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在1982有个家 > 第386章 385.秋日晒黄集体忙(祝大家安好)

第386章 385.秋日晒黄集体忙(祝大家安好)

2022-06-22 作者: 全金属弹壳
  第386章 385.秋日晒黄集体忙(祝大家安好)
  第二天一大早,不管是来大灶打饭的学生还是老师,都发现门口架起了一口小铁锅,里面咕嘟咕嘟的炖着豆腐。

  一片片的冻豆腐。

  学生里面有识货的,看到豆腐的样子后便叫道:“哎,奇怪了,漏老师你这里怎么还有冻豆腐啊?只有腊月里才能做冻豆腐呀。”

  漏勺擦着手笑道:“对,腊月才能做冻豆腐,为啥?”

  王状元不耐的说:“这你都要考我们?肯定是天冷才能做冻豆腐,现在天不冷,怎么还有冻豆腐呢?”

  “哦哦!”他迅速反应过来,“冰柜!冰柜可以做冰糕、冰块,肯定也能做冻豆腐!”

  “不过这是什么?卤冻豆腐吗?”

  漏勺笑道:“对,这是卤冻豆腐,今天早上吃馒头、喝玉米粥,一人两块卤冻豆腐!”

  卤煮而论,冻豆腐要比嫩豆腐美味的多,它特别能进味道。

  一锅卤汤炖不了几锅冻豆腐,里面卤汁就会被豆腐吸完,所以王忆往里不断加水、不断调入冰糖、卤料和酱油蚝油这些东西。

  卤汤味道已经改了,不过好歹还沾染着原来的几分好滋味,味道依然可口。

  以往家里酱油太少,学生们的家里少有做卤豆腐卤肉的,所以突然吃到一块卤冻豆腐,一个个大开胃口,一个大馒头加上一大碗玉米面粥,呼呼的便下去了。

  然后卤的冻豆腐才下去一块半块,他们多数留下一块豆腐珍藏起来,课间一点点的咬着吃。

  王向红过来找王忆,看见锅里的卤冻豆腐后挺好奇:“呀,大灶什么时候做上这东西了?”

  漏勺不敢居功,说道:“是王老师做的,王老师昨晚调了料、做了冻豆腐,早上放进去卤了一下。队长,你也来两块?”

  王向红笑着摆着摆手:“嗨呀,我来什么?这不是给学生的吗?我不去馋那个嘴。”

  屋子里正围坐着小桌子在热切吃卤豆腐下馒头的四个姑娘面面相觑,然后装没听见低下头继续吃。

  这卤冻豆腐真好吃,有嚼头还多汁,很下饭。

  漏勺给王向红解释说:“不是专门给学生做的,校长说社员们来门市部喝酒,这东西可以当个小下酒菜,五分钱一片。”

  五分钱一片不算便宜,一块卤豆腐还没有一两呢,这等于一斤要卖五毛钱。

  跟鸡蛋一个价了!
  但这卤豆腐很适合下酒下饭,主要就是个味道好。

  王向红过来找王忆,是跟他说购买阳澄湖大闸蟹的事。

  他战友今年给他特别争取了一千五百斤左右的大闸蟹,主要是王向红这人平日里不求人办事,战友们知道天涯岛日子过的苦,一心就想帮衬他一把,只是一直帮衬不上。

  过去多少年了,王向红只托战友买过一次大闸蟹,于是这次他再求上门,他的战友便很给力的帮他额外多争取了一些大闸蟹。

  王忆说他联系市里的朋友来接大闸蟹,这样正好把人家送到仓库的一些东西带回来。

  他本来想让麻六和王东义回来的时候顺便从翁洲的仓库里捎回磨面机,现在来看这活他可以自己干了。

  结果王向红跟他说,这事没那么急,人家只是给他送来口信,大闸蟹从捕捞、捆绑到发货需要点时间,他们这一批次至少还得一个礼拜。

  听了这话王忆不急了,那还是让麻六把机器捎回来吧,就说从沪都买的。

  连着三天有雷阵雨,这三天过去后天气便晴朗起来。

  万里无云,秋高气爽。

  这下子渔家可就忙碌起来了。

  时间很快,眨眼睛十月上旬就要画上句号了,海岛的秋意又浓了几分,中秋逐渐往深秋过渡。

  秋日忙、渔家黄,这个黄是正经的黄,是晒出来的黄。

  前些日子的康妮台风加上最近三四天的余韵风,海风把周边好大一片区域的云彩都给吹走了。

  根据渔家人的经验,往后至少十天半个月将是晴空暖日的好天气。

  于是家家户户要晒秋了。

  晒秋分两类,晒鲞和晒工。

  其中晒鲞便是晒制鱼鲞,各种各样的鱼鲞,队里给妇女和老人劳力放了假,一年一度的晒鲞季来了!
  渔家的晒鲞季有点像是农家的秋收季,内地学生有秋假,外岛以前也有晒鲞假,一般三天。

