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直播:艾泽拉斯 > 第1011章 非典型母子

第1011章 非典型母子

2022-12-02 作者: 咸鱼不惧突刺
  第1011章 非典型母子

  用弹幕的话来说,年轻时的艾格文是个我行我素的女人,向来只顾自己念头通达,不会在乎自己的一言一行会对周遭的人和物造成多大的影响。

  由于怀疑提瑞斯法议会高层的理念变质,脾气火爆的艾格文与全力栽培她的议会彻底闹翻,带着提瑞斯法议会传承了无数代的守护者之力出逃。

  为了追捕艾格文,让她重新担负起守护艾泽拉斯的责任,提瑞斯法议会专门成立了一个名为提瑞斯秘法会的组织,长期跟在艾格文身后穷追不舍。

  烦不胜烦的艾格文想了一个办法,不再信任议会的她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将守护者之力继续传承下去,并且以自身为饵引走秘法会的注意力,让传承者能在相对安稳的环境下成长起来。

  这个传承者就是麦迪文,艾格文与暴风王国宫廷法师聂拉斯·埃兰诞下的儿子。

  彼时的聂拉斯·埃兰接下了提瑞斯法议会追捕艾格文的任务,临时成为了提瑞斯秘法会的一员。

  但在与艾格文长达数年的斗智斗勇之中,双方通过无数次的言语和法术交锋逐渐看清了对方内心真实的想法。

  埃兰发现艾格文并不像提瑞斯法议会高层所说的那样是个可耻的叛逃者,她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而艾格文也发现身为暴风王国宫廷大法师的埃兰同样对提瑞斯法议会高层过度插手各国内政的做法深恶痛绝。

  在彼此逐渐了解对方的理念后,原本相互敌对的两人顺理成章的化敌为友。

  埃兰赞同艾格文摆脱议会操纵传承守护者的打算,麦迪文正是因此而诞生。

  生下麦迪文后,艾格文将绝大部分的守护者之力灌注到年幼的儿子体内封印,委托埃兰照料他长大,自己只保留了用来维持青春的少量守护者之力继续逃跑。

  让艾格文和埃兰都没想到的是,此前一直依附在艾格文灵魂中的萨格拉斯分魂也趁机进入了麦迪文体内,由此才酿成了后续的一系列悲剧。

  麦迪文成年后,父亲埃兰为了稳定他那不受控制爆发的守护者之力,不幸被波及而身亡,但这位爱子心切的老法师的灵魂却依然徘徊在卡拉赞的高塔内,一如既往的守护着麦迪文。

  得知麦迪文的意志被萨格拉斯影响后,追悔莫及的艾格文决心弥补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

  但当时的她失去了大部分守护者之力,实力早已大不如前,根本不是被萨格拉斯操纵的麦迪文对手。

  如果不是麦迪文意志的本能抗拒,早在多年前的这场母子之战时,艾格文就会死在麦迪文手中。

  受艾格文邀请前去相助的蓝龙好友阿坎纳苟斯被麦迪文击杀,之后麦迪文扭曲了他的形态,将阿坎纳苟斯转化为骨龙夜之魇,艾格文本人也被远远的放逐到世界角落。

  经此一站,艾格文彻底心灰意冷,她怀着强烈的挫败感和负罪感在卡利姆多大陆躲起来恢复伤势,并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肆意妄为造成的诸多后果。

  当艾格文再次听闻麦迪文的消息时,得到的却是一个噩耗。

  麦迪文在自己的法师塔卡拉赞内被安度因·洛萨、卡德加和半兽人盗贼迦罗娜联手击杀,他死亡时爆发的魔力余波彻底摧毁了整个逆风小径,甚至影响到了隔壁的暮色森林。

  从那时候开始,自觉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对麦迪文心中有愧的艾格文就一直在筹备复活麦迪文的事宜。

  数年前,艾格文得到了萨雷安的帮助,顺利将麦迪文远游的灵魂带回了艾泽拉斯。

  然而母子二人之间的问题从这个时间点才真正开始凸显。

  由于需要长时间躲避提瑞斯秘法会的追捕,艾格文在麦迪文出生后少有机会与他相见,偶尔一次相会也是公事公办的教导他如何唤醒并自如的运用体内沉睡的守护者之力。

  与其说是母子,这两人过去的相处方式更像是严厉的导师与天资过人的学徒,几乎看不到任何亲情。

  这种情况也一直延续到了麦迪文复活。

  虽然很感谢母亲将自己从冰冷的死亡之中唤醒,但负罪感极强的麦迪文一直打算离开隐居地重返俗事,尽可能的弥补自己当年被恶魔之王影响时犯下的错误。

  然而彼时的麦迪文才刚刚复活、身体虚弱不堪,而且还失去了守护者之力,一身的实力只有巅峰时期的十之一二。

  在艾格文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麦迪文冷静下来同意了母亲暂时留下来修养的提议。

  自那以后,无孔不入的负罪感让麦迪文坐立不安,总司忍不住想要离开尘泥沼泽为艾泽拉斯贡献自己的力量。

  经历了麦迪文由生到死又由死复生的情绪过山车后,年轻时我行我素的艾格文直到这时才真正懂得了家人的重要。

  她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复活的麦迪文再次走上危险的道路,但同时心中的责任感又告诉艾格文,麦迪文确实需要为他、为他们的家族赎清罪孽。

