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239章 佛主法相现天下

第239章 佛主法相现天下

2022-06-15 作者: 倔强的小肥兔
  第239章 佛主法相现天下

  “镇邪剑!?”

  赵重胤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黑衣遮面的男子。

  一瞬间,脑海中的黑衣男子和面前的白衣青年身影合二为一了起来。

  赵梦台脸上也是浮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安景就是鬼剑客?!”

  左玲珑也想起了那日在佛门相遇的黑衣男子,一双如柳眉微微一挑。

  “是他!?”

  安乐公主赵雪宁更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仿佛就像是做梦一样。

  鬼剑客曾经在胥王山上的破庙救过她,虽然他并非真心,但却是实打实的救下了她。

  在她的内心当中,一直认为鬼剑客可能是一个六,七十岁性情古怪的怪老头。

  谁曾想竟然如此年轻,如此的好看,如此的风流潇洒,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其实人与人之间,感觉很重要,而这感觉看的是当时身处的氛围,也看的是皮相。

  世人只知男子爱好佳人,而女子同样亦是如此。

  赵天一也是感慨了起来,“谁能想到这鬼剑客竟然如此年轻?”

  恐怕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够猜到,那曾经在大燕江湖之上搅动风雨的鬼剑客,竟然是一个年轻人。

  “天啊!魔教供奉是鬼剑客!?”

  “鬼剑客不是身死东罗关了吗?”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议论之声如同火山喷涌爆发一般,响彻天地之间。

  “这这.”

  饶是戴丹书心气颇为沉稳,此刻面容也是精彩至极。

  他恍然间回想起鬼剑客前往五毒山招婿,并且五毒门长老摸骨的时候通过了测试,原本五毒门众高手以为鬼剑客施展某种神奇的武学,谁能想到他的骨龄就是真实的骨龄。

  贾十五有些古怪的看了戴丹书一眼,“我听闻这鬼剑客曾经去过五毒门招婿。”

  听到这话,戴丹书更是气得险些吐血而亡,此刻他终于隐约间明白为何风老祖要让鬼剑客成为五毒门女婿了。

  二十出头的二气宗师,六大剑仙之一,这未来会是何等的可怕,这完全就是不弱于萧千秋的存在。

  不过此人曾经杀了那张智行,戴灵心中也是不会愿意。

  想到这戴丹书心中复杂且微妙。

  凌元京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不论如何面前鬼剑客都是杀了他师兄弟之人,每每想到心中便犹如刀割一般,让他如何能够不恨。

  他恨鬼剑客,但同时他更恨自己。

  佛门这边的高手也是面面相觑,讶然失声。

  “鬼剑客是安景!?”

  普文金刚思忖了片刻,好像明白了什么。

  普惠菩萨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担忧,“这《大日如来咒》是鬼剑客所施赠,他是知道的。”

  鬼剑客给佛门的《大日如来咒》,他肯定也知道殊胜金刚修炼了这《大日如来咒》,而今天比试肯定是心中有数,说不得早就应对得法门。

  普文金刚深吸一口气,道:“相信殊胜师兄吧。”

  原本已成定局的事情横生枝节,佛门高手的神情也都是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大哥,那是我大哥啊!”

  邱仑也是兴奋的挥手,随后抹了抹自己眼角道:“我还以为你死在了东罗关,骗了我不少眼泪。”

  周先明纳闷道:“安大夫什么时候成为你大哥了?”

  安景怎么也认识平阳侯之子了?
  邱仑细小的眼睛浮现一丝光芒,身上的肉都在颤抖着,“在五毒山的时候,我深深被他人格魅力所折服,对他高尚节操佩服的五体投地,从此在我心中,他便是我的大哥。”

  周先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真是无耻。”

  按照周先明的猜测,安大夫的性格还有鬼剑客行事作风,他折服人的手段有两种,男人用剑,女人用棒。

  吕景春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脸色涨的通红。

  那安景面色白净,据说年龄比他还要小上两岁,自己竟然屁颠屁颠的喊他叔,一想到这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周先明一把搂着吕景春的肩膀,笑道:“景春啊,你可不要觉得你亏了,这天下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求他都没用呢,他可是魔教大高手。”

  吕景春眼中微微一亮,道:“那我以后可以在江湖当中横着走吗?比方说遇到江湖人士起了争执,我报魔教大名.”

