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报应

2022-12-02 作者: 筠倾
  第560章 报应
  你个混蛋师兄能不能好好关心一下你亲爱的师妹长不高这个问题啊?
  你的亲亲师妹今年才六岁,六岁!

  是个过完了暑假要去上小学的小学生!

  到时候全班同学就只有她最矮,这说的过去吗?!
  一点都说不过去好嘛!

  唐今愤怒的抬脚,恶狠狠的踹在了师兄的大腿上。

  不过显然这样的攻击对于叶长安来说不痛不痒。

  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他哈哈快乐的笑着。

  “没事,师妹伱现在这个样子也很可爱。”

  只要能好好注意身体健康就好。

  “不然我到神都那边去住一阵子,帮你解决一下夜晚鬼怪的问题?但不对啊,就算是我能解决, 你不也是得跟我一起到场吗?”

  说起来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啊。

  叶长安歪着脑袋。

  唐今扫了一眼对方的动作,身子一侧。

  叶长安正好喷出来,被小奶今妥妥的避让开,叶长安咳咳咳的都微微睁开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东西。

  那把用来舀醋的勺子。

  包子在左手边,醋在右手边,给小奶今又舀了一勺醋之后, 他顺手就再次重复动作,然后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即便是经常干出这种不着调事情的叶师兄也被这醋浓重的酸味给震惊了。

  唐今没忍住想笑,但现在笑,她会被师兄追的!

  而且还会责怪她明明都看见了为什么不提醒他。

  于是小奶今将包子叼在嘴里,试图掩盖住自己的笑意。

  但显然这招没什么用处。

  对于小奶今来说,唯一的改变就是她从哈哈大笑变成了叼着包子笑。

  然后被师兄追着质问为什么不提醒他。

  总之这一顿早午饭在鸡飞狗跳中结束。

  吃完了饭饭,坐在沙发上,叶长安才大概说了一下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宗家整个宅子都被封了。

  现在正在一寸寸的挖掘。

  从里面已经挖掘出来一具女孩子的尸骨了,被埋在墙头的石榴树下,经过鉴定就是之前失踪的一个女人,也是当初被众人唾骂,说是她干扰了祭祀,导致了神鬼动手的女人。

  她的死因是失血过多, 应该是跟宗思妍一样, 缓慢失血,最后不治身亡。

  不过宗家宅邸太大, 现在还在继续挖掘, 已经找到了一具, 其他肯定也都跟宗家有关系。

  而被他们破拆的那小屋子下面也找到了一具少女的尸骸, 看着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了,是先在那里做了地下室,然后直接围着地下室打了地基,在上面建了结实的房子,而且一直没有失踪案,也跟这边没有关联,于是就一直没找到,现在已经确定了姓名年纪身份,顺着去找她那个以前的男朋友了。

  至于宗家两个人。

  宗思妍被送到了医院,但此刻她的确家破人亡,还毁了容,本来就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此刻更是很多人在她身边冷嘲热讽,整个人也算是遭了报应,已经变得疯疯癫癫,总幻想着周围有人在看着她,或者想象这突然有人从头顶出现掐她的脖子。

  至于宗靖,已经被带进了警察局。

  他被认定从事不良的传播活动,挑拨指使杀人, 包括他那些佣人,一起被关进去了。

  听说关进去的时候还一直在叫嚷着自家少爷厉害,自家少爷能救他们出去。

  被洗脑的程度堪称恐怖。

  这情况就连附近村子里一直对宗家观感很好,一直非常敬畏的,自觉将宗家地位抬得很高的村里人都懵了。

  从来没有想过宗家里面居然发生这些事情。

  直到那尸骸被警察终于搜集到,听说正是失踪了的其中一个,那基本上能确定其他的几个也跟宗家有关系。

  没有什么鬼怪,反而是之前一直被大家信任的在欺骗他们,搞什么不良的传播活动,还害人。

  宗靖跟这些案子牵扯,其中也不乏有他亲自动手的案子,现在正在逐步搜索证据。

  此刻不管是宗家还是那片果园都被封锁了。

  唐今听着点了点头。

  “他也动过手,可能是侥幸心理吧。”

  说起来也挺感慨,当初宗家也是跟他们这些道观一起,算是心怀天下的人物,过往的经历中也能查出来,现在子孙后代也没落了,而且是这样的大案子,怕是以后对于宗家来说,过往的那些辉煌都要被这一宗案子给压过去。

  “他之前偏移大阵,面相也是在那时候偏移的,在房子被我们砸坏之后,他的面相就出来了,显然就是穷凶极恶之徒,故意养坏妹妹,反正一环套一环,而且从宗家上一任家主开始,就已经策划着了,但他们的各种资金又都是用的占卜的钱财享乐,总结来说就是想得太多。”

  小团子吃饱喝足评价完,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自己的小身板。

  “师兄,我们出去走一走吧,消消食。”

  “你个小娇包还有主动出门走走的时候?”

