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长官使

2022-06-22 作者: 包包紫
  第131章 长官使

  “姣姣,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阿娘与阿舅会这么对你,对不起,姣姣,你打我骂我, 不,你杀了我都好,对不起。”

  牛菊挤了过来,她与齐漳两个,把谭戟一直往后挤,挤的谭戟只能站起身来,都没地方坐了。

  盛姣姣被齐漳与牛菊夹在中间嘘寒问暖, 她的思想混沌着,抬眸去看谭戟,他手里拿着一只碗,素来沉着的眸子,也正看着她,专注的,充满了一种不可言说的缱绻。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缠片刻,然后双双挪到了别处,欲盖弥彰一般的遮掩着内心的悸动。

  “南集这边的治安的确是要好好儿的整顿整顿了,就趁着这个机会,把南集肃清肃清。”

  齐漳说着,抬头去看谭戟,谭戟眼眸中有寒光,微微点头,
  “是该整顿。”

  盛姣姣左右看看齐漳与谭戟,用着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想了想,问道:

  “戟郎与阿兄又升职了吗?”

  “你阿兄如今是跳马湖的前翼长了。”

  坐在床榻边的齐漳抬手,摸了摸盛姣姣的头,眼神中满满都是心疼, 又道:

  “从今往后,姣姣儿能在整个郡北横着走。”

  因为仗打的还不错,死亡将士的抚恤,以及在役将士的军饷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南集的翼长主动向总兵大人递交了荐书,要归在谭戟麾下。

  不为别的,只因为南集的几座军营都没钱发军饷,南集的翼长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这段时间,郡北的仗屡传捷报,总兵大人也明白郡北的难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管将俘虏来的女人登记在了战利品的单子上,往郡王处一递,一句话不提金银珠宝的事情。

  事儿便这样从总兵那里就被压了下来,导致的是谭戟麾下四座军营富的流油,并且治寿郡的小朝廷,手还伸不过来。

  南集翼长早就羡慕上了郡北将士的富裕生活,没出盛姣姣这个事情之前,他就想自降身份,到谭戟的麾下去。

  这次谭戟与齐漳到南集之前,总兵正好往郡北增兵一万六, 谭戟升长官使,齐漳任前翼长,秦瓦任后翼长,白陶护送“小贵人”去帝都,暂且保留职位,等回郡北后再议。

  而齐明任了营长,常驻跳马湖集上。

  三万六的兵加上南集与集上六个村子的民兵,由长官使谭戟统一调遣。

  于是南集翼长便借着盛姣姣被绑这件事,带着南集四座兵营,自请降职求援。

  这一下子,盛姣姣的身份就从一个区区翼长的未婚妻,水涨船高成了长官使的未婚妻,翼长的阿妹。

  又更别说如今她的二哥哥也升做了营长,大哥哥齐漳的师父秦瓦,还做了后翼长。

  整个跳马湖,不,整个郡北,可再没有比盛姣姣更风光的姑娘了,除了废太子一家。

  而如今,废太子一家被齐明层层护在集上,任何一个太子府的下人要出入,都要知会齐明一声。

  端敏、废太子与废太子妃,更是自觉不肯踏出太子府一步,他们便是想要风头,也出不了风头。

  “我看你整天待在村子里,也不出来走走,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儿的在南集上转转,不必担心家里,我已经派人同家里人说了,老太太和姑姑也会来南集陪你的。”

  齐漳拍了拍盛姣姣的手,心疼的她不得了,生怕她遭遇了这种事,会有什么不开心,就想让她在南集上多转转。听说阿婆与阿娘要来南集,盛姣姣想了想,便是点头同意了,暂且留在南集。

  如今汗血马的饲养已经步上了正规,随着天气转热,汗血草也长了起来,地里已经开始播种,如果用的是齐家粪坑里沤的粪施肥,农作物的收成应当不错。

  村子里的事儿,也不必盛姣姣亲历亲为,她只需要等学堂、齐家宅子、谭家宅子建好之后,再回去验收即可。

  家里人用汗血宝马套了一辆车,从南集到黄土村,非常的快。

  只过了半个时辰,齐大姑娘与齐老太太,并着两个负责伺候的小丫头就到了南集军营里。

  两个齐家妇人如同水做的一般,一见到盛姣姣,就抱着她大哭一场。

  又看见牛菊一直坐在营帐里,齐老太太的心头就很是不舒服,责难道:

