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对谈慕容博

2022-06-21 作者: 苍龙纤月轩
  第215章 对谈慕容博

  强招及至,完全不给李忘尘任何反应的时机,他只感觉到从上面、左边、右边、前面分别传来四股巨力,巨力似浪奔潮涌,推搡挤压,令李忘尘觉得自己像是块可被任意塑形的橡皮泥,又像是个滩刚被煮烂的豆腐,他的“表层”在眨眼间已给撕毁和破坏,然后再被慕容博抓握。

  在这一刻,李忘尘体会到一辈子也难以体会到的奇妙感觉,他飞了起来,像是被一根无形的丝线吊着,又好像脚下有云将他给托起,似传说中的仙人般奇特。

  但只有李忘尘知道,他不是被吊起也不是被托起,而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抓握在半空之中,固定身形,不得动弹。

  周围人惊呼起来,正要动作,慕容博随手一挥,将他们全数制住。

  郭靖怒喝一声,“岂有此理!”

  上前一步,重重击出一掌。这一掌打出,在半空中形成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动,气流隆起同时又凹陷,似波折的蛇形,又好像扑腾的狄龙,变化无穷。

  “好一招见龙在田。”

  慕容博眼睛一亮,不由赞叹,同时抬手斜掌飞出,划了一个圈,再横切过去。

  他的一系列动作小巧精致,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无效的累赘,似千锤百炼之后的最精准打击,虽然是短短数个动作,却给人奥妙无穷的感受。周围无一不是武者,有的人受了伤还是被慕容博所伤,有的人厌恶这个老头的横行霸道,但此刻无不承认他在武道上已走出极为遥远也极为高远的路子,可令任何武者肃然起敬,生不出半点厌恶,反而只有一心的敬佩。

  郭靖的见龙在田是威风,也是的确强大,但汹涌澎湃的气劲尚未抵达慕容博身前,即像是微风消散,又好像是根本不存在的幻影一般,被这一掌、一划、一切给削弱至无。

  郭靖还待出手,可慕容博悄无声息的掌劲已至他的胸前,见龙在田的掌力刚刚消散,他尚未察觉,胸膛骤然的凹陷下去,整个人闷哼一声,砰的飞撞出去,砸在墙壁上又落下,以至于半天爬不起来。

  黄蓉惊呼一声,去扶起自己的靖哥哥。

  “你们倒不用着急,大家都是青年才俊,我们对诸位无限欢迎。”慕容博转过头来审视李忘尘,极有闲暇余兴的说,“哦,你对自己下手倒也算狠,身上最起码也有七十处伪装了。”

  李忘尘想要还手却无法还手,想要还嘴也无法还嘴,现在已有面对小三合圆满的自信,但现在面前的却是大三合圆满的慕容博。

  他除了成为个任人揉捏的玩具之外,绝无任何一种其他可能。

  万幸在于,这强绝力量加身,却并无任何伤害之意,慕容博似一个浸淫雕刻多年的工匠师傅端详工艺品般端详李忘尘。

  只见这干瘦老人悠闲的端坐于椅前,漫不尽心的五指开握,凌空施展,即将李忘尘全身上下所有错位的骨骼接驳、变化的肌肉复原、充盈的皮毛削去。

  李忘尘在他的对面呈现出奇异的变化,他的脑袋被一股力量往下按,骨头一节一节嘎吱嘎吱的接上,整个人就这样不断的变矮,他的面容奇形怪状,微胖的笑脸再不能维持和善的表情,变得稚嫩,变得幼态——甚至是身形,从成年人的体态变得微缩起来。

  李忘尘逐渐从一个临安府人尽皆知的一方龙头,变成了个短手短脚,甚至还有些可爱的小孩儿。

  在场众人,除了段誉、黄蓉、郭靖等几个知情者外,无不目瞪口呆。即便他们和“宋虚”关系紧密,甚至不乏有人知晓宋虚和仇统之间的隐秘联系,并联想至刚入京时两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以此暗暗咋舌宋虚的心机,但从未想过这带领着他们在临安府几战几胜,几可将蔡京这老奸巨猾的奸相给逼迫至绝境的宋虚,居然是个年未满十六的小孩儿。

  一时之间,他们是既敬佩、又自惭,很多人想说些话,却怎么也说出不出来,只有种无法以言语表达的复杂情绪萦绕在心头。

  慕容博再次审视了李忘尘一遍,眼中露出一种奇妙的神色,即便能够看穿李忘尘的伪装,并知晓其中孩童的大致轮廓,但当真正见到李忘尘真实模样的时候,他仍不免有些微的感叹,“总算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好孩子啊好孩子。”