  叶长安震惊了。

  自家小崽的情况他比谁都了解,虽然早上晨练还起劲,动起来也很灵活,看着也是个乖乖崽,但实际上特别爱撒娇。

  只要身边有人,走路就想要别人抱。

  恨不得整天腻在别人怀里。

  甜蜜是挺甜蜜的,但突然说要出门走走。

  这可太反常了。

  他那副我真是开了眼的样子把小奶今气的不行。

  抬起小脚来就去踩他的脚面。

  叶长安也快速的躲。

  等到谢慈带着姜娜进来的时候,就见这师兄妹两人跟兔子一样在地上到处乱蹦。

  谢慈:……

  姜娜:……

  “师兄,你们玩什么呢?”

  谢慈按了按眉心,有些好笑。

  他和姜娜跟警察对接,讲清楚情况,告诉警察他们怎么发现的不对,又根据线索找到什么东西,包括那处木屋,这几趟折腾下来,他们俩是真的没睡。

  姜娜打了个哈欠。

  谢慈伸手推了推姜娜。

  “行了,你快先去睡一会儿,咱们可能晚上就要回去了。”

  谢慈窝在了沙发上。

  “我得跟师父汇报汇报。”

  “师兄你现在才找师父汇报啊?”

  姜娜揉了揉眼睛,倒也没着急去睡觉,解决了一桩大事,先歇一歇,之后的情况之后慢慢来嘛,而且他们这次算是立了大功,也没闯祸。

  姜娜想着坐在了谢慈旁边。

  谢慈有点心虚。

  “这不是昨天晚上给忙忘了嘛,昨天我们找到阵法的时候就跟师父说了一声,大概说了一下宗家现在的情况,然后不就是那一系列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杂了,带着警察到处跑,跟着警察一块挖,你别说宗家这面积是真的大,他们后面还有好几个院呢,佣人还有专门的一个院子,这一时半会儿他们还真挖不完,现在还不需要咱们,以后可能需要咱们配合他们那边一下。”

  谢慈一边说着点击邀请跟上清道人的视频电话。

  叶长安趁机将正往他脚背上踩的小奶今捞起来,抱在怀里,干脆也不出去了,跟着谢慈和姜娜一起坐在沙发里,笑眯眯的等着电话接通。

  他和小奶今好像也挺长时间没见上清师叔了。

  电话大概响了两声,那边直接接通。

  谢慈刚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忽的他顿住了。

  “哎,师父,你黑眼圈怎么有点重?”

  上清道人一双经过熬夜摧残的死鱼眼盯着自家这混蛋徒弟。

  “老子这不是等你给我消息吗??!!说好了一有结果就给我消息呢?让我等到现在?!”

  多少是有点暴躁了。

  谢慈抖了抖身子,连忙赔笑。

  “这不是宗家的案子牵扯的太大了,实在是不好给您消息啊,我这和师妹都还没睡觉呢。”

  “师叔!”

  小奶今在旁边抬了抬自己肉乎乎的小手。

  上清道人瞬间眉开眼笑。

  “哎呦呦,这不是今今嘛,师叔都好久没见你了,等你来上清道观玩,师叔悄悄给你包红包哈,咱不给你师父,你师父把你红包拿走转手就弄丢,也就是你脾气好不揍他,要是以前的我,早揍得他满地找牙了。”

  小奶今听着这话一下子笑开。

  但还是很严肃。

  “不行哒,不行哒,不能打今今师父。”

  上清道人啧啧的每次看见人家小奶今都要酸。

  你说说气人不气人,就三清那个倒霉催的混蛋,还能白捡这么一个好徒弟,再看看让自己焦心焦虑苦等了一晚上的逆徒。

  不行了!
  火气上来了!
  血压升高了!!
  “师叔。”

  叶长安也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长安啊。”

  上清也笑了笑,但仔细看了看他身上。

  “怎么还沾了血气,跟人打架了?”

