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2022-01-14 作者: 小巷寂寥
  第69章

  眼看自己儿子因着护着媳妇也被打了,二老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想要说些什么,赵小花却先开了口。

  “着急了?有什么好着急的,之前你们差点被人打到脸上来,也没瞧见他们说一句话。现在不说话,日后等你们干不动了,被儿媳妇们撵出去,定然也不会说啥。恶人全让媳妇当了,你们仔细想想吧,是现在让人打一顿来的好,还是等日后了,你们俩老东西去要饭的好。”

  赵小花这话说的重了些,赵家村家风还不错,虽然也有那不孝子孙,但是把老人赶出来的事情到没有,到不是所有人都有孝心,而是赵家村有规矩,一旦发生这种事情,轻者打一顿,重者打一顿后撵出去,族谱除名,日后不能再入宗祠,并且谁求情都没用,就算是父母求情,也会按照规矩来办。

  因着这个,就算日子再过不下去,老了的父母也能有一碗清汤喝。

  但是真孝顺和随便打发点吃的还是有区别的,像是那种成天被媳妇儿子骂的也有,日子过的憋屈又痛苦,还不如死了干净。

  虽然知道有族中家法在,儿子不可能不管他们,但是日后那日子要是过成村子里个别人家那样……

  俩老人最后还是慢慢的,慢慢的坐下了。

  二老虽然还能干活,身子也还算硬朗,但是他们真的老了,身体僵硬,力气变小,腰酸腿疼,甚至睡睡觉,半边身子都麻了,好半天都缓不过来。

  越是这样,他们越是担心自己的日后,害怕给儿子添麻烦,也怕儿子儿媳嫌弃自己是个麻烦。

  今天的事情,要说不寒心是不可能的,儿子确实一声没吭,护着他们的还是女儿。

  眼看二老重新坐回去了,赵小花又说话了。

  “看见没,现在护着你的是闺女,那东西回来给你俩吃的也是闺女,你家的这些,除了吃你们的,喝你们的,还干了啥?是给你们端茶送水了?还是端尿盆了?依我看,这家你们还如不直接分了,明面上的东西分一分,钱财自己多留些,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外头扑腾去。你们俩还有闺女,光是你们这小女儿,每年给你们的孝敬就不少(赵小花暗暗的瞪了金大嫂一眼,金大嫂被瞪得缩了缩脖子),现在你们还能干活,好吃好喝的,还能多干几年,到时候手里有钱,你们抓的牢一些,有女儿女婿们在,你们害怕你们的儿子儿媳不对你们好?”

  二老听的有些心动,看看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女儿,大女儿脸色青白有些虚弱,小女儿脸上有伤很是狼狈,两个女儿都关心的看着他们,二老忍不住红了眼眶。

  “亲家,你说咋办?”

  赵小花一笑,张嘴就帮着他们把这个家给分了。

  所以,等金美玉带着人把这群大人全都打趴下后,二老也站了起来,直接就把家给分了。

  “村子里的人都在,你们也给做个见证,今儿我就把这家分了。我和老婆子还能动,先不靠儿子,儿子每年给我俩半两养老钱。家里出了锅碗瓢盆之外,最值钱的便是家里的地了,一共七亩,我和老婆子留下三亩,剩下的平分,家里的房子是我和老婆子的,所以分家后你们都搬出去,各谋出路去吧。家里的银子不多,我给你们家每家一两,碗碟筷子这些给我和老婆子留下三套,锅你们不能拿走,剩下的你们平分带走,还有你们各自的铺盖,你们房里的东西,能够带走的都带走。日后等我和老婆子死了,我们的东西再分配。”

  此话一出,被打了的儿子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媳妇们倒是先开口了。

  “凭什么!自古以来,长子分七成!”

  “凭什么赶我们走,房子也有我们家一份!”

  “没有锅怎么行?没有锅我们怎么做饭?”

  “没有了房子,我们日后怎么生活?”

  “爹娘你们不能这么分,我家孩子多,你们舍得你们的孙子们挨饿受冻?”