  邱仑淡淡的道:“他们会杀人灭口。”

  这话说出,吕景春顿时一个激灵,心中暗暗放弃了这个打算。

  周先明笑了笑,道:“且看这佛魔之争,到底谁胜谁负吧。”

  众人再次将视线汇聚到了两人身上。

  殊胜金刚施展出了大日如来咒,在其背后金色大佛熠熠生辉,让人不敢直视,其周身的气息更是不断攀升。

  在他的对面安景神情平静,手中的镇邪剑在金光之下折射出一道道冷光,白色的衣摆随着清风飞舞。

  风华绝代,绝世剑仙。

  那清秀俊朗的面孔,很难让人去相信他就是曾经名震大燕江湖的鬼剑客。

  “今日能够与当今绝顶剑仙一战,是贫僧的荣幸。”

  那殊胜金刚此刻内心比之方才还要平静,甚至带着几分超脱。

  他的心中仿佛忘记了这场争夺,这场比试,只是与前方那绝顶剑仙的一战。

  “大师所言,亦是安某心中所想。”

  安景手中镇邪剑一摆,那轻盈的剑光掠过天地,仿佛一轮寒气映照而来。

  殊胜金刚双手一伸,随后结出了一道佛门玄奥的印法。

  磅礴浩瀚的真气涌来,黏稠得犹如是一片金色湖泊,令人心中一颤。

  殊胜金刚看着安景,然后他双手搅动,顿时那一片真气所化的金色湖泊也是在此时翻腾起来,湖泊之中,似乎是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在酝酿着,一股可怕的波动,散发出来。

  安景面色也是在此时变得极其的凝重起来。

  殊胜金刚微微一笑,然后他伸出手指,对着那金色湖泊之中重重的点下。

  大日如来印!弥天!

  轰!
  金色湖泊猛然被撕裂开来,无数金气冲天而起。

  一只仿佛是从九幽中伸出来的金色巨手,猛的自那金色汪洋中探出,然后仿佛是穿梭天地,向着安景压了下来。

  金色巨手犹如是覆盖了天地与前后左右的所有,令得人根本无处可逃。

  尤其是那金色巨手周围,缠绕的佛门恢殊胜的气势,更是霸道绝伦,摄人心魄。

  浩天看着那金色大手,暗道:“《大日如来禅经》果然厉害。”

  当世三大超越天武级别的武学,之前魔教教主还未得到那《九幽炼狱魔典》的时候,只有佛门有着《大日如来禅经》。

  这般手段,这般气势,必然是当世最顶尖的武学之一。

  安景手臂一挥,镇邪剑剑光上下飞舞,翻腾着。

  漫天的红色火海在安景身后激荡而出,覆盖天地所有之地,而安景好似身处火海中央。

  就在这时,众人只见到一道红色的极芒扭曲震荡而出。

  四象剑诀!火焚天!

  似是有火焰咆哮之声,从这方天地之间,响彻四方。

  镇邪剑一动,一道红色到了极致的剑芒与漫天的火海相连,向着前方的金色巨手轰去了。

  嗡!
  轰中的瞬间,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寂静了下来。

  不过,在这种无声之间,只见得那交碰处的空气,竟直接是被撕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纹,那些裂纹,犹如张牙舞爪的巨龙,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轰!
  而依旧是在那种无声的碰撞之间,广场仿佛震动了一下,再接着,那遮天蔽日的巨手,竟是在此时剧烈的一颤,然后裂纹悄然的弥漫,最后轰的一震,直接是爆碎开来。

