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237章 天外剑仙战金刚(万字更新求订阅)

第237章 天外剑仙战金刚(万字更新求订阅)

2022-06-15 作者: 倔强的小肥兔
  第237章 天外剑仙战金刚(万字更新求订阅)
  翌日,天牢第九层。

  李复周躺在草席当中,神情悠然自得,看不出一点郁闷与急躁。

  对面老头颇为无趣的问道:“那书生,你不烦躁吗?”

  在这暗无天日的天牢当中,没有时间,只能依靠每日送来的饭食计算着时间,数年时间过去,即使是一些心境超然的老怪物,都是变得有些心浮气躁,内心就像是野草一般。

  李复周坐了起来,看向了天上,感慨道:“确实烦躁,想想许久都没有勾栏听曲去了。”

  老头嘴巴张了张,你那是烦躁吗?你那是激动。

  李复周摇了摇头,看向了对面囚牢中的老头,“祝大巫师,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能够被关押在天牢第九层的都不是简单的人物,眼前这有些‘憨傻’的老头也是大有来历的人物,乃是南蛮天蒙山大巫师祝丘。

  南蛮教派很多,基本上一个部族便有着一个自己的教派,这些教派有争斗,也有杀伐,但不是每一个部族都有着巫师,想要成为巫师必须拥有极高的实力,按照大燕江湖的划分便是半步宗师之境。

  南蛮部族强盛不强盛,除了看人口,部族实力之外就是看有没有一个巫师坐镇。

  如果拥有了一个巫师,那在南蛮众多部落当中便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了。

  而在巫师之上,还有大巫师。

  大巫师才是南蛮真正呼风唤雨的存在,因为只有宗师级别的高手才能被称之为大巫师。

  一个部族拥有了大巫师坐镇,那在南蛮基本就等于一等一的大部族了。

  南蛮共有十个大巫师,这些组成了南蛮庞大的基础构建,也是南蛮最强大的几个部族。

  天蒙山正是其中之一。

  而熟悉南蛮的江湖高手,肯定知道天蒙山大巫师祝丘。

  在二十年前,他在南蛮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当时大巫师还没有十个,只有八个,而祝丘在其中算不得最顶尖,但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此人十分喜欢游历,经常出没在燕国,赵国江湖当中,所以相较于其他南蛮大巫师,他的名气极大。

  不过就在二十年前祝丘突然失踪,没人找到他的行踪,包括天蒙山的族人寻找了他七年,所有人都以为他早就死了,都没有任何音讯。

  谁能想到这,这位南蛮大巫师竟然被关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大燕天牢当中。

  祝丘淡淡的道:“失手杀了几个人,随后被徐千月追杀,我和他交手数十招,唐太元也赶到,最终他们二人联手,我不敌他们被擒。”

  寻常人一定不知道徐千月是谁,但是李复周作为人宗宗主,自然是十分清楚,这徐千月乃是人皇的贴身侍卫,实力高深莫测,实打实的宗师之境。

  李复周眯眼道:“你杀的这个人恐怕不简单吧?”

  祝丘点头道:“人皇第三子还有他的几个侍卫。”

  杀了一个皇子,在祝丘的神情当中竟然如此的平淡。

  李复周好奇的问道:“徐千月的实力如何?”

  祝丘想也没想回道:“很高,比我高。”

  李复周听闻沉默了一阵,燕国朝廷的高手还是多啊。

  仔细想想魔教,佛门,真一教这等教派所汲取的资源哪有一国之多,而且燕国占据了祖地,人杰地灵,皇宫之内不知道有着多少高手坐镇,底蕴之深厚只有赵国才能相媲美。

  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怎么能够将这江山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祝丘长叹一口气,道:“真想出去,看一看如今的江湖,是否还是那么精彩?”

  真正的江湖尔虞我诈,杀机四伏,但同样也让人惊心动魄,这里有人一夜成名,有人腰缠万贯,有人号令掌权,有惊艳众生的美人,有着许许多多让人梦寐以求的存在。

  只是这江湖之水,深不可测,难免会将许多跳入之中的高人淹死,溺死。

  有人厌恶,唾弃,但更多的人却是心中神往,甚至趋之若鹜。

  李复周淡淡一笑,道:“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不过人变了一茬罢了。”

  祝丘没来由的笑问道:“书生,你也混过那高高在上庙堂,现如今也踏入了泥泞之下的江湖,可有什么感悟?”

