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灾厄之冠 > 第243章 即使超凡,你也需要……(求订阅~求月票~)

第243章 即使超凡,你也需要……(求订阅~求月票~)

2022-05-17 作者: 颓废龙
  第243章 即使超凡,你也需要……(求订阅~求月票~)

  房间中,壁炉内的篝火已经点燃了。

  火苗在木柴上跳跃着,为房间中带来了温暖与光亮。

  微红的火光照耀在玛格丽达.玛格认真的面庞上,让她的面颊多出了一丝红晕,那是火光的反射,绝对不是羞愧。

  因为,歌德相信,能够如此郑重且认真的说出怕死的玛格丽达.玛格一定不会羞愧。

  “从心的人,我见过不少。”

  “但是这么正式承认自己从心火包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不怕死?”

  玛格丽达.玛格反问道。

  “怕!”

  歌德很坦然的承认道。

  “那你还说我从心火包?”

  玛格丽达.玛格气呼呼地等着歌德。

  “因为我没有你正式啊——我是那种面对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选择跪下的人!可惜,每一次他们总是不给我从心活命的机会,总是要逼我,让我恐惧难安,让我夜不能寐,所以,我只能选择是把他们全杀了。”

  歌德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拜托,请不要一脸无奈的说出这么恐怖的话语,你这样才会让我恐惧难安,让我夜不能寐。”

  玛格丽达.玛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然后,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突然低声说了句。

  “谢谢。”

  “嗯?”

  歌德一愣。

  “我知道你是想要安慰我,想要让我不要恐惧才这么说的——谢谢你,歌德。”

  玛格丽达.玛格带着感动说道。

  歌德露出了微笑。

  他,刚刚是认真的。

  但是,玛格丽达.玛格都这样说了。

  那就当做安慰吧。

  看着对方脸上的感动神情,歌德默认了。

  “我应该怎么做?”

  玛格丽达.玛格继续问道。

  “演戏。”

  “将我们的戏演完。”

  歌德笑道。

  “嗯?现在还有必要吗?”

  玛格丽达.玛格一脸的不解。

  “当然有必要!”

  “或者说,正因为到了现在这种时候,才更加的有必要了!”

  “郁金香家族应该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能够继承家族的你,身上就多出了一层悲情的光环,再加上你是女性,天然受到他人的同情,如果你再坚强一点……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歌德反问道。

  玛格丽达.玛格有点反应过来了。

  按照歌德的说法,她将获得所有人的同情。

  而且,她将有远超自己兄长、父亲的名声。

  甚至,不会再局限于法波尔、北境,而是向着更多的国家漫延。

  到时候,以她的名气,一定会吸引来更多的人。

  但……

  还有一个关键点。

  玛格丽达.玛格看向了歌德,直接说道。

  “这样的名声会很大,但这只是虚名!”

  “并没有实际的东西,就如同是一个虚有其表的气球,一戳就破。”

  面对着带有疑虑的郁金香家族次女,歌德晃了晃手指。

  “所以,我们需要来点实际的——”

  “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是要在擂台上平手收场的。”

  “但现在?”

  “你需要赢我!”

  “不!”

  “准确的说,是我开口认输,你将获得‘斯维特拉领’。”

  歌德说出了改变后的计划。

  顿时,玛格丽达.玛格双眼就是一亮。

  领地!

  如果真的有一块领地,郁金香家族想要在短期内返回巅峰是不可能了,但是只要有十几年休养生息的工夫,那就一定可以达到令人惊诧的程度。

  血脉觉醒的力量体系或许不是最强大的。

  但一定是最为容易的!

  想到这,郁金香家族次女激动起来,而且整个人都凑到了歌德面前,抓住了歌德的手掌。

  “‘斯维特拉领’真的给我?”

  “假的,做做样子,你怎么还当真了?”

  歌德轻哼了一声,就甩开了玛格丽达.玛格的手掌,在对方马上就黯淡的眼神中,继续开口道。

  “不过……”

  “你想要也不是不行。”

  歌德嘴角的笑意变得浓郁了。

  玛格丽达.玛格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面对领地的诱惑,还是让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忍不住地追问道:“我要怎么做?”

  “5000w金克,承蒙惠顾。”

  歌德伸出手到玛格丽达.玛格面前。

  郁金香家族次女抬手就打,却被歌德躲开了。

  “你看我们这不是在商量吗?你怎么还动手了?”

  “商量?”

  “你这是勒索!”

  郁金香家族次女又一次瞪着歌德。

  “勒索?”

  “你这是在侮辱我!”

  “我这种来钱速度,可比勒索快多了!”

  歌德笑嘻嘻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中,悠然自得地翘起了腿。

  斯维特拉领值钱吗?
  很值钱。

  但也不可能值5000w金克。

  甚至说,把斯维特拉领打包到一起也卖不到一半价格,所以,歌德并不担心玛格丽达.玛格会买。

  至于真的买?
  他欢迎至极啊。

  反正给了钱,斯维特拉领也在北境内。

  他绝对不是拿了钱不给领地。

  他绝对不是拿了钱不给领地。

  他绝对不是拿了钱不给领地。

  就是稍微给的慢点,毕竟,斯维特拉领那么多人,需要一点儿一点儿的转移到其它地方,那可是浩大的工程。

  玛格丽达.玛格看着歌德模样,气得抬脚就向着歌德翘起的腿踹去,却再一次被歌德躲开。

  “你的淑女风度呢?”