  到了晒鲞的日子,家家户户那是大人小孩齐上阵,他们要为过冬储备菜肴、也为腊月正月里走亲访友准备礼物。

  现在天涯小学踏上了正规,不可能再放全天的晒鲞假,或者说不可能让学生们因为帮家里干活而耽误功课。

  于是下午的时候课程全改成劳动课,学生们帮助家里忙碌晒秋。

  王忆也在忙活,他们学校也要晒。

  晒秋对渔家人来说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件,到了大家伙约定好的晒秋时日,家家户户都会忙碌起来,谁不参与晒秋谁就要被笑话成懒汉。

  刚进入十月中旬门口,耀阳当空,西北风呼啸而来。

  这下子阳光和风都齐了,下午时刻,队里大喇叭放起了音乐:

  “旭日东升红满天,社员集合在村边,精神抖擞浑身劲,好像战士上前线,一片笑声一片歌,公社喜开丰收镰……”

  王忆站在路口听了听,说道:“这是什么歌?没怎么听过。”

  王向红说:“《公社喜开丰收镰》,七几年的歌了,咱队里没有什么庄稼地,更没有挥舞镰刀的机会,所以放的很少。”

  他说着往下走,王忆跟上去。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秋雨之后,哪怕是大晴天可秋日的海岛还是微微有些凉了。

  有海风吹过来,王忆紧了紧衣襟。

  路边便有社员关心的问道:“王老师,天气放凉了,伱怎么就穿这么一件衬衣?快去再添个外套吧。”

  结果又有人说道:“嫂子你看你,春捂秋冻,这秋天冻一冻是好事,不过王老师你要跟着支书去码头吗?码头风大,多穿一件衣服倒是没错。”

  社员们走出家门忙活,院里有人门口有人街道上也有人,今天的天涯岛格外热闹,跟过节一样。

  王忆跟着王向红走下去,一路总有人跟他们打招呼。

  慢慢往下走着,遥望海面,闪亮的阳光倾泻在海面上、洒在了浪头上,随着浪头荡漾,便有金光在跳跃。

  今天开始晒秋,加上岛上没什么活计,队里便给强劳力之外的社员放了假。

  社员们心里头有队集体,她们有的在晒鱼鲞,有的则在码头上忙活队里的活。

  不管何时何地,给队里修船就是头等大事。

  内陆的人不知道,机动船广泛使用之前,海上人家一年到头有两件事忙活不完,一是修理保养渔船,二是缝补渔网。

  渔船是渔家人的命根子,吃饭的家伙当然要懂得如何爱护,抽空自然要收拾收拾,不图别的,就图一个别在海上漏水出事,俗话说‘欺山莫欺水’,在海里出事容易闹出人命来。

  现在天涯岛除了二号和三号两艘机动船,其他的都是木头船,顶多包上点铁皮。

  而码头上在修补保养的是一些小舢板船。

  它们被翻在了礁石滩上,一些老汉手持凿子、斧子、刀子,身边有小桶,桶里有胶有漆,然后一边说笑一边来修补渔船。

  王向红过去后将叼在嘴里的烟袋杆摘下来放在一艘船上磕了磕,他问道:“这船是不是鼓板了?前天我听阳子说海浪一来,它有块板子就鼓动,用脚踩上去声音不对劲……”

  修船的王真尧老人提起羊角锤在一块木头上敲了敲,说:“这边确实有问题了,可能招船蛆了?”

  船蛆不是蛆虫而是一种贝,又叫凿船贝,不过它们俗名叫船蛆不委屈,因为它们外形像蠕虫,身体细长,通体雪白,确实跟蛆一样。

  再一个这东西对码头、木桩和木船等木质设备破坏很严重。

  它们会钻进木头里进食,就跟白蚁毁掉一座木屋一样,能把一艘好好的木船给毁了,渔民特别膈应这个东西。

  王向红上手去试了试,然后断然说:“是有船蛆了,开了它,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王忆问道:“直接把这船板给撬开?这是给船做手术啊,要是里面没有船蛆,恐怕代价有点大。”

  王向红说:“十有八九有船蛆,一艘船里生了船蛆,必须得给它全清理了,要不然这船就完蛋了。”

  王真尧笑道:“王老师是不知道船蛆的厉害吧?这东西的繁殖能力老强了,我听《海洋知识》广播上说,一只船蛆一次产卵能有1亿个以上,你想想,吓人不吓人?”

