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炼金王

2022-10-02 作者: 秦不让
  第856章 炼金王

  没事做?
  有沧老师在这还能让你没事做?
  资本家不资本家倒是其次,就为了你插旗立Flag这口径都不能让你丫的憨批东西没事做知道不!

  说炼金那就是真的炼金,物理意义上的炼金。

  包括上次老王搞回来的火山熔岩矿,他们这边还有大几百乃至数千吨林林总总的各色金矿石,敲凿淘筛滤,反正除了汞洗随便怎么折腾都行,这玩意不是技术活,而是彻头彻尾的体力活,大可以把盘铁球的时间节省下来做些贡献效益的事。

  老王一脸窒息:“不是,咱才刚赚了大几百万硬币啊,这种时候不琢磨着花钱还则罢了,搁这砸石头?还特么不用狗腿子?”

  李沧脑袋一偏,让穿着燕尾服白衬衫扎领带人模狗样侍立两旁端着盛放毛巾、冷饮大铜盘的狗腿子给自己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暴富会使人丧失更理性的判断力,让小币崽子多赚一个子儿都是我的失误,所以我拒绝。”

  “伱他妈是要把所有从属者都卷死吗?!”这个理由让老王目瞪口呆:“所以这就是你玩命折腾自己还捎带上老子的理由?你看老子是他妈也需要冷静的样子吗?”

  旁边一个4米多高的炼金高炉,又是传送带又是鼓风机,满世界炉灰矿渣的,老王都TM要熟了!
  太筱漪和厉蕾丝在不远处嗤嗤嗤笑得像漏气了一样,不过有一说一,两条爷们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出苦大力的样子看起来就还蛮享受的.
  那边也不知道李沧对老王说了些什么,又要罢工又要上访的老王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下去,整个宽厚的肩膀都塌了,魁梧的身躯给人的感觉貌似突然小了三个标号。

  老王姹紫嫣红的脸色好一会儿才被他管理成功,神情复杂的回头斜了两个女人的方向一眼,被烫着了一样飞速收回视线:“真,真的昂?”

  “你慌个锤子!”

  “去他妈的,干了!”

  老王咬牙切齿,继续抡镐,哐哐哐,那架势仿佛他砸得不是什么矿石,而是李沧的骨灰。

  一粒粒金砂,一块块矿石,一颗颗不大不小的金豆进去,高炉里蹿着火苗的金水最终凝成一块块金灿灿的砖。

  老王掂量着一块小金砖,有种自己浑身肥肉都被精炼了一样的满足感:“你别说,这玩意给人的感觉还真是不一样啊,咱仓库里那宝石钻石啥的堆成一坨落灰我都懒得看一眼.”

  “那玉呢?”太筱漪远远的问,“你也不喜欢?”

  “玉”老王挠挠头:“喜欢啊,那东西是比金子好,看着就舒服,就是吧,咱手里不是没料子吗?”

  太筱漪噎住。

  厉蕾丝翻着白眼给出解释:“小小姐的意思是,宝石泛指的话可以包括玉啊,广义的玉还包括钻石玛瑙水晶呢~”

  “还有这种说法?”

  “骗傻子会让人产生深深的负罪感,所以你放心,老娘说的是事实,可以百度的那种。”

  “百度?呵忒!狗都不信!蓝宝石红宝石祖母绿那种玩意也是玉?”

  “不是啊,祖母绿本身就是蓝宝石的一种,蓝宝石是品类名,那个系列的,除了红宝石是单独命名的,其它都可以叫蓝宝石。”

  “所以,红宝石是蓝宝石,祖母绿是蓝宝石,钻石也是蓝宝石?”

  “红宝石是单独命名的蓝宝石!我没说钻石是!”

  “蓝宝石啥成分?钻石啥成分?玉啥成分?”

  “蓝宝石氧化铝为主,钻石本质是碳,玉主要应该是氧化硅三氧化二铝氧化钠和——”

  “那要照这么说钻石和玉有一毛钱关系?蓝宝石才更应该是玉吧?人家本身不就是刚玉族的嘛?至少还沾个玉字呢!”

  厉蕾丝:“???”