  叶长安的笑都没变,还是那副温和无辜的老实面孔,看着格外柔弱可欺。

  乍一看就是个白白嫩嫩的小白脸。

  “算是打了一架,就是宗家这一群人背后的合作者,应该是跟之前召集凶兽作怪的那群人有关系,都是玄清那边的,玄清的不打算出来管一管吗师叔?”

  “玄清家那些徒弟一个个清心寡欲的,搞清修的,本身就对他没多大感情,我整天都看不见玄清那家伙,还指望他管徒弟,只管收不管教,气死了,别说他了,自从你成年之后,我都很久没看见你这么打完之后还是这么凶的架势了。”

  叶长安二十多岁,唐今刚到三清道观还不记事的时候叶长安传出凶名,一人一剑挑了当时作怪的整个妖山。

  后来家里有了小师妹,那一身戾气都收起来了,整天笑眯眯的跟个受气包似的。

  但就怕谁真相信了他是受气包。

  今天他身上这一身血气,可不是简简单单比划两下那么简单。

  “师兄以前打架很凶吗?平时也很凶吗?”

  小奶今实在想象不到自家师兄不是笑眯眯时候的样子,好奇的开口。

  上清想了想。

  “倒也没有,平时的时候还是挺爱笑的,很小的时候不爱笑,冷冰冰的一张小脸,除了跟人干仗什么事都不忘心立方,可能是你师父教的好,等过几年日常就总笑眯眯的了,打架是挺凶的,当时大家切磋,你也知道你师父那个霉运,嗨呀,有弟子都是上天赐给他的,那算是我们几个道观的聚会吧,就你师父带着小长安来了,其他道观多少都有十几二十个弟子,多了的更没法数了,有人就多少算有点看不上三清嘛,然后切磋你师兄是真下狠手啊。”

  上清说着啧啧啧的感叹着,好像回想起了以前的那一幕幕。

  奶今眨巴眨巴大眼,哇哦了一声,扭头去揉自家师兄的脸。

  叶长安脾气可真是好极了,任由自家师妹的小胖手在他脸上揉来揉去,还笑的有点不好意思。

  “当时都是年纪小,不懂事,师叔你别整天念叨着了。”

  是哦,不懂事能给人家当时挑衅的最凶的那个腿都打断了?
  上清哈哈的笑了两声,再看看好似个受气包一样任由自家师妹揉搓的小白脸也没再多说。

  毕竟叶长安身边有唐今看着他,还有他师父,这些年脾气已经真是挺好了,倒也不用太操心。

  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唐今这个小怪物,参透面相这门学问,她师兄大概有些什么问题她自己可能清楚的很。

  就是互相惯着,叶长安惯着唐今,但唐今奈何不是在惯着叶长安?
  当初唐今来之前,叶长安那打架凶成那样的模样出现的时候一身血气戾气哪个小孩子受得了,婴儿见他都要哇哇大哭,也就唐今那个时候还那么小,软乎乎一团,都不记事,就敢露着自己没长两颗牙的粉嫩小牙床对着他哈哈乐,要他抱。

  结果曾经凶神恶煞的少年郎这不也从慌乱无措,到逐渐熟练,但因为不在乎自己的生活,难免丢三落四,偶尔也闹着笑话,抱着那小婴儿,一点点带大了,亦父亦兄,正好唐今那命格也需要点凶戾的家伙压一压。

  现在小家伙顺利长到六岁了,越来越凶残了,叶长安也顺利长得越来越像受气包了,当然了,也算是真正有了好几个家人。

  这师兄妹俩是互补了吗?

  上清脑海中这想法转了一圈,很快又抛到身后,想起正经事来,连忙询问宗家这边的情况。

  将这边的情况大概了解之后,他都忍不住一拍桌子。

  “宗家这小儿真是好大的胆子,这种法子都敢尝试,他自己就是占卜的风水玄学师,因果报应他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这案子大了去了。

  上清想着心中又难免后怕。

  “这幸好是让你们把今今接去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呢。”

  要是唐今没去,仲博被抓,再添一失踪人口,他们顺利达成目的,然后再放出昨天晚上那些由宫泽禹操纵的小鬼来迷惑他们,让他们顺理成章的认为事情已经被解决,等从这边离开,那才是开始天翻地覆了呢。

  谢慈想到这里,也心有戚戚焉。

  “可不是,师父你是没看见那情况,警察那边还在不断派人往这边支援呢,谁能想到平时接济邻里,备受崇敬的宗家人是这样的道貌岸然呢。”

  “还有,长安你说你从那人身上弄到了他控制厉鬼的翡翠?”