  “爹娘你们太狠心了,就给我们留下四亩地,四亩地我们怎么分啊,那点田地根本不够养活我们一家的!”

  媳妇们怨怪爹娘,但是爹娘这会儿却铁了心。

  “我们不和任何一个儿子过,就没有长子占七成的道理,东西你们自己平分,该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现在天气已经转暖了,就算在外面睡几晚也不打紧,不行你们可以搬到祖祠或者是宗祠去住一段时间,祖宗长辈都能谅解,当初我和你娘都能把你们养这么大,现在,你们三兄弟定然也能养活自己的妻儿老小。我们没本事,没给你们置办下什么家业,但是你们有手有脚,当初我和你娘家里一贫如洗,不也把你们养活了?而且分家分给你们每人一两,也是村里独一份了,你们多努努力,也不是盖不起新房子。好了,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会去找族老,现在你们可以收拾收拾,厨房等族老来了在分。”

  厨房里还有金大嫂拿来的好东西,要是不说这句,老两口可能半点都捞不着!

  老两口不管儿子儿媳说什么,铁了心就要把家这么分了,但是如果这么分,他们三家又怎么可能会乐意。

  老两口让人去找族老,看热闹的人中有人去了。儿子儿媳不愿意有什么用,这个家,终归是老两口做主的,在族中,这家如何分,也是老人说的算的。

  老人愿意和你商量,那就商量着来。

  要是不愿意商量,还真能做到一言堂。

  而且,这分法,虽然地分的少了,也没分到房子,但是东西都做到了公平分配,而且二老给了每个儿子一人一两银,要是省着点花用,重新置办一个新家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个家分的,倒也还算公平。

  金美玉打了人后也算是出了气,眼看人都被打趴下了,她就打算带人离开了。

  眼看着分家已成定局,儿子儿媳着急自己的利益,但是娘家人这边却没那么着急了,眼看金美玉要走,就有人忍不住说。

  “你们那孩子也不是我们弄伤的,凭啥要打我们?”

  金美玉回头去看,说话那人却缩了,没看见谁说了这话,金美玉却也回答了他。

  “不是你们弄的,也是和你们有关的人弄的,你们不是连襟就是姻亲,你要闹的时候,要是顾忌点小孩子,能让我家孩子受伤吗?”

  “你这是不讲道理!”

  “对,我就是不讲道理,我家孩子被伤成那样,我和你们讲什么道理!”

  有人还想说,却被小六的龇牙给下回去了。

  金美玉也瞪了说话那人一眼,随后一挥手,一群孩子在拿着棍子的金美玉的带领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暗地里窜等老人分家成功的赵小花也功成身退了。

  金美玉因着孩子头上大包的事情,过来打了他们一顿。

  暗地里,赵小花也用这种分家方式,暗地里摆了这群人一道。

  别当分家就是件好事。

  有钱分家那是享福,没钱分家那才是受罪呢。

  虽然一两银看起来很多,实际上却没良田有用。

  那一两银,他们必然要拿来盖房子,掏空了他们的小金库不说,说不准还要和其他人借一点。

  分到的那点田,种出来的东西,自己吃都还不够,更别说还钱了,日后家里的吃穿用度都需要花钱,各种东西还需要重新置办,不说别的,光是那口大铁锅,价格就不菲,他们每家都要重新置办一口。

  等房子盖起来了,之后才是苦日子呢。

  身为奶奶,自家孙子脑袋被磕成那样,她怎么还能好心的为罪魁祸首们着想?
  当然,赵小花也没真的让这群不孝子孙没活路,就这种分家方式,要是吃苦耐劳的坚持三四年,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赵小花功成身退,准备回家看一眼受伤的孙子,却不想扑了个空,金美玉金满肉金满油金满谷都不在,家里就剩下柱子珠子和二饼看家,两个没手上的孙子已经不哭了,正被珠子哄着睡觉呢。

  “小姑带着孩子去看病了。”

  “看啥病?”赵小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她就没再多问了。“去李大夫那去了吧,小娃子还挺有钱。”念叨了这么一句,赵小花居然甩甩手又走了。

  她要马上回娘家去,今儿赵家这事给了她新的启发,要是能办成,到时候她就不用一直住在娘家了!