  安景身躯一纵,手中镇邪剑向着前方金色大佛刺去。

  铛铛铛!
  金铁之声,疯狂的从天地中爆发起来,而伴随着声音传出的,还有着那一道道真气余波,那种骇人的真气淘浪,让得不少人都是头皮发麻,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眼前的两人真气对碰,便是能够达到这种惊人的地步。

  “竟然能够与殊胜金刚对拼到这一地步。”

  戴丹书看着面前一幕,心头狂震。

  殊胜金刚就算是风灵月都不敢招惹的高手,但是就这样的人物,此刻竟然和鬼剑客大战正酣。

  越想他的心中便越酸,如果此人没有杀张智行,真的成了自己乘龙快婿,自己也不用再为五毒门的事情奔波忙碌。

  左玲珑则柳眉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虞秋蓉,钱次山等人也同样是满脸紧张之色的望着场中交手的两道身影,眼中皆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凝重。

  眼前的这番拼斗,实在是有些过于激烈,就算是江湖顶尖高手都是忍不住心惊肉跳。

  殊胜金刚身躯一正,脚步向着前方一踏,手中印法开始凝聚起来。

  其背后金色的大佛也是金光四溢。

  大日如来印!覆地!

  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上,金光乍现而来,轰鸣之声震动天际,印法宛如太古山岳一般倾倒而下。

  在场宗师以下的江湖高手,脸色都是一片苍白,虽然殊胜金刚针对的不是他们,但是此刻的他们,内心也是惊恐到了极点。

  安景站在下方,如无尽大海当中的小舟,风雨飘摇,瞳孔当中也倒印着那金色的光芒,内心当中平静无比。

  锋寒之气涌动而起,随后镇邪剑剑刃当中迸射出惊天的剑气。

  四象剑诀!风不留!

  一股撕裂天际的剑气从镇邪剑爆发,向着天空之上漫压而来的印法重重劈了过去。

  这一道剑芒粗壮巨大,宛如一道河流一般。

  好像那剑芒能够洞穿世间一切的浮华,光芒。

  咚!咚!咚!
  当剑芒和印法碰撞的一刻,天地都是摇曳了起来。

  砰砰砰砰砰!
  金色的光芒和剑气形成了骇人的真气浪潮,从碰撞的中心向着远处蔓延开去。

  徐千月面色凝重到了极致,连忙带着玄衣卫还有皇室禁卫等诸多高手挡住那涌动而来的气浪。

  毁天灭地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向着远处冲去,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才渐渐有了平息的感觉。

  随着浪潮褪去,只见安景一袭白衣,双目始终带着明亮的光芒。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的江湖高手都是暗暗一惊。

  安乐公主看到这,忍不住道:“他说不得真的有机会可以赢。”

  赵重胤眼皮跳了跳,没有说话。

  赵天一有些凝重抬起头,双目紧紧注视着远处天空。

  呼呼呼呼!

  随着一道狂暴的旋风吹动,随后殊胜金刚的身影显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嗡嗡!

  周围真气如潮水一般向着殊胜金刚汇聚了过来。

  无数真气凝聚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卍’字印法。

  殊胜金刚袖袍一挥,金光铺天盖地的对着安景爆射而去,那真气凝聚成的‘卍’也是向着他落去。

  安景右手抚摸着镇邪剑,手指轻轻的在镇邪剑的剑身之上抚摸着。

  哗哗哗!
  被手指拂过,那镇邪剑的剑身之上显现出一道道骇人的光芒。

  御剑术!
  只见那镇邪剑化成一道流光,带着排山倒海的劲道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光芒照耀天地,极其刺目,周遭的空气都是被那锋寒的气流刺破,向着周身四溢而去。

  只见那锋锐的剑尖点在‘卍’字之上,顿时间形成激烈的对峙,气浪翻飞四溢,随后爆发出刺耳的爆炸声。

  徐千月眉头紧锁,“这殊胜金刚怎么还不服用那抱朴龙虎丹?”