  王忆说道:“挺吓人的。”

  他暗道咱们大老爷们一次产虫也是好几千万,咋没人觉得咱们自己吓人?
  王向红看出王忆的表情有点漫不经心,就认真的向他说道:“王老师,你千万别小看船蛆啊,它是咱渔家最讨厌的几种害虫。”

  “它的幼虫可以在海水里生存,遇到木材就附着到上面,等会有船蛆我给你看看,它们有一头长了贝壳,能用贝壳钻凿木材。”

  “吃着木头,它们10多天就能长大100倍,30多天就能增加到幼虫时候的1000倍。满1个月,船蛆生长发育成熟了就可以繁殖后代……”

  王忆听后终于吃惊了:“这东西比耗子繁衍的还快啊?”

  “耗子跟船蛆不能比,船蛆生长快、成熟早,危害很大。”王向红摇摇头,“同样一艘木头船,哎,你要是在不生船蛆的江河湖泊里、在淡水的地方,那它可以用上几十年。”

  “可要是在船蛆危害严重的海里,如果不加防范那基本上一个季度下来这船就千疮百孔了。”

  旁边的王真明老人补充道:“直接说报废就行了,被船蛆弄的千疮百孔肯定得报废!”

  王向红点点头,协同王真尧将一块板子给抠开了。

  这一抠开,里面好几条长蛆虫一样的东西,大的都比人巴掌还要长了,一块板子里密密麻麻十几条。

  挺下饭的。

  王向红见此脸色一沉,他将最长的船蛆拿出来给王忆看:“你看这个东西,它这一头有俩小贝壳,看到了吗?”

  “船蛆凿木,主要就靠这对小贝壳!”

  王真尧抬头问道:“《海洋知识》里说,船蛆可以分泌溶解木材的物质,将木材溶解了钻进去,不是这样吗?”

  王向红说:“有些知识分子不懂瞎说,船蛆就是靠这个小贝壳钻木头里去,你看它贝壳前面、看见了吧?长着这种细密整齐的齿纹,像不像木锉子?”

  “像。”旁边几个人纷纷点头。

  王向红便说道:“对,船蛆就是用它反复旋转,把木头一点点的锉破了,然后凿出个穴来进去待着。”

  他递给王忆。

  王忆赶紧摆手:快拿走快拿走,快把这个东西拿走!

  王向红笑道:“怕什么?它又不咬人,这船蛆还是小的,我见过大的有一米长!”

  “老话说的好,船蛆挂在脖子上——它不咬人膈应人。”王真尧接过船蛆放入了随身带的一个塑料袋里。

  这可是好东西,拿回去喂鸡!

  王向红说道:“挺好的船,看起来用不成了,把它给拆了吧,拆开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船蛆?要是都有的话可麻烦了,咱们这么多船啊……”

  王真尧安慰他说:“一般没事,咱外岛谁家没有闹过船蛆?但没闹出过大事。”

  有正在缝补渔网的妇女站起来问道:“队长,怎么了?出船蛆了?要不要我们过去?”

  王向红摆摆手说:“爱萍你们先收拾渔网,等会看看情况再说。”

  这会码头上渔网多。

  秋天要晒网。

  俗话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话是说人做事没有恒心、没有毅力,或者说做事不务正业。

  但其实晒网这活是必不可缺的,都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渔船是渔民活命的法宝,渔网就是吃饭的家伙什。

  天涯岛上捕捞用的渔网种类颇多,小船拖乌贼网、小对船拖鱼网、平板拖虾网,还有捕蟹的蟹笼,这些东西都要晒,每次或者几次用完就要晒一晒。

  另一个渔网每次用过后便会有破损,这是肯定的,所以渔家人隔三差五得缝补渔网,这会趁着秋阳晒的人身上暖洋洋,妇女们要好好拾掇拾掇渔网。

  今天拖出来的渔网多,秋天之后是冬天,冬天有带鱼渔汛,到时候要用网大干特干。

  补网不是力气活,是需要耐心的技术活,所以这事一般是女劳力负责,渔家的妇女都是修补渔网的好手。

  没有好条件,妇女们修网工具就用一个简单的竹梭,不同渔网,形状规制不同,修补手法也有细微差别。

  这会礁石滩上堆积了好些渔网,此起彼伏,用一句歌来唱的话就是‘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渔民很喜爱渔网散开后的样子,谁家渔网多,证明谁家有钱、有能力,生产队亦然是这道理。

