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带着空间物资回到年代 > 第266章 赔礼道歉

第266章 赔礼道歉

2022-07-17 作者: 唐阿谣
  第266章 赔礼道歉
  可经过刚才那一出,让霍朗意识到司宁宁心里也有他,那么他想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一层薄薄的窗纸而已。

  现在……

  只需要说出……捅破那层窗纸,接着……

  应该就能坦然面对,情意互诉了吧?
  许是想象的前景过于美好,霍朗深邃眉骨一挑,注视着黑暗里司宁宁娇小的轮廓,语调深沉认真道:
  “你要不要考虑……”

  “司宁宁,你干什么去了?这么久都不进屋?”

  霍朗一句话没说完,八九米开外知青点大门前,蒋月大咧咧的大嗓门不恰适宜的乍然响起,惊得司宁宁和霍朗同时一记哆嗦。

  静谧美好的氛围瞬间退散,司宁宁尴尬挠挠额角,“我、我得进去了……明天、明天见面再说?”

  霍朗弯弓眉,好事突然被人打断,心情很是不悦。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

  “嗯。”

  霍朗低低点头应声,司宁宁冲他摆手再见,接着转身往回走时,他没忍住又拉住了司宁宁的手。

  “司宁宁。”

  “什么?”司宁宁侧过身,大门口那边倾泻而出的微弱光线,使得黑暗中她身体的轮廓线愈发鲜明显眼。

  霍朗默默看了她半晌,嗓音平静低缓地吐出几个字:“那我明天来找你?”

  “好。”司宁宁颔首应声,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霍朗松手,她两腮不觉有些发热,清脆声音也压得低低的,好似生怕被其他人听见,“还有什么事?”

  “没事了。”

  “……哦。”

  “说了明天就明天。”

  “知道了!”

  “嗯……最近还有什么要忙?”

  “队长说猪栏那边的活儿有人干了,我最近就是订正课本,其他的也没什么事了。”

  “嗯。”

  黑暗里霍朗应了一声,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正当司宁宁想说要回屋的时候,霍朗又开口了,“要不要再去山里转转?眼下季节没什么花,再往后一段时间就能看见山茶花了,能从十月底陆陆续续地开到来年三月。”

  “好。”司宁宁想了想就答应了,之后又问:“带吃的一起去吗?你想吃什么?”

  “都好。”

  之后又断断续续聊了点别的,期间霍朗一直没有松开司宁宁的手,司宁宁能感受到霍朗的眷恋,于是也没说什么,就任由他抓着。

  霍朗没话找话,就是不想放司宁宁离开,可是蒋月却不配合,继第一嗓子过去之后的十分钟,蒋月见司宁宁还没进屋,又跑出来喊道:

  “司宁宁,你搁哪儿呢?晚上有蛇我告诉你!”

  “我真的进去了!”司宁宁压低声音道。

  “嗯。”霍朗依依不舍地松开紧攥着司宁宁小手的手,“我看着你进去。”

  和之前从公社抹黑回来的那次差不多的话语,关系却突增猛进了那么多,司宁宁心情不知该如何形容。

  开心有,羞涩有,复杂捉摸不定也有,然而情势不由她多想,她低低应了一声,“明天见!”

  夜风卷着她清脆轻缓的声音送进霍朗耳畔。

  霍朗薄唇张合,同样回以三个字,“明天见。”

  司宁宁不再迟疑,转身“哒哒哒”的朝知青点大门口跑去,“来了来了!就说一会儿话的功夫,怎么一直喊我?”

  “那怎么能是一会儿?那明明是好大一会儿才对!哎?跟我说说呗,你们都说什么了?”

  “走开,年纪轻轻的,怎么跟队上的婶子一样爱听八卦是非?”

  知青点里女孩们嘻嘻哈哈的声音闹成一片,门外霍朗身影隐在黑暗之中,看着司宁宁进屋后原地停留了半晌才转身离开。

  司宁宁抚平小鹿乱撞的心脏,几步坐回床前重新拿起笔,“不跟你闹了,洗完赶紧休息吧!”

  蒋月耸肩,一旁徐淑华倒完洗脚水回来,“怎么?宁宁你不睡吗?”