  李复周沉吟了片刻,道:“庙堂就像勾栏:你不行就让别人上;江湖就像.所有的都要靠自己的双手解决!”

  老头双眼一瞪,也是听懂话音之人,愕然道:“你他娘的真是一个人才。”

  就在这时,一道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一个黑衣男子冷冰冰的走了过来,“李复周,有人探视。”

  “终于有人想起我了。”

  李复周听闻,活动了一下筋骨,跟着那黑衣男子走了出去。

  祝丘看到这一幕,眼中羡慕几乎都要溢出来了一般。

  要知道天牢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探视的,能够探视,说不得还能有机会将其捞出去。

  他做梦都想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李复周跟在黑衣男子身后,不多时便来到了一个幽暗的房间当中。

  打开门一看,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眼前。

  “会云?”

  李复周看到来人不由得轻笑道。

  柳会云也是打量了面前之人,微微松了口气,“看来你在这天牢当中过得还算不错。”

  李复周道:“不用去操劳那些世俗的烦心事了,每日吃吃喝喝自然过得不错。”

  柳会云沉默了半晌,“在这里过得安逸,但也无趣。”

  李复周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柳会云感觉自己是十分了解的,这天牢是容不下的放浪形骸,潇洒不羁的灵魂。

  就像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得到他的心。

  李复周幽幽的道:“无趣就无趣吧,人生总有那么一段时光,在静默,在等待,在隐忍。”

  柳会云问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天牢,这两个字便是禁忌的存在。

  只要那位坐镇皇宫之中的人皇开口,才能得到释放的机会。

  吕国镛能够保下他的命,便已经是千难万难了,不知道是多少次隐忍才换来的机会。

  李复周道:“或许有,或许没有吧。”

  “你怕吗?”

  “怕什么?”

  “困在这天牢当中一辈子。”

  “人皇想要困住我一辈子怕是有些难,因为我最多不过只有半辈子了。”

  李复周听闻淡淡一笑。

  看着面前放荡不羁的李复周,柳会云欲言又止。

  李复周看着面前柳会云,道:“会云,你是来做说客的吧?”

  柳会云苦笑了一声,道:“看来,我在你的面前看来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谁说没有的。”

  李复周扫了柳会云一眼,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你的贫嘴还是一如当年,没有改变。”

  柳会云看到李复周眼神,顿时心脏突突乱跳。

  李复周看着那泛红的脸颊,大笑了起来。

  柳会云低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样想的?”

  李复周摇头道:“从我离开玉京城,就没有了选择,况且这位太平人皇看似宽宏大量,但是有些事情却是气量狭小,眼中不揉沙子,他只不过拿我当一枚棋子罢了,老师之后他不可能再让朝堂出现一个李门,没用的棋子也只有一个下场。”

  柳会云想了想,道:“但是你可以先假意答应.”

  李复周笑道:“在真正聪明人的面前,不要去玩弄一些小心思,更何况如今这位又聪明还有权势的人。”

  柳会云没有再说话了,这不正是当初看上那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原因吗?

  李复周问道:“不说这些了,这段时间你过得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吧。”

  柳会云低着头,强笑了一声。

  看着面前女子面容,李复周心中不由得生出诸多愧疚,若不是再次出现,她的生活应该像以往那般平静如水。

  有人喜欢细水长流煮红豆,有人喜欢声色犬马的江湖。

  “不用说那么多,放在心中就好。”

  柳会云看着面前的李复周,“你欠我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

  李复周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谁说这个女人不聪明的?

  沉默了半晌,柳会云开口道:“魔教出使的使者到玉京城了。”

  李复周心中一动,“端木杏华来了吗?”

  现如今魔教诸多高手有分量,并且有实力,有手段的只有端木杏华,也只有她能够担当这个大任。

  柳会云摇了摇头,道:“是一个年轻人。”

  “她叫什么名字?”

  李复周听闻心中有些诧异,难道是赵青梅亲自来了,但这几乎有些不太可能啊,就连江尚都不敢来玉京城。

  柳会云轻声道:“安景。”

  “什么!?”

