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南集的二流子

2022-06-19 作者: 包包紫
  第128章 南集的二流子
  周大娘子指着熊俊,又是一想,转而笑道:
  “哦,我倒是忘了,你阿姐生的牛菊,倒是同盛姣姣关系不错,你们家如今也是个穷的, 怎么着,我说的没错吧,这齐家上上下下啊,都被攥在盛姣姣一个人的手心儿里,谁都别想落了好。”

  土屋子外站着的熊俊一脸苦笑,
  “此话正理,便是齐家赚了金山银山, 也同我们这些人没干系, 只是齐家赚齐家的,我便是不太明白了.”

  他还待再说些什么,坐在门槛上的周老太爷在地上敲了敲旱烟袋,有些不耐,
  “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怎么不想想往年我们过的什么日子,今年又是过的什么日子,姣娘给的不达你们预期,你们便心中有愧了?”

  还是日子过好了,便不记得往年的治寿郡,究竟会饿死多少人了,别的不说光是周家, 便饿死过好几个孩子。

  可今年压根儿就没听说过饿死了人。

  这同谭戟按时发放军饷有关,更同姣娘收粮,又平价售粮有关。

  齐家这一年的日子是好过,在他们这群人的眼里, 已算得上是飞黄腾达了,可是齐家的人做了多少事?

  但不说别人,只说齐周氏,原先就是个只会抡锄头下地干活儿的,现在据说都在背着背篓,同集上贵人的奴才打交道,学着如何舌灿如花的推卖绣品了。

  可与此同时,周家与熊家又在做什么?他们在伸长了脖子,等着齐家来送钱给他们。

  虽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家人,可周老太爷也忍不住想说一声,这些人,可真够厚颜无耻的。

  熊俊扫了一眼周老太爷,不接周老太爷的这茬子话,反而看向了周大爷,笑道:

  “大爷,咱们借一步说话,如何?”

  周大爷犹豫的看向周大娘子,他没有什么主意,这些年,家里的什么事, 都是周大娘子拿的主意。

  周大娘子推了周大爷一下, 打了个脸色,让他去听听。

  熊家与周家都在黄石村,平日里两家的儿郎来往也密切,但今日熊俊特意找到了周家来,肯定是有事情。

  周大爷听话的跟着熊俊去了。

  坐在门槛上的周老太爷,垂目抽着旱烟,一副管不了,也不想管的失望模样。

  左右不是什么好勾当,他也不想听。

  许久后,周大爷满脸惊疑不定的回来,熊俊却已经走了,周家几个人瞧着周大爷脸色不对,但问他,他又不说,只收拾了包袱,说是跟着熊俊到南集去几天。

  当天,熊俊与周大爷就去南集做生意了。

  二日时候,牛菊地里,但凡施肥过的地方,都冒出了野菜的绿尖尖,瞧着那颜色还格外的鲜嫩,有股子水份相当饱满的卖相。

  被牛菊请来翻地的娘子们一个个都惊奇的不行。

  不过因为牛菊的这块地太大了,又都在水泊边上,所以这倒也没有让人产生什么怀疑,只惊奇这些刚刚被摘过野菜的地儿,竟然还能重新冒出野菜的芽来。

  于是一个个的又将齐家出售的种地宝,捧上了神坛,想要翻一倍的价格,从牛菊手中买种地宝回去肥地。

  牛菊自然不干,她有十几亩地,这一板车的种地宝都是不够用的,目前来看,只怕还有一大半的地没法儿肥。

  她也没办法,金疮药的药材要紧,只能狠心将地里刚冒芽的野菜铲了,种上金创药材的种子。

  便是她正在地里忙活的时候,熊俊和熊琳,带着周大爷等另外几个人,找到了水泊边上,要拉着牛菊去南集。

  事儿在水泊边上吵吵开,很快就传到了盛姣姣处。

  她正在野仙亭外,一张新做成的竹椅上喝茶看书,獒子趴在她的脚边,待旁边那只红泥小灶上热的水开了,便站起身来,冲盛姣姣哼两声。

  旁边一个小丫头,坐在野仙亭里写字,待獒子哼哼,她便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替盛姣姣倒了壶茶。

  盛姣姣一边看书,一边挑剔道:

