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拭目

2022-11-26 作者: 我就是红
  第345章 拭目
  林佳栋走了一半,发现没人来劝自己,顿时大感尴尬。

  而他又不得不放慢了脚步等人来拉,真要就这么走出去了,借题发挥不成,他很可能会成为整个香港的笑柄。

  一如前阵子,黄小明的那句“我不认识陈韦霆”造成的轰动效果一般。

  赵俊凯一只胳膊横在桌上,一手握着酒杯举在跟前,杯中清澈的液体随着酒杯旋转着,在灯光下反射着清冷的光,可是此时,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杯中酒的色或者香上,而是饶有兴趣地瞧着林佳栋的背影。

  按说,今天应当是赵志江过来,《毒战》是刘燕名牵头、赵志江监制的戏。

  但是他早看的门清,徐容作为海润的股东,再加上和刘燕名的私交,赵志江就是挂个名,充其量学习学习香港剧组的管理经验。

  前几天在公司碰到赵志江时,他还颇为纳闷,老赵怎么才去两天就回来了?

  他可不信有什么事情非赵志江处理不可,因为整个集团,除了刘燕名不能缺,其他人少了谁都没太大影响。

  问了之后,这才明白了缘由。

  而且从从赵志江那听到徐容奇怪的安排之后,他还真来了点兴趣。

  他和徐容认识很早,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徐容是他一手捧红的,过去二人同属海润时期,他是《亮剑》的制片人,《羊城暗哨》的导演。

  在常继红淡出海润,徐容和郭思短暂的蜜月期结束,因理念不合渐行渐远之后,他一直充当着徐容和海润之间的关系纽带。

  只是之前对于徐容到底想要干什么,他有点摸不太清,所以,他自告奋勇的来了。

  他了解到得是,徐容让赵志江去跟剧组的制片主任王晖聊聊,提议把星巴克换成冲泡咖啡,但同时又嘱咐,只要王晖表示哪怕半点不太乐意接受的态度,就不要坚持,最好还要隐晦的暗示王晖,如果剧组的预算没了,投资方会毫不犹豫的追加资金。

  此时,望着王晖跟急先锋似的冲锋在前,他倒是看出了点端倪。

  徐容挖了一个能把人埋得丁点不漏的坑,坐等王晖跳进去,然后把王晖变成一把最锋利的刀,刺向敌人的心脏。

  而且此举还避免了一个巨大弊端。

  过去,内地艺人和香港艺人之间发生了矛盾,只要对错没那么明确,香港娱乐产业从业者往往群起而攻之,掀起滔天的舆论攻势,加之内地艺人一向不团结,另外不少人都指望着能够攀上香港导演的快车,因此一旦发生冲突,大多以相关内地艺人演艺生涯的彻底毁灭告终。

  但如果香港人内部之间发生内讧,哪怕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徐容指使,但至少在舆论上,已经先天立于不败之地,更不用担心破坏上头划下的红线。

  对于徐容的成长,他也颇为惊讶。

  他听刘燕名评价过徐容:一个把自己当成傻瓜的聪明人。

  理论上,徐容应当不会设计如此复杂而又巧妙的圈套。

  是的,复杂而又巧妙,从刚才王晖提及“徐老师”三个字时,杜其峰和游乃海的沉默,让他彻底想通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让赵志江提出降低咖啡的标准,是一个相当具备诱惑性的提议。

  如同一个绝世美女只穿着身半透明的薄纱坐在一个正常成年男子的怀中扭动,那么薄纱的意义,自然就不是为了遮挡要害,而是营造一种欲拒还迎的神秘感。

  王晖是老制片主任,也并非柳下惠,提出降低标准得建议得,也非资方实际代表徐容,两个人的定位,已然决定了事件的走向。

  从刚才杜其峰的反应当中,赵俊凯能够想象的到,过去的九天当中,徐容必然相当强势。

  而他展露出的这种强势的态度,又变成了催化剂,一步步将王晖推向了早已挖好的深坑当中。

  以王晖的经验,应当有觉悟,当矛盾爆发那一刻,制片主任往往是第一个被牺牲的。

  至于其他的细枝末节,一切看上去都是巧合,但是赵俊凯却有种猜测,也许徐容得知内地和香港演员的待遇差异时,心中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