  就这么找各种借口反复拉扯了数年,麦迪文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隐居地再度入世,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听母亲的各种拖延理由。

  正当麦迪文与艾格文互不相让的争吵不休时,萨雷安一行人正好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艾格文试图让萨雷安他们也一同加入劝说麦迪文的阵营,但萨雷安的想法却和麦迪文更加接近。

  甚至不只是麦迪文,他也不打算放过经历过太多事情后逐渐失去心气的前任守护者艾格文。

  即便没有守护者之力的加持,艾格文和麦迪文依然站在艾泽拉斯诸多凡人法师最顶尖的一层,只有艾萨拉女王能稳压他们一头。

  这样强大的助力不用,未免有些暴殄天物。

  让艾格文恼火的事情发生了,萨雷安不但没有帮忙劝说麦迪文打消外出的想法,反而站在麦迪文那边劝说她也重返主流文明,为守护艾泽拉斯继续发挥余热。

  “你……你就是这么给我帮忙的?!”

  艾格文生生给气笑了,也就是现在这个心境已经变得平和的艾格文,如果依她年轻时的暴脾气,怕不是已经一发炎爆术糊在萨雷安脸上了。

  萨雷安能理解艾格文的想法。

  早年的艾格文天不怕地不怕,因此闯出了不少祸端,惹怒了数也数不清的人。

  但她对此毫不在意,她坚信自己有实力摆平所有找上门的麻烦人和麻烦事。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再怎么桀骜不驯的叛逆之人也会在岁月的冲刷下收敛锋芒。

  现在的艾格文相比守护艾泽拉斯这种大事,更在乎的是自己唯一亲人的安危。

  萨雷安没有在意艾格文的怒火,微笑着向她反问道:“艾格文女士,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你确定自己能左右得了麦迪文的想法,能拦得住他的去留?”

  “这……”

  艾格文看向表情依然平静的麦迪文楞了一下,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能,这孩子和我一样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倔脾气,一旦认定某件事就不会再回头。”

  “而且……”

  艾格文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看自己似乎依然光洁如前的双手。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岁月确实不饶人,如今的我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实力。”

  “如果麦迪文一心要走,我确实拦不住他。”

  为了将麦迪文从死亡之中唤醒,艾格文毅然决然的献出了用来保持青春的最后一点守护者之力。

  如今的她虽然外表看上去还很年轻,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法师的幻象把戏。

  幻象之下的艾格文早已满头银丝,脸上也刻满了皱纹,只是好强一生的她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老态龙钟的模样。

  萨雷安等人当然不会不识趣的去拆穿她,艾格文的身体状况或许瞒得过外人,却唯独瞒不过她自己。

  虽然数百年来积累的经验还在,但真要是和正值壮年、身体已经恢复完好的麦迪文打起来,艾格文输的概率超过9成。

  萨雷安摊了摊手说道:“那不就得了,麦迪文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强行冲出家门,无非是顾及到你身为母亲的颜面,你确定要强迫他放弃这最后的一点温情吗?”

  麦迪文和艾格文的相处模式比较奇怪,两人讨论问题时更像是理念不同的朋友,而不是血浓于水的母子。

  但血脉的联系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斩断的,即便麦迪文和艾格文表面上都没有明确表现出来,他们心中其实都很在乎自己仅存的亲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亲情的羁绊,麦迪文才能忍受负罪感的折磨,在尘泥沼泽一呆就是好几年。

  但再怎么浓厚的亲情束缚都是有极限的,麦迪文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也自信有践行自己想法的能力。

  当局者迷的艾格文还没意识到,如果她再继续固执己见,很可能会与同样固执的麦迪文爆发一场两人都不希望看到的硬性冲突。

  萨雷安需要做的就是点醒本来就不笨的艾格文,让她意识到一叶遮目之外的真实。

  果不其然,艾格文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苦笑着叹了口气。

  “好吧,我同意麦迪文可以外出奔走。”

  听到母亲终于松口,表面上十分淡定的麦迪文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

  艾格文的话还没说完,她郑重的看着麦迪文嘱咐道:“答应我,不要让负罪感淹没了你的理智,控制住你那肉眼可见的自毁倾向,我希望能看到你平安归来的那一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