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235章 佛陀降世欲灭魔

第235章 佛陀降世欲灭魔

2022-04-26 作者: 倔强的小肥兔
  第235章 佛陀降世欲灭魔

  玉京城,龙泉寺,禅房中。

  三个蒲团分在两侧,左侧是禅宗的普文金刚和普惠菩萨,右侧的则是莲宗的殊胜金刚。

  此刻三人汇聚一室,商议着佛门的千古大计,这场影响燕国格局,甚至天下的国教令之争。

  普惠菩萨轻声道:“有了国教令,便等于是与燕国气运绑在了一起,我佛门说不得也能再次兴盛起来。”

  普文金刚感慨道:“佛门苦在边陲久矣。”

  佛门虽然是三大古老教派当中保持最完整的,但却一直被打压,远在西域净土,土地贫瘠,资源匮乏,人烟稀少。

  如此之地,如何能布教传法?

  而如今这国教令,正是佛门的一个契机,一个摆脱目前困境的契机。

  得祖地气运者,便可昌盛,那真一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天下门徒数以万计。

  佛门之人十分清楚这一枚国教令对于他们的意义,所以殊胜金刚亲自从净土而来。

  沉默了半晌,普惠菩萨道:“天外天已经到了。”

  天外天,这个比魔教还要古老的名字,但是现在却鲜少有人去提及这个名字,更多的人则是记住了魔教二字。

  “依照太子殿下所言,佛门想要立住根,并且让人皇满意的话,便只有成为人皇手中的刀,撮一撮魔教的声威。”

  普文金刚双手合十,道:“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得到国教令,还能壮大我佛门声威。”

  作为人间有实力有野心的帝王,掌控欲自然是极强的,他愿意拿出四个桃子给五个猴子去争,但却是他主动拿出的,而不是桀骜的猴子自己讨要的。

  对于魔教这个有前车之鉴,骨子里面都是我行我素,曾经具有反骨的教派,人皇使用的政策也是多有不同。

  佛门自然清楚人皇用意,但是此事对佛门却是大有裨益,即使成为人皇手中的刀。

  况且佛门和魔教也是恩怨颇深。

  普惠菩萨眉头微微一挑,道:“魔教出使之人据说不过二十出头,但却是宗师之境的修为,此前并没有这人任何讯息,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还要仔细斟酌一番。”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魔教不是兔子,佛门也未必是狮子。

  “不了解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

  普文金刚也是沉声道。

  殊胜金刚微微颔首,“不过两位师弟且放心,只要魔教不是那江老魔亲自出手,贫僧都能应付。”

  “这一枚国教令,我佛门势在必得。”

  佛门太需要这一枚国教令了,即使同时得罪了魔教和真一教也是在所不惜。

  灭佛之战后,佛门已经许久没有在这天下扬名立威了。

  普文金刚沉吟了片刻,从袖口拿出一张皮卷,道:“这是贫僧从鬼剑客手中得到的《大日如来咒》还有研究的一些心得,师兄可以观悟。”

  佛门对外是一个整体,但是内部还是有些矛盾,其中莲宗和禅宗明争暗斗了数千年之久。

  这《大日如来咒》乃是普文金刚所得,怎么会轻易的交给殊胜金刚?

  安景猜测殊胜金刚早就学习了《大日如来咒》,那是对佛门内部势力根本就不了解,不过他这猜测也是落实了。

  如今了为了这一枚国教令,普文金刚不仅拿出了《大日如来咒》,并且将自己近来心得都是给了殊胜金刚。

  “好。”

  殊胜金刚深吸一口气,接过了那《大日如来咒》。

  《大日如来禅经》属于超越天武级别的心法,其中蕴藏的秘术玄奥莫测,尤其是金刚秘术,更是可以让人短时间实力飞速提升,安景自己已经亲身实践过了。

  殊胜金刚得到这《大日如来咒》,在争夺国教令当中,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魔教使团进入玉京城,虽然没有佛门那般声势浩大,但是引起的轰动却也是不小。