  以殊胜金刚如今实力,只要吞服了那抱朴龙虎丹,修为堪比四气宗师的实力,就算那鬼剑客再强,也不可能战胜的了他。

  安景镇邪剑一抬,那巨大的剑光横扫寰宇,将侵袭到身旁的真气一扫而空。

  “于今日千万人中,贫僧想要以自身证得佛法。”

  殊胜金刚苍老的面容浮现一抹笑意,只见他手掌一伸,一个精致的玉盒浮现在他的手掌当中。

  徐千月猛地眉头一皱,带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随着他真气的催动,那玉盒在他的手中化成了灰烬,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赵重胤也是心中一紧,随即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有着寒光从中溢出。

  “这佛门金刚。”

  左玲珑也是面色微微一寒。

  一些不知情的高手心中也是一震,仿佛想到了什么。

  “阿弥陀佛。”

  普文金刚双手合十,面上没有丝毫神情。

  那一枚抱朴龙虎丹,他也是知晓。

  安景笑道:“大师的佛法是什么?”

  殊胜金刚双眼微眯,似乎享受着这一份超然的心境,“降妖伏魔。”

  从修炼至今,不论是进入阿鼻地狱还是步入宗师,他的内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平静坦然过。

  冥冥之中,他的内心有了一丝明悟。

  安景朗声笑道:“那大师可能今天未必能如愿了。”

  天地间,所有的江湖高手都是感觉到头顶似乎有一团阴云笼罩而来,压的众人都是喘不过气来一般。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无数视线汇聚在两人身上。

  “佛法无量!”

  下一刻,殊胜金刚背后金光变得越来越明亮,周围也是汇聚起来漫天的真气,压得在场江湖高手都是喘不过气来,仿佛如同暴风雨的前奏一般。

  殊胜金刚袖袍一挥,漫天的真气形成了金光向着安景笼罩而去。

  喀喀喀喀喀喀!

  这金光仿佛形成了暴风雨一般,恐怖骇人,密不透风。

  “来得好!”

  安景冷喝了一声,随着右臂震动,镇邪剑裹挟着滚滚锋寒之气,向着漫天真气飞剑冲了过去。

  砰砰砰砰砰!
  真气混合着真气碰撞,形成了一道道真气风暴,旋转在天地周围。

  安景身躯傲然而立,站在风暴中央。

  殊胜金刚目光平静的望着这一幕,寒芒骤起,轻声道:“凝!”

  嗡嗡!

  随着他这道轻声落下,背后金色大佛竟然浮现出三头六臂的身形,而且光芒更加耀眼。

  这一日,佛门修罗将至!

  漫天金色的光辉倾泻而下,那恢弘殊胜的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所有的内心都是一片空灵。

  “修罗!?”

  普惠菩萨看到这,都不禁失声了起来。

  “殊胜师兄顿悟了!”

  普文金刚声音也是带着一丝颤抖,随后连忙盘坐了下来。

  随后,在场所有的佛门高手都是盘坐下来,一个个都是念诵着佛经。

  “这些大和尚”

  如此一幕也吸引不少人的注意,这些佛门高手到底是怎么了?
  “这是修罗!?”

  安景心中一沉,没想到这殊胜金刚在最为紧要的关头,将这金刚秘术发挥到了极致,凝聚出了修罗法相。

  殊胜金刚望着面色凝重的安景,手指伸出,凌空一拍。

  其背后的金色修罗手掌也是覆盖而下,顿时手掌周围的真气发出滚滚涟漪,发出一道道禅音。

  轰隆!轰隆!
  那巨大的金色手掌遮天蔽日的落下,就在手掌落下的一刻,周围涌动着一道道璀璨至极的莲花。

  金色手掌遮蔽一切,下方不仅昏暗,而且显得十分渺小。

  安景就像是真的面对一座大山倾覆而下一般。

  “一切都结束了.”