  “我们齐家究竟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牛家的,竟然要这样害我姣姣儿,我姣姣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要活了.呜呜呜。”

  牛菊一脸愧疚的摇头,只是抬起手来抹眼泪,也不辩解半句。

  这模样儿反倒是盛姣姣看不过去了,她好容易劝住了阿婆与阿娘,让军营里的兵,安排了她们俩去军帐里歇息,才是拉过了牛菊,细细询问起关于周家与熊家的情况。

  牛菊说她才接到的消息,她阿爹已经托了集上会读书写字的人,写了休书给她阿娘。

  “原本我阿娘的意思,是把我也一起带走,直接拉到南集,与你一起卖给那个南郡货商,算作买一送一,好多要些钱的,可是齐二哥把那群南集的流子给拦了下来,我阿爹知道了这件事,知道已经留不得我阿娘了。”

  牛家就只有牛菊一个姑娘,牛元肯定不放心牛菊远嫁,更何况牛家现在的日子过得又不差,光是地里的野菜,每天也是一笔不小的进账。

  因而知道熊琳的目光这样短浅,且心性不善之后,干脆休了熊琳,以解心头之恨。

  盛姣姣听了牛菊的话,沉默了许久,才是握住了牛菊的手,问道:

  “牛菊,你怨我吗?”

  牛菊摇摇头,伸手抱住了盛姣姣的腰,红着眼眶哽咽,

  “齐大哥已经将我阿娘送回了黄石村,阿舅充军了,姣姣,这已经是对我阿娘最大的宽容,真的,比我想象的都要宽容许多。”

  她以为会死人,毕竟盛姣姣在齐家什么地位,所有人都知道,所以牛菊以为阿娘这回肯定没命了。

  所以牛菊对盛姣姣一点怨恨都没有,她只有满心的愧疚。

  盛姣姣不再说话,只是摸了摸牛菊的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正是春耕的时候,我这里并没有什么事,你过会子便同我阿兄回去吧。”

  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周家与熊家也已经得到了教训,那所有人都应该各自回到各自的轨道上去。

  如今殷泽生死不知,未来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盛姣姣已经没了底。

  但不管未来如何失控,多掌握些钱财,广囤粮,厉兵秣马,那都是好的。

  所以盛姣姣催着牛菊回去种地,自己则带着阿婆与阿娘,换了男装,在这南集里转转,算是了解民生。

  齐漳回郡北了,临行前,特意留下了谭小剑,谭戟也有许多事情要忙,也派了郑岭留下,一同保护盛姣姣。

  南集比集上热闹许多,因为去年的仗打的不错,今年家家户户手里有了几个闲钱,南集上小摊小贩的生意便好了不少。

  盛姣姣手中拿着一柄折扇,带着阿婆与阿娘并几个边军,在街上转了一圈,就遇上了鄂坨。

  鄂坨等几个货郎在街边支了一排摊子,盛姣姣走过去,笑吟吟的看了他们好一会儿,又看向摊子上的一排香囊。

  这些香囊与文秀她们绣的也差不了多少,不过图案样式都显老了些。

  于是盛姣姣拿出一个文秀绣的香囊,对鄂坨说道:

  “原先没想起来,原来你们也是做香囊生意的,这样样式的香囊,鄂先生收吗?”

  鄂坨看着站在面前的男装盛姣姣,嘴里“哎哟”了一声,忙从摊子后面走了出来,拱手,
  “不知是姣娘来了,某有失远迎。”

  又看向盛姣姣手里花朵样式的香囊,只觉稀奇,
  “这样的香囊,我竟从未见过,这花样子也好看,姣娘有多少这样的货?”

  只一眼,很有生意头脑的鄂坨就断定了,这样的香囊如果拿到南郡去卖,也会很得姑娘太太们的喜欢。

  “挺多的。”

  盛姣姣将手里的香囊拿给鄂坨,两人移步到了不远处的茶肆里,开始谈起生意来。

  鄂坨的香囊都是从南郡采购来,拿到治寿郡卖的,论起绣工来说,的确同盛姣姣手里的香囊锈工差不了多少。

  但是盛姣姣手里的香囊胜在花样好看。

  茶肆中,鄂坨将手中的香囊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问道:
  “这花样子我竟从未见过,总觉得,美的很盛大,有种怎么说呢”

  “有种帝都的奢靡华贵风?”

