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碾碎

2022-08-06 作者: 灵山王
  第313章 碾碎
  百余练气后期的弟子同时祭出自己的飞剑。

  飞剑腾空。

  众多练气士脚踩飞剑凌空站立。

  也分不清楚是封山大阵分出了百缕气息,还是这百余练气后期的修士以身合阵法,飞剑化作阵基,将方圆数十里全都笼罩其中。

  当然,赤发鬼修则正好身处阵中。

  焰火弥漫,法力汇聚,一道赤色太阳出现在鬼修的头顶。

  光芒从天空中坠落,正正好好将鬼修笼罩其中。

  凛冽气息煌如炽焰,只是待在阵中都能感觉到四周水汽的蒸腾,原本平稳的灵气也跟着躁动起来。

  从上方俯瞰下来,就好似是封山大阵再起了一个阵法,两方叠加却又分明。

  “赤阳金乌。”

  “诛邪!”

  上方烈日转动,两边收缩,紧接着张开一双覆盖足有数十丈的翅膀。

  金乌昂首,穿透极强的鸣叫响起。

  “唳!”

  气机的牵引让凝聚出现的金乌直奔被光柱笼罩的赤发鬼修。

  这一击只要落下,他就会死。

  这是赤发鬼修脑海之中闪过的念头。

  这本就是化身,死便死了,再使用煞气凝聚便是。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至少在将尘埃落定之前,他不能这么简单的死在这里。

  看着阵内手脚皆去的钉在阵法台上的四臂枭。

  看着漫山遍野,露出惶恐和惊慌不安神色的百姓。

  赤发鬼修抬起头。

  漠然道:“本座之化身,怎可死在这种地方。”

  “无明界。”

  “我要看清楚这东西的破绽。”

  双目紧闭,鬼手刺入额头。

  黑红色的鲜血顺着眉心流淌下来,绘制成覆盖于面容的纹路,伴随着搏命一般的刺激激发,头顶鬼角再次绽放光芒。

  眉心竖纹骤然扩张开,黑红色的鲜血汇聚成虚假的眼球。

  面前的一切似乎都在缓慢了。

  那飞扑而来的炽焰金乌的动作也变得不是那么的流畅,身上的流动的气机缓缓浮现在赤发鬼修的面前。

  猛睁开双眼。

  双眼早已经被血色充盈,鲜血顺着眼眶涌出。

  赤发鬼修口中獠牙与此刻张开,赤发狂乱,只听得厉啸鬼吼:“给我……”

  “看清它!”

  鲜血狂涌间,气机大网清澈无误。

  身影不仅仅没有停滞,反而迎面冲了上去。

  是赌那一线生机,还是坐以待毙,他的心中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炽焰金乌鸟喙成锋,周身气息汇聚成一道。

  说是金乌不如说是法。

  是剑法,是术法,也是拟形的阵法。

  法就在眼前。

  “破。”

  赤发道人仅存的鬼手化作剑芒,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冲了上去。

  嘭!!!
  烟尘飞舞,水汽蒸腾。

  视线早被遮蔽,只能靠神识进行感应。

  “死了吗?”

  “应该死了吧。”

  赤乌宗的修士们自问自答。

  在这样强烈的一击之中,哪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而且就算侥幸活下来,面对这样的阵法,面对百余位布阵的练气士,也唯有绝望。

  天空中,那道迎着太阳冲上去的身影坠落。

  生机全无。

  周身黑袍破损严重,满头赤发大半被烧成焦炭。

  但是他终于死了。

  也终于让所有的赤乌宗修士长出了一口气。

  “不对,他的阴神呢?”

  掌控大阵的烈阳道人阴神骤紧眉头,他确实能够感受到那具身躯已经没有生机,但是身为筑基修士的阴神又在哪里?

  现在可是身处阵法之中,任凭鬼修遁术强大也脱离不了。

  风云际变。

  那毫无生机的身躯睁开双眼,下落的身躯也重新稳住,猎猎罡风吹动他的黑袍和赤发,额头鬼角亦如往昔般狰狞。

  “不可能!”

  最先惊呼出声的是烈阳的阴神。

  赤发道人的身躯受创严重,生机近乎泯灭,又被大阵重创,怎可能活下来。

  但是这毕竟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烈阳的阴神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既然没死,那就再杀你一次,直到你死为止。”

  “诛邪!”

  光柱再临,笼罩赤发道人的身躯。

  法力凝聚的金乌再次展翅。

  赤发道人面色平静。

  就算他看清楚了金乌的气机大网,并且击而坠之,依旧被那一击杀死了。

  要不是灵魔忍死术保持着身躯,如今该是落在山野间,被土石埋葬。

  若是再来一击,此身躯都要随之化作齑粉。

  涂山君并没有悲观,他看向南冥岭上的百姓,传音术转,朗声至:“大黑山的百姓,本座的子民,可否将力量借给本座。”

  “本座。”

  “涂山君!”

