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退休

2022-11-24 作者: 我是小木子
  第945章 退休

  九五年九月,刚满五十五周岁的丁秋楠正式退休,从此以后就成了全职家庭主妇一个。

  坐在汽车后排,车子刚开出大院,她回头看了看,眼中满是惆怅。

  “怎么?舍不得啊?”坐在她身边的李楚笑着拍了一下妻子的腿。

  “说舍不得有点夸张,只是猛的一下离开工作的地方,而且以后可能还不会再来了,心里就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就跟前两年我从医院离开时一样。”

  “刚退休就是这样,那年咱姐跟姐夫不都是这样么,没关系,过几天习惯了就好,这段时间我也会在家陪着你。”

  “啊?你不上班啦?”

  “我休假,这段时间刚好没什么事儿。”

  听罢他的话,丁秋楠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后,看到脱下的军服和军帽上光秃秃的一片,心情立马又失落了下来。

  穿了三十年的军装,以后可能再也不会上身了。

  “秋楠,手续全部办完了?”

  李琴撩开门帘走了进来。

  “办完了姐,以后就不用去啦。”

  看着弟媳脸上的表情,李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那年不也是这样么。

  “过几天就习惯了。”

  “我没事儿,就是猛的一下还不太适应。”丁秋楠笑着拉起姐姐的手走到沙发那里坐下。

  “唉,就是孩子们都开学了,如果他们还没上学,让我在家带带孩子估计也能好点。”

  “这下每天早上伺候着他们吃完饭上学去,咱俩就出去找个地打牌,反正中午也不用做饭。”

  “李楚刚回来的时候还说他也休几天假呢。”

  “唉对了,他人呢?”

  “厨房呢,给狗弄吃的去了。”

  家里的狗就剩下四只了,就这还是悄摸养的。

  前两年城里就已经禁止饲养大型犬,当时想的是把狗送到疗养院那边养着去。

  结果好悬四个孩子差点没哭的背过气去,没招,只能是就这样养着。

  胡同里的街坊邻居也好,居委会办事处派出所也罢,大家都知道这个院子里养了好几条大型犬,可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当他们已经送走了。

  好在这几条狗本身也就不怎么叫,再加上院子够大,足够它们折腾。

  这些年家里的狗有老死的,还有病死的,现在就剩下了四只,小黑跟初四、初五、初六。

  小黑的年龄也大了,整天就是慢悠悠的散散步,也跑不动了,最大的喜好就是只要李楚在家,他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

  这会儿它就趴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在里边忙活着的主人。

  每送走一只狗,李楚他们全家都要难受好一阵子。

  他这次已经打定主意,不让剩下的三只狗再生了,把它们几个养老送终之后,他们家就不再养狗。

  这也是他们家召开家庭会议之后共同的决定,虽然大家的心里都有不舍。

  尤其是丁秋楠,她嫁过来后没多久,第一代小黑就被捡了回来,三十多年过去了,家里缺什么都没缺过狗,这猛不丁的决定以后不养了,虽然无奈的答应了,但她还是足足一天都没搭理自己男人。

  这些狗给他们家带来了太多的欢声笑语,也给他们帮了不少的忙,下班或者放学回到家,第一个迎接他们的永远都是那几只狗。

  就算是到了现在,公安局警犬队的那些警犬,仍然是第一代小黑的后辈。

  现在家里的这几只狗,也只有到了周末的时候,跟着主人一起到疗养院去,才能见识一下外边的世界,平时在家它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别人可以装作不知道,但你如果把狗领到外边去溜,那就真的有些过分了。

  ……

  秋去冬来,冬去春来……

  李楚终于完成了当年自己的承诺,让几位老同志活着见到了九七的盛况。

  而他也如愿的在当年的会议过后,卸甲归田,过上了一名普通医生的生活。

  这个职业是退不了的,就像是他保健局身份一样,得干到死。

  不过这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

  他退休后的第一件事儿,先是给跟了他十几年的赵志军还有田军安排了一个好的岗位。

  然后立马就带着丁秋楠出去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

  三年,整整三年时间,他俩有时候还会带着丁爸丁妈,有时候又领上姐姐姐夫,等孩子们放假了也会带上他们几个,几乎转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等进入千禧年之后,已经六十五岁的李楚重新开始在总院坐诊。

  因为有李楚以前的言传身教,再有李文轩,刘自强跟段佳宁这三个他亲手教出来的学生,中医科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就成了总院的拳头科室,从被返聘回来的老大夫到进修生,从医生到护士,全科上上下下的人数加起来超过了二百人。

  因为人员众多,为此总院还特意把新的门诊三楼全部划给了中医科。

  而随着科室升级,李文轩顺理成章的戴上了两毛四的肩章。

  总院中医科的知名度之响亮,在全国都是排在第一位。

  他们科室也别具一格的不设立什么专家门诊,所有来看病的病人,挂号费都是两元钱。

  当然,病人也没有挑选医生的权利,排队等候,排到谁是谁。

  多少人毕业后即便能进入总院来到中医科,但想在这里坐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说伱通过了什么考试,拿到了执业证,也不管你是谁的学生,什么学历。

  在这边想要拿到坐诊的资格,必须要通过科室考试,得到主任副主任的点头才行。

  李楚过来坐诊后,跟他以前一样,不接受预约,也不是什么专家门诊,挂号费执行的也是统一标准,时间还不固定,高兴了今天在门诊能坐一天,不想来了连着几天可能都见不到人。

  刚开始他来的时候,还让医院领导们狠狠的紧张了一下,这位说是退休了,但毕竟级别差距太大,这要是哪一块做的不到位,难受的还是他们。

  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这几位领导才终于确定,这位来就是单纯的坐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概不理,他们才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

