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天煞孤星,爱好交友 > 第344章 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太宗

第344章 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太宗

2022-05-14 作者: 老婆大大
  第344章 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太宗
  皇城,光秀殿。

  光秀殿金砖玉瓦,大气磅礴,犹如一尊山岳巍峨屹立于天地间。

  光秀殿是三大殿之一,如今三大殿中太和殿为朝臣早朝汇聚之地,为三大殿之首,地位不可撼动,余下两大殿,已经被太宗皇帝和高宗皇帝一人一座。

  不论余下两大殿昔日有什么作用,如今都成为了太宗皇帝和高宗皇帝居住和会见朝臣的地方,至于晋王吗,皇城当然没有晋王容身之地。

  太宗和高宗到底当过皇帝,在至尊大位空缺的时候,二人这等举动也算不上僭越。

  此时光秀殿中,窦长生跪坐于桌案后方,正位于主位的左手旁,此时宽阔的大殿当中,却是只有窦长生和太宗皇帝端坐,其他宫娥,内侍,舞女,侍卫等等,大大小小不下于百余人,正伺候着二人。

  清澈的和弦从耳边流过,你感到一腔的柔情,一个如火的心在跳动,宛如一些活泼轻盈的精灵,在为心灵进行一次洗礼。

  正在大殿两侧的位置,正有着琴师抚琴,中央区域舞女高挑的身躯,正彰显着曼妙的身姿,犹如风中精灵。

  窦长生喝着美酒,吃着佳肴,正欣赏歌舞。

  能够被太宗皇帝收入府中的琴师和舞女,全部都是天下翘楚,如面前众女单独一位,要是外放出去都是一代大家,足以在王侯府邸当中当做领队。

  太宗皇帝礼遇,是超出规格,糖衣炮弹不断朝着窦长生打来,二者其乐融融,一个多时辰下来,完全是享福来了,反倒是前来目的,倒是成为了一件小事。

  太宗皇帝仔细倾听着窦长生开口,等到窦长生说完后,这才慢条斯理的讲道:“窦卿无需忧虑,这一看就是贼子故意挑拨。”

  “时至今日已经一百多年,往昔一切都已经是过往云烟,朕已经命不久矣,如今重新出山,完全是为了皇周江山社稷。”

  “没有半分私心,在这里朕可以给窦卿一个保证,前尘往事,种种恩怨,朕都会既往不咎。”

  “不。”

  “不光是颍平侯一事,昔日其他事,朕也会颁布一道明喻。”

  “不论过往,只论当世。”

  太宗皇帝的口吻还是高高在上,充斥着一些强硬,根本没有认知到自己做错了,窦长生也知道这是正常的,皇帝怎么会有错,一切都是臣子的错。

  皇帝不报复,主动把以前的仇恨一笔勾销,这就是极大隆恩了。

  这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这是认知问题,要是晋王的话,窦长生相信,但太宗皇帝不行,太宗皇帝其小时候还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虽然是世家子弟,可没有这一方面教育。

  尤其是太宗皇帝是真的知道人间疾苦,大周江山社稷,是太祖皇帝和太子还有太宗皇帝一刀一枪打下来的。

  这是经历过开国的帝王,而晋王这种就真的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

  窦长生没有去深究,要是自己如今有武道一品实力,窦长生就敢来上一句,陛下错了,太宗皇帝要是不服,窦长生也敢一拍桌案,现如今窦长生端起酒杯,豁然间站起身来,对着太宗皇帝一拜。

  然后开口敬佩讲道:“陛下气度恢弘,千古未有。”

  “臣敬陛下一杯。”

  话语落下后,窦长生一口喝干了酒水。

  这一次目的已经达到,和太宗皇帝达成和解,当然这不是永久的,能够被当做阳谋,肯定是一根刺,属于不拔不行,可短暂和解就可以了,窦长生就能够离开神都,然后完成小天命。

  小天命要是借助阴极宗力量,这根本不是太难的事情,武道二品的大宗师算得了什么,窦长生如今就能够调动,但这是一股外力,如今小天命容易了,可人在做,天在看,大天命就要还了。

  所以能不借助外力,还是不借助外力的好,最多也是迂回辅助,绝对不能够依仗。

  到了大天命时就没这么复杂了,因为大天命太难了,是要穷极一切,动用所有能够动用的手段。

  只要踏入上三品,重铸的冰魄刀完成晋升,到时候在凡俗当中,自己真的是一号人物了。

  窦长生抬起衣袖,掩盖面容喝下酒水时,心中浮现出种种的美好未来。

  脸上浮现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当衣袖落下时已经消失,神色变化恰到好处的被遮掩,不会被外人看见。

  “盛饮。”

  窦长生端坐下来,太宗皇帝也频频的举杯,这一番话语后气氛更加融洽了,已经开始进入最好的环节,开始了商业互吹。

  “此番有人故意挑拨窦卿和朕的情谊,真是不自量力,哪里知道窦卿早已看破一切。”

  窦长生微笑讲道:“臣就算能够看破,这还不是陛下气度恢弘,不然也要落入贼子的算计当中。”

