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240章 鬼剑客得国教令

第240章 鬼剑客得国教令

2022-06-15 作者: 倔强的小肥兔
  第240章 鬼剑客得国教令

  所有佛门之人神情都是有些呆滞,愕然的看着安景背后那巨大虚影,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个魔教高手竟然可以凝聚佛主法相。

  “这些和尚是怎么了?”

  “莫非是因为那法相?”

  “一个法相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大的威力?”

  寻常百姓看到那法相只觉得大气磅礴,已经见识到了方才惊人大战,并未觉得这法相有什么异样。

  但是佛门之人,却十分清楚这法相意味着什么。

  佛主法相,这是佛法高深的佛主才能凝聚的法相。

  佛主是何等境界,那可是大宗师境界的高手。

  就在这时,殊胜金刚也是回过神来,一脸认真的看向了安景,道:“施主,贫僧受教了。”

  “客气。”

  安景轻笑一声,他只是想要让殊胜金刚能够放下佛魔执念,不必被世俗观念所侵害。

  毕竟魔教和佛门,未来说不得还有合作的机会。

  没想到这殊胜金刚竟然心中有所顿悟。

  “贫僧以前也十分执着和好奇,何为金刚何为菩萨?后来观看典籍和祖师遗训,上面讲述金刚便是怒目,菩萨偏要低眉,金刚就是降妖伏魔的金刚,菩萨就是慈眉善目的菩萨。”

  殊胜金刚神深吸一口气,望向了净土的方向,道:“今日听到施主这一番话,心中恍然顿悟,不论是金刚和菩萨都是佛,怒目的是佛,慈悲的也是佛,都为在普度众生。”

  “其实细细想来,这就和佛魔之争一样,都在于人的心中,一切不过都取决于人罢了。”

  安景收起镇邪剑,单手放在胸前行了礼,“大师言之有理。”

  “阿弥陀佛。”

  下一刻,殊胜金刚背后金光万丈,浮现出那巨大的修罗法相。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下,只见的那修罗法相眉心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后那裂痕越来越大,就犹如那蜘蛛网一般。

  “这是.”

  所有人都是目露不解,这殊胜金刚要做什么。

  “咔嚓!咔嚓!”

  只见的那裂痕越来越大,直至最后彻底崩裂开来,化成了一道金色的粉末,飘散在空气当中。

  沙沙沙.
  这些金色的粉末在淡淡的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随着清风不断向着四周飘散开去。

  粉末洒在了土地之上,地面之上枯黄的小草都焕发新的生机,粉末洒在了周围围观百姓的身上,顿时让人感觉一阵温暖。

  原本殊胜金刚背后刺目的佛光,都是变得极为温暖了起来。

  天武门周围所有人都是内心震惊不已,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安景和殊胜金刚论佛法,而安景的一席话竟然让殊胜金刚受到了点拨,并且大彻大悟。

  这是多么荒诞和离奇,让人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安景可是魔教的高手,而那殊胜金刚可是佛门第一金刚。

  普文金刚伸手点了点那空气中的金色粉末,道:“殊胜金刚这是重修佛法吗?”

  这是殊胜金刚湮灭了自己从金刚晋升到修罗的法相。

  “那我等呢?”

  普惠菩萨的眼眸当中露出一丝迷茫。

  面对殊胜金刚湮灭法相,佛门一众高手满脸疑惑的神情。

  佛门第一金刚都重修佛法,那么他们是否也要重新修炼佛法?

  他们曾经苦苦追寻数十年的东西,莫非有错不成?
  普文金刚深吸一口气的,道:“殊胜师兄金刚法相晋升到了修罗法相,已经步入了不同的道,所以要重新修炼佛法,我等修为尚浅,不必思考这些问题。”

  普文金刚话语声音不大,但却像是惊雷炸响在众人的耳旁。

  在场佛门高手这才松了口气。

  左玲珑不解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能够看的出来安景‘点拨’了一番那殊胜金刚,但是她不明白这殊胜金刚为何要湮灭自己的法相。

  赵天一深吸一口气,道:“皇后娘娘,佛门的法相是对佛法领悟,也是修炼佛门武学先决条件,而如今殊胜金刚湮灭自己的法相,这是要打算重新钻研佛法了。”

  左玲珑心中一震,“重新钻研佛法,难道是因为安景那一席话?”