  李复周愣了愣神,仿佛自己听错了一样,又问了一遍,“你说他叫什么?!”

  柳会云一疑惑地道:“安景,难道你不认识吗?他是你们天外天的供奉,据说还是教主的夫婿。”

  李复周整个脑子都是一片迷糊。

  安景!?
  他不是死了吗?

  怎么加入了魔教,还代替魔教出使了燕国?

  柳会云继续道:“人皇颁布了一枚国教令,明日便是他由佛门殊胜金刚比斗,争夺这一枚国教令。”

  李复周自然殊胜金刚是谁,殊胜金刚那可是佛门第一金刚,即使李复周步入二气宗师,到达了天人感应的地步,但依旧不可能战胜的顶尖高手。

  随后柳会云将近来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了李复周听。

  李复周还是没有回过神,就在他还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道冰冷声音。

  “柳长老,时间差不多了,天牢不让生人待太久。”

  “我先走了。”

  柳会云轻叹口气。

  以前她总是觉得时间太长,过的太慢,第一次发现时间过的如此之快。

  说着,柳会云向着门外走去。

  李复周想要说什么,但是发现看着那背影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咯吱--!”

  门轻轻阖上,屋内变得一片安静。

  “难道我在做梦?这一切都是梦境不成?”

  许久之后,李复周准备走出门,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在这里候着,等会还有人来。”

  “还有人?”

  李复周听到这,哑然失笑。

  时间缓缓流逝,他脑海中还在不断回响着柳会云所说的话。

  出使魔教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那小大夫?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人就在里面了。”

  “好,多谢。”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对话声,其中一道声音让他熟悉万分。

  “咯吱--!”

  门被推开,一个白衣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那人站在光下,看不清楚其具体面容,但是却能够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三爷,许久不见。”

  安景看着面前的老儒生轻笑道。

  他早就想再见李老头了,只是没想到两人再见会是在天牢当中。

  “你!?”

  李复周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心头震撼莫名。

  安景关上门向前走了两步,道:“三爷不认识我了吗?”

  李复周看清楚那面孔,那张仅比他年轻时候略逊几分风骚的面孔,他印象是极为深刻的。

  “你没死?”

  “没有。”

  “你代替魔教出使燕国?”

  “没错。”

  恍惚间,李复周似乎看出了些什么,惊道:“你的修为?”

  安景气机并没有隐藏,只要修为到达一定境界的高手便可以感受到那淡淡的气机。

  二气!

  面前这小大夫竟然是二气宗师!?

  李复周脚步向着后方退去了三步,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安景,“不可能,那小大夫今年不过二十有一,怎么可能到达二气宗师的修为。”

  安景淡淡一笑,“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正如青梅是魔教教主,三爷是人宗之主,而我为何不可能到达二气呢?”

  李复周仔细盯着安景双眼看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此事比檀云前来劫天牢,还要不靠谱,以檀云性子,说不得念起多年投喂之恩,难免会冲动一次?
  “三爷相信不相信,这都是事实。”

  安景平静的道:“明日我会和殊胜金刚比斗,夺取那一枚国教令。”

  说着,安景手掌一伸,无数黑色剑光在他的手中舞动起来,就像是一把把灵巧的飞剑。

  百步飞剑!

  “你是鬼剑客!?”

  李复周看着那安景手中的剑光,猛地惊醒了过来。

  安景笑而不语,若是不展现出一点手段,李复周还真不一定会相信他。

  好半晌,李复周才回过神来,一下子原先许多不明白的事情瞬息间通透了起来。

  安景是鬼剑客,鬼剑客就是安景。

  怪不得他总是询问关于魔教的事情,怪不得鬼剑客总是会出现在渝州城当中。

  原来如此!

