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标准

2022-11-25 作者: 我就是红
  第343章 标准
  游乃海看着回放,手里卷成筒的剧本“啪啪啪”地猛拍着大腿,道:“天下演技一石,徐容独占八斗。”

  他说着,拍大腿的动作猛地刹住,转过头,瞧着杜其峰道:“哎,你说要是把‘独占’改成‘毒战’,宣传得效果一定会引起轰动效果吧?”

  杜其峰闻言,视线从监视器的屏幕上移开,转过头,瞧着身边这位表情认真的合作多年的伙伴、兄弟,又悄悄扫了一眼另一侧呵呵笑着的郑钊强,一股英雄迟暮之感油然而生。

  若是再年长十五岁,或者再年轻十五岁,管他徐容、张容、马容,只要不按他的要求来,甭管演的好坏,他都不会给任何好脸色。

  可是他今年五十六岁,这个年纪在导演行业算不上老,可也算不上年轻,因为不够老,他还不能退休,也不想退休,又因为算不上年轻,他更缺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勇气。

  相比于彻底投身内地市场的汪晶等人,他一直觉得,自己仍有自己的坚持和追求,唯一遗憾的是逐渐萎靡的香港市场,根本难以与庞大的内地相媲美。

  可是他也不愿意因此彻底放弃了自己的风格,语重心长地对游乃海道:“我们拍的,不是个人传记,乃海,你别被他影响了。”

  游乃海脸上、眼中的兴奋之色渐渐淡去。

  “这几个笨蛋,一眼不瞅不见就不干活。”郑钊强骂咧咧地起了身,仿佛先前杜其峰和游乃海的对话,他一个字也没听到。

  香港电影的没落已成定局,也许技术、效率在一定程度上领先内地,但是文化、价值观念的差异,注定了香港电影的末路。

  可是他郑钊强并不想跟着这艘破船一同沉没。

  经过徐容身边时,郑钊强顺嘴说了句:“徐老师,刚才的节奏真的好,我数了以下,四步踩点踩的真准。”

  徐容呵呵笑着,道:“郑老师太客气啦,都是运气好,碰巧啦碰巧啦。”

  “哈哈,徐老师实在太谦虚啦。”

  旁边的孙洪雷听着郑钊强的称赞,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什么四步,哪四步?
  郑钊强瞅着他疑惑的表情,笑着解释道:“刚才徐老师一共走了四步,每一步都改变了你的行动、表情。”

  孙洪雷仔细思索了一会儿,拍摄时身处其中,他并没有观察的那么仔细,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的行动几乎完全被徐容牵着走,经郑钊强提醒,对于徐容的节奏感,他此时才有了直观的感受。

  他在追求控制。

  孙洪雷有点意外,可是又不太意外,因为昨天,他已经领略过徐容对于表演的理解,问道:“伱,平时有什么特殊的锻炼方法吗?”

  徐容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的节奏也很一般,没郑老师说的那么玄乎。”

  “.”

  徐容并没有任何吹嘘或者刻意卖弄的成分,三节奏理论只是人艺内部关于节奏的理论之一,因为节奏不像声台形表那么直观可以让人听到、看到,甚至不为人注意,因此也就缺乏系统的理论,就像院里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表演应该是双节奏。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自己的节奏真的很一般。

  近段时间,他渐渐生出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触,自身的阅历、技巧,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天赋的展现。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天赋,尤其是节奏方面的天赋,在系统提升为“S”后,已经达到了一种离谱的地步,因为他能够极为轻松地察觉自己的节奏、戏的节奏、同演者的节奏,并施加一定的影响和控制,另外一方面,过去拍戏期间遇到的那些节奏特别好的老师,此时再回头看,才发现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但其他方面的天赋、技术的欠缺,却限制了节奏“影响和控制”的效果,很多时候,他明明感觉可以做的更好,但是因为自身的阅历、技术等等各方面的限制,却总是难以达到预想的效果。