  安景的一席话还有展露的法相如此了得,竟然让佛门第一金刚重新钻研佛法!?
  赵梦台此刻内心也是活络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心头都是一片炙热。

  但是很快,他的那一片在炙热就被彻底压了下去,变得无比平静。

  “这个安景,这个鬼剑客。”

  赵重胤重重吐出一口气,眉头紧锁了起来。

  原本按照计划去走的局面,完全因为这魔教供奉全部改变了。

  凌元京,戴丹书等人都满脸愕然,甚至有些不明白起来。

  佛门高手本就是心性超然,实力超然,为何那安景几句话便让一位苦修数十年佛法的得到高僧竟然重修佛法。

  难道安景不仅懂佛法,而且还远在殊胜金刚之上!?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面上努力保持平静,但心中却是波澜起伏,激荡不已。

  随着淡淡金色的光芒消散,殊胜金刚背后法相也是化为了虚无。

  “点拨之恩,无以报答。”

  殊胜金刚双手合十,道:“施主没有研究过佛法,但却能够凝聚法相,乃是天生佛子,不知道可愿入我佛门?”

  殊胜金刚话音落下,却是再起一片议论。

  人群中,邱仑惊讶道:“这殊胜金刚是要我大哥做和尚啊?”

  吕景春懦懦的道:“佛子,似乎听着很是厉害的样子。”

  虽然他也看书,但是对于佛门所谓的‘佛子’确实十分陌生。

  一旁的周先明缓缓说道:“佛子,表示了有佛那样的圣性,能继承佛祖的大业,所以名为佛子,是至高无上的尊号。”

  吕景春瞪大了眼睛,道:“那岂不是说成了佛子,就能领导佛门了?”

  当世最古老的三大教派,坐落在西域净土,高手之多数不胜数,就算是面对当今大燕帝王,地位都不差多少了。

  周先明沉吟了半晌,道:“可以这么说吧,佛门已经五百年没有佛子了。”

  吕景春心中狂震,嘴唇微张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周先明笑了笑,继续道:“不过你们放心,他是不会答应的。”

  吕景春连忙道:“为何?”

  这可是成为佛门佛子,瞬间便可领导佛门,成为天下最顶尖的势力之主。

  周先明幽幽的道:“因为佛门佛子也要禁欲。”

  远处虞秋蓉和钱次山,心中又怒又急。

  “这大和尚!”

  虽然虞秋蓉知道安景未必会答应,但是内心却依旧十分不喜,恨不得一剑削去那殊胜金刚的头颅。

  钱次山犹豫了半天,小声问道:“安供奉应该不会答应的吧?”

  佛门所处的环境怎么说都要比魔教要好,而且安景去佛门是成为佛门之主,那和魔教的供奉可不同。

  “不可能。”

  虞秋蓉眼眸当中浮现一丝冷光,“如果姑爷敢去,教主一定会杀上净土,杀光了西域的和尚。”

  在魔教当中,虞秋蓉可以说在某方面最了解赵青梅性子的人,赵青梅一定会提着两把刀杀上净土当中。

  钱次山干笑了两声。

  安景看着殊胜金刚,淡淡的道:“大师说笑了,安某是不可能出家的。”

  佛门老秃驴一个个都坏的很,都要拉着自己出家,那要铁棒还有何用?
  “阿弥陀佛。”

  殊胜金刚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此番话也并非是招安景进入佛门,不过是对其释放出友善的信号罢了。

  魔教供奉,据说还是魔教教主的夫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他一句话就进入了佛门。

  安景看向了远处的赵天一,“赵大人。”

  天地一片平静,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佛魔之争,今天已经分出了胜负。

  赵天一缓步走了过来,笑道:“安供奉的实力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安景看了赵天一一眼,道:“赵大人过奖了。”

  眼前这个太监,似乎也不是一般人物。

  吕国镛的徒弟李复周,他是见过的,二气宗师便顿悟了天人感应,一掌就杀了玄衣卫大都督唐太元,可谓名震四方。

  而这赵天一想来也不会这么简单。

  这时,一个侍卫捧着一个玉盒走了过来,玉盒当中有着一个烫金色的令牌。

  国教令!
  赵天一拿起那国教令,朗声道:“今日天外天与佛门比试,天外天安景获胜,这一枚国教令赐予天外天。”

  说着,赵天一将那国教令递给了安景。

  “多谢。”

  安景接过了国教令,心中微微一定,不论如何最起码现在自己也掌握了一定主动权。

  “魔教真的要成为我燕国国教了吗?”

  “谁能想到佛门真的败了?”

  “看来此事已经成为定局了。”

  人群议论之声,一浪接着一浪。

  此战之前,几乎没有人认为魔教能够得到这一枚国教令,毕竟佛门这次出使的人乃是佛门第一金刚,而魔教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供奉。

  但是谁能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供奉就是大名鼎鼎的鬼剑客,而且在今日这等场合之下挫败了殊胜金刚。

  殊胜金刚向着佛门中人走去,叹道:“两位师弟.”