  谁能想到那个渝州城的大夫,也是一个江湖高手,竟然将他这位魔教人宗之主都耍的团团转。

  感觉这世间,一切都不真实了。

  “姑爷。”

  李复周沉吟了半晌,道:“虽然你是二气修为,但是想要胜那殊胜金刚却是极难。”

  佛门殊胜金刚实力之高,在三气宗师都是顶尖,毕竟金刚就是以强硬的实力闻名,而且那人皇也不可能让魔教得到这一枚国教令。

  其中困难重重,并非比试一场便能够解决的。

  安景道:“事在人为。”

  “好一句事在人为。”

  李复周看了面前安景一眼,“不过李某要提醒姑爷,这国教令先不说拿不拿得到,即使拿到了也是十分烫手。”

  魔教得到了这一枚国教令,等于是得罪了真一教和佛门两大势力。

  就算真的得到了朝廷堪比国教的大力扶持,也难以到达真一教的声威。

  毕竟魔教在数十年前,就将大好声名尽数败光,只留下了赫赫凶名。

  安景轻笑了一声,“这一枚国教令,当然不能放在手中。”

  “哦!?”

  李复周听闻心中一震,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

  仔细一想,他就明白了安景的意思。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魔教得到了一枚国教令,自然是立马布教,向大燕各地建立分舵,笼络人心,布置属于自己的势力。

  不论与后金之战结果如何,魔教总有退守的余地。

  加上战胜佛门,这绝对可以让魔教的声威到达顶点,但与此同时却蕴藏着了巨大的危机,倒不如以退为进。

  这一枚国教令落入到了魔教手中,无疑是跳出了人皇这次布局,魔教也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到时候不仅可以向人皇提出要求,甚至还能与佛门结个善缘,佛门讲究因果,这国教令可是一个巨大的因.
  李复周沉吟了片刻,道:“人皇此次颁布国教令,一方面是制衡真一教,另一方面壮大燕国整体实力,除此之外应当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安景问道:“什么目的?”

  “锁龙井。”

  李复周缓缓道:“人皇为了封印之事,特意建造了锁龙井,当初大周朝镇守封印便是佛门为主,还有其他诸多势力一同看守那地脉封印,如今封印核心转移到了玉京城锁龙井,燕国自然也想要佛门去镇守,毕竟大周朝和大秦朝的前车之鉴,燕国人皇也会担忧这封印的可怕。”

  “所以佛门算是和人皇做了一个等价的交易,才能得到这一枚国教令,这也是真一教也并没有跳出来阻挠原因。”

  一枚国教令牵扯巨大,也并非表面可以看的清楚。

  至于魔教能够有机会与佛门争夺这一枚国教令,也是万分幸运,占了佛门的光,其中也有人皇想要打压一下魔教魔焰。

  安景听闻微微颔首,不禁问道:“这封印是和大周朝灭亡有关,封印到底是什么?”

  镇邪剑是封印之剑,他身为镇邪剑之主,并且有着大周朝皇室血脉,但是至今还不知道这封印到底是何物。

  李复周摇了摇头,“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魔教古籍当中则是所描述其内封印着莫大的机缘,不过佛门对外则说封印着灾厄,诸多古籍对于这封印记载都是极少,具体是什么除非封印解开,否则没人知晓。”

  安景眉头一凝,“好,我知道了。”

  这封印当中,绝对隐藏着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关乎到大秦朝,大周朝还有如今的燕国未来。

  所以燕国想要让佛门镇压这封印。

  按照如今种种情况来看,只要得到了这一枚国教令,便等于将主动权彻底掌握,即使李复周之前触怒了人皇。

  在这种大是大非之下,人皇自然会做取舍。

  李复周心中一热,但是想要佛门殊胜金刚还有燕国朝廷,顿时内心变得有些冰寒起来。

  虽然计划是好的,不过想要实施却是难上加难。

  鬼剑客真的能够战胜殊胜金刚吗?

  “我先回去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两人又是闲聊了几句,安景准备起身离去。

  李复周看着安景背影,殷切道:“姑爷,李某还等着和你一同共赴‘勾栏’”

  安景一个趔趄,李复周这明显是话里有话啊。

  夜色渐深,龙泉寺,禅房。

  殊胜金刚盘坐在蒲团之上,在他的面前则摆放着一个皮卷。

  真气在他的丹田当中,运转而起,按照皮卷之上的秘术向着四肢百汇而去。

  金色的光华浮现而出,犹如一轮太阳一般。

  随后一个金色的佛陀出现在其背后,带着恢宏气势,一手施无畏印,一手与愿印。

  大日如来咒!
  所谓秘法便没有境界,修炼成功即是习会。

  过了数十息,殊胜金刚背后的金光才逐渐消散。

  殊胜金刚深吸一口气,道:“这《大日如来咒》不愧是金刚秘术。”

  方才他只是施展了数息,便感觉体内真气雄浑无比,实力提升了三成还不止,要知道他已然是三气宗师巅峰的实力,如今在提升三成,已经无限接近于四气宗师的实力,这是何等可怕的提升?