  涂山君之名回荡在众多百姓的耳边,再看天空中的那道身影。

  赤发、双角。

  冷峻青面。

  他们记起了眼前的人,不正是供奉的那位真王吗。

  他们可还记得,县内的真王像自动恢复。

  “无法调动吗。”涂山君幽幽一叹,香火愿力微乎其微,他也无法从本尊那里获得力量,看来今日一战注定要停在这里。

  涂山君看向南冥岭的百姓,以及被钉在阵法台上的四臂枭。

  “真王,涂山君!”

  一位民夫跪倒在地上,高声呼。

  “涂山君!”

  无数的民夫伏地。

  汹涌的香火愿力向着这尊化身汇聚。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道神躯虚影就出现在涂山君的身后。

  数十丈的神躯宛如涂山君的放大版。

  盘坐法台,手中拈着术式印法。

  只不过相比于涂山君,这尊神像更加庄严肃穆。

  青面獠牙,双角冲天,狂乱赤发如瀑。

  涂山君蓦的挥拳。

  身后神躯也随之挥动了自己的拳头。

  “这一拳。”

  “名为‘黎民’。”

  轰!!!
  炽焰金乌被一拳碾碎。

  反噬之力作用在百余练气士的身上,将他们震出阵法。

  一个个口吐鲜血,面如金纸。

  赶忙运转法力,服下丹药才稳住。

  烈阳阴神惊恐道:“妖法。”

  “妖术!”

  涂山君说道:“这是黎民百姓的力量。”

  尽管不明白为何区区筑基初期会拥有这样的力量,但是烈阳道人知道现在自己不能慌。他是所有修士的主心骨,一旦他方寸大乱,整个局势都会随之崩碎。

  急忙大喊道:“稳住大阵。”

  所有赤乌宗弟子强撑着受伤的身躯稳固着封山大阵。

  赤发道人不过是强弩之末,这样的恐怖秘法肯定不会持续太久,只要等秘法的时间过去,他们依旧是最后的赢家。

  法台上被封禁的四臂枭眼皮波动。

  他似乎想要睁开双眼。

  然而胸口的阵旗实在太狠,不仅仅压制了他的身躯,抽取他的法力,还将阴神镇于身躯不能解脱。

  如今他感受到了那股独属于大黑山的力量:“是谁来了?”

  ……

  凌空的涂山君将香火愿力铺开,形成疆域。

  随后,满开一拳。

  沉声道:“山河社稷,皆系于一拳!”

  “犯我山河、扰我黎民者,该化作齑粉。”

  数十丈神躯从法台站立。

  威风神像,咧嘴吐出狰狞的獠牙。

  这一拳,遮天蔽日,威压盖世。

  煌如浩荡天威。

  神躯更像是擎天之柱,风云席卷山河凝聚。

  “破!”

  “挡住他。”

  烈阳道人嘶吼,灵物催发到了极致。

  所有赤乌宗的弟子也明白如果挡不住就会死。

  他们害怕死亡,甚至两股战战,但是这时候无可避免。

  “封山大阵。”

  轰!!!
  封山大阵被一拳崩碎。

  所有身抵大阵的修士均是被磅礴压力碾成碎片。

  如涂山君说的那样,眼前一切全部成为齑粉,阴沉的天空是凝聚的水汽,但是下来的并不是雨,而是血。

  这一场血雨腥风落下。

  只见练气士的残破身躯遍及荒野。

  法器碎裂,符箓残破,连带着身死道消的修士。

  万千青壮本以为他们也会死在这里。

  然而当他们闭上眼睛之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受到痛苦。

  缓缓睁开双眼,才发现周身都被橙红色的光芒笼罩。

  这当然是涂山君的手笔。

  用香火愿力以做加持防护。

  “想逃?”

  神躯手掌覆盖来,将所有阴魂全部收拢起来。

  就连那烈阳道人也不例外。

  如果他早点逃走涂山君确实奈何不得他,因为这具分身实在孱弱,而且有灵物傍身的阴神遁术强大,就是有神躯出现也抓不住。

  但是接连的鏖战,已经让灵物耗尽,因此这阴神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赤乌宗不会善罢甘休,师祖一定会荡平大黑山。”

  “老夫是败在妖法……”

  “聒噪。”

  涂山君将叫嚣的烈阳道人用符箓封禁,扔进袋子,和那收拢来的一众练气士阴魂放在一起。

  ……

  涂山君拖着千疮百孔的身躯走到法坛前。

  他已经看出了阵法是什么。

  一旦他拔除阵旗,四臂枭就会死。

  不。

  实际上四臂枭的命已经和封山大阵连起来了,当阵法被破的时候,他的命就已经没了。

  术印转动,打在阵旗上,随后伸手将阵旗拔出来。

  四臂枭猛的睁开双眼,周身法力鼓动,让他化作原形。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流失。

  阴神脱离身躯走出,惊讶的看着来人:“大王!”

  涂山君强撑着破碎的身躯,露出笑容说道:“莫要一直躺在这里睡觉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四臂枭阴神愣了一下,环顾四周,竟多了几分哽咽:“大王,我……我没有守好黎砀山。”

  “这不怪你。”

  涂山君眺望,这些百姓还需要善后。

  当然,还要面对那个宗门的报复。

  正如烈阳道人说的那样,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他涂山君就会善罢甘休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