  “在这里。”

  唐今从口袋里面将那块冰蓝色的漂亮的翡翠小雕件拿出来。

  谢慈好奇的碰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的缩回手指。

  “怎么这么冷,跟个冰块似的,比冰块降温还快,师妹你这么揣在身上不冷吗?”

  谢慈以谴责的目光看向叶长安。

  唐今本来想要双手叉腰,表示自己很厉害,但手才刚靠近小腰,就忍不住缩了缩。

  嗯,是好冷。

  叶长安伸手将那翡翠接过来。

  “应该也是某种邪术,就像是之前你们告诉我说有个人能将古董变成物妖,收集那些不好的情绪一样,这应该也是差不多相同的道理,只不过载体不同,内容不同,里面应该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被捕获的厉鬼,等净化净化,应该能够交流沟通,好看看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唐今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

  姜娜已经睁开眼睛盯了一会儿了,随后闭上那只阴阳眼。

  “里面的确有个鬼魂,好像是个小女孩,大概十多岁的样子。”

  上清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一群人也真是。”

  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实在可恶!

  “行了,为师也就不跟你们多说了,你们先好好休息,等之后有什么情况再随时通知我,你们几个千万记得,敌人很小心谨慎又狡猾,谁也不知道他们背后在打什么主意,包括今今,刚刚不也说阴阳文印的事情,虽然能看清个大概,但还是会有偶尔遗漏的地方,加上他们现在已经很熟悉你们了,见到今今你来了,面相藏了,鬼怪都抹去脸,这样针对你,下一次再来,就不确定是什么情况了。”

  叶长安乐呵呵的在旁边笑着。

  “师叔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这几个师弟师妹的。”

  那眼眸眯起来一条小缝,晃过一小片红光。

  唇边笑意温和又柔软。

  “我也知道他们还能飞了,下一次一定不只封周围几路,上路肯定也给他封了。”

  叶长安温温柔柔的说着这话。

  还是他骨子里的那点恶趣味和激动,实在是没有办法,的确很久没有好好活动筋骨了,脑袋里面催着自己要赶快办完师妹给的事情,但手上的动作还是不自觉的偏移,享受挑逗猎物的乐趣。

  就是最后让猎物跑了,实在令他难过。

  叶长安想着想着耷拉下去脑袋。

  一头柔软的黑色微长到耳边的发丝柔然顺滑。

  像是一只不小心放跑了心爱的小猎物的小猫咪。

  浑身都透漏着我不高兴的气息。

  小奶今抬手给自家叶师兄摸了摸脑袋,顺了顺毛。

  跟上清道人挂断电话。

  叶长安又抱着小奶今跟自家师父通话。

  内容其实大差不差。

  上清三清等着师兄弟几个,实在是互相看不顺眼。

  大家都在某一方面有着出众的才能,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互相看不上不服气也是正常的。

  再就是对宗家的惋惜。

  大家一直都觉得宗家的祖师爷实在是位英雄人物,宗靖和他那混账爹实在不是东西。

  不想只活到四十岁,完全可以不学风水玄学。

  其实很多风水玄学都是这样失传的。

  因为多少有些逆天而行的意思在了,像是占卜这种的更是损命数,有的损姻缘,有的损财运,有的损友谊,因此权衡利弊放弃的有很多人,所以很多风水玄学的天赋也一点点的变得微弱。

  但像是宗靖这种,为了不损自己命数,选择养废妹妹作为祭品,杀了不知道多少个人,让自己能顺顺利利用着占卜术,还能长命百岁,也真是世所罕见的心狠毒辣。

  而一直都在养病的小师弟鼓着腮帮子盯着屏幕里抱着唐今的叶长安。

  “我也想要抱师姐!啊啊啊,我也想要抱师姐!!”