  竹梭子在妇女们手里如同飞梭,缝补渔网本质上跟用织布梭子来织布一样,梭子带着线这边进那边出、那边进这边出,将一张渔网的破损看很快就缝补起来。

  缝补了这个破口,那边还有破口哩!
  妇女们不急不躁,手头上忙活着一个破口、眼睛找着下一个破口,她们嘴里还不停,嘴巴里随便聊着天。

  现在聊天话题多,有电视有收音机,她们听了新闻便在一起随意的聊:
  “打完了女排世锦赛,现在还打男篮世锦赛是不是?我听广播上说是第九届男篮世界锦标赛。”

  “嗯,咱们国家输给美帝了,有穆铁柱也不行呀,美帝还是有能人,能打得过穆铁柱。”

  “广播上说这个穆铁柱有两米二,两米二啊老天爷,那不是跟个电线杆子一样?”

  “他十六岁就有两米高了,去集上卖鸡,然后叫人发现了,送去了体育队,然后国家体委看他是个人才,用二十个篮球把他从县里换到国家队里了……”

  王忆站在旁边听着妇女们聊天看着她们飞梭织网,看了没一会就没耐心了。

  他摇摇头要走,妇女们问道:“王老师你咋摇头了?我们说的不对吗?”

  王忆坦然道:“不是,你们说的没错,是我看你们缝补渔网没意思,你们可真有耐心,这活我干不来。”

  张爱萍哈哈大笑:“你们大老爷们是摇橹放网的料,我们妇女同志是缝补渔网的料,社会主义分工各有不同嘛。”

  还有人说:“秋天补网最舒服了,这样你还没有耐心?秋风不躁,晒着人暖洋洋的真舒服,要是冬天补网——我跟你说,王老师,那西北风割人割的生疼哟!”

  秋天海岛上的阳光确实美好,不燥不热、透着从容。

  这种阳光适合晒鱼鲞,今天的主要工作也是晒鱼鲞。

  不过鱼虾还没有送回来:
  壮劳力们出海去了,不是去捕鱼是去买鱼,早早的就去了市里码头上买鱼,买到什么鱼算什么鱼,趁着天气好赶紧晒鲞。

  王向红来码头就是掐算了一下,觉得天涯二号该回来了,他是来接鱼的。

  果然,他们下来时间不长,天涯二号的矫健身姿出现在海面上,碾破海浪,乘风归来!
  渔船里头全是一筐筐的鱼虾。

  集体晒鲞对鱼获的需求量大,光凭他们捕捞储存的鱼获不够数,毕竟岛上的冷库是天然冷库,制冷能力不行,鲜鱼获保存个三四天问题不大,再久可就不行了。

  所以会先集体采购一批鱼虾回来统一晒制,后面若干天的鱼获也不卖了,分给各家各户继续晒鲞。

  渔家晒鲞规模大,鱼鲞可以拿到集市上换点零散物资、粮食粮票啥的,是渔家收成的重要来源组成。

  为了能卖出个好价钱、为了吸引顾客,渔家人晒鲞都是用精挑细选的鲜鱼。

  鱼鲞经过晾晒后,难免会流失鲜美滋味,这种情况要是再用不鲜的臭鱼、埋汰鱼来晾晒,那晒出来更不好吃。

  而且这次鱼鲞是晒出来给王忆用的,所以队里格外上心,更得用好海货。

  一箱箱的鱼放下来,什么鱼也有,安康鱼、大黄鱼、带鱼等等,甚至还有几筐子的墨鱼。

  王向红拿起墨鱼看了看,笑道:“怎么还又买了墨鱼?”

  大胆扔掉烟蒂说道:“碰到了民兵队上的一个战友,这是他送咱的。”

  王向红随机挑选着海货看了看质量,最后点点头:“行,货不错,都是好东西。”

  他招呼妇女们说:“赶紧处理鱼吧,渔网的事先放放,趁着日头烈秋风暖,咱把鱼鲞晒出个透香!”