  “帝都的贵女们,人人都会一手好茶艺,你这泡茶的手势与步骤皆不对,你得知道,虽然在治寿郡里,这并不是姑娘家该学的,但会得一手好茶艺,将来无论嫁人与否,路子都走得宽些。”

  她琢磨着,得找个茶艺较好的女师父,来教这些遗孤中的小姑娘们学茶艺了,不光光茶艺要学,琴棋书画最好都安排上。

  这倒是与门楣什么的无关,只是盛姣姣当了一辈子的皇后,认知与见识都被拔高到了一个高度,她实在是看不来自己身边长大的小姑娘,仅仅会个读书写字下地干活儿.
  多些才艺,将来若是谁的运气好,嫁入高门大户里,也不至于教人看扁了去。

  就算是不嫁高门大户,有些才艺傍身,也好有门讨饭的手艺不是。

  小丫头规规矩矩的蹲身行礼,规矩丝毫不错,正要应是,三娘子匆匆的跑入林子,大呼,

  “姣姣儿,牛娘子发了疯,带着一帮子南集来的爷们儿,要把牛菊拉扯上车,说是送牛菊去嫁人呢。”

  正翘着兰花指,拿着薄胎小茶杯的盛姣姣,瞬间愣在了原地,拧眉问道:

  “牛娘子?熊琳?”

  是她的口头警告未见效?明明都已经警告过牛菊了,她还带了人来,想把牛菊嫁掉?

  又是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盛姣姣脸色一变,起身来,
  “不好,今日牛大爷不在。”

  她匆匆往堂屋走,吩咐身边的小丫头,

  “取披风来,通知狗爷随我去水泊一趟。”

  又对跑进的三娘子道:
  “我看牛娘子是魔怔了,回头拿下她,教牛大爷与她和离。”

  三言两句间,已透露出盛姣姣极大的恼意。

  她轻易不替人做主,但习惯使然,自觉有理,对方做的事又十分忤逆了她,她便要替这牛家人做个主了。

  说话间,小丫头与三娘子都动了起来,没一会儿,披风取来,盛姣姣披上披风出了门,疾走在村子口时,民兵队的二狗已经套了马车,等在了村子口。

  盛姣姣与三娘子上了马车,二狗坐在车子前头,对盛姣姣道:

  “姣娘莫急,收到你的消息后,咱们村儿的民兵就放了消息过去,今儿必不能让牛娘子带走牛菊。”

  马车内,三娘子紧张的看向盛姣姣,问道:

  “姣姣儿,咱们这样去是不是有些师出无名啊?”

  她最近也学了几个成语,说起话来有些个不伦不类的,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熊琳是牛菊的亲娘,自古女子嫁人,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牛娘子莫说要把牛菊嫁出去,便是要将牛菊卖了,那都是可以的。

  没有人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不对的反而是盛姣姣,她只是牛菊的朋友而已,凭什么要制止牛菊嫁人?

  盛姣姣坐在摇晃的马车内,闻言,睁开双眸,看向三娘子,

  “如今的我,做不得别人的主,却是可以做做齐家与牛家主的,我说不让牛菊嫁,谁若要嫁了她,谁就是与我做对,不为别的,只因牛菊是我的朋友,我想她随心自在的活,而不是同这芸芸众生般的过活。”

  为着什么呢?为着牛菊不愿。

  为着她刚拿出契约书,还不待解说,牛菊便已经画押完毕。

  为着她满心的算计,牛菊却依旧充满了信任的唤她,“姣姣,姣姣说的一定是对的。”

  为着牛菊的赤忱,为着这个姑娘,能够在田野间自由自在,为着她总有一天,会实现她自己发出的豪言壮语,她说,她要做这黄土村里第二有钱的人。

  人心泥泞不堪,盛姣姣不愿牛菊折损在这些见识浅薄的人心上。

  三娘子看着盛姣姣不说话了,她觉得盛姣姣的格局好大好大,并不是她这样的人,所能够仰望的到的高度。

  因而内心对盛姣姣更是生了些追随的心思。

  这想法说来也是可笑,因为三娘子到底是盛姣姣的长辈,这长辈对晚辈有了臣服心,说出去还不定怎么惹人笑话呢。

  为此,三娘子默不作声。

  很快到了水泊边,那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人。

  三娘子跳下马车,扶着盛姣姣刚下车,就听到一片嘈杂声中,熊琳大声道:
  “我生的肉,我怎么就没权力让她嫁人了?你们拦着我做甚?我就是要带走牛菊,我要让她嫁给有钱人,让她去过好日子!”

