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 > 第227章 巡狩辽东,命格晋升之道

第227章 巡狩辽东,命格晋升之道

2022-06-02 作者: 白特慢啊
  第227章 巡狩辽东,命格晋升之道

  换血大丹?

  杀生僧轻瞥了一眼那只打开的莹润玉盒。

  龙眼大小的赤色丹丸,散发浓烈的铅汞气息。

  表面浑圆无暇,成色极好。

  俨然如一颗火球,显得滚烫炙热。

  “徒弟,这等太医局的阳丹没什么稀奇。

  等你正式冲击换血大关,老衲赠你一枚阴丹,保准效用更好。”

  杀生僧眉毛挑起,神气抖擞说道。

  老和尚这番话,让一旁的洛与贞神色讪讪。

  他身为通宝钱庄三公子,历来出手阔绰,为人赞叹,何时被这样嫌弃过。

  犹记得,纪渊还未崭露头角的时候。

  洛与贞曾在拙园摆下小丹会,七八千两银子流水般撒出去。

  用这般大手笔,震惊了不少将种勋贵。

  可惜,今时不同往日。

  纪渊乃北镇抚司的百户,又因为屡次立下功劳,手头并不缺少功勋。

  他背靠黑龙武库,随时都能兑换资粮。

  更别提杀生僧这样的宗师级别,底蕴之深厚,外人难以猜测。

  瞧不上此物,也是情理之中。

  这枚助人冲开换血关的大丹,放在外面是价值万两白银的紧俏货。

  足以叫诸多武者眼红心热,冒着杀头风险去争抢。

  但对于眼前一老一少这两位,的确没什么分量可言。

  “大师此言差矣,洛三郎乃是我手足一般的至亲兄弟,一份心意比礼物更重要。

  不过你也有些不该,以咱们的交情,天大的事情,直说便是,何须特地备好礼物上门!”

  纪渊心思灵活,主动略过杀生僧提及的阳丹、阴丹之事,化解洛与贞的尴尬。

  他未曾发迹之时,这位国舅爷家的三公子,给过几次帮助。

  况且对方性情不错,没有寻常富贵人家的纨绔习气,算是值得一交。

  “纪兄,不瞒你说,在下确有一桩事相求。”

  洛与贞是个薄脸皮,挑明来意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家父听闻纪兄年后可能要外派巡狩府州,便想叫我与你一起凑个伴。

  纪兄你也知道,我家中生意做的还算可以。

  遍布景朝的通宝钱庄,多是家父和大哥打理,

  二哥负责盐铁转运那一块,就我最不成器。

  我爹的意思是,长久厮混下去,迟早成为废人。

  与其继续待在天京,不如让我也接一门生意,磨练磨练性子和能力。”

  纪渊嘴角扯了一扯,调侃道:
  “景朝第一大钱庄,天京十大行首龙头,承接户部、工部所制的宝钞发行……若这只是还行,那天底下也没谁敢轻谈生意二字了。”

  洛与贞那位老爹,乃真正的皇商,绰号“财可通神,富贵尚书”。

  主掌丈量田地,收缴赋税,核算钱粮的户部,负责土木水利兴建、军械丹药制造、纺织开矿的工部。

  各自都要给几分面子,恭恭敬敬叫声“国舅爷”。

  背景之硬,比起公侯坊的那几家国公、侯爷的门户,还要高出一头。

  “那些都是我大哥、二哥以后要操心的大事,跟我没什么关系。”

  洛与贞笑了一笑,好似浑不在意,毫无分些家业的小心思。

  “那如何不做个富贵闲人?我看洛兄你对走商通货也没有很大兴趣。”

  纪渊唤了一声婢女,沏了两壶茶水过来。

  看到自家徒弟商谈正事,杀生僧撇了撇嘴。

  没什么听下去的兴趣,自个儿持着铜钵,出门化缘去了。

  花厅之内,少了一位佛门宗师坐镇,洛与贞顿时轻松几分。

  他苦笑一声,诚恳道:
  “纪兄有所不知,家父自小管得严,极重规矩。

  若是偏房、支脉的族中子弟倒还好。

  文不成武不就,放到各地府州做个甩手掌柜、账房先生。

  每月给足用度,任他消遣便是。

  但像我这样的长房嫡系,总归要替父亲、兄长分担一些。

  真个混吃等死,只怕会被赶出家门。”