  手上一松,李忘尘无力的掉落下来,已经面色发白,浑身是汗。

  慕容博揭穿他的伪装,并非只是对待像是普通易容术般撕开人皮面具、搓下易容道具那样容易和无害,而是须得以强硬姿态去将李忘尘的化龙无相功的每一重功力硬生生破解、轰碎,纵然比不上剥皮般的可怖,依然是一种强迫的姿态。

  这样的变化,等若是正面碾压过李忘尘一次,方可让他“打回原形”。现在的李忘尘就好像是狐仙鬼怪的故事中碰上了得道之士的妖鬼精怪一般,被强行的现了原形,也再毫无反抗之力。

  李忘尘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汗水,在地上挣扎了半响才抬起头来,嘴角勾勒出一丝勉强而自信的笑容,“感谢慕容老先生不杀之恩,不知老先生有何要求我去做的?”

  慕容博哈哈大笑,“还叫老先生呢,我是伱的叔父!”

  李忘尘呆了一呆,随即反应过来,慕容博的母亲是李沧海,他的嫂子或是弟媳是李青萝,慕容家与李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慕容复是李忘尘的表哥,慕容博当然也是李忘尘的叔父。

  这算什么,好久没有体会到的家庭伦理剧又来了?

  稍显迟疑之后,李忘尘苦笑着站了起来,“叔父到底有何目的,实在令小侄苦思冥想也不解其意。”

  慕容博道,“我们慕容家要做什么,你不是本来就清楚万分的吗?”

  慕容家要做什么,李忘尘当然清楚,而他曾和慕容复、王玉燕彼此相处甚久,这点慕容博当然也知道,所以可以猜测得到李忘尘知晓慕容家的隐秘。

  对这句话并不意外,李忘尘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青龙会……”

  慕容博道,“青龙会是青龙会,慕容博是慕容博,当然,蔡京也只是蔡京而已,我们三方可算是一伙儿,但具体有具体的想法,具体有具体的思路,并不代表在任何事情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可明白了。”

  李忘尘这下是终于要松了一口气了,“我知道,叔父要的,无非是……”

  “那句话”即将说出的关头,慕容博却伸出手指凌空一点,李忘尘已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了,“嘘,你若要口无遮拦倒也无妨,只是你周围的这些朋友就不知道能活下来多少了……”

  “阿巴阿巴阿巴。”

  李忘尘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胡说八道。

  周围这么多双耳目实在很疑惑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但即使是最聪明的黄蓉也绝对不知晓慕容家背后的故事,自然也猜不到两人之间隐隐的默契。

  慕容博收回手指,道,“我要你随我而去,为我做事,这其实不算是威胁,更像是交易与邀请。小侄子,叔父我十分的重视你的天赋与能力,你为我做事,日后成就不可限量,怎么也不算吃亏,相信你会做出理智的选择,给出令叔父欢欣的答案。”

  李忘尘也忍不住点了点头,“以叔父的武功,以现在的局面,愿意纡尊道出这般言语,的确是对小侄极好极好了。事实上就是叔父不说,我也曾和表哥有过生死患难之交,我是怎么也不忍心看他在权力帮浮浮沉沉、不由自己的。”

  慕容博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只乐呵呵好似很慈祥般的笑道,“你若有此心是最好了,既然如此,那你便随我离开临安府这是非之地吧,今日你的朋友我也不会杀死,但郭靖、段誉、萧秋水三人,我是要连同你一起带走的。”

  其余人他可不用在乎,但郭、段、萧三个毕竟是小三合圆满级数的人物,各有神功奇遇,是放眼天下也不可多得的人才,青龙会需要他们,慕容博复国也需要他们,而此时此刻的蔡京更是同样需要他们的“不在”。

  慕容博杀不了李忘尘,便只有这样做,也算是完成蔡京交代的事情——这老家伙算不上青龙会的龙首,却掌握天下权财,网罗众多高手,青龙会也对他极为重视,慕容博多少要卖给他一个面子。

  他口中说不作威胁,实则一言一语全是威胁,他不只是要用李忘尘这个人,更要毁掉李忘尘与同伴们多日经营布置设计而成的局面。

  李忘尘微微一笑,“叔父雄才大略,眼光高明,不过这提议在小侄看来,却还该等上一等。”

  慕容博眉头一挑,“唔?”

  李忘尘道,“小侄仍想要做完该做的事情再离开。”

  慕容博哦了一声,“什么叫做该做的事情?”