  间或传出牛菊的哭声,她的手腕被掐在熊俊的手掌中,摇头,

  “我不要嫁,阿娘,我阿爹还没回来,阿爹明明不同意我嫁人的我不要,放开我。”

  围观的娘子也帮忙劝道:

  “牛娘子,算了算了,等菊娘她阿爹来了再说罢。”

  “她阿爹送辎重去北地了,暂时回不来,南郡来的老爷说了,让我赶紧的送人过去相看,你们别挡道儿,别坏了我姑娘的好姻缘。”

  熊琳的声音越发尖利,她这回带了好些个爷们儿,说话间,就要把人群推搡开,要带牛菊离开。

  附近巡逻的民兵早已接到了二狗的信,团团将熊琳等人围住,就是不肯让路。

  熊俊一脸的难看,对周围的娘子及民兵队的人怒喊道:
  “你们这些人可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阿姐要嫁女儿,你们管那么多闲事,真是吃饱了撑着的吧”

  “你怎么说话呢?大家乡里乡亲的,事出蹊跷,怎么就是多管闲事了?”

  “你们也知道大家都是相亲,是相亲就不该这么坏人姻缘。”

  熊琳一方,与民兵队一方,开始大声吵了起来,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一时间,前方推搡谩骂声响起,看起来有些乱。

  盛姣姣带着三娘子与二狗站在人群外,蹙眉看向前面的乱象。

  三娘子听了会儿,气的要撸袖子,

  “牛娘子这是发癫了吗?现在他们家的日子未必过得很难?为什么要这么折腾牛菊?哪里来的南郡货商?又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把人嫁这么远,就不怕牛菊过去后被欺负吗?”

  盛姣姣蹙眉,前方尘土飞扬,显然已经闹将起来,还颇有闹大趋势。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眼尖,瞧着人群里头有不少生面孔,便是用团扇遮面,问身边的二狗,
  “狗爷,前面是不是有些不是咱们跳马湖上的人。”

  二狗凝神一看,点头道:
  “有几个是从南集来的二流子。”

  “南集的二流子.跑到集上来做什么?”

  郡北一集三村,分集上,南集与集下,现在集上被封,六个村子上的人要做买卖,都会往南集去。

  因而南集得了短暂的兴旺。

  那些到了年龄却没有去从军的人,在家又没得地种,连民兵队也不去的二流子,其实走到哪里都不怎么受人待见。

  因而一听说前头混乱的人群里头有二流子,盛姣姣就觉得此事有些诡异。

  她微微侧头,对二狗吩咐道:

  “把前头的民兵调回来,太乱了,我看看闹事的都有多少人。”

  二狗应声,刚要动,前方已经打了起来,一大群的人里头有民兵、有妇人、有孩子,还有周家与熊家的人,另外还有些不知所谓的二流子。

  见这状况,盛姣姣往后退几步,拉住三娘子,拧眉道:

  “有点儿不对,我们先回去,让人沿途看着牛菊,伺机救人。”

  很显然,今日方方面面都太过于巧合。

  三娘子护着盛姣姣要走,前方几个男人撞过来,混乱中,扬起一把粉末,朝着三娘子与盛姣姣劈头洒下。

  盛姣姣只觉出一股怪味,眼前便是一黑.她忙抓住三娘子的手,道:
  “让谭戟去找周家与熊家,此事与他们这两家脱离不了干系。”

  话落音,盛姣姣再无所觉。

  待盛姣姣再次醒来,她被关在南集上的一间院子里,许是绑她的人并不认为她有什么威胁,所以连根绳子都没有,直接把她往草垛上一丢,锁上门就出去了。

  房间里很暗,空气中的味道并不好闻,窗子外面还隐隐传来女人招客,迎来送往的声音。

  她浑身无力,脑袋因为中了迷药,显得昏昏沉沉的,于是盛姣姣闭目,凝神思考了会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