  盛姣姣手中捧着茶,笑看着鄂坨,见鄂坨急忙点头,她才道:

  “这花样子是我自己画的。”

  她那十几年的皇后,可不是白当的,耳濡目染之下,就是再清冷寡欲的人,也会被帝都的奢华熏陶出点盛大贵重的气息来。

  这便直接表现在了她的笔墨中,简单的花样被五彩斑斓的丝线一呈现,无论是香囊还是记绣品,看起来都透着一股雍容华贵。

  鄂坨急忙说道:

  “姣娘手中除了香囊,可还有别的绣品?这样的绣品无论是什么,我们都收了。”

  “那敢情好,从今往后,我这治寿郡的绣娘们,可又多了一条活路了。”

  桌子边的盛姣姣说的高兴,她以前只同集上的贵人府做生意,废太子身边的下人满打满算也只有上百人,能有多大的需求量。

  现如今把绣品卖给鄂坨,可就打开了整个大泽十八郡的市场,需求量激增。

  盛姣姣迅速在脑子中组织了一下,决定今晚过后,就赶紧的回黄土村去,她要找文秀过来,大肆招收绣娘,供货给鄂坨。

  此时,齐老太太与齐大姑娘走过来,说是要去集上转转。

  临行前,盛姣姣特意叮嘱了,让齐大姑娘找找南集上有没有铺子卖掉的。

  鄂坨听了,笑着说道:

  “姣娘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如今竟要在南集上买铺子了。”

  “我们家人口多,前两日阿兄又领了不少的孩子回来,不光领大人,还带回来几位寡母,没有办法,只能多找些买卖做,养活这些个人了。”

  盛姣姣的手中拿着叠起的折扇,瞧着自个儿的手心,又是叹道:
  “仗打的大了,负担也就越来越大了。”

  那些孩子日前已经留在了齐家调教,寡母们暂时安置在黄果村里,将谭家的地给翻出来。

  这事儿也是前不久谭大娘子偶尔提起的,只说在谭戟的爷爷辈,其实谭家的家境还不错,留下了许多的地,差不多整个黄果村靠近黄土村的那一片地,都是谭家的。

  不过因为是荒地,从谭戟爷爷那一辈,就没人种。

  盛姣姣一丈量了这片面积,倘或她将谭戟与齐家的地全种起来,这黄果村与黄土村之间,可就无缝衔接上了。

  于是她便打发了齐漳带回家的那几个寡母去翻地。

  “姣娘这是说的哪里话,若是寻常领军,只怕根本不会管这些孤儿寡母的,还是姣娘大善。”

  木窗前的鄂坨一脸敬佩,朝着盛姣姣拱手不断,又自告奋勇,
  “我们这些走街串巷的货郎,消息最是灵通,若是姣娘需要,别说南集的铺面了,就是山庆城的铺面要买卖,我们也都是能收到消息的。”

  “那如此便甚好。”

  盛姣姣说着,便以茶代酒,敬了鄂坨一杯,二人谈起这治寿郡的生意来,颇有话聊。

  期间,谭小剑匆匆而来,就站在茶肆门外,一脸欲言又止的看向盛姣姣。

  她便起身出了茶肆,低声问道:
  “何事?”

  “那个姓王的货商,被长官使拿了。”

  他说的那个王姓货商,便是花了五百金,想要买走盛姣姣的人了。

  闻言,盛姣姣立在茶肆的招旗下,冷声问道:
  “你阿兄拿他如何?”

  “长官使已经斩了他的人头。”

  在治寿郡,只要手中有兵权,便是说一不二的,区区一个货商,也不必查实什么确凿的证据,也不必向任何人禀报,他人在郡北,谭戟说斩便斩了。

  盛姣姣点头,垂目道:
  “你阿兄在哪里办事,我同你去看看。”

  说罢,又走回茶肆,同鄂坨交代一声,她要先走云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