  “嗯!?”

  殊胜金刚感应到了什么,从蒲团之上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月色如水,整个庭院都是被月华笼罩,树影随着清风摇摆。

  在庭院之上,站着一个人影。

  那人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周身黑色的衣摆随着清风不断飘荡。

  “徐都督。”

  看到那人,殊胜金刚双手合十道。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新任玄衣卫大都督徐千月。

  “殊胜大师。”

  徐千月对着殊胜金刚单手行礼。

  殊胜金刚问道:“不知道徐都督突然造访,所谓何事?”

  徐千月直截了当的问道:“明日便是佛门与魔教争夺国教令的日子了,不知道殊胜大师可有把握?”

  殊胜金刚淡然一笑,“那安景年纪轻轻修为就在二气之境,确实少见,未来前途也是不可限量,但就算绝世妖孽,在我佛手中也断然不会翻出浪花。”

  徐千月继续问道:“几成把握?”

  殊胜金刚回道:“九成。”

  徐千月摇了摇头,“明日一战,不能有丝毫差池,九成也不行。”

  国教令是人皇赐给佛门的,若是被魔教所得,那奉魔教为国教不是,不奉魔教为国教也不是,而且如此一来,便很难压住那魔教魔焰。

  所以,这一战只有佛门胜,也必须佛门胜。

  “阿弥陀佛。”

  殊胜金刚低声道。

  其实在他的心中对于明日一战,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只是没有讲话说得太满了。

  徐千月拿出了一个玉盒,道:“这里有国教的一枚抱朴龙虎丹,虽然会损耗体内一些寿元和丹药,但是却可以激发人体最大的潜力,十分珍贵。”

  殊胜金刚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如今他身负《大日如来咒》,修为又高于那魔教供奉,已经是稳稳占据上风,何须这抱朴龙虎丹!?

  徐千月看到殊胜金刚没有收,淡淡的道:“这是人皇让我送来的,大师最好收下,若是不用的话自然是最好。”

  殊胜金刚深吸一口气,道:“贫僧知晓了,多谢人皇一番好意。”

  “好,那在下就回去复命去了。”

  徐千月点点头,转身向着院外走去。

  身影杳杳冥冥,瞬息间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抱朴龙虎丹”

  殊胜金刚看着手中丹药。

  驿站,房屋中。

  安景正坐在屋中,手中拿着一本《剑道总纲》正在观看。

  虞秋蓉正在打扫房间,她的动作很小,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脚步声都是没有。

  安景轻笑道:“不用这般小心翼翼。”

  从天牢回来之后,气氛都是变得紧张凝重了起来,尤其是钱次山带着魔教地宗几个高手匆匆吃了饭便消失不见了。

  明日便是国教令之争,如今玉京城大街小巷都在盛传着这件大事,即使是他们都能够感觉到空气当中一丝压力,更不用说代表魔教出使的安景。

  所以他们担心影响到了安景。

  虞秋蓉道:“怕打扰到了姑爷看书。”

  安景放下手中书册,道:“我的内心很平静。”

  每逢大事有静气,可以说安景完全做到了这一点。

  虞秋蓉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的青年,“姑爷,若是败了,结盟还是没问题的。”

  代表魔教出使燕国,在诸多不看好的情况下对战佛门第一金刚,要知道面前的青年比她还要小上几岁,这本身便是一种难以想象的事情。

  虞秋蓉自问自己有能力,但是换位思考的话,她感觉自己绝对没有安景这般平静。

  有一瞬间,她希望可以减轻一下安景身上巨大的压力。

  安景笑眯眯的道:“怎么,你不相信我吗?”