  原来国舅爷治家这么严格?
  纪渊内心升起一丝同情。

  出身大富大贵却没办法躺平。

  确实有些凄惨。

  “也不怕纪兄笑话,我这人吃不了苦,练功难有成就,兵家的路子肯定走不通。

  慧根有限,耐不住清苦,佛、道两家也学不了。

  前几年,托了太子的帮忙,拜在学宫祭酒吕显先生门下,如今勉强迈入服气。”

  洛与贞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且不介意自揭其短。

  十八九岁的少年,踏入服气一境。

  换成别处,当得起一声上等之才。

  可丢在天京城,就显得有些平庸了。

  “原来洛兄师从儒门高手,你也不必着急,儒家武功多是厚积薄发。

  四境之后,天人合一,如言出法随,厉害得很。”

  纪渊顿了一顿,安慰道。

  他勉强算是佛、兵两家兼修。

  以不动山王经为主,统摄龙吟铁布衫、虎啸金钟罩。

  玄天升龙道的三阴戮妖刀,则是作为压箱底的杀招,平时少有示人。

  “扯得远了,说回正题。

  朝廷近日可能会向辽东增兵,准备来年的春狩。

  家父得知这个消息,决定打通一条商路。

  关外的皮草、矿脉、马匹、药草,皆是上乘货色,有利可图。

  只不过想到辽东响马横行,绿林成道,加上边关武将素来乖张跋扈。

  通宝钱庄的皇商名头,未必镇得住场子。”

  洛与贞并未遮遮掩掩,实诚以对。

  “长房这边一时也没有可靠之人,所以我便主动接下担子。

  如今正要寻些办事得力的伙计,只等春日一到,便就出发。”

  增兵?辽东?春狩?

  纪渊眸光忽地闪动几下,从中嗅到不同寻常的意味。

  东宫这是打算整肃边军了?
  先从辽东开刀?

  也对。

  凉国公树大根深,撼动不易。

  燕王身份敏感,万一让其余两位王爷误以为是削藩。

  那就等于火上浇油,会闹出大乱子。

  柿子得挑软的捏,辽东的四侯八将最为合适。

  “国舅爷消息这么灵通,我尚且都不知道巡狩何处,他就已经开始布局落子了?”

  纪渊嘴角含笑,试探问道。

  他想要升任千户,最快捷的法子,莫过于外派。

  倘若留驻天京,苦熬资历,三五年都算少了。

  再者,东宫下得那道谕旨也已经明说此事。

  终究要走一趟,含混不过去。

  “北镇抚司的巡狩历来多是西南、辽东、东海、朔风以北。

  极少靠近藩王属地,避免太子殿下与其他几位王爷生出间隙。

  当然,据说有密侦司专门埋伏眼线……这个不好细谈。”

  洛与贞轻咳两声,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大概就是希望纪渊接下巡狩,选择辽东之地,好做个撑场面的头脸人物。

  年纪轻,武功高,靠山硬,上可镇边军,下可压响马。

  最合适不过。

  “辽东……”

  纪渊眸光闪动。

  原身曾在从那处苦寒之地,煎熬过几年,也算有些了解。

  “纪兄若是答应,另有重谢。”

  洛与贞抬头一望,沉声说道。

  这位北镇抚司的年轻百户,如今风头正盛。

  压过一众将种勋贵,俨然是大名府京华榜上的魁首。

  且不提讲武堂斗箭、西山围场大狩。

  仅万年县抄家,扫荡盐、漕两帮,踏平三分半堂这几桩事,便已声名大震。

  更何况凉国公进京未果,以及东宫撑腰。

  都使得纪渊一跃成为,天京城炙手可热的少年新贵。

  不可能轻易被拉拢、收买。

  洛与贞此次过来,也是念及彼此有些情分。

  这才登门拜访,提出请求。

  “是否巡狩辽东,目前还未确定下来。

  洛兄,容我再考虑一二,稍后与你答复。”

  纪渊略作沉吟,没有立即应下。

  直觉告诉他,倘若真的往辽东去,只怕难有安生日子。

  那地方天高皇帝远,气候苦寒,连年大灾。

  武将拥兵自重,蓄养私兵的情况很严重。

  总体而言颇为棘手,很不好应付。

  只是,话又说回来了。

  自己得罪那么多朝廷山头,又跟凉国公府彻底撕破脸皮。

  日后无论巡狩何处,只要出了这座天京城,明里暗里的针对和刁难都不会少。

  倘若真个要避一避,投奔东海府的秦无垢可能最为妥当。

  “羊入虎口啊,似秦千户那样的胭脂烈马……”