  不论是江湖当中,还是市井,魔教都是臭名昭著,声名狼藉,人人唾弃的存在。

  如今魔教出使燕国,也自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但是燕国朝廷也算是给足了面子,礼部尚书朱永芳亲自前往城外迎接,并且将其安排在了外城最大的驿站。

  这驿站也是鸿胪院掌管,驿站是一个三进的院子,院内楼阁水榭,假山凉亭应有尽有。

  朱永芳笑道:“安供奉可以在院内休息一晚,我已经为诸位准备了燕国各地的美食,今晚请尽情享用”

  安景微微颔首,道:“那就有劳朱大人了。”

  他记得,这个礼部尚书朱永芳是太子一党的人。

  “请。”

  朱永芳伸手,随后带着安景等一行人来到了宴席中。

  数张案几摆放,上面都是燕国各地的美味佳肴,在旁还站着数个美貌动人的侍女,看到安景一行人走进来都是盈盈一拜。

  “诸位都是天外天的精英高手,江湖豪侠,身处江湖讲究的就是潇洒和不羁,不用客气。”

  朱永芳是官场的老油子,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是一等一,即使安景面色深沉如水,但依旧话语不断,场面气氛烘托的极好。

  甚至亲自下场,给安景斟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朱永芳不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老小子,正戏开始了!?
  安景笑道:“朱大人有话但说无妨。”

  朱永芳挥了挥手,随即在场歌姬和侍女都是缓缓退了出去。

  “安供奉,你我相谈甚欢,有些事我便直说了。”

  屏退了在场所有人后,朱永芳凝眉道:“此次贵教与我燕国结盟,对于双方来讲都是利好之事,但有些人却见不得这般好。”

  安景疑惑道:“哦?朱大人说的莫非是后金?”

  朱永芳踌躇了片刻道:“是也不是,我听闻安供奉在云林城的时候遭到过截杀,不知道是真是假?”

  “没错。”

  “截杀之人是谁我便不多说了,安供奉能够斩杀后金诸多高手,想必也是十分清楚,但其背后却另有居心叵测之人,还要提防一二。”

  “另有居心叵测之人?”

  朱永芳没有再继续回答,而是满脸凝重的道:“除了外部,内部也有人不想贵教进驻燕国,还是太子殿下力排众议,最终才促成了如今局面,他也不希望和则两利的局面被居心叵测的人破坏。”

  安景面色沉静如水,细细思忖着朱永芳已经说到明面上的话。

  云林城截杀,真一教所为,而真一教在庙堂之上和二皇子眉来眼去,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安景抱了抱拳,道:“多谢朱大人提醒。”

  朱永芳诚恳的道:“安供奉且放心,太子殿下是心向结盟,也是希望贵教重回燕国布教,他让我对阁下说句,即使贵教没能得到这一枚国教令,他也会尽力从中斡旋,帮助贵教能够如愿。”

  安景轻笑一声,“带我多谢太子殿下的好意。”

  朱永芳也是起身,道:“今日一路奔波,想必安供奉也累了,我现在就带诸位前去歇息,明日赵大人会派人前来传唤进宫。”

  安景道:“有劳了。”

  随后朱永芳便带着安景一行人来到了后院住所,安排好了一切才带着几个侍卫离去。

  虞秋蓉看着朱永芳离去的背影,低声提醒道:“姑爷,这朱永芳似乎是话里有话。”

  “他今日之话有两层用意。”

  安景淡淡一笑,道:“一来是代替太子释放善意,虽然这太子暗中和佛门有所谋划,但也并不希望和我们交恶,二来则是想要宽我们的心,希望我们不要把宝全部压在国教令上,为了一枚国教令和佛门搏命。”

  钱次山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安供奉所言甚是,换而言之就是一方面做个好人,将仇恨转移到真一教和他敌对的二皇子身上,另一方面就是让我们放弃国教令的争夺,说不得他会帮我们美言几句,争取一些利益。”

  别看钱次山喜欢溜须拍马,但是他的头脑也是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委派他跟随安景前来玉京城。

  “你说的没错。”

  安景赞赏的看了钱次山一眼。

  虞秋蓉问道:“姑爷,那现在要怎么做?”