  不用通过大喇叭广播,大家伙呼朋唤友、吆三喝四,然后码头和海岸上便热闹起来。

  晒鲞要剖鱼,得先洗干净剖开再洗干净,码盐腌制后在竹篾上摊开,剩下的再交给阳光晾晒、交给时光发酵。

  上百个妇女先后到来,两人一组提上筐子然后便蹲在海边开始洗鱼,一条条的洗干净码放起来,剖开将鱼肠鱼脏器收拾出来——这不能扔掉,回头喂鸡鸭。

  剖解后的鱼再次清洗,洗干净后再次码放起来,这样就可以统一晒制了。

  老人们端出盐罐子来准备开工,学生们也拎着晾晒工具来忙活,海岛开始了集体活,异常热闹。

  狗子们混迹其中,它们偶尔也能获得一些鱼肠奖励。

  一些小孩负责看管狗子,怕它们偷鱼。

  有人剖鱼后收拾出一堆的鱼籽,说道:“王老师,你和小秋老师什么时候要孩子?”

  前来帮忙的秋渭水一听这话大为惶恐,说:“嫂子你问这干啥呢?我俩还没有办婚礼呢。”

  “我俩还没有办婚礼,哪能就去准备生孩子?对不对?我、我和王老师不是这样的人,我们都是守礼的人……”

  周围的人奇怪的看向她。

  随意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个‘过两年’即可,为啥还要说这么多呢?
  收拾鱼籽的妇女笑道:“你们最近不打算要孩子?那行,那就可以吃鱼籽。”

  王忆问道:“要孩子不能吃鱼籽吗?鱼籽可是高营养高蛋白高胆固醇的好东西。”

  高胆固醇食物在22年被视为禁忌,但在82年老百姓摄入的油水太少,基本上没有什么胆固醇超标的,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吃鱼籽。

  妇女们认真的说:“要生孩子可不能吃鱼籽,什么籽也少吃……”

  然后她们一本正经的给王忆和秋渭水上了一堂课,说某地有个妇女喜欢吃鱼籽,怀孕后她以自己需要补充营养为借口,让公公婆婆和男人给她弄鱼籽吃。

  但这种事是有伤天和的,你肚子里怀着孩子,结果你就去拼命的吃别的生灵的孩子,这像话吗?

  最终妇女十月怀胎临产,接生婆给她接生的时候,看到她生出个肉球来,切开肉球之后……

  “里面跳出个哪吒?”王忆问道。

  张爱萍笑道:“是里面流出来一堆的鱼籽!”

  “所以怀孕不能吃鱼籽,不能干有伤天和的事!”

  王忆问道:“可中医上不是说以形补形吗?吃啥补啥吗?这怀孕了吃鱼籽,不是正好用鱼籽补自己的小崽子吗?”

  妇女们被他问住了,然后王向红便说:“都是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信这个干什么?”

  “不过小孩要少吃鱼籽,吃鱼籽多了伤脑子、会变笨!”

  王忆愕然:“还有这个说法呢?”

  王向红说道:“对,这事可不是封建迷信,这是有科学说法的。”

  “不见天的东西为阴,起码阴气重,你看这个鱼籽都是在鱼肚子里面的,见不到太阳光,所以它阴气非常重。小孩阳气不像大人这么强,对吧?他们镇不住这股子阴气,吃了会伤身子、伤脑子!”

  王忆问道:“那我要是把鱼籽在阳光下好好晒晒再做呢?”

  王向红瞪了他一眼说:“看把你闲的,你有这闲工夫晒鱼籽干什么?去晒鱼鲞!”

  秋渭水偷偷跟王忆说:“王老师,我觉得不让小孩吃鱼籽,是因为鱼籽太好吃了,大人怕小孩尝过这个好吃以后,会天天闹腾着要。”

  王忆也偷偷对她说:“媳妇儿,高见!”

  秋渭水喜滋滋的端起一盆子带鱼,准备去晒风带鱼。

  风带鱼是带鱼鲞的俗称,它们一个个看起来很苗条,吃起来却超有料。

  带鱼鲞是外岛鱼鲞的四大天王之一,它们被阳光晒透、被西北风吹透后会变的不怎么起眼,可是只要把它抹上油放上锅蒸一蒸,那立马美味觉醒。

  特别是外岛还有带鱼饭的做法,这东西蒸出来后,很润!

