倒在无双面前,拉着无双的裙摆道:“天师,天师求求你救救家父,救救他吧,您那么厉害,一定能救我父亲。”

  就连陈梦玲的哥哥也顾不上害怕无双,扑过来道:“天师,都是我的错,您杀了我把父亲给我的灵魂都还给父亲吧,求求您救救我父亲。”

  无双抬手揉着额头,看着这兄妹俩头疼道:“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本来很简单点事,非要弄出这么多节外生枝。”

  无双仔细思虑了半晌,对陈梦玲道:“你父亲魂体孱弱,人体内三把阳火,就你父亲现在的孱弱灵魂,哪怕那三把阳火是他自己的,也足以把他的灵魂烧成飞灰。

  现在唯有再去求一段千年古槐的树枝,给你父亲做一个身体存身,这样你父亲也能出现人前,只要不被大夫把脉发现你父亲没心跳没脉搏,不会有人发现他不是活人的。

  之后每日从你哥哥身上抽取一丝你父亲的灵魂,还给你父亲,如此大概过个一年半载,俩人的灵魂才能彻底恢复正常。”

  无双话音落下,对面一人俩魂立刻松了口气,能恢复正常就好,立刻又对着无双行礼感谢。

  无双可顾不上听这些,她在琢磨给又要去求树枝的古槐什么礼物才好。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