  争夺国教令,可能十分困难,如果不争夺这国教令的话,坠了魔教的威名,但是却可以得到太子赵重胤口头承诺。

  安景笑道:“做事情最怕的就是选择,因为你没有主动权,为何大燕人皇一枚国教令,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却让天下人都为之震动,数大势力为之争夺?”

  “无非就是因为大燕人皇有着主动权,他便可以让其他势力选择,任由他摆布,而我们当下想要破局,便是不被他掌控,跳出他给的选择。”

  “这一枚国教令如果我们得到手了,你觉得太子殿下会做何感想?人皇会作何感想?到时候主动权还不是掌握在我们手中?”

  虞秋蓉和钱次山两人都是心中一震。

  夺取国教令,这是他们内心渴望但又不敢想的事情。

  可是佛门的殊胜金刚在,安景真的能够从殊胜金刚手中夺得这国教令吗?
  安景话音一顿,看向了门外。

  不多时,一个地宗高手走了进来,道:“大人,门外有人送来了一张请帖。”

  “吕门吗?”

  安景接过了那请帖,心中一动。

  那请帖上面只有一个大字‘吕’。

  安景收好了请帖,道:“我知道,你退下吧。”

  “是。”

  地宗之人微微欠身,离开了房间当中。

  安景思忖了片刻,道:“你们先休息,到了晚上秋蓉和我出去一趟。”

  “是。”

  钱次山连忙应道。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这时安景和虞秋蓉才走出了驿站,向着内城而去。

  此时夜幕降临,街上的行人开始变少,因为燕国的内城是有宵禁制,一旦到了傍晚便有着禁卫巡视。

  虽然此时内城已经宵禁了,但是对于安景和虞秋蓉这等修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除非是进入内宫。

  燕国的皇宫,安景如今的实力也不敢擅自闯入,毕竟一个白眉太监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吕门的门口。

  虞秋蓉走上前叩门,不多时一个门房探出了脑袋。

  “你是?”

  虞秋蓉没有说话拿出了手中的请帖。

  “请进。”

  门房看到那请帖,自然也知道眼前乃是家主宴请的重要贵客。

  有人在前面引路,也有人向着吕府后院小跑,将这个消息尽快传递到内院当中。

  很快,安景便来到了客堂当中。

  此时客堂内灯火通明,熠熠生辉。

  在堂上坐着一个弓着背的老者,正是吕国镛。

  下首则是他的第三个学生周先明。

  当安景和虞秋蓉跨进门槛的时候,周先明脸上的神情都是僵住了。

  仿佛变成了一个石像。

  周先明喃喃自语道:“老师,学生可能喝醉了,要么就是中邪了。”

  那狗日的大夫不是死了吗?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吕府,一定是自己的眼花了。

  “安景拜见吕公。”

  安景对着上首吕国镛拜了拜,随即看向了周先明,“周先生,许久不见,可安好?”

  “你你。”

  周先明愕然的道:“你是安大夫?”

  说完,他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盯着安景。

  安景笑道:“莫非还能是其他人不成?”

  周先明快步走上前,手掌在胳膊上摸了摸,惊喜道:“还真是活的,安大夫你真没死啊,你不知道,我时常怀念当初渝州城一起勾栏听曲的欢乐时光”

  安景瞥了一眼身后的虞秋蓉,甩开了周先明的胳膊,道:“周先生,请自重,安某何时去过勾栏听曲?”

  周先明也是看了一眼,眨眨眼道:“这是新换的弟妹?”

  虞秋蓉没有说话,一双美丽的眸子却是眯成一条缝隙,周先明顿时感觉身躯一寒。

  安景轻咳一声,对着上首的吕国镛拜道:“晚辈得到了吕老的拜帖便赶了过来,希望没有来迟。”

  吕国镛看着面前青年,心中却是若有所思,仿佛印证了自己心中所想,“不迟,来的将好,入座吧。”

  安景拱了拱手,坐了下来。

  周先明面上风轻云淡,心中却是波涛汹涌。

  老师不是说今日请的是魔教中人,原来就是那个安大夫。

  原本他以为两人不过是同名同姓,从来没有往这一方面想过,但此刻现实却是给了他一道晴天霹雳。

  仔细想想,那李复周都是魔教人宗之主了,那安大夫还能是普通人不成?