  殊胜金刚面色淡漠的望着这一幕,喃喃声,从他的嘴中传出。

  轰!
  惊天的爆炸声,陡然的从那金色手掌落下之地响彻,一股可怕的凌厉真气,疯狂的倾泻开来,那坚硬的地面都是支离破碎。

  “结束了”

  一道松气般的声音,也是在此刻,从那赵天一的嘴中传出,他双目炯炯的望着那场地中,在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殊胜金刚的攻击,落到了安景的身上。

  那种程度的劲道,就算那安景不死,也必将重伤,而这场战斗,已是有了结果。

  在其身后的左玲珑,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白衣青年实在是太强了!
  强大到可以让在殊胜金刚发挥十成的实力,才能将其战胜。

  虞秋蓉双手紧握,双眼紧紧的锁定着那莲花布满的金色大手。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么?

  钱次山等魔教高手也是面露不甘。

  在他们看来,安景也只是差一丝就能击败这佛门第一金刚了。

  嗵!嗵!
  那金色大手肆虐之处声音响彻而起,从漫天真气之中,缓步走出来的一道白衣身影。

  磅礴的气息,如同贯穿天地的虹光,陡然自那安景身躯周围席卷而开,而在这等强悍气息冲击下,那些弥漫的真气,都是有着变淡的迹象。

  众多目光泛着惊愕的望着那走出来的白衣身影,后者突然间暴涨的气息,让得他们颇为的震动,谁都没想到,即便是面对着这种险境,安景都还能够安然无恙。

  而且,他们都能够感觉到,此时安景的气息,已经强悍到了一种极致,几乎要把天地间所有的江湖高手都给笼罩住了。

  那背影,仿佛比天地还要广阔。

  “咻!”

  镇邪剑剑身浮现着一道骇然的冷光,横贯八方,天地间充斥着这冷冽的剑气。

  安景向着前方踏去一步。

  仅仅看似一步,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步入了另一方天地。

  整个天地都是变得浩瀚,广阔。

  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震。

  安景的剑道步入了第六境!
  其实在玄清山的时候,他的剑道早就步入了第六境,但是对于这等境界他却不自知。

  而第六境,也是他今日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

  相较于旁人,他从来只战有把握的战斗。

  临阵突破,并不适合他。

  “大师,你的一招已经出完,那就接在下一剑。”

  安景手中剑一扬,衣摆随着清风飞舞。

  天地间都是一片无声,那通透的剑光一瞬间夺去了金色的光华,比起那修罗还要让人畏惧。

  “如你所愿。”

  殊胜金刚手掌豁然拍出,而后,天空周围所有的真气顿时呼啸而出,那修罗更是六道掌印齐出,直接是携带着一股惊人的声势,当头对着安景镇压而去。

  砰砰砰!
  那地面,更是疯狂的崩塌下去,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的蔓延而开。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殊胜金刚,已是将实力发挥到了极致。

  安景抬头,他望着那六道掌印覆盖而下。

  剑势从镇邪剑的剑身蔓延。

  磅礴且大气,浩瀚且无边。

  “这剑道”

  浩天第一次面露惊讶之色,心头震撼莫名。

  与此同时,天地真气都是沸腾了起来。

  好像整个天地,万物生灵都融入了这一剑当中,他们身处于这剑中,同时也游离与这剑中。

  种种玄妙复杂,让人难以想象。

  生与死的界限一瞬间都消散无形。

  安景一剑挥去。

  毁天灭地的爆炸,再次降临在这片天地之间。

  轰!
  撞击的霎那,惊天之声,震慑天宇!
  一轮璀璨而狂暴的光芒,狠狠的撞向了那金色大手,在那强烈的光芒中,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近乎毁灭般的可怕波动。

  砰砰!