  谁是谁?
  我是谁?
  玉是谁?
  大雷子终于被绕晕了,脑瓜子嗡嗡的,概念混淆思维混沌。

  女人大多喜欢亮晶晶的宝石是没错,可有几个会去研究那玩意构成和命名的,其实很多事情和东西都是这样的,广义、狭义、通俗和泛指这些本身已经够混乱了,结果还得再加上个百度词条论战,集合起来简直就是诸神黄昏。

  李沧冲老王挑起大拇指:“牛逼!”

  “那自然,学识渊博如我王师傅,那可——”

  “不,我是指你居然没挨揍。”

  “.”

  ——————

  3/7抗灾基地。

  索明非杨亦楠分别在半月前和一个月前调了岗,杨亦楠与进入不很熟悉的基地教育管理局,级别办公室主任,同时任7基地高等教育第一院经济学客座教授,索明非则空降税务部门。

  两人虽然离开原有的工作单位,但也都能算职级升了半级,其中索明非权力稍大一些。

  税务,目前在基地最肥最混乱的部门中能排前三,再努努力挑大梁也不是不行。

  作为主体的科院、军队和私人武装团体用不着这种“文”派税务部门操心,但千头万绪的个税商税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了,更何况索明非任职的地方要处理的是其中成分最驳杂的一支。

  气派的办公室里,索明非靠着办公桌抽起了烟,一男一女两名科员一个记录一个问话,而像个犯人一样坐在对面座椅上的是一个头发用五颜六色的细线混编起来的年轻黑人少女。

  “说清楚!你具体做什么!”

  “我替人祈愿,举行降神会,让一群阔太和她们死去的猫对话,这是真正的善举,基地并没有明文禁止这种行为,所以完全合法对吧?”

  “你!没有!报税!而且!你是在诈骗!你晚上怎么睡得着觉?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黑人少女吹了声口哨:“当然是在丝绸床单上、在钱堆里裸睡~”

  “你给我态度严肃点!偷税漏税是严重违反基地临时法案的你知不知道!犯法的!”

  “nonono,这完全是合法收益,是她们给我的小费,是私人报酬,据我所知,小费在基地不需要缴税!”

  女科员终于露出笑容:“所以就是说,你没有营业执照喽?”

  “?”

  事情结束后,索明非对两个手下科员和蔼道:“今天就先到这,大家辛苦了,下班休息吧。”

  “索科长”男科员苦笑:“这些人真的太滑头了,而且,他们似乎都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嗯,相关规定和政策没补全没出来之前,这种事管不完的,你们今天处理的都不错,很快就能独当一面了,还有,记得,要是遇到态度特别坚决的,可以适当宽松些,真要闹起来也是咱们科面子上难看。”

  “您说的对,那.”

  “明天继续,对了,通知一下其他办公室的,周末晚上我做东,大家一起聚个餐。”

  “好嘞~”

  “谢谢索科长,那我们就先走了?”

  索明非回到家时,杨亦楠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房间里飘着清蒸海鲜和炖菜的香味。

  老索瞬间放松下来,心情无比愉悦。

  沉迷了一会儿,蹑手蹑脚的进厨房,温柔的从背后揽住老婆。

  “啊~!”

  “梆~”

  “啊”

  拉丝不锈钢的一体勺敲人是一等一的疼,老索差点没直接躺地上,眼前全是金星儿。

  被吓得够呛的杨亦楠没好气道:“你啊你,没个正经,我汤都弄撒了!”

  老索也不敢抱怨:“我这不是被夫人您美丽的背影吸引,情不自禁就”

  “去去去,老夫老妻了都,别给我来这一套,我让你买的冰糖买了吗?”

  “什么冰啊啊我这就去”

  冰糖没买成,杨亦楠和索明非交流起各自的工作内容,老索当即抱怨开了:“难,别的都还好说,玛缇尼斯那伙人你知道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部落里的女的全放出来做生意了,什么通灵会降神会灵偶会.”

  “这不就是之前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箴言道么,是那种东西吗?一样?他想国把基地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还有人敢搞这种东西?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应该落不到你们单位头上才对?”

  “不是,他们专门找一些个富太太阔小姐做生意,让人跟死去的宠物猫啊宠物狗的对话,收费那叫一个黑,比皮肤还黑,玛缇尼斯那伙人啊,啧,基地没人愿意惹,惹毛了你怎么办,全杀了吗,那得搭进去多少条命,再说影响忒差,而且他们现在做的这个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危害,然后你看到了,就被扔我手里了,我这几天头发都得多白好几根!姥姥的,多损啊,你就说谁能想出这种馊主意,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那帮黑妞支的招儿!”