  纪渊心头一凛。

  不知是不是龙子血脉的原因,亦或者修持武道体魄过人。

  他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最近都有些降伏不住秦无垢。

  那位女千户的体质,与寻常女子不同。

  肌肤如白雪,入手却冰凉,好似一尊散发寒气的玉人。

  且任由怎么折腾,恢复起来都极快,实乃一大劲敌。

  “纪兄也不必过分为难,巡狩乃是大事,无论作何选择,我都能理解。”

  洛与贞说完来意,反倒显得淡然。

  他诚挚抱拳,很有江湖气的行了一礼,又道:

  “换血大丹还请留下,之前在家闭关几日,炼化丹药,步入服气。

  一直未曾恭贺纪兄你升任百户,扬名京城。”

  纪渊亦是轻笑一声,并未再次推辞。

  将玉盒收入囊中,拱手道:
  “我也希望洛兄此去辽东,马到功成,打拼出一番天地。”

  ……

  ……

  片刻后,送走洛与贞,纪渊来到南厢的书房。

  他坐在那张宽大的椅子上,把身子缓缓靠进去,似是闭目养神。

  “通宝钱庄的财神爷要布局辽东,谁都知道洛家是皇商,往常跟东宫走得最近、关系最亲。

  洛与贞没什么心眼,未必明白其中的深意,但那位国舅爷不会不懂。

  他叫小儿子上门,说出增兵之事,是一种暗示?
  故意挑明白含章的意图,试探我的态度?”

  笃笃!笃笃笃!

  修长有力的手指轻叩桌案,思绪如浪潮起伏。

  “罢了,到时再看吧,横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只要好处给得够,辽东并非去不得。”

  过了半晌,纪渊方才收拢活跃杂念。

  是否巡狩辽东,最终还是要看黑龙台、以及东宫的意见。

  洛与贞拿出的换血大丹分量不够,但太子白含章的手笔应该不会叫人失望。

  纪渊的底线就是,办差可以,但得加钱。

  绝没有白白出力的道理。

  况且,经历凉国公进京一事。

  朝堂上的大部分文武百官,自然将他视为东宫之人。

  再想置身事外,闲看云起云落,怕是很难做到。

  “此事有利有弊,好处是麻烦少了,那些没什么出身的勋贵子弟,不敢再寻我晦气。

  坏处是,一旦有人找不痛快,来头肯定不小,下手不好太狠。”

  纪渊神色轻淡,反正债多不压身。

  杀生僧逼退凉国公杨洪,已经为他去掉最大的威胁。

  剩下的那些虾兵蟹将,估计翻不起什么风浪。

  “这一场风波过去,我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

  纪渊沉下心思,将那些俗务抛之脑后。

  双眼闪过赤青二色,内观周身。

  【换血三境】

  【二十二天】

  “冲击换血大关近在眼前,有大丹辅助,再加上六条气脉的积蓄,必定万无一失。”

  纪渊信心十足,再望向头顶三寸之处。

  原本磨盘大小的浓烈气数,不知何时增多数倍。

  涌动之间,若隐若现,凝聚成了一头回首的凶狼。

  “武曲骑龙的命格……似乎有些松动。”

  纪渊心中荡起一丝冥冥感应,仿佛气运到达顶点,即将完成蜕变。

  他仔细凝神,勾动皇天道图映照自身。

  字迹勾勒,清晰浮现。

  【相经有云,十个骑龙九个假,独存一真待高人。

  入此格者,运低势强,常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因龙有九形,侧骑龙首,风波险恶,压之不住,天灾人祸,一应俱全;
  顺骑龙脊,有吉无凶,小者豪富,大者公卿;
  横骑龙背,运势削减,劳苦奔波,难有所得,终为他人作嫁衣裳;

  倒骑龙尾,登高跌重,家财丧尽,权势空空,富贵皆如云烟
  故而,身具此格,须有运厚势强之局,两者相辅相成,方能御龙在天。

  可进阶格局为“龙飞九五”、“武圣坐阵”、“脚踏七星”】

  “原来命格的进阶,是看本身的气数、气运浓厚与否。

  每一次绝处逢生,或者度过灾劫,气数就会增厚。

  好似得到上天的垂青、气运的反哺一样。

  这一回,凉国公亲自出山,本该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却被临济大师以力破之。”

  纪渊眸光深邃,只见【武曲骑龙】的命格之上,显出三团烈阳似的粲然光芒。

  其中有两道命格,已经接近点亮。

  分别是【武圣坐阵】和【脚踏七星】。

   ps:社畜一放假,人就懈怠了,反而不如摸鱼的时候勤快。

    ps2:我好好反思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当薪水小偷会给我一种薅资本羊毛的刺激和快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