  “这可不像是法波尔的贵族。”

  “面对绅士时,我就是淑女。”

  “面对你时,我认为这种克制状态下的我,就已经是我最好的模样了——我需要付出什么?”

  和歌德绕了一大圈,什么便宜都没有占到的玛格丽达.玛格不再多想什么了,她再次询问着关键点。

  “第一,你需要冠以‘韦恩’的姓氏。”

  “第二,你需要当众发誓只有‘你和我的血脉才有资格继承斯维特拉领,而不是郁金香族人’。”

  “第三,你需要支付500w金克做为我的活动经费。”

  第一、第二条,在玛格丽达.玛格看来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第三条,却再次让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炸毛了。

  “你这是趁火打劫!”

  玛格丽达.玛格怒斥着。

  “有吗?”

  “有的话,你就忍忍,毕竟,我还没有真正的开始。”

  “这部分钱是交给我叔父的——他需要一个能够恰当的理由,只有这样他才会选择站在我这边,接受我的计划。”

  “第四条,500w金克才是给我劳务费。”

  歌德开始睁眼说瞎话了。

  玛格丽达.玛格则是完全不想反驳什么了。

  “劳务费又是什么鬼?”

  “你不会还有第五、第六条吧?”

  郁金香家族次女双臂环抱在胸前,冷着脸问道。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可是正经人,绝对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这500w金克可是我的……买命钱。”

  歌德坐直了身躯,声音变得轻柔。

  玛格丽达.玛格一愣。

  “买命钱?”

  “对啊,买命钱。”

  “你不会认为依靠这些就能够给你报仇吧?”

  “还是说你打算依靠时间来熬死法波尔七世,然后获得胜利?”

  “我是要去法波尔的,直面法波尔七世!”

  歌德点了点头道,而这个时候的玛格丽达.玛格已经放下了手臂。

  郁金香家族次女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歌德,眼中的感动再次浮现。

  “你不必为了我去冒险……”

  “没有为了你,我是为了钱。”

  歌德直白地回答,让玛格丽达.玛格的话语戛然而止了。

  她盯着歌德,恨不得给歌德脸上来一拳。

  她就从没有见过这么让人生气的家伙。

  之前她姿势都摆好了,说钱。

  现在她感动都升起了,说钱。

  钱钱钱!
  真是掉到钱眼里!
  贪财的混蛋!
  玛格丽达.玛格心底咆哮着。

  “你不单单是为了我吧?”

  感动、愤怒之后,玛格丽达.玛格恢复了冷静。

  “当然!”

  “如果是只因为你的话……你得加钱。”

  “至少得3000w金克往上,我才有可能答应。”

  歌德没有隐瞒的一点头。

  这让玛格丽达.玛格攥紧了拳头。

  “能够告诉我具体原因吗?”

  “不能。”

  这一次,歌德摇了摇头。

  “为什么?”

  玛格丽达.玛格追问道。

  “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不过,我向你保证,如果你能够再次觉醒,至少达到了特斯因三阶职业者的程度,我就可以告知你一些东西。”

  ‘他们’的存在,对于一些人来说应该不算是秘密。

  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却完全是彻底的未知。

  当然,更重要的是,歌德担心玛格丽达.玛格在得知到这些隐秘后,无法做到坦然——他现在已经大致了解到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的底细了。

  虽然不是草包,但是也算不上太聪明。

  甚至,有的时候,还不如茜拉。

  因为,茜拉大部分的时候是真的傻,会让所有人忽视她的存在。

  可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却表现的很精明,但在关键时刻却表现得相当傻。

  这样的人在歌德的‘家乡’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

  猪队友!
  心底叹了口气,歌德伸出了手臂。

  玛格丽达.玛格下意识地挽住。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和歌德离开了熊堡,登上了门口的马车。

  “我们去哪?”

  玛格丽达.玛格愣愣地问道。

  “码头。”

  歌德又一次在心底叹息着。

  毫无疑问,玛格丽达.玛格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傻。

  完全不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干什么。

  “这是要去……稳定人心?”

  过了十几秒,玛格丽达.玛格这才反应了过来。

  “不单单是稳定人心,还要筛选人——那些家伙可不是傻瓜,虽然法波尔的消息没有传来,但是他们应该已经猜到大概。”

  “那些人中本就效忠法波尔七世人一定会在这个时候拉拢其他人。”

  “而那些摇摆不定人,则会倾向于法波尔七世。”

  “那我应该怎么做?”

  玛格丽达.玛格问道。

  “什么都不需要做。”

  “为什么?”

  “因为,现在你就要塑造悲情人设了——你要给所有人一种,你被整个世界都背叛了的感觉,他们的离去则是最好的前奏。”

  “而且,你不会真的指望他们吧?”