  “贼子算计完美,但却是低估了陛下,造成了这最大的破绽出现。”

  “接下来会出现流言,还请陛下严厉打击,让贼子所有算计成空。”

  太宗皇帝点头讲道:“应该的。”

  “既然知道了贼子的算计,怎么可能还落入彀中,窦卿可以放心,朕不光是要破了这算计,还要把幕后主使给揪出来。”

  窦长生起身下拜:“拜托陛下了。”

  然后徐徐讲道:“天色已经不早了,臣不能够夜宿皇城。”

  太宗皇帝道:“曹公公去内库,点美酒三坛,天长果十斤.送到窦卿府邸上。”

  窦长生再感谢:“多谢陛下。”

  等待了片刻,窦长生和赏赐一起离去了,只是离去时回头看向了光秀殿,这位曹公公正是曹少阳,当初王长恭弑君中遭受重创,断了一条手臂,自身筋骨也被摧毁,哪怕是恢复后,也只是巅峰时的五六成,永远不能够恢复巅峰了。

  但如今这位给窦长生的感觉,非常可怕,不会是一位年老体衰,实力衰弱的无上宗师,绝对是处于巅峰的无上宗师。

  夺舍秘法,《天妖夺灵功》

  昔日萧园惨案发生的一幕幕出现。

  当初只认为乾元燃血丹可怕,如今看来这一门《天妖夺灵功》也非常可怕,也是一种祸乱之源,这才多久伤势痊愈,还恢复到了巅峰。

  心中也知道这因为太宗皇帝不惜一切代价,不然曹少阳也不会向太宗皇帝投诚,可还是太可怕了。

  以大周之力,这种大一统王朝推动的项目,真正开始作恶,带来影响太大。

  曹少阳手持着拂尘,驻足于光秀殿门口,注视着窦长生背影消失,这才缓步走入光秀殿中,看着光秀殿中的琴师和舞女都消失,对着太宗皇帝恭喜讲道:“恭喜陛下,窦长生已经入彀。”

  “永远不会清楚,这一次算计他的是陛下,而不是晋王。”

  曹少阳浮现出笑容来,徐徐讲道:“对付这种聪明人,就不能够直来直去,要稍微的拐个弯,因为这种聪明人会想多。”

  “得稍微遮掩一番,自己发现的事实,才会去相信。”

  太宗皇帝抬起手,微微摇手讲道:“错了。”

  “你的想法,早已被窦长生看破了。”

  “你以为窦长生此番前来,真的是看出是晋王谋划,然后不想落入算计,从而和朕摊牌,借此破局吗?”

  “要是窦长生不来,那么窦长生正如同你想的一样,可亲自来皇城见朕,朕相信窦长生已经看破,这不是晋王的算计。”

  “此来见朕是和解,同时也是在试探朕。”

  “窦长生已经对朕起疑了,要不是朕早有准备,这一定会被窦长生看破虚实,从而知道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

  太宗皇帝抚掌称赞讲道:“真是一位难缠的对手,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曹少阳神色不断变幻,像是没有看出这一切,懊悔和开心的神色不断交替,最后浮现出庆幸之色,再一次恭喜讲道:“老奴差一点把事情办砸了,还是陛下高瞻远瞩,洞悉一切,看破了窦长生那点小心思。”

  太宗皇帝神采飞扬,笑着看向曹少阳,明知道曹少阳是在哄人开心,故意的装作愚笨,但太宗皇帝依然开心,这毕竟是一位无上宗師。

  這一次对窦長生的算计,分为了好几层,乃是对窦长生一次摸底,这窦长生无疑是绝顶聪明。

  不得不说,这扮蠢一方面,真是毫无破绽。

  要不是其名声太大,自己仔细的观察,借助着主场便利,有着秘术加持,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还真的没有发现其那喝酒时露出的讽刺。

  这小小的一个破绽,真不算是破绽,窦长生非常小心,再换一个地方,就无法发现了。

  可惜没有如果,还是被自己发现了,这窦长生肯定深深怀疑自己了。

  但对方扮蠢所说话语,也不会是假的,真是有心和解,不想短时间冲突,要有一个缓冲时间。

  等等。

  自己能够发现破绽。

  这可能是窦长生主动为之。

  太宗皇帝不由开始复盘,再一次回想着窦长生一举一動。

  可怕。

  这真是一位可怕的人。

  竟然给自己一股中年张天正的感觉。

  太宗皇帝再一次复盘,对于这种人,就得多想,多考虑,往深处想,多猜测对方的举动,对方每一步都有着目的,看似无用实则是未来铺垫。

  这是自己吃了张天正无数亏后,总结下来的经验。

  想了半天,太宗皇帝不由叹息讲道:“太可怕了。”

  “这一个讥讽,要不是聪明人,根本看不到,这和朕试探完全是异曲同工之妙。”

  “本以为是朕布下了几层算计,乃是对窦长生摸底,可实则窦长生将计就计,反过来对朕摸底。”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窦长生,劲敌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