  “跟死掉的宠物说话?什么意思?然后还收费?”

  “字面意思呗,听说还能让以前灾难中死掉宠物‘灵’的一部分回到现在的宠物身上,挺玄乎的嗯.反正这种事放到现在还真的不好说准不准,总之有人深信不疑就是了,在基地很火爆,全程黑箱操作,基地也没拿出个具体章程就让我们几家协查协管,我这边负责税,唉”

  索明非在外面是严肃严谨的空降科长,大权在握,至于在家里嘛,只能说幸亏杨亦楠和索栀绘都没有养宠物的习惯。

  “玛缇尼斯是不是去找过李沧几次的那个?”

  “对!!”索明非说:“那帮人很凶的,在圣卡塔娜的时候,死在他们手里的人以万为单位.”

  “李沧怎么会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他自己就不是什么好饼!我闺女.咳咳”索明非明智的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换了个角度,“据说是沧小子的崇拜者吧,这种事谁说得准呢,论坛我也经常逛,对那小子的评价,总之不太妙.”

  “别乱说,一会儿闺女回来了有你受的!”

  “我已经回来了!”

  “.”

  老索嗖的一下窜起来:“唷,乖女儿回来啦,累不累?今天怎么样?工作顺利嘛?有没有和同事闹不愉快?”

  “挺好的”

  索栀绘早已经退出搜集队,现在和秦蓁蓁同事,不用到外面拼命是老索最满意的地方,当然如果能不跟李沧产生任何交集那就最完美不过了。

  索明非见掌上明珠心肝宝贝语气有些勉强,不由严肃起来:“怎么了?那小李沧还没消息是吧?你不是都去问过了吗?俗话说好人活不长祸害.呃.”

  母女俩一起瞪他。

  “不是!”索栀绘烦闷的说:“有几个家伙一直缠着我和蓁蓁,怎么说都像狗皮膏药一样,今天又来烦死了,没事的,我会解决的。”

  耶?
  老索眼珠转了转:“人帅吗?做什么工作的?一般人也进不去你们单位的吧?你”

  “爸~!”索栀绘嗔怪道:“你再说我真生气了!”

  “老索我看你是欠打!”

  索明非叹了口气:“唉,爸也是为你好,你老这样,人家也不应啊,那小子他.”

  杨亦楠怒气冲冲:“老东西你耳朵进水啦?!小拉索说,那帮人,同时缠着她和蓁蓁两个人!!”

  “啊?”索明非这才反应过来:“好个混账!买菜呢这是?无法无天了他还!老子的女儿他也敢欺负?宝贝闺女,你跟爸说,他是哪个单位的,爸去给你出气!”

  “7基地14狩猎营第3连副指战员,马里佣兵的少东家,还有.”

  索栀绘一连点了几个,但没提名字。

  老索愣住。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文系势衰,即使不是基地正规军,私人武装那块也和索明非产生不了任何交集啊,人家压根不归他管。

  索栀绘上楼后,老索唉声叹气。

  “你说这事闹的,这叫怎么回事儿啊,我女儿长得漂亮有什么错,怎么就,怎么就老摊上这种烂桃花?”

  “要不.”杨亦楠咬咬牙,“我再去找饶其芳说说?狩猎营那群家伙横行霸道惯了,天天打打杀杀把脑筋都打坏了,既不讲道理又认死理,这样下去恐怕对绘绘名声也不好,丫头她.”

  “怎么说?说什么?”

  “这”

  老王的几位“红颜知己”确实被基地保护的很好,属于一个人尽皆知大家笑而不语的状态,但基地总也有顾不到的地方,总不能把所有与李沧产生交集的人全都保护起来吧?
  支持归支持,这种事很委婉的,难道拿到台面上光明正大的去讲:啊那个谁谁谁是基地给谁谁谁安排的专属生活小秘书,啊那个谁谁谁是我们支持的倒追
  不合适,不像话,基地还想要脸的。

  所以,尤其关于索栀绘这块具体怎么个章程,基地就连知道的人都非常少,连带索明非和杨亦楠的调动安排也很不起眼,根本不会引人注意和联想。

  如此一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葩事件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出现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