  “你现在最应该相信的,除了我之外,就是郁金香家族的‘火种’!”

  看着一脸不解的郁金香家族次女,歌德不得不解释着。

  有的时候,人手多,并不一定是好事。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里面隐藏着什么样的家伙。

  敌人?

  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叛徒。

  来自背后的匕首,总是那么的防不胜防。

  英雄不一定会死在冲锋的路上,但是死在阴影暗箭之下的英雄却是比比皆是。

  “他们难道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吗?”

  “有!”

  “你可以扣押绿藤、百合、荆棘、紫罗兰、暗莲五家的人当种猪——这应该会让郁金香家族更快的恢复!”

  歌德提出了一个建议。

  玛格丽达.玛格马上摇了摇头。

  她是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另外,血统越是驳杂,觉醒的可能就越低。

  当然了,就算艰难觉醒了,也并不强大。

  不过,也有意外。

  那是一种堪称伟大的奇迹。

  传闻中,最初的郁金香家族先祖就曾经以驳杂的血脉觉醒了,一次觉醒直接踏足了‘传奇’,开创了整个郁金香家族。

  但在郁金香家族历史上,只有这么一位。

  后人中,想要模仿者不是没有。

  可大都数是泯然众人。

  “所以,法波尔才流行近亲结婚?”

  歌德听着玛格丽达.玛格的讲述后,马上想到了某个信息。

  “不全是。”

  “一部分是,另外一部分则是正常的”

  “前者诞生天才,后者则是基石。”

  玛格丽达.玛格摇了摇头,纠正着歌德的话语,神情中带着些许不自然。

  歌德耸了耸肩,没有再追问。

  之后的路途,包括码头的一应事务,都是顺利完成了。

  有着恩姆莱.克和格吉尔.克在,法波尔贵族中那些想要搞事情的,都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沉海了——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乱子,误伤一两个人实在是太正常了。

  后半夜,一切全都暂时平息。

  至少在法波尔的具体消息传回来之前,一切都会保持原状。

  为了安全考虑,玛格丽达.玛格搬入了熊堡。

  就住在歌德隔壁。

  而在另外一边则是茜拉。

  不过,茜拉并没有在房间中。

  而是在歌德房间中等着歌德。

  她可是记得,歌德说过的‘有个重要任务交给你’。

  躺在歌德房间的大床上,铭记‘重要任务’的茜拉,早就卷起了被子,半抱着枕头呼呼睡,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呢喃声不住响起。

  “我想吃烤肉。”

  “歌德不许抢我的烤肉。”

  “he tui,歌德你敢吃吗?”

  睡梦中的茜拉说着梦话。

  这样的话语,令歌德怀疑对方没有睡着。

  但是,坐在床边观察了两分钟,歌德确认茜拉是真的睡着了。

  没有打扰茜拉。

  歌德转身拿起外套走进了书房,就这么半躺在沙发上,用外套盖在自己身上,他侧耳倾听着——确认茜拉的那位老師没有在附近,周圍也没有什麼人时,这才抬手摸着左手食指上的‘疯王之戒’。

  星空瞬间出现。

  星辰悬挂其上。

  秘境早已全部冷却完成,此刻在歌德注视下,不停闪烁。

  歌德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了那颗灰色星辰。

  危险的感觉还在。

  虽然不再是之前中如芒在背般,却依旧挥之不去。

  这令歌德皱眉,将其放在了备选项中。

  然后,他看向了曾经进入的第二个‘秘境’。

  这是他的选择。

  也是现阶段性价比最高的。

  宛如‘末日’般的第三个秘境,混乱一片,失去了秩序,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歌德会更适应,但是却没有第二个‘秘境’方便,很难获得更多的【血腥荣誉】。

  而第四个‘武道’般的秘境,歌德已经相当详细的搜刮了一遍,而且随着他的搜刮,他也已经被人盯上了,想要再次完成那样的搜刮,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毕竟,那个世界还是有着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

  所以,只剩下了第二个‘民俗’秘境。

  “我需要在这个秘境中尽可能多的找到【血腥荣誉】,只有更多的血腥荣誉才能够让我更顺利的完成仪式‘死战’中的绝境翻盘,虽然残血浪全图很不错,但还是不太保险,必须要加一道保险——【血腥荣誉】就是。”

  “还有……”

  “最好能夠找到类似治疗的秘术。”

  歌德复盘着自己的计划。

  最终,他认为虽然在‘民俗’秘境中也会有一些麻烦,但绝对比‘武道’秘境好得多。

  他在认真思考后,认为自己可以顺利解决。

  要知道,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初的他了。

  哪怕是面对三阶职业者,也可以无所畏惧。

  但随着歌德返回‘民俗’秘境,他就彻底愣住了。

  因为,他此刻正坐在教室内。

  面前站着的是那位身材高挑、戴着眼镜,身穿白色衬衣、包臀裙的朱迪老师。

  朱迪老师将一张试卷放在了歌德面前,轻声说道——

  “现在我们来补考数学!”

  补考?
  还是数学?

  刚刚还自认为面对三阶职业者都可以无所畏惧的歌德,脸色瞬间一变,惨白一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