  “没有。”

  看着那一双眼睛,虞秋蓉摇了摇头,“那姑爷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

  安景微微颔首,道:“你身子骨内的冰魄之毒虽然完全解了,但是你的身子还需要调养,我回来的时候准备了一些草药,方才让钱次山熬制,想来应该差不多了,你记得去服用。”

  虞秋蓉听闻微微一愣,心中不由得一暖,下意识应道:“是。”

  有的时候被人关心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就像是有人提着灯笼,照见蹲在黑暗中的你。

  “喝了药就休息了。”

  安景拿起了《剑道总纲》,道“明日早些起来给我准备饭菜,若是准备的不合胃口,我可饶不了你。”

  “我知道了,姑爷也早些休息。”

  虞秋蓉重重点头,随后退了出去。

  安景看着手中《剑道总纲》,关于第六境的介绍,“手中无剑,心中无剑。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

  这种玄乎其玄的感觉,不停的萦绕在安景的心中,冥冥中已经走到了门口,他找到不到了剑,踏不出那一步,没有了剑修炼的是什么剑道?
  思忖了许久,他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夜半无人,整个驿站乃至大半个玉京城都是陷入了沉静当中,唯一不平静甚至喧闹的地方正是明日佛门相争之地天武门。

  有不少江湖客,已经提前去站了最佳位置。

  安景推开门走了出来,抬头便看到了那残月高悬。

  此刻正临近秋初,空气已经渐渐多了几分凉意。

  月亮照在那地面之上,形成了点点斑驳的树影。

  月动影动,月静人静。

  看着站在地面之上,看着天上月,这一刻安景的内心才真正到达一种空灵的状态,脑海中一切都没有想,变得空白起来。

  仿佛人与自然天地还有那剑融为了一处,把握到了极致细微的变化,小草轻摇,树叶微晃。

  不由得想起当初渊湖之上,楼象震步入第六境的一刻。

  约莫一瞬,又似乎是一个时辰,直到天空之上的月被乌云彻底遮蔽住了,安景这才仿若回过神来。

  “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第六境。”

  安景看着自己的手掌,自语了一声,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一夜无话,转眼便到了天明。

  平阳侯府马车缓缓驶出,马车拉车的马匹数也是有严苛限制,此刻那两驾马车艰难的向着前方走去,仿佛背着一座山似的。

  马车中,身形肥胖的邱仑一脸兴奋,趴在方锦秀的肚子上,“方妹,你说他能听到我说话。”

  方锦秀看着邱仑,脸上也是挂着兴奋的笑意,“现在还不能吧,毕竟才一个月。”

  邱仑笑道:“这次带着去见见世面,说不得沾沾宗师气运,将来成为一个练武奇才,我邱家还没有出现过一个宗师高手。”

  虽然说邱仑如今已经一品地花之境,但是想要到达宗师却是没多大可能,其一他的一品之境本身就是平阳侯邱恒花费大代价堆砌而出,其二他如今在北荒道立得大功,未来定要统率大军,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去修武。

  这世间,并不是人人都有大把时间修武,宗师也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到达的。

  你所看到旁人的光辉,背后都是无数汗水和努力。

  方锦秀突然看到了远处一个人影,“咦,外面那人是景春吗?”

  “还真是。”

  邱仑探头一看,连忙喊道:“景春!”

  正在和周先明向着天武门看热闹的吕景春听到声音,连忙回头一看,惊喜道:“邱大哥。”

  “景春,你也去天武门看热闹吗?”

  邱仑跳出了马车道:“要不要一起,我们也好有个照应。”

  方锦秀也是挑起帘子,笑道:“是啊,一起去吧。”

  周先明看着那累的‘吭哧’‘吭哧’的老马,干笑了两声,道:“这不太好吧?”

  “无妨。”

  邱仑一把揽着吕景春的脖子,笑道:“景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嫂子有喜了。”

  “有喜了吗!?”

  吕景春看向了方锦秀,此刻方锦秀抚摸着自己的大肚子,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

  周先明连忙道:“尊夫人这是快要临盆了吗?那还是快坐在车上好了,不要动了胎气。”

  邱仑:“.”

  方锦秀:“.”