  普惠菩萨笑道:“师兄,莫要强求。”

  殊胜金刚微微颔首,没有再说话了。

  魔教众多高手神情却是异常激动。

  钱次山声音甚至带着一丝颤抖,“我们天外天终于可以回到大燕了。”

  钱次山如今四十有三,二十年前魔教被驱逐出燕国的时候,他年龄不过二十有三,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他已然半辈子都过去了。

  人生当中,有几个二十年的时光?!
  “姑爷真是太厉害了。”

  虞秋蓉内心也是十分兴奋,原本这次出使可谓异常艰难,不仅要面对燕国江湖压力,后金压力,此刻还要面对燕国朝廷算计,佛门争夺,但是这些安景都一一扛了下来。

  就算是换作端木杏华亲自前来,恐怕也不可能力挽狂澜。

  “不知道传回魔教,教主会不会也很开心呢?”

  虞秋蓉想到了赵青梅知道这个消息,顿时间嘴角都是露出了笑意。

  “鬼剑客”

  浩天深深看了安景一眼,缓缓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他感觉到了那一把剑的剑道,可以让他兴奋,可以让他热血上涌,甚至让他内心都出现了一丝颤抖。

  这样的江湖才有意思。

  “凌峰主,现在如何是好?”

  戴丹书脸色难十分难看,心中也是一片冰寒。

  魔教击败了佛门,进入到了燕国江湖,看样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必定使得魔教声威再次高涨。

  在这个时候,魔教教主很有可能会趁热打铁,拿下曾经魔教的叛徒五毒门。

  如今五毒门岌岌可危,唯一能够和魔教抗衡的只有真一教了。

  “戴门主,稍安毋躁。”

  凌元京深吸一口气,传音道:“此次魔教虽然拿了这国教令,但是想要彻底进入燕国江湖也并非那么简单事情,况且筹备,准备都要一段时间,燕国朝廷想来也准备好了其他托辞。”

  听到凌元京的话,戴丹书也是冷静了下来。

  虽然说魔教得到了这一枚国教令,但是想要真的进入大燕布教也并没有那么简单,大燕朝廷会圈养一只绵羊,但绝对不会豢养一头猛虎。

  戴丹书传音道:“是我急躁了。”

  凌元京道:“放心好了,人皇自有谋划。”

  这是人皇布的局,自然也由人皇去收官。

  而大燕庙堂文武百官一个个面色凝重,看样子不知道内心做何感想,但其身后的豪门贵妇,世家千金美目都是泛着异彩,带着亮光。

  魔教,真的得到了这一枚国教令。

  新任玄衣卫大都督徐千月脸色一沉,眉头下意识的一挑。

  原本今天这场比试不过是希望佛门光明正大的得到这国教令,从而再打压一番魔教,谁曾想没有打压魔教的气焰,反而让魔教真的得到了这一枚国教令。

  这下子,完全和人皇的本意背道而驰。

  魔教原本野性难驯,上一任魔教教主江尚在大燕江湖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导致大燕江湖哀鸿遍野,整体实力都在倒退,朝廷对魔教采取相应措施之后,魔教不仅没有收敛,反而组织叛军起义。

  这才彻底触怒了人皇,直接颁布圣旨,下令玄衣卫和真一教还有大燕江湖齐齐出手,将魔教驱逐出去。

  魔教离开大燕二十年,江湖当中依旧有其传说,虽说如今与魔教合作确实是大势所趋,但是总要打压一番这魔教乖张气焰,防止当年之事重蹈覆辙。

  “必须要把这消息汇报给人皇。”

  徐千月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向着皇宫走去。

  此番算计失败了,如果魔教真的以国教的身份进入燕国,必定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

  毕竟魔教有谋逆的前车之鉴,燕国朝廷该怎么扶持魔教。

  市井当中的百姓又会如何去想?
  而且那大燕江湖又该如何看待魔教呢?

  魔教和大燕江湖诸多门派都有着恩怨,魔教若是气势太盛,说不得会再次引发江湖争斗,掀起新的腥风血雨。

  暗斗可以有,但若是转化成了明争,那就不一样了。

  左玲珑看着那白衣青年,忽得轻笑了起来,“这个安景确实厉害啊,不输于当年国师的风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为新的国师。”

  左玲珑话音落下,场中几个皇子都是心中一动,各有所思。

  赵重胤则是思忖了片刻,双眼折射出一道精芒。

  魔教想要成为国教,且不说真一教会不会答应,恐怕自己那位高坐在皇宫的父皇也不会答应吧。

  安景看着手中的令牌,心中并没有彻底松下那一口气,他知道此事还并没有结束。

  指望君主从他的口袋中拿钱,不如坑了孔乙己的杯中酒。

  PS:下午有事,晚上再写一章吧,估计会很晚,大家明天看,今天四月最后一天了,再不投就过期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