  魔教供奉,出使燕国,这可是好大的高手啊!
  想到这,他看着安景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幽怨了起来。

  说好的一起做个普通人,你却背着我和韩文新那小子飞黄腾达了。

  吕国镛轻笑了一声,道:“听闻天外天此次出使之人,乃是一青年俊杰,老夫心中十分好奇,现在一见果然传言不虚。”

  安景道:“吕公说笑了,此前轻浮冒犯之过,还请吕公见谅。”

  吕国镛摆了摆手,道:“无妨,你此次代表天外天出使燕国,也知其中重重困难,可想好了如何去做?”

  安景心中一动,“晚辈愚钝,不知道前辈可有赐教?”

  吕国镛听闻笑骂道:“你这滑头的小子,恐怕内心中早就有了谋划,何必多此一问?老夫让你放弃那国教令,直接对人皇俯首称臣,你可愿意?”

  安景果断的摇了摇头,道:“不愿。”

  让他跪下乞和,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吕国镛听闻捋须道:“国教令,对于天外天来讲并非是一个好东西,但却是一个好条件。”

  安景听到这,仿佛明白了什么,真诚的道:“多谢吕公提点。”

  不得不说,吕国镛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道尽了其中的精髓,更加坚定了他心中所想。

  吕国镛看着面前青年,沉吟了半晌,道:“檀云如何?”

  “很好。”

  安景想了想道:“她或许是这天下间最快乐的人之一。”

  “那就好。”

  听到这,吕国镛眉宇间都是微微松开,那种感觉是藏不住。

  此次让安景前来,一是为了验证心中所想,二来就是为了此事。

  “人老了,身子骨经不起折腾。”

  吕国镛缓缓起身,扶着案几向着后堂走去。

  安景起身拱手。

  吕国镛走到了一半,脚步突然一顿,“老夫老了,没有多少光阴可以渡过,总是幻想过儿孙满堂的场景,我希望檀云能够回到我的身边来。”

  说完,吕国镛身影缓缓离去。

  周先明也是明白过来,为何自己老师会提点一番安景,原来其中还另有目的。

  安景看着吕国镛消失的背影,转头看向了周先明道:“周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等到此次事了,我们再好好喝上一杯。”

  “好。”

  周先明道:“尽人事,听天命,这世间大路万千,莫要强求。”

  安景笑了笑,起身向着堂外走去了。

  虞秋蓉则是紧紧跟在身后。

  周先明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安景背影喊道:“安兄,你这般有钱,那欠的银子是不是不用还了?”

  后堂,灯火下。

  吕国镛缓步向着自己居住的别院走去。

  吕方和吕景春则小步跟在身后,吕方的眉头始终紧锁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终,吕方忍不住问道:“父亲,你真的要接回檀云吗?”

  吕国镛脸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轻轻点头。

  吕景春则是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对于自己父亲和爷爷的对话,他知道里面肯定是蕴含着深意,但是他却懒得去琢磨和钻研。

  不过想到那檀云,他身上的肥肉都是一颤。

  翌日,乌云密布,天气阴沉。

  太清殿。

  燕国招待国外使节的地方正是此地。

  此刻太清殿之上坐着数个官员,除了礼部尚书朱永芳,还有秉笔太监赵天一,当今太子赵重胤等人。

  魔教算不得多大的势力,但也算不得小门小派,尤其是当今天下格局对燕国十分不利,燕国朝廷没必要纡尊降贵,但也没有必要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而吕门吕国镛和二皇子赵梦台,并没有出现在太清殿当中。

  “宣,东罗关使团。”

  随着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缓缓传出了太清殿,随后在整个皇宫内回荡起来。

  不多时,一袭白衣公子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当白衣青年进来的一刻,整个太清殿都是议论了起来。

  不少官员都是交头接耳,面露一丝讶然。

  年轻!