  目的也并非为了个人的享受,如果那样,他完全没必要那么麻烦,让自己的助理去沟通大概率能解决问题。

  一如王晖刚才所言,林佳栋只能住标间,是“行业的规矩”。

  徐容想通过《毒战》,给以后的合拍戏的剧组打个样儿。

  时代不同了,过去的规矩,也得重新立。

  而且这个新规矩,会随着徐容的影响力的逐渐扩大,渐渐普及。

  而赵俊凯也多了点庆幸,从眼下的局面来看,他这趟过来的目的,不能单单是看戏了。

  林佳栋只是一个代表,香港演员不止林佳栋一个,也不是腕儿最大的那个。

  徐容既然出了手,就要做好迎接别人反击的准备。

  而他赵某人的存在,就是《毒战》的一道保险,因为他清楚,赵志江搞管理还行,搞斗争,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此时,尽管看上去徐容占尽优势,但对于结果,他却一点也不敢乐观,甚至做好了最终自己背锅的打算。

  香港演员能压着内地那么多年,手段可不单单是闹情绪,当年谢霆峰和张卫建打人,完了屁事儿没有就可窥见一般。

  对比之下,内地明星打人甭管有理没理,几乎都是自绝于行业,结果简直天差地别。

  杜其峰眼瞅着林佳栋离开,却没人去拉,连忙冲着郑宝瑞使眼色,却未曾想郑宝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下了黑框眼睛,低着脑袋,拿衣服轻轻擦拭着镜片,偶尔的,还放到嘴边哈口气。

  他深深地看了郑宝瑞一眼,而后视线扫过,却陡然发现平头的郑钊强、发际线高高的罗金福以及孙洪雷、李洸洁等人做出了和郑宝瑞类似的反应,再转了一圈后,杜其峰才猛然意识到,整张桌子,除了刚到的演员,敢和他对视的,竟然只剩下了游乃海一个人。

  杜其峰愣住了,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郑宝瑞和罗金福悄悄对视了一眼,对于对方的反应,在诧异的同时,又颇为鄙夷。

  他们过去经常跟杜其峰合作,可是他们真的不想得罪徐容,杜其峰老了,即使再拼,顶天也就再拍三四部戏。

  而徐容就不一样了,作为内地影视行业的大佬之一,背靠庞大的内地市场,自身除了演员的身份之外,还经营着动辄投资额上亿的工作室,而且相比于杜其峰,徐容还有另外两点更大的优势。

  第一点是徐容懂得尊重人,别说他们俩副导演,就是场务,徐容也从来不会吆来喝去,即使让人做事,也往往以“请”、“麻烦”之类的词汇开头,对比整天不把他们当人看的杜其峰,他们更乐意接受徐容抛来的橄榄枝。

  第二点,则是徐容太年轻了,也许再有三五年杜其峰就会退休,也许这顿酒喝完躺到床上,杜其峰就将再也睁不开眼睛,而徐容据说才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在影视行业,至少还能活跃三十五年。

  抱大腿的机会不多,因为正常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接近徐容的机会,但此时,无疑是一个时机,一个保证未来钱途的绝佳时机。

  两人旁边的孙洪雷、李洸洁二人瞧着架势,不由暗暗咂舌。

  他们都很明白,刚才杜其峰扫视了一圈,尽管没有任何言语,但却无异于一次举手表决。

  结果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剧组名义上的二三四五六号人物,全都站在了徐容身后。

  在某一刻,他们心照不宣的同时抬起了头,望向楼上666房间的方向,尽管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大受震撼,并且因为词汇量的匮乏,只能在心中大喊“卧槽”。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内地演员,把一个香港大导带领的一帮香港演员压制的如此淋漓尽致。

  游乃海在茫然过后,匆匆忙忙起了身跑了过去,一把拽住了几乎已经小碎步慢走的林佳栋。

  林佳栋被游乃海拽住之后,反抗猛然激烈了起来,步子也迈的极大,道:“我无法接受这么不公平的待遇,我要找媒体曝光他们的侮辱香港艺人的无耻行为。”

  游乃海已经看清了形势,冷冷地瞧着他,问道:“谁欺负你,王晖还是杜sir?”