  “我一会儿再睡,抄两页笔记。”司宁宁微微俯身,一边参考笔记奋笔疾书,一边冲胳膊肘下压着的老旧笔记本努努嘴,“你们困了睡就行,不用管我。”

  “过阵子才是农忙,最近活儿也不重……你要是不睡的话,我就蹭一下你的灯光。”徐淑华呵呵道,说着话已经去堂屋搬来长板凳,有摸索出一些做衣服剩下的碎布头。

  男女知青屋里,之前赵宏兵各给了一盏煤油灯作为公用,因为煤油灯要消耗煤油,平时大家用的都很节省。

  司宁宁不喜欢摸黑,也不是很能接受昏暗的光线,她点煤油灯时总是喜欢把灯芯往外挑,让着焰的部分加大,这样光线就能明亮一些。

  知青点的煤油灯走的是公众开销的份例,司宁宁用灯用得多,又用得废,不好意思一直用知青点的,索性自己单独又买了一盏煤油灯。

  要用的时候就点上,不用的时候就灭了,不用看别人眼色,更不用产生心理负担。

  至于借光、蹭光什么的,司宁宁完全不在意。

  她点灯是为了自己用,徐淑华她们愿意将就就将就,不愿意就自己点灯。

  反正她一般活干完没别的事就会把灯灭了,不会因为要关照、帮助别人而刻意留灯。

  善意和帮助的价值,在于别人真正需要的时候,而不是体现在一些意义不大的琐碎小事,又或者说占便宜的时候。

  或许有人说给予别人帮助时还会考虑到“价值”,这个想法本身就是功利的,但司宁宁不这么认为。

  如果一点点权衡都没有,没有底线的“帮助”只会让别人滋生或是助长一些不好的坏习惯。

  这对她,对别人都不是好事。

  司宁宁“哼哼”想着点头,这时蒋月也伸过头来,“那也算我一个吧!上回从莫北那儿借来的书我还省些没看完呢!这几天努努力,等看完了手头上的这本,就可以看司宁宁带回来的了!”

  “你们都不睡,那我也不睡了。”

  蒋月和徐淑华都在司宁宁小桌对面最好,宋小芸也不甘被落下,赶紧翻出做了一半的衣服靠了过来。

  一张长条小桌瞬间围满,蒋月看了会儿书,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抬头看了一圈,发现她们几个手头干的都是费眼力的事儿,蒋月起身去堂屋拿来闲置的煤油灯,“还是点两盏吧!两盏凑一块更亮,省得把眼睛看瞎了。”

  “行啊!”宋小芸和徐淑华齐齐回道。

  蒋月利落点燃煤油灯,在距离司宁宁那盏灯十来公分的地方放置好。

  蒋月收回手打算继续看书,手背却被司宁宁无意识般碰了一下。

  蒋月下意识抬眼看了司宁宁一眼,却见后者在灯光下一双鹿眸晶亮,颇为灵动赞许地冲她眨了眨。

  咋了吗?
  蒋月眉头微微一皱,露出疑惑神色,开口想问却见司宁宁淡淡一笑,已经转开目光,继续埋头写写画画起来。

  司宁宁没去为蒋月的疑惑解答,只在心底感慨轻叹:

  或许是真地应了那句话吧。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善意的对待别人,别人也积极善意的帮助她。

  而不是在这段相处的关系中一味地索取。

  挺好的。

  司宁宁窃窃笑得眉眼弯弯。

  抄了几页笔记,司宁宁眼睛有些发酸,抬头扣上笔盖今天打算就到这里,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徐淑华在用针线拼着缝补一个个的碎布头。

  司宁宁好奇地问:“淑华,你打算用这些布头做什么?”

  提起布头,司宁宁就想起了梁院士。

  粱院士算半个拾荒者,所有可用、不可用物资大部分都是捡来的,那些碎布头也是,因此往往都是一块一块地积少成多。

  徐淑华和梁院士情况不同,她在司宁宁那里买过布料,眼下手里的碎布头也是那些布料剩下来的。

  因为种种原因,司宁宁确信徐淑华近期或者说近半年以来不会再买布,那么徐淑华拼布头做什么?
  以及这么小的布头能做什么?
  司宁宁确实挺好奇的。

  “这点布头也不够做别的,我想着拼起来看看能不能做一幅鞋面。还说这事儿呢,前几天我刚动手的时候就想着要问你,那会儿没在来着。”说起这事儿,徐淑华抬头看司宁宁,“现在也不晚,宁宁你看那儿碎布头多不多?”