  唯一一场似乎没有限制的戏,应当是《家》的首演。

  这也是他一直对那场戏念念不忘的原因,如今想来,当时的情况,应当是混杂了多重巧合,而在这些巧合的共同作用下,达成了长达两个小时之久的从业以来的最巅峰的表演状态。

  当然,强大的节奏天赋从某种程度上也弥补的自身声、台、形、表方面的相对不足和短板,当然,这些短板和不足,也是相对而言,对比李雪建、陈保国是短板,可是于于绝大多数同行,他自认为的短板,恐怕是他人难以企及的长处。

  片场悄无声息的氛围变化,一切未曾瞒过制片主任王晖的眼睛,此时,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剧组加快进度拍摄,然后迅速转场。

  平时跟徐容走了对脸,他胖乎乎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热情的笑容,眼睛恨不得眯成一条缝子,等错身而过,他脸上的笑容也以一种相对平缓的速度淡去,可是他心下并未因此而轻松半分。

  在杜其峰和徐容两人无形的交锋之中,从形势上来看,徐容隐约更胜一筹,这是他未曾料到的,也是最不乐意看到的。

  他有种预感,一旦未来徐容和香港演员发生了矛盾,也许为了顺利拍摄,徐容不会把同行怎么样,但是杀鸡儆猴恐怕在所难免。

  换导演、编剧,是件复杂的事儿,可是换个制片主任,真的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

  至于徐容和香港同行顺利相处的可能,他哪怕用屁股都知道那是痴人说梦。

  以香港演员一贯看不上内地演员的作风,碰到徐容这么强势的人,爆发矛盾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儿。

  他不想当那只被宰的鸡,内地的剧组一向阔绰,《毒战》更是地主当中的老财,如果不得已之下,必须要当鸡,那也不是不行,他该拿的那份,一分都不能少。

  不过为了避免成为鸡,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医院的戏份拍完之后,立刻换一家酒店。

  倒不是新场地距离眼下的酒店很远,一来,他发现自己被本地制片小坑了一把,酒店的价格并不算便宜,但规格实在一般。

  都是常年干这行的,他当然明白怎么回事。

  二来,则是徐容的住宿标准的原因。

  前几天,跟杜其峰确定香港演员住套房的标准,他也考虑过要不要给徐容换个房间,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这个想法。

  用什么理由换呢,开错了?

  这样的理由别说徐容,就是他自己都不信。

  可是又不能实话实话,因为如果老老实实的告诉他:规矩一向如此,你没资格住套房。

  那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得罪。

  王晖否决了一个又一个临时想出来的办法,简短的相处之后,他已经确定,徐容尽管年纪不大,却并不是个好糊弄的人,自己一旦提出换房间,恐怕徐容立刻就会疑惑:为什么换房间?

  最初定房间的是他王晖,也就是说,是他这个制片主任认为他没资格住套房。

  那又是谁指示的换房间的呢?

  在王晖看来,徐容恐怕会认为是杜其峰,这是理所当然的逻辑关系,可是这么一来,好人全让杜其峰做了,坏人全让他王晖当了。

  但他承受不了徐容的刁难和苛责。

  他准备等转场的时候以“节省开支”为由换家酒店,顺带着把徐容房间换成套房,另外他也听酒店的人提过,徐容要了一间会议室,相应的花费,他也会一并结清。

  小恩小惠没什么,可是积少成多,也是人情。

  在王晖的翘首以盼当中,医院的戏份拢共拍了九天后正式结束,比计划多了两天。

  转移到新的酒店后,王晖才松了口气,徐容住进了他安排的套房,而且并没有因前后规格的不同表达任何不满。

  事儿,总算过去了。

  “笃笃笃。”

  王晖刚来得及喘口气,听到敲门声,赶忙走了过去,见是制片助理孟宪龙,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耐,和和气气地问道:“小孟啊,是有什么事儿吗?”