  王忆也要弄一些带鱼回去晒,漏勺招呼他:“王老师,晒鲚鱼干啊,你不是喜欢这一口吗?”

  鲚鱼就是凤尾鱼,王忆一直往22年带凤尾鱼干,这东西在生产队大灶里有两个吃法,一是烤二是煎。

  其中煎鲚鱼干已经是22年的生产队大灶中最受欢迎的明星菜品了,把它们下油锅煸炒至金黄,不用任何调料只要撒点盐,黄中泛白霜,然后这就是一口最佳的风味零食。

  现在的鲚鱼不肥,不过一样很鲜美,王向红对漏勺说:“晚上给王老师弄个鲜吃,这时节的鲚鱼真是鲜的要命,连一口汤都舍不得扔掉啊。”

  文书王东喜过来收拾鱼获,问道:“支书,昨天我看队里捕捞上来不少的虾,不晒虾干吗?”

  王向红说:“晒,有多少?”

  王东喜说道:“捞的还不少,十四五箱呢。”

  漏勺积极踊跃的说:“队长,这晒虾干和晒鱼鲞不一样,这得烧锅白灼虾再晒,交给我吧,我们大灶三口大铁锅正好派上用场。”

  王向红点点头说:“好,那这件事我就点漏老师的将了,让他领着钟瑶瑶等女同志来负责这件事。”

  漏勺装模作样的敬军礼,喊道:“保证完成任务!”

  大迷糊、徐横他们去搬虾,王忆弄了一箱子还没收拾的大黄鱼放到小推车上,准备推上山去。

  这时候大胆过来给他搬了一箱子丑鱼:“王老师,待会我过去跟你一起晒这个。”

  王忆打眼一看,这就是鮟鱇鱼了,在深海里随便长长的安康鱼。

  别看黑黢黢的很丑,其实它们很温柔,或者说它们的鱼肉很温柔,是温柔的粉红色。

  王忆吃过鮟鱇鱼鲞炖肉,很香很美味。

  不过他最想要的还是黄鱼,大黄鱼小黄鱼。

  正所谓秋日艳阳和西北冷风是岁月的杀猪刀,把所有鲜姿怒发的小鲜鱼们都斩成了老腊鱼——鱼鲞晒出来后不好看,干巴巴、皱巴巴。

  但黄鱼鲞不是这样。

  特别是这批大黄鱼都是金灿灿的黄色,一看就知道是午夜出水的好东西,它们哪怕经过暴晒也不会褪色半分,非常漂亮。

  当然王忆要晒黄鱼鲞不是为了漂亮,是为了把品相出众的大黄鱼给速冻起来,然后带去22年。

  这可都是野生大黄鱼啊!

  除了大黄鱼也有小黄鱼,反正都是宝贝。

  王忆弄了大小黄鱼上车子。

  王东峰过来看了看,问道:“王老师你要晒梅童鱼鲞?这东西虽然看起来跟小黄鱼很像,但晒起来的方法和时间完全不一样,你能不能行?”

  王忆愣了愣,这里面还有梅童鱼?

  梅童鱼和黄鱼是亲戚,长得很像,它们都是石首鱼。

  漏勺听到这话说道:“今天还买到了梅童鱼?好啊,那我反正要蒸凤尾鱼,连着梅童鱼一起蒸一盘,这东西清蒸就是透骨鲜!”

  王忆听到这话便多搬了一箱子的梅童鱼,正好,用它来掩护小黄鱼!

  车子堆不下箱子了,他抬起车把试了试重量。

  这家伙可不轻啊。

  他推车慢慢行走,有人问:“王老师你行不行啊?这可是上山的路呢。”

  王忆说道:“你们说我行不行?我太行了,走你!”

  额头上青筋都要鼓起来了。

  秋渭水见此急忙放下扁担,去抄起一根绳子绑在小推车前面说:“王老师,我给你拉车。”

  结果用不着她上阵,绳子一头在她手里绑到小车前面,一头扔在地上。

  跟着王忆下来玩的老黄见此立马跑过去叼起了绳子,倒退着拽绳子帮忙拉车子!

  队里人见此顿时连连‘我草’,王真尧说:“这天天听课的狗就是不一样,觉悟高、懂事!”

  王东阳看看自家那条一个劲的逮着母狗屁股转的大黑狗,突然就火了,上去给它一脚!
  而大胆则看向了王状元。

  王状元感觉到火辣辣的目光扭头看。

  爷俩对视一眼,王状元拔腿就跑。

  熟练的让人心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