  “要是多的话就拢到一块拿给我,我给你拼一拼做双鞋。”

  司宁宁顿了一下,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这个消息,“做鞋不简单吧?会不会太麻烦?”

  “还好吧,反正最近也不忙,我读书赶不上你们,书实在看不进去,不找点事儿干也无聊得慌。”

  徐淑华捻着针在头皮上蹭了蹭,笑得有点无奈又有点尴尬。

  “嗯……”

  司宁宁长“嗯”一声,陷入短暂的沉默。

  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这事儿没什么尴尬或者难以启齿的。

  司宁宁想着,心底隐约萌生一个想法,不等想法落定,她点头道:“行的,这两天我抽空收拾一下,有的话到时候一起拿给你。”

  “诶,好~”

  灯下四个女孩各自忙碌,司宁宁收好笔记本放到床铺枕头里侧,原本打算坐下聊会天儿,刚从蚊帐里面探出脑袋,忽然又想起了别的事,“蒋月,我那几天带回来的莲蓬呢?”

  那么多的莲蓬,要是没处理,这么久的时间估摸早就捂坏了。

  司宁宁眉心微拧,心里已经浮现了厚重的可惜。

  “啊,莲蓬啊……”蒋月迟疑抬眼看司宁宁。

  她这一迟疑,司宁宁心头更重了,抿着唇瓣等待蒋月后文。

  蒋月挠挠后脑勺看向徐淑华,徐淑华接话道:“那天队长过来说你去县里办事,得过几天才回来,我寻思莲蓬干放放不住,就喊着蒋月和小芸一起剥了。”

  宋小芸点点头,指着堂屋方向附和道:“莲子都晒得差不多了,都在你筐里装着。”

  司宁宁倏忽松下一口气,也不隐瞒,小手拍着胸口直言坦白道:“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走了你们想不到弄,那么多的莲蓬,要是真放烂放坏了,得心疼是我。”

  徐淑华笑道:“怕你有别的打算,本来也没想着弄,又怕最后糟蹋了东西可惜,所以才都剥出来的。”

  当时剥的时候,徐淑华还有点担心,就怕司宁宁回来会怪罪。

  司宁宁摆摆手:“没什么怪罪不怪罪,拿回来都是一起吃的。”

  说完觉得有点不妥,司宁宁沉吟一声,补充道:“反正以后类似的事情你们就看吧,假使我不在,那到时候就看情况及时止损。”

  “行的。”

  姑娘们统一达成共识,彼时时间也不早了,便各自开始收拾东西吹灯上床睡觉。

  司宁宁拢紧蚊帐,黑暗里躺在床上听着身边其他几人的呼吸声,原也打算酝酿睡意睡觉来着,结果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哎……

  想起下午的事就愁得慌。

  那会儿不知道宴文姝是霍朗的表妹,司宁宁把事情想左了,现在细细回顾,她当时不管是说话还是态度,好像都不算好,甚至是有些强硬。

  真的是太失礼了!
  尴尬的无地自容啊……

  怎么办?
  而且宴文姝什么时候走?

  如果明天再遇见了要怎么办?
  怎么办啊怎么办!
  司宁宁脸埋进小毯子里,抱着小毯子矛盾难堪地滚了两圈,最终平躺从小毯子里露出双眼,在黑暗中盯着黑漆漆的蚊帐顶,缓缓冷静下来。

  司宁宁回想起了几个小时之前,在知青点屋侧的情景。

  她跟霍朗彼此拥有好感,目前只差一层窗纸未捅破,以后在一起大概率是必然的事情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和宴文姝之间的乌龙就不能被轻视对待。

  她和霍朗在一起并不是非要得到宴文姝的好感,但出于礼貌,司宁宁觉得道歉很有必要。

  赔礼道歉,首先得需要一个合适的“礼”才行。

  司宁宁纠结了一会儿,半晌听着身边沉重的呼吸声,轻手轻脚翻身进入空间。

  这回跟以往去黑市倒卖可不同,米面肉油什么的全都用不上,得是那种价值不高,却能体现出心意的“礼物”才行。

  司宁宁坐在书房缝纫机前,着实为难了一会儿。

  司宁宁弯月眉轻蹙,思索片刻“哒”的一下,右拳砸在左手掌心,“有了!”

  有了主意,想到就干,司宁宁登时起身翻找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