  天武门广场,人声鼎沸,外围乌泱泱的一片全是人。

  甚至天武门不远处楼阁,屋顶都是站满了人。

  喧嚣,议论之声更是响彻天际。

  其中除了一些江湖豪侠,还有不少来凑热闹的寻常百姓,他们也想看看佛门的金刚是如何‘降妖伏魔’。

  广场中心有着一个平台,此刻一袭红色袈裟的殊胜金刚正盘坐在中央,双目紧闭,没有丝毫言语。

  平台四周此刻搭建了凉棚。

  这些凉棚之下都是燕国文武百官,达官显贵,井然有序又泾渭分明的坐在各自的区域当中。

  这些勋贵身旁还有着不少世家小姐,豪门贵妇,对于朝廷格局,天下大势他们不懂,但是对于佛门相斗,江湖顶尖高手比试,她们却十分有兴趣,甚至是十分向往。

  而在这凉棚当中,有两处无疑是最为吸引人的,一处是真一教据点,他们之后则是燕国江湖势力,另一处则是皇室贵胄所在。

  真一教则是由凌元京率领,数个真一教弟子并立身后。

  而皇室坐镇中央,为首之人竟然是当今燕国的皇后左玲珑,在她旁边坐着安乐公主,太子殿下赵重胤,二皇子赵梦台,七皇子等皇室成员。

  真一教之后,便是燕国六大派所在据点。

  除了蓝河宗之外,其中包括幽风谷,五毒门,玉衡剑宗,四象门等高手都前来了。

  此刻天武门的四周,除了无数士卒把守,看管秩序之外,还有无数玄衣卫的高手,一个个手持黑色长刀站在不远处。

  每隔一段距离,就有着一名身穿黑色大氅的大天罡守卫着,细细算去足有十二位大天罡在场,其中还有皇室隐藏的高手,可见今天把守之森严。

  天门中央,奢华富贵的休憩台上。

  左玲珑悠然的看着前方平台,淡淡一笑,道:“看来今日真是热闹,比上次祭天大典人还要多。”

  赵重胤点头道:“毕竟这次来了不少江湖中人。”

  安乐公主也是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赵梦台好奇的问道:“雪宁,你在看什么?”

  安乐公主道:“我听闻这次出使魔教之人是一个与我相差不大的青年,我有些不大相信。”

  二十多岁便成为宗师高手,江湖当中竟然有如此惊才艳艳之人?
  赵重胤失声笑道:“没错,他确实十分年轻。”

  左玲珑来了兴趣,问道:“这般年轻的宗师高手也是不多见了,你们觉得他面对殊胜金刚胜算如何?”

  赵重胤想了想,才道:“或许有一线胜机,但是微乎其微。”

  赵梦台摇头道:“太子殿下说笑了,依我看不如直言,天外天根本毫无胜算。”

  佛门第一金刚之名,又岂是那安景能够撼动的,而且佛门背后还有自己人皇这只大手在推动。

  左玲珑心中一定,没有再说话了。

  赵重胤是一个稳健的性子,他向来不会把话说满。

  凉棚之后,便是大燕江湖高手汇聚之地。

  贾十五沉吟了片刻,道:“佛门殊胜金刚,其实力高深莫测,就算是真一教的萧掌教想要战胜想必也是极难。”

  三气巅峰的实力,放在江湖已经是顶尖,要知道当时萧千秋威震大燕江湖的时候也是三气的修为,就算手持玄门异宝实力也未必高殊胜金刚许多。

  幽风谷谷主左必文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戴丹书,道:“戴门主对于这魔教供奉实力应当是最了解的了。”

  虽然风灵月,俞郢还有那桑天佑在云林城围杀魔教是机密,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其中小道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戴丹书淡然一笑,道:“这魔教供奉确实实力极高,但绝对不是佛门殊胜金刚对手。”

  周围不少人都是看了过来。

  贾十五问道:“看来戴门主很有信心。”

  戴丹书自信的道:“风老祖亲自所说。”

  一向喜欢游走于人群中的凌元京却是面色沉静如水,一语不发,脑海中还在回想着自己师兄之话。

  殊胜金刚大势在手,大胜在望,为何师兄如此说?
  难道今天真的会有变数不成?

  贾十五问道:“凌峰主,你怎么看?”