  “王主任,徐老师请你过去,说是有点事儿需要麻烦你。”

  王晖愣了一瞬,脸上很快的荡出了点笑容,但又迅速收了起来,道:“好好好,这就来,这就来。”

  徐容有事儿需要麻烦他,也就意味着,只要不是太难办的事儿,他王晖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开展了。

  过去的八天,他心里是一直提心吊胆,一来,他怕回头徐容把自己给干掉了,白忙活一场,毕竟好不容易进了个超级大组。

  二来,他其实也在做真被干掉的准备,这世上万万没有起了个大早赶个晚集的道理。

  至于如果徐容问他为什么之前住的是标间、现在是套房的事儿,他也早已想好了对策,而且这点,他已经跟之前的酒店打过招呼,绝不会出半点岔子。

  徐容房间的门敞着,孟宪龙和王晖来到门外,敲了敲门,喊道:“徐老师,王主任来啦。”

  徐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翻着剧本,听到声音,将剧本放到了茶几上,走了过去,道:“王主任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把王晖迎进了房间,徐容拍了拍沙发,道:“王主任,坐,你可是咱们剧组最辛苦的,天天白天不是白天,晚上不是晚上的。”

  王晖见徐容没坐,没敢坐下,就那么站着,笑着道:“徐老师这是说的哪的话,我忙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要说辛苦啊,徐老师你作为剧组的主演、资方代表,操心的事儿才是大事儿,才是真辛苦。”

  徐容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稍微开了点窗,问道:“王主任,这一间套房,不便宜吧?”

  “还行,主要是给徐老师提供舒适的休息环境,不然耽误了拍摄,我可担待不起呢。”

  徐容装作无意间问道:“剧组都是谁住套房啊?”

  “咔嚓。”

  孟宪龙关门发出的声音,以及徐容意有所指的话,让王晖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他此时突然觉得背对着自己的徐容是如此的陌生,平时在片场,徐容对谁都相当客气,跟人说话,多数时候都是“您”、“老师”,尽管没人敢真的拿架子,但感受上是截然不同的。

  只是今天,他才意识到,也许过去过去自己所看到的,都是假象。

  他含糊地应道:“呵,人家怎么来,咱们也怎么来,呵呵。”

  徐容笑着回头瞥了他一眼,道:“王主任,坐下说,坐下说,其实把你请过来,是有件事儿想麻烦你。”

  王晖胖乎乎的小脸上几乎溢满了笑容,道:“徐老师你说,谈不上麻烦,谈不上麻烦。”

  等王晖坐了,徐容并没有说请他办什么事儿,而是端起了茶杯,一边拧着盖子,一边问道:“王主任,有急用钱的地方?”

  王晖胖乎乎的小脸上顷刻间溢满了疑惑,问道:“徐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徐容抬起头,瞧了他一眼,道:“王主任知道《毒战》的投资方是哪家吗?”

  王晖不明白徐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茬,可是能把话题转移,他也求之不得,道:“海润。”

  “对,是海润没错。”徐容抿了口水,“我听说你干这行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该懂的也都懂,什么钱能拿,什么钱不能拿,心里应该比我明白。”

  王晖“蹭”地一下跳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激,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徐,徐老师,我真的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他说完了,逃跑似的向门口走去,似欲夺门而出。

  徐容望着他的背影,并没有说话,直到王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

  王晖并没有开门离开,而是缓缓转过身,圆脸上大概本想挤出一丝笑容,可是他已经挤不出来,只露出一副怪异的神情,语气生硬地道:“徐老师,我是拿了,可并不是我一个人拿,大家都拿了。”

  徐容摇了摇头,道:“王主任,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你可能不太了解,为了保证过审,咱们的投资方我还喊上了两个朋友,噢,他们是中影和央视的,对了,你也许不太懂这有什么意义,那我提醒你一句,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规定,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徐容顿了顿,看着嘴唇直哆嗦的王晖,道:“截止到今天,开机的第九天,正正好好二十万,也就是‘数额巨大’的量刑标准,王主任,我很好奇一件事儿,你是不是打算这部戏拍完,回香港买套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