  实在是太年轻了!
  即使他们早就提前知道魔教出使之人十分的年轻,但此刻还是深受震动,尤其是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叫做安景的杀过一位宗师,那内心便更是难以置信了起来。

  安景神情平静,对着上首几人拱了拱手,道:“安景见过太子殿下,诸位大人。”

  “不用客气。”

  赵重胤轻笑了一声,“没想到安供奉如此年轻,便能够代天外天出使,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赵天一没有说话,但却是在打量着面前青年,从其神情和态度来看,能够出使魔教确实不太一般。

  毕竟被这么多人注视,内心还能如此平静,没有经历过风狼的人是办不到的。

  安景回道:“相较于太子殿下作为,在下不值一提。”

  赵天一道:“不知道安供奉昨夜休息可好?”

  安景笑道:“许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想必赵大人也知道此行一路的艰难,安某一直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生怕那天晚上睡下,便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赵重胤双眼一眯,冷冷向着四周扫去,“放心,在玉京城,断然不会有宵小作祟。”

  随着赵重胤目光扫来,一些内心孱弱,并且和真一教有所勾结的官员内心都是一寒。

  “客套的话,我想就不用多说了,我们还是尽快切入正题好了。”

  赵天一不动声色的道:“安供奉不远万里而来,也是带着诚意结盟,不知道贵教可有何要求?”

  在场众人神情都是一凛,看向了安景。

  安景轻笑一声,拱手道:“结盟的话,其一希望东罗关能够与燕国贸易彻底开通,永不封锁,其二在抵抗后金之时可以得到燕国必要的协助,其中包括粮草,兵马,铁器等,其三则希望燕国能够释放我教人宗宗主李复周,其四则是天外天能够在燕国境内布教,享受宗门待遇。”

  当安景话音落下之时,整个太清殿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不可能,李复周杀了玄衣卫大都督,此等恶名不斩杀便是恩赐,还想要释放?”

  “魔教竟然还想要在我燕国布教惑众,未免太可笑了吧?”

  “我看魔教不是来结盟的,而是来敲竹杠的才是。”

  燕国官员皆是议论纷纷,对于安景开除的条件更是怒不可遏。

  赵天一面无表情的道:“阁下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东罗关位置多重要别人不清楚,我想诸位一定很清楚,他是燕国的一道屏障,后金若是想要全力攻打燕国,势必会先拿下东罗关。”

  安景深吸一口气,道:“若是燕国想要拿东罗关当做挡箭石,还不想付出一些好处的话,岂不是白日做梦,东罗关可以与燕国结盟,自然也可以和后金结盟。”

  此话掷地有声,响彻在大殿当中。

  太子赵重胤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浮现一道精芒。

  赵天一淡淡的道:“此话说的没错,我燕国也愿意鼎立支持东罗关抵抗后金,但阁下余下两个条件,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不论放了李复周,还是魔教在燕国布教,都是影响巨大,尤其是后者。

  安景笑问道:“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

  两方早就知晓了对方的筹码和底线,此刻的商谈无非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魔教不能在燕国布教,抵抗后金就是一条不归路,本质上就是替燕国守门,燕国朝廷也早就知晓魔教还会提出布教的要求。

  魔教想要在燕国布教也不是不行,只要俯首称臣,说不得燕国朝廷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说白了一点。

  魔教想要在燕国站着布教不行,但可以跪着布教。

  这样一来看似同盟,其实不过就是燕国一枚棋子。

  赵天一沉吟了片刻,道:“若是回转的余地,也不是没有,人皇颁发一枚国教令,若是天外天有本事取得这一枚国教令,便有机会在燕国布教”

  瞬息间,整个大殿都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看向了安景眼中带着戏谑。

  别说不给你魔教一个机会,现如今我燕国朝廷看了你一个机会,那就看你能否把握的住了。

  “好。”

  安景微微颔首,“那不知道人宗宗主李复周何时可以释放?”