  凌元京摇头道:“贫道不知晓,也不敢妄加猜测。”

  在场之人皆是轻笑一声,看来佛门得到这一枚国教令,对于真一教却是压力巨大,那一向热情活络的凌元京此刻都是没了言语。

  再向着后方看去,可以看到一位着身姿动人带着面纱的女子。

  如果周先明和安景在的话,一定能够认得出来,这人正是风雨楼的离月。

  看着眼前形似烟波的人海,浩荡的人群,离月红唇轻启,不禁自语道:“在这巍巍大势面前,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人群攒动,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是期待看向了前方,等待着今天佛门高手伏魔。

  这时,一袭青衫的赵天一走了出来,扫了一眼四周朗声道。

  “为助长大燕国势,造福万民,人皇裁定一枚特殊的开山令,赐予天下宗门,最终定下佛门与天外天争夺,今日佛门与天外天比试切磋,按照江湖之上的规矩,谁若是能够胜出,便可得到这一枚特殊的开山令,也就是这枚国教令。”

  所有人都是没了声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赵天一。

  开山令,燕国开设宗门可不是自己想要开设宗门就能够开设宗门的,必须要有一枚开山令才行。

  而今天的这一枚开山令可不一般,乃是国教令。

  得到这一枚令牌,便是燕国的国教,地位和扶持的力度堪比如今的真一教。

  五毒门,幽风谷,四象门高手都是心动不已,但是他们内心知道这国教令断然不可能落在他们手中。

  “阿弥陀佛。”

  殊胜金刚单手伸出,璀璨的金光浮现,如水波一般向着周围扩散而去。

  那金光如刺目的太阳一般,吸引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不少人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的一尊金色大佛从地面升起,金色大佛一手指天,一手触地,庄严之中带着无边的禅意。

  安乐公主赵雪宁张大了嘴巴,“这就是佛门金刚?”

  “金刚怒目,降妖伏魔。”

  休憩台上,赵梦台低声道。

  赵梦台则是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我看到了佛主了,我看到佛主了。”

  吕景春更是抓着周先明的衣袖,惊呼道:“先明先明,你看到了吗?”

  “我没瞎。”

  周先明没好气的道。

  方锦秀在旁低声道:“这是佛门武学。”

  邱仑则是脸色一片苍白,“好强,这就是宗师的实力吗?千万大军中可以取上将头颅的三气宗师?”

  他只听闻宗师实力高深,一气相隔如同一座山,三气宗师实力便是极高,如今站在场边感同身受,内心却是一片震动。

  “三气巅峰宗师,已经算是宗师当中佼佼者了。”

  “魔教之人为何还不出现?”

  “不清楚,莫非是害怕不来了?”

  无数人为那金色大佛出现而惊讶,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暗暗奇怪魔教还无人到来。

  突然,有人惊道:“天上那是什么?!”

  “好像有个人!”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是仰起头看向了天空。

  “这”

  在场江湖中人都是愣住了,眼神都是出现了呆滞。

  一道白衣人影仿佛御空而来,衣摆随着清风飞舞。

  仔细看去,他的脚下是无数道分影错乱的剑光,浩浩荡荡而来,只见漫天剑气席卷着,形成波涛云海,覆盖住了那金色的光芒。

  意境深邃,豪气冲天,剑气纵横绵延。

  而白衣人影御剑飞来,神情淡然平静,彷如从天上而来。

  这一刻,天地骤然间再没有任何声音。

  剑气!

  浩浩荡荡的剑气袭来!
  那漫天剑气浩荡合一,直冲天际,震颤人心,巨大的剑光呼啸而过,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那殊胜金刚背后的金色的大佛也是烟消云散。

  天地再次变得一片清明,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地之上,蔚为壮观。

  安景轻飘飘落到了地上,衣摆随着清风微动。

  “殊胜大师,天外天安景请赐教。”

  一道平静淡然的话,却彷如回荡在所有人耳旁。

  凉棚当中的达官显贵皆是霍然起身,错愕的看着那白衣青年。

  其背后世家小姐,豪门贵妇更是呼吸急促,眼中异彩连连。

  赵梦台则是直接站起来,目光死死的看了过去。

  即使赵重胤也是用力抓进这面前案几,强忍住内心的悸动。

  安乐公主瞪大了双眼,脑海中是挥之不去的潇洒身影,心脏犹如小鹿乱撞。

  左玲珑只觉得嘴巴有些发干,低声呢喃道:“原来,这世上当真有剑仙啊。”

  PS:快双倍月票了,求个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