  一望无际的天空云层,在此刻犹如被一股大力生生的冲散,而辽阔地面上,竟是蔓延开一圈圈的土浪,整个大地,几乎是被生生的捏碎而去。

  一道道目光泛着凝重的望着蔓延出来的可怕冲击,一些谨慎之人,已是飞快的退开,生怕被那种冲击而波及。

  “好惊人的对碰.”

  在场半步宗师此时皆是神色呆滞,目光紧紧的望着那耀眼光芒的源头,从那里散发出来的惊人波动,就算是他们,都觉得震撼绝伦。

  “谁赢了?”

  无数高手,皆是紧张的望着支离破碎的地面,所有人都知道,两人已经底牌尽出,这应该是最后胜负的一招了。

  左玲珑玉手紧握,眸子之中充满着紧张,心脏也是颤抖着,随后她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

  赵重胤,赵梦台都是紧皱着眉头。

  徐千月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真气爆裂之地,片刻后眼瞳突然微微一缩。

  这一刻,仿佛过了很久。

  嘭!
  就在这一霎,场中那如同太阳般的强烈光芒,突然冲上天际,旋即光芒黯淡,尘雾升腾中,其中的景象,则是再度模糊的出现。

  唰!
  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刻豁然转去,而尘雾也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徐徐散去。

  众人望着场中僵持的场面,心也是一下子提了起来。

  整片天武门,都是在此刻变得鸦雀无声,唯有着清风吹拂而来,引发的清脆哗啦之声。

  咔嚓!咔嚓!
  这般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然而便是有着人听见半空中有着细微的咔嚓之声传出,当即目光陡然转去。

  那殊胜金刚背后的修罗开始迸射出一道道裂纹,随后那裂纹越来越大,向着远处不断蔓延开去。

  “咔嚓!咔嚓!”

  随后只听到那一道‘砰’的声音响起,那背后的修罗陡然破裂开来。

  这一日,剑仙现世,怒斩修罗!

  天地一片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声音。

  殊胜金刚脚步向着后方退去了数步,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出。

  “大师,承让。”

  安景单手执剑淡淡的道。

  殊胜金刚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道:“多谢施主最后手下留情,贫僧输的心服口服。”

  轰!
  随着殊胜金刚话音落下,天地顿时沸腾了起来。

  “佛佛门败了!?”

  “剑仙,这才是举世无敌的剑仙。”

  “太强了,这个鬼剑客实在是太强了,而且还这么年轻,简直就是妖孽!”

  “依我看鬼剑客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剑客。”

  所有人都是震惊万分,骇然失声。

  原本此战在他们看来魔教几乎毫无胜算,但是谁能想到那魔教供奉竟然就是闻名天下的鬼剑客,而且修为和剑道再次提升。

  这一日剑仙降世,提剑斩修罗,震撼玉京城。

  “这殊胜金刚竟然败了。”

  赵重胤眉头大皱,随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原本计划当中的事情出现了变局,对于他这种掌控欲极强的人来说十分别扭和难受。

  左玲珑也是脸色有些苍白,随后强压住内心的冲动坐了下来。

  赵梦台神情复杂的道:“殊胜金刚败的不冤啊!”

  他自然希望魔教能够获胜,毕竟他和魔教还有着名存实亡的暗中同盟关系,怎么说都要比佛门来的好。

  安乐公主赵雪宁看着那白衣人影,眼中浮现一道道光芒。

  有些人,看过一眼之后便很难再去忘记。

  此刻那站在台上,一袭白衣的青年男子便是。

  不知道多少富家千金,豪门贵妇此刻都是心中泛起荡漾,芳心暗许这位当世剑仙。

  “这下就有意思了。”

  赵天一暗笑一声,眼眸当中带着几分玩味。

  徐千月则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今天这场佛魔争斗,所有人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如今魔教得到了这国教令,那燕国是要奉魔教为国教还是不奉呢?