  至于另外一半心,只要这位还在这里坐诊,他们是放不下去的。

  十月一日,普天同庆
  李楚有些愤愤的走出家门,也不知道这个老婆子搞什么鬼,昨天不是把菜都买了么,怎么还要让他出去买菜。

  哦,不对,是说想吃那谁家的豆腐,打发自己给她买豆腐去。

  天可怜见,那家卖豆腐的距离他们这里要十几公里远呢,也不知道吃了那家的豆腐是不是会成仙。

  他一边往公交车站台那里走着,一边嘴里碎碎念着。

  还有行简,这个兔崽子也不是个好东西,竟然不陪我一起去。

  打个来回三十公里,我的天啊,回来就该吃中午饭了啊这是。

  上到公交车上以后他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事儿怎么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子怪异呢?
  刚好车就被开走了,刚好家里各个都有事儿没人陪自己出来,刚好她就想吃那家的豆腐,还就只吃那个。

  这老太婆别是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吧?
  李楚坐在公交上,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你一小姑娘一直盯着我这个老头子看干嘛?”

  虽然年纪大了,脑子里又在想着别的事儿,但他的直觉这些年一点也没有退化。

  身旁坐着的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女生,从上车坐到这里就时不时的看看他,这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啊?实在是对不起啊大爷。”那个小女生被李楚这么一说腾的一下脸就红了,赶忙说了声对不起,紧跟着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麻烦问下,您是李教授是吧?”

  嗯?
  “我戴着口罩你也能认出来我?”

  “真是您啊李教授,我是协和学院药学专业的学生,听过您的课。”

  “不对啊,你在哪里听过我的课,我都十几年没去协和那边上过课了。”

  “嘿嘿,我在总院医学院这边蹭的课。”小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倒是实诚。”

  “李教授,我能问一下您下次上课时什么时候吗?您上课没有固定时间,我们这些校外的学生想听一次您讲课实在是太难了。”

  李楚有些恍然,难怪他每次上课的时候大教室都坐不下,原来有这么多校外的学生赶过来。

  “你这还真把我给问住了,我也不知道下次上课是什么时间,都是他们安排好了才会提前一两天通知我。

  这样吧,我给你个电话,是医学院一个什么秘书的电话,平时就是他帮我协调时间安排上课时间的,你回头给他打电话问问。”

  “啊,谢谢李教授,真是太谢谢您了。”

  “用不着谢谢我,好好学习就成,未来是你们的。”

  李楚笑着说了句,然后从上衣上边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笔,又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边写了一个电话号码一个姓。

  “你打电话叫他郭秘书郭老师都可以,就说是我给你的电话,让他跟你说一下我上课的时间。”

  小女生如获珍宝般的接过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随身背的小包里,又掏出来一个硬皮的笔记本。

  “李教授,我能不能问您几个问题?”

  “关于学习方面的吗?”

  “当然”

  “那没问题”

  一老一少就这样坐在公交车上,一个问一个答,引的周围的人纷纷注目。

  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喜欢学习不是假装的,她提的几个问题应该是提前准备好,打算在下一次如果能上他的课的话,提问用的。

  就这样,差点没让李楚坐过站,没想到这个小女生竟然还追着他也下车了。

  “李教授,能不能再麻烦您帮我签个名?”

  “我给你签名?这倒是稀罕啊,我记着你们这么大年龄的孩子不是都喜欢追星么,找那些明星签名好歹将来还能卖点钱,要我的签名有什么用。”

  “我不喜欢追星,您看,我这里已经有好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给我签名了,您这里我压根就挤不到跟前。”

  还真是,她拿的本子上确实有好几个签名,李楚看了看全部认识,都是医疗行业的一些老头子老太太。

  见状他也很干脆的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还写了一句自己的祝福,这才晃晃悠悠的离开。

  那个小女生就像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宝般,把那个本子紧紧的抱在胸前。

  李楚也不担心自己的签名,会不会被有心人拿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的签名都是有讲究的,给这种学生要的签名是一种,给病人开处方的签名是一种,以前签文件的时候又是一种,给那些老首长开药的时候签名还会变,每种签名的用途不一样,早就报备过的。

  像后两种签名根本就不会流传到外边,谁如果想冒充他的签名,那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等着人家上门查水表呢。

  来回跑三十公里路,就为了买两斤豆腐,李楚看着手中的豆腐无奈的摇摇头。

  不过等他回到家,走进家门的时候,终于知道今天搞的是哪一出了。

  今年是他们结婚四十周年。

  嚯,家里的人还真够多的哈!

  看着院子里的众位亲朋好友,李楚都有些恍惚。

  那是谁?哦,是六哥啊,还有他媳妇姜莉,他们的孩子,孙子。

  把朱文这个给自己家干了半辈子活的人也请来了。

  两个亲家,几位长辈,伍叔伍婶,沈老爷子,都被请了过来。

  那些狐朋狗友就不用说了,还有徒子徒孙们。

  正房门口站的是谁啊?哦,那是自己的媳妇儿,那个陪了自己四十年的女人,陪着自己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女人,把自己永远当做是她的天的女人。

  此刻她站在那里笑面如花,一如四十年前跟自己一起去领证时那样。

  这一刻李楚看得痴了,他的目光仿佛穿越了四十年,又回到了当年刚领完证俩人站在办事处门口。

  “丁秋楠同志,我初为人夫,以后请多多指教!”

  “李楚同志,我初为人妻,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本书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