  林佳栋闻言,脸上的愤怒表情当即凝滞,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他好像被“自己人”给搞了。

  游乃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闹了,你应该明白杜导的态度,说一句你不乐意听的,伱今天要是跨过这个门槛,以后就别打算在内地挣钱。”

  “他有那么大的能量?”

  游乃海意味深长地道:“比你想的要大。”

  等游乃海将林佳栋拉了回来,赵俊凯再次端起了酒杯,仿佛刚才的闹剧并未发生似的,道:“这第三杯酒,是团结的酒,我建议,大家一起举杯。”

  赵俊凯的声音落下,主桌上刚才“没注意到”杜其峰视线的人,此时全端起了杯子,跟着赵俊凯一起立了起来。

  过了几秒钟,杜其峰同样端起了酒杯,笑着起了身,道:“团结的酒,干杯。”

  “团结的酒,干杯。”

  整个宴会厅内尽管对刚才闹剧感到诧异,可是看到主桌全起了身,也纷纷举起酒杯、果汁,高声喊道:“团结的酒,干杯。”

  接风宴之后,一间烟雾缭绕的标间内。

  站在窗前的林佳栋狠狠地拍了下墙壁,发出一声“啪”的脆响,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咱们什么时候在内地这么窝囊过?”

  年纪最长的卢海朋挠着花白的头发,道:“咽不下又能怎样,他明摆着让王晖来对付咱们,连面都没露,咱们不占理,再多的人也没用。”

  房间内乍然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瘦长脸、大眼睛的叶旋突然提议道:“那咱们可以把他扯进来发生明面上的冲突,大陆艺人不团结,我听说很多人其实巴不得他死,只要咱们跟以前一样掀起舆论,我估计很多内地艺人也会响应,他的影响力没到控制舆论的地步,只要能够成功,他以后肯定彻底完蛋。”

  林樰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等叶旋说了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几秒钟,他无声无息的立起了胖硕的身子,挤出点笑容,道:“我回去上个洗手间。”

  几人望着临时离开的林樰,都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们有一种感觉,此时他们面对的,不是他们个人的事,而是整个香港演艺人群体的荣辱。

  在楼上的另外一间房间当中,赵俊凯“咔”的一声拿雪茄剪剪开了雪茄,放在鼻尖轻轻闻着,道:“董事长让我给你捎来的,要是知道你送给我了,估计能气死,哈哈哈。”

  徐容笑着道:“我对这些真没什么兴趣,一盒十几万,我这样的平头小老百姓,抽不起。”

  “哈哈哈,你要是平头百姓,我可能就得上街要饭啦。”

  乐呵完了,赵俊凯将雪茄点上了,颇为担忧地道:“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不会,也不能善罢甘休。”

  “我知道,我把新规矩立起来,就不再是面子里子的问题,而是两岸三地演员在剧组的重新定位,他们不愿意、也不敢当‘始作俑者’,不然回了香港,也没好果子吃。”

  赵俊凯也只是提个醒,因为他相当清楚,徐容接下来必然要面对港台演员的反扑,撑的过去,以后港台演员见了他就得绕道走,要是撑不过去,结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说来听听,不定还能帮你参谋参谋呢。”

  徐容笑道:“赵哥,别急,再等半个月吧,让他们先蹦哒蹦哒。”

  “哈哈哈。”

  赵俊凯闻言,指着徐容哈哈大笑。

  赵俊凯有一点让徐容觉得特娘的特别吓人,就是一下弄不死人的时候,他绝不出手。

  但是等他出手,就有着绝对把人置于死地的把握。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赵俊凯是他的人生导师之一。

  赵俊凯瞧着徐容自信的神色,在疑惑的同时,笑着道:“那我拭目以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