  凌元京,戴丹书等一众江湖高手也都是神情各异,但内心都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魔教这位供奉真的赢了!?
  那接下来魔教便可以大张旗鼓的进入燕国,而且地位如同真一教一般?
  要知道前不久,大燕江湖和玄衣卫还要清剿魔教高手,现如今魔教就成了国教,这多少有些让人觉得滑稽和可笑。

  燕国的格局又会发生何等变化!?
  “大哥就是大哥啊。”

  邱仑嘴巴张了张,他的心中也是大感意外,原本以为安景都要输了。

  周先明也是呢喃道:“绝世剑仙当如是。”

  “练剑!”

  吕景春心中顿时生出豪情壮志,激动的道:“念书有个鸟用,我要练剑。”

  他也要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大剑仙,他也要怒斩修罗,脚踏金刚,用一把剑砍翻这江湖。

  邱仑看着安景背影,沉思了半晌道:“练剑的话,说不定真的有鸟用。”

  周先明看着邱仑一眼暗中腹诽,这大胖子真是骚得很,这一点和那安景确实很像。

  莫非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真的赢了!?”

  钱次山吞咽一口吐沫,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即使是他身为魔教高手,也没有想到安景竟然真的能够获胜。

  “胜了,姑爷胜了。”

  虞秋蓉看着那受尽瞩目的青年,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仿佛比她自己受到这种瞩目感觉还要兴奋。

  佛门之人都是难掩失落之色,一个个沉默不语。

  这一枚国教令,是佛门当下唯一可以崛起的机会了,但如今他们的希望破碎了。

  天地间,所有高手皆是神色各异。

  殊胜金刚双手合十,道:“多谢施主的秘法,贫僧有个问题想要询问施主,不知道施主能否为贫僧解惑。”

  “大师请讲。”

  “施主是否也修行过我佛门佛法?”

  安景摇头道:“不曾。”

  殊胜金刚眉头一皱,道:“不曾修炼,如何能够修得我佛门武学?”

  “佛法!?”

  安景笑了笑,道:“那只是枷锁罢了。”

  殊胜金刚似懂非懂,随后认真的看着安景,道:“施主年纪轻轻,前程似锦,但加入魔教却是走入万劫不复之地,贫僧也送施主一句良言,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在世人眼中魔既是恶,而魔教自然便更是恶中之恶。

  安景问道:“大师此言差矣,何为苦海?何为彼岸?”

  殊胜金刚双手合十,道:“既然施主对佛法感兴趣,并且与我佛有缘,那贫僧就为施主讲一次法。”

  安景摇头道:“不,我不需要大师为我讲法,我只是单纯与大师论法。”

  “也好。”

  殊胜金刚听闻笑了起来,“那我便与施主论一论佛法好了。”

  周围都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魔教高手竟然要和佛门金刚讨论佛法?”

  “这实在是太过离奇了。”

  “鬼剑客也研究过佛法不成?”

  “就算他研究过佛法,难道还能比佛门金刚还要懂佛法?”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内心都是有些不解。

  修炼佛门武学,需要钻研佛经,所以佛门的高手讲究的是透彻菩提心,心境都是极高的存在,可以不受外物影响,而魔教武学则不同,魔教讲究的剑走偏锋,修为提升的极为迅速,但是心境却是不稳,极容易走火入魔。

  而且鬼剑客是一个修炼剑道的剑客,他如何懂得佛门佛法?

  天武门广场之上,两人站立在一片废墟当中。

  “既然施主询问何为苦海,那贫僧就告诉施主好了。”

  殊胜金刚声若洪钟,响彻四方,“苦海里有烦恼,彼岸里有菩提,烦恼让人生死轮回,菩提让人涅槃寂静。”

  安景道:“回头后,岸不是岸,海不是海,如何得到菩提?”