  李忘尘道,“这当然就是杀蔡京,扶持正道,挽救社稷。”

  这话一出,几乎等于是前面的一切成了废话,连慕容博亦忍不住笑了起来,“正道?社稷?哈哈,你本来好像很聪明,但现在看却又蠢了一些。你知不知道,说出这番话语,就等于是回绝了我的邀约,也等于是拒绝了自己的生命——这当然也包括在这楼子里你所有同伴的生命。”

  李忘尘摇头道,“不,在我看来却并非如此,接下来若有小侄长篇大论、畅所欲言的功夫,小侄就有一定的把握说服叔父,并且对叔父有益无害,因到了如此局面,若不能站在叔父立场论述,今日之祸难避。而相信叔父若有眼界,知道小侄此前种种成事,该会付出一定的重视。”

  慕容博收敛了笑容,沉思片刻,道,“若你等下所言无物,将会遭受何种结局,你应当明白。”

  李忘尘笑道,“叔父请拭目以待。”

  慕容博端坐在椅子前不动不摇,直盯着李忘尘看待好一会儿,忽然长袖一挥,哗啦啦,这一袖袍摆去、扯去,就好似刮起了一阵大风,直吹得是昏天暗地,周围那些昏迷的、受伤的、受制的、对峙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似变成了风中的羽毛、飘零的树叶,被凌空摄取,顺着楼梯便卷动下了楼。

  在这其中,仅有丝毫反抗能力的郭靖、萧秋水、段誉三人,郭靖扎稳马步,气凝丹田,一张脸虽撑得通红发涨,却尚能支撑,段誉给破了六脉神剑,捂着手指头跌倒在地上,被吹得慢慢往下拖曳,萧秋水早已昏迷,则跟着其余人一同落了下去。

  李忘尘笑道,“小郭,段誉,你们去楼下吧,不用担心我的安危。说得难听一些,你们留下也照顾不了我,何必白费力气呢?”

  郭靖叹了口气,松开力气,慕容博冷着脸再加一袖,总算将他吹动,跟着一群人滚出最高的一层阁楼,这才落到了下面的位置——他心说这小子功力怎么这般厉害,真让自己折损了面子。

  慕容博冷冷道,“我已步下了真气,相信就算他们各个武功高强,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决不能听到我们的谈话,现在你大可以畅所欲言,将所有不能说的都说出来了。”

  李忘尘点头道,“其实叔父所求,无非是将昔日的大燕慕容氏给重新复国,完成先祖的遗愿,并成为如同朱元璋、李世民、赵匡胤般的人物,是么?”

  本以为慕容博一定会露出志得意满的得意笑容,但慕容博露出的笑容却并无想象中的坦诚,而是一种苦涩的苦笑,“不,我的乖侄儿,叔父所想的并无那般自不量力,方尽天下,有心权欲之人,都须得有无上武学加身,如朱、李、赵三人,都有旷古绝今的武道造诣。而叔父越是在武道上成长,越是知悉自身的渺小,武道有成能有数百年寿数,但在茫茫历史之中,大多数人在前五十年的修行下,便已臻至自身的巅峰,一百年左右的寿数,就将彻底止步,能够在一百岁之上仍有进步的,只少林武当两大派有扎稳根基的特别武功可供进步,但也至多精进一个境界,而到三百岁还能有进步的,迄今能为人所知的也不过是张三丰一个老道士而已。”

  原来如此,李忘尘倏然恍然大悟,为何少林武当两大门派,能够成为天下武道不可替代的泰山北斗。

  要知道,他所知所见的人物之中,学会武当少林两派武学的人就不在少数。弱的如石观音,强的似面前的慕容博,都通晓两派武学,少林的七十二绝技,武当的太极纯阳功,早已止不住天下强者的偷学,成为某种程度上的大路货。

  甚至连李忘尘自己都会几手。

  但武学这样大路的流露出去,却并未动摇到武当少林的地位,原来根本原因就是武当少林拥有某种可突破“壁垒”的办法,可令八九十岁的武者仍有进步可能,这才能积蓄到众多长老,形成庞大无比的势力。

  这就是每个武者都会遇到的武学壁垒、武道障碍。

  而与之对比,就算是自在门、移花宫、逍遥派这样的武学门派,一旦弟子在武道上无法足够的热心和努力,也将永远停顿在某个境界,再不能精进了。

  慕容博遗憾道,“时日今日,叔父我已年愈七十,武道于我而言,成为可看到得到未来,但怎么也走不出一步的无形囚笼。武道受限,霸者一道同样受限,我是注定成不了大国的开国之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