  “无期。”

  赵天一冷冰冰吐出二字,“此事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这是圣谕。”

  安景眉头暗皱,没想到这布教都给了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但是释放李复周却是如此干脆的回绝,而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安景沉吟了片刻,道:“那就请说燕国的要求,安某洗耳恭听。”

  赵天一站起身,淡淡的道:“我燕国结盟要求不多,其一必须与我燕国一心抵抗后金,不得有二心,其二未经我燕国允许,魔教中人不得私自再进入燕国境内。”

  安景直视着赵天一,“这个第二点未免是在说笑吧?”

  赵天一回道:“家国大事,岂有说笑之理?”

  安景淡笑一声,“那不得进入燕国,我天外天如何在燕国布教?”

  赵天一语气十分平静,“能否布教还是两说。”

  安景拱拱手,“那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请诸位拭目以待吧。”

  说完,他转身向着殿外走去。

  在场燕国官员看着那背影,都是嘴角泛起一丝冷嘲。

  “看来这魔教还是贼心不死。”

  “与佛门争这一块国教令,那可要看他的本事了。”

  “魔教的本事都在二十年被江尚败完了。”

  “佛门第一金刚,岂是浪得虚名?”

  赵重胤看着安景背影,眉头緊锁,没想到这安景竟然还想要争夺那国教令。

  “魔教还想要在燕国布教?真是可笑!”

  角落中,一个身穿蟒袍的男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这人正是七皇子。

  赵天一神情云淡风轻,波澜不惊,“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好了。”

  若是魔教如此屈膝服软,那才叫他心中小觑,如此即使败在佛门手中,倒算没有坠了千年教派的威名。

  玉京城,天香街。

  灰沉沉的天气有些死寂,仿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是玉京城却如往常一般热闹。

  街市上人来人往,谈论着近来发生的大事。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之声响起。

  “快看,有佛门高僧在传道。”

  “那真是一位高僧,周身竟然沐浴着金光,实在是太神奇了。”

  人群攒动,无数人向着天香街奔去。

  街道中央,只见得一个老和尚正向着前方走去,他的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吟唱着佛经。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周身涌动着,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如此神奇异象,在寻常百姓眼中就像是神仙降世一般,再加上佛门玄奥神秘的加持,周围百姓对此更是趋之若鹜。

  菩萨低眉普度众生,金刚怒目降妖伏魔!

  而金刚开坛讲法,那到底是何意,其中自然不言而喻。

  只见其周身的金光开始扩散,随后汇聚到了一点。

  这天并不是一个好天气,天空之上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不少妇人都是收起了衣服,甚至一些人出門都准备了一把伞。

  陡然间,天地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直冲天际。

  这金色的光冲散了乌云,使得玉京城天空都是被一層金色光覆盖着,甚至比那阳光还要刺目。

  咚!咚!
  下一刻,一道如晨钟暮鼓的声音回响在大半个玉京城众人的耳朵当中。

  随后那金色的云层中,浮现出了一道巨大的佛陀,如果说在佛殿看到的佛陀都是眉眼第二寸,八分观自在,那这一位佛陀则是金眼圆睁,双眉倒竖。

  金刚怒目!

  当这佛陀出现,顿时一股骇人的威压浮现而出,就像是一座山岳压在了玉京城之上。

  宛如神灵降世,不可侵犯。

  寻常百姓都是惊叹不已,甚至虔诚下跪,黑压压一片看着极为壮观。

  “这是.佛門金刚?”

  皇宫门口,虞秋容嘴巴大张,声音都是有些颤抖了起来。

  钱次山更是傻眼了,即使他身为一品高手,但是此刻看到这一番景象都是内心狂震。

  这时那天空之上的佛陀仿佛寻找到了什么,一眼便看向了虞秋容。

  那佛陀看的自然不是虞秋容,而是身后从皇宫走出来的白衣青年。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

  只见那怒目金刚开口,禅音如炸雷一般响彻天地,席卷四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