  殊胜金刚笑道:“你不回头,如何知道岸不是岸,海不是海,施主听我一言,回头即可。”

  安景沉默了半晌,道:“大师,你执着了。”

  殊胜金刚摇头道:“施主,是你执着了。”

  随着殊胜金刚话音落下,在他的背后浮现出四道金色的光圈,那正是代表佛门大智,大悲,大行,大愿。

  “哈哈哈哈!”

  安景仰天大笑了一声,道:“我原本以为佛门高僧佛法深厚,但是听大师一言,心中却是有些失望,看来大师对于佛法研究的并未透彻。”

  狂妄!

  殊胜金刚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内心却是眉头暗皱。

  虽然他败于安景手中,但要知道他乃是佛门三气宗师的高手,佛门第一金刚,但是却被魔教之人指责佛法不精。

  殊胜金刚如此,更不用说场外佛门中人。

  一位佛门僧人忍不住冷哼道:“此话未免太过狂妄。”

  旁边龙泉寺僧人纷纷道:“一个魔教之人也敢妄谈佛门佛法?未免太过可笑。”

  不只是佛门高手,所有人都是眉头一拧。

  毕竟魔教之人妄加议论佛门金刚佛法,多少有些让人觉得本末倒置。

  “大师,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何为真正的彼岸,何为真正的超脱,何为真正的佛魔。”

  就在这时,安景的话再次响起,仿佛在天地当中惊涛骇浪。

  天武门周围众人神情不一,有人惊奇,有人议论,有人嗤笑。

  饶是定力十足的殊胜金刚此刻内心也是浮现出一丝火气,魔教之人竟然教导他佛法,这简直就滑天下之大稽。

  安景朗声问道:“大师,你可知道你苦苦追寻的彼岸在何处?”

  殊胜金刚回道:“回头便是彼岸,彼岸就在最初的地方,只有回到远点,便可挣脱苦海。”

  安景站起身,指了指地下,“其实彼岸就在苦海中。”

  殊胜金刚微微一愣,仿佛一下子从炎热的夏日到了寒冬酷暑一般,随后呼吸一下子都是变得急促起来。

  “彼岸就在苦海当中?”

  “因为人从来没有真的在海里,无苦海,更没有苦海尽。苦都是执著,从始至终,执著才是屠杀菩提的刀。”

  台下普文金刚,普惠菩萨都是呼吸一滞。

  殊胜金刚嘴唇张开,想要说什么辩解,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放下屠刀,方能立地成佛。”

  安景摇了摇头,“大师你口口声声说着降妖伏魔,你可知道何为佛?何为魔?当佛不尽佛之事,魔全心向善的时候,佛魔只是称呼之别。”

  “佛魔本一体,花开生两面,今日便让大师看看真正的佛。”

  说完,安景周身金光闪耀,犹如最耀眼的太阳一般,随后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一尊数丈高的金色大佛。

  那金色大佛宝相庄严,恢弘殊胜,仔细看去比殊胜金刚凝聚的修罗法相气势还要雄浑,磅礴三分。

  仔细看去,那金色的大佛与殊胜金刚的金刚法相有着本质区别。

  那金色大佛一半是金刚面相,一半则是菩萨面相,让人看着并无怪异,甚至有种让人顶礼膜拜,心生崇敬之意。

  金刚和菩萨不过都是佛的一面,为了普度众生,佛既是金刚也是菩萨。

  金刚怒目,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慈悲六道。

  慈眉善目的菩萨是菩萨,怒目金刚何尝不是慈悲无量的菩萨?
  所谓佛门金刚果位和菩萨果位,不过是强行在自身套上了枷锁罢了。

  佛主法相!?
  殊胜金刚看着那双生大佛,仿若晴天霹雳,不能自已。

  自从数百年前,佛门再也没有佛主级别的高手出现,而今日佛门再次得以见得佛主法相,但这佛主法相却是在魔教之人身上体现。

  不远处的佛门高手也都是陷入了石化一般,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PS:没有全订的求个全订了,然后顺便求个月票,小肥兔拜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