  叶长安啪叽一下子挂断电话。

  再等那小子两秒,那小子可能就要在地上打滚了。

  实在是不像话。

  同时,没能成功拿下宫泽禹的叶长安将本来想找师弟炫耀的话又给憋屈的咽了回去,心里默默的给宫泽禹记了一笔。

  谢慈和姜娜已经上去睡觉。

  叶长安抱着小奶今在周围溜达了一圈,后来一大一小就回来晒太阳,享受难得的宁静。

  今天的风吹得很温柔。

  叶长安看着唐今那颗太阳底下更显得锃光瓦亮的小脑袋,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

  惹来小家伙疑惑的眼神。

  “等九月份的时候,是不是就要去上小学了?”

  小奶今点着自己的小脑袋。

  “对呀对呀,我很快就是靠谱的小学生和顶梁柱啦。”

  小家伙歪了歪小脑袋。

  “不过听说小学的课程太简单了,我能不能跳着学呀?”

  毕竟对于小家伙来说,汉字基本上已经没有不认识的了,毕竟小奶今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汉字的书写更是不用担心,小家伙毛笔字都写的还算不错,加减乘除也不用多思考,这小家伙收账收的特别熟练,整体来说聪明过头,有时候比大人都显得可靠,要不是行为举止奶声奶气的撒娇还是小孩子,这都真能当成可靠的大人了。

  小奶今跟自家师兄面面相觑。

  叶长安思考了一下自家师妹从头开始学习的盛况。

  跟着一群小萝卜头学比划,然后学读音,再学写字。

  “哈哈哈哈。”

  唐今:……

  “师兄,你笑出声来了。”

  “对不起,哈哈哈哈。”

  本来就是躺在地面凉席上晒太阳,叶长安此刻笑的在地上打滚。

  然后被奶今喵喵拳重拳出击,击打到了柔软的肚子。

  终于被制裁的叶长安抱着肚子缩到一边一抖一抖去了。

  然后等到姜娜和谢慈短暂的睡了一觉,睡醒,就又看见这师兄妹俩的幼稚打斗。

  两人疑惑的揉了揉眉心。

  谢谢,跟上午的剧情续上了,差点以为自己没睡。

  仲博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才睡醒。

  这一觉神清气爽,感觉将自己这两天的劳累还有这一个月的加班都给歇回来了。

  他抱着那几张符纸如获至宝。

  不过他已经在这边留了好几天了,家里人已经来消息催了,仲博千恩万谢的终于出门开了车离开了。

  宗家这边的事情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束,毕竟真正将宗家翻一遍可是大工程。

  晚上出行太匆忙,四个人打算明天再从九霞湾离开,等要是有消息,还是主要联系谢慈这边。

  “那那块翡翠谁带回去?”

  叶长安思索了一下,乖乖的将翡翠交给了谢慈。

  谢慈还没反应过来,手上一凉,他看向叶长安。

  “我带回去摆一摆去去煞气戾气?”

  “你带回去吧,我忽然想起来翡翠还是挺值钱的。”

  叶长安将这翡翠交出去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总有种预感,要是摆在我们道观,过几天就要给老鼠叼走。”

  唐今想了想翡翠的价值,一拍自家师兄的肩膀。

  “师兄你说的对!”

  师父的衰运完全可以做得到。

  师兄妹俩今天此刻达成一致。

  谢慈捏着那翡翠又理解又想笑。

  三清师叔都把他这几个徒弟逼成什么样了啊哈哈哈。

  “那就我们拿回去。”

  姜娜点了点头。

  “快则五六天,慢则十天,大概就能出结果,他们对付起来不简单,到时候我觉得我们还是一起行动。”

  叶长安也点了点头。

  也是巧了,这小四人队伍里面每个人各有各顶顶的长处。

  姜娜可以说是世间能遇见的最厉害的阴阳眼,唐今会遗漏的看不到的那些物品上,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谢慈本身战力够强,又因为世家出身,还是上清大师兄,社交能力顶顶的,什么事情都能处理上,找上人脉找上关系。

  叶长安就简单了一柄桃木剑,神佛不怕。

  唐今精通的风水玄学类别太多,本身就像是本百科全书不说,还一点都不脆弱,能跑能打,除了个子矮了点。

  这一组队倒是没什么明显缺陷能暴露出来。

  估计玄清那小子也头疼的很,纳闷他们怎么凑到一起来行动,给这次行动来了个彻彻底底的搅局。

  这么复盘一下,除了最开始有点惊险之外,万分舒畅。

   我码嗨了,码痛快了,你们看爽了嘛?之后正常更新,到看看是十号还是十一号会比今天少的多更一些这样,爱你们安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