  赵家欠赌坊的钱还没还上,赌坊后来又来了两次人,不过这一次赌坊来人没像之前那样乌泱泱来一群人,就来了一个主事的和两个护卫,也没有用强,而是拿出借据给赵家人看,白纸黑字,手印画押,如果不还钱,他们就要去官府告他们。

  钱还是要还的,除非他们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二老去死。

  其他人不好说,赵小花肯定不愿因。

  好在赌坊也知道不能把人逼得太紧,还钱的方式也变成了每个月收一次,但是这对他们家来说,依旧是不能承受的。

  赵小花风风火火的走了,金美玉带着人,孩子让三丫抱着,驾着牛车去了李家村,去找李大夫了。

  孩子一直在哭,金美玉已经尽可能的坐到离孩子最远的地方了,但是孩子依旧在哭,也不知道是疼得,还是金美玉不被婴孩喜欢的特性在起作用。

  牛车摇摇晃晃,太阳都快下山了,他们才到李家村,离老远就瞧见李大夫站在院子门口往他们这边望,到不是李大夫神机妙算,掐算到了自己有病人,而是孩子的哭声实在是太大声了,离老远就听见了。

  李大夫也没等牛车赶过来,就出了院子快步迎了过来,到了牛车边上,连忙把孩子抱了过来,不用其他人说,他就发现孩子脑袋上的大包了。

  他把孩子抱住,伸手拍了拍,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银针准确的扎在孩子的脑袋上,轻轻捻动,渐渐的,孩子止住了哭声,甚至抽抽噎噎的进入了梦香。

  李大夫把银针拔出,转手又不知道收到了什么地方。

  “这是怎么弄的,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摔着?”

  孩子已经一岁多快两岁了,农家孩子,这个时候已经很皮实了,但是伤在头部,就很让人担心。

  “李大夫,我家孩子没事吧。”

  李大夫对着金美玉这个小娃娃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最后只能说。

  “我先看看,要是没事的话就没事。”

  说着,就抱着孩子往他家去了。

  金美玉从牛车上跳下,跟着李大夫去了,作为哄孩子被带上的三丫,也跟着跳下了牛车。

  回了屋,把孩子放下,李大夫仔仔细细把了脉,又看了看后脑勺上的包,检查了一下孩子的身体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没事,金家孩子就是体格好,只是脑袋上撞了个包,不要紧,我一会儿先给他消肿,等消肿后,配上我的药膏,抹两天就好了。”

  “大夫,不用吃药吗?”

  “小孩子家家的吃什么药,抹点药膏就成了。”

  金美玉听了,也放心了,伸手逗了逗老实睡觉的孩子的小手,柔柔软软特别好摸。

  “大夫,我家这小的哭了一路了,你看它嗓子没问题吧。”

  “没事儿,小孩子哭的时间长,哑了嗓子也是常事,过几天就好了。这孩子太小,是药三分毒,一些养养就能好的病,还是不要吃药了。”

  金美玉点点头,小大人一般,这让李大夫忍不住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小女娃,我的药膏能让你家孩子少受不少罪,这药膏可不便宜,可不是你的那些鸡蛋能买的了,你可带诊金了?”

  金美玉一听,连忙问。

  “诊金多少?”

  李大夫笑了笑,和她讲。

  “这药膏也分三六九等,便宜一些的,五十文一盒,好一些的八百文一盒,最好的二两银子一盒,你……”

  “要最好的!大夫,最好的能让他不哭吗?”

  李大夫默了默,他是没想到金美玉居然这么有钱,心里吐槽金良顺居然给他女儿这么多月钱。

  “我这药膏是用来治他脑袋上的伤的,只能让他不痛,做不到止小儿啼哭。”

   插根旗!如果这周的周推荐票能破千,我便加个大更,万字大更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求订阅求收藏,求票票求打赏,爱你们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