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忠诚

2022-06-26 作者: 白眼镜猫
  第662章 忠诚
  三界之主?

  赫利贝尔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李珂。

  就算身为虚她也明白,想要做到这一点到底要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和野心。

  虚吃人类,死神斩杀虚,人类的灵魂归于死神和虚。

  如果想要统领世界的话,那么就必然要对三者之间的复杂关系动手,那么问题就来了。

  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的人,需要拥有多大的力量?

  “嗯,因为蓝染说让我当当三界之主,这样才能够减少我目标的麻烦,所以我就当了,毕竟在计划上面,蓝染的能力的确在我之上。”

  确切说是耍阴谋诡计的能力。

  李珂自己很清楚,自己就是个有点大局观的蛮子,最适合的就是带着人冲锋,一口气把别人的阵型凿穿的那种。

  让他布置阴谋诡计也不是不行,但性格上的不适应注定了他不会长久的做这种事情,经验的差距和对细节的把握,肯定会有所不足。

  没人做还有需要的话,他也不是不行,甚至可以做的很出色,但有人做的话……

  他就只需要杀人就行了。

  “……”

  赫利贝尔不知道要怎么说,有心想说统御三界的人不会是一个没有自己主见的人,但却想到作为领袖最重要的资质反而不是自身的能力,而是选用人才的能力。

  如果对方的力量在蓝染大人之上……

  不,蓝染大人……

  赫利贝尔的心中仍旧存在着对蓝染的崇拜和尊重,因为是蓝染救了她,并给了她破面的力量。

  虚最在意的就是生存和实力,而蓝染给了她最需要的一切。

  所以,她不相信有人能够比蓝染更出色。

  “国王有国王的才能,厨子有厨子的才能,对我们来说,只有谁更适合一些的分别,赫利贝尔。”

  蓝染走了过来,微笑着看着倒在地上的赫利贝尔。

  “李珂的性格和作风更适合作为国王,而我的话,其实并不怎么适合。”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事情总是有个谁更适合的,和李珂的性格和作风比起来,他这个做一步想几十步的人,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一个超级大势力的统治者。

  原因很简单。

  他不会放弃权利,并且会觉得其他的人都是傻逼。

  这样的情况就会出现他对臣子的更迭并不在意,就算死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上自己。

  这样乍一看是很适合作为领袖,因为领袖就是要冷酷无情,利用自己身边能够利用的一切来壮大这个团体的。

  但是。

  事情不是这样说的,他这样的领袖,最终只会失去人心。

  镜花水月终究是假的,而谎言得来的一切,除了恶作剧以外,对蓝染来说,很没味道。

  他固然可以装作温和和平易近人的样子,但是很无聊,只会让他越来越觉得这些人是无聊的家伙,终有一天,他会厌倦,然后直接抛弃。

  李珂不一样,他有着强烈的世俗的欲望,有着基本的道德观念的同时,还认同黑暗,并且行走在规矩的边缘。

  相信别人,但并不是没有戒心,懂得把事情交给对应的专家去做,还有一个会被大多数人所认同的目标,并且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的人很适合作为有才能的人的统领者。

  能容纳所有的人,所有的才能。

  而且不会出现自己这种厌倦的态度不说,随便找点东西哄一哄,可爱的女人吖之类的,就能够让他开心很久。

  蓝染正想着的时候,李珂突然感觉到一阵不爽,所以就把手搭在了蓝染的身上,质问了出来。

  “喂,蓝染,我好想感觉你在心里说我的坏话。”

  蓝染看了眼他,用温柔的语气回应了李珂。

  “没有哦,大猩猩,你要相信我啊。”

  “哦,那就没事了……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而且大猩猩这个称呼什么鬼?我在伱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李珂的眼角直抽抽,蓝染那种理所应当的称呼他为大猩猩的行为让他相当的不爽,主要是蓝染的态度就是……

  就是他真的是大猩猩一样!
  蓝染疑惑的歪了歪头,似乎在好奇李珂为什么会质疑自己大猩猩的身份一样。

  “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发情的大猩猩?”

  李珂拔出了蓝染拿着的斩魄刀。

  “我干掉你哦!”

  但蓝染只是笑,在李珂的表情逐渐狰狞的情况下,表情突然变得阴森了起来。

  “我录下了你偷摸赫利贝尔胸口的视频了,你猜,谁不会得到录像的备份呢?”

  赫利贝尔愣了一下,顿时想起来自己的确被李珂击中了胸口,但是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李珂手下留情了,没想到……

  李珂竟然是这样的人。

  蓝染的笑容无比的和煦,虚圈的温度却让李珂感觉自己身处喜马拉雅山的隆冬。对方总是用翻车来威胁自己,让李珂是既无奈又没办法。

  卯之花烈那边总是寻死,但是对四枫院夜一的存在很在意。

  四枫院夜一虽然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却莫明的不在意。

  碎蜂是完全的被蒙在鼓里,她只是觉得李珂可能是对卯之花烈有想法,但却相当的信任四枫院夜一。

  可虽然这三个当中有两个心知肚明,现在虽然相安无事的,但如果暴露了……

  他会死的。

  毫无疑问的会死的。

  对着李珂露出了一个不屑的微笑,蓝染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向了赫利贝尔和妮露。

  “赫利贝尔,还有妮露,你们既然宣誓效忠于我,那么,我现在将你们和十刃转赠与李珂,如果你们真的忠诚与我的话,那就对李珂效忠吧。”

  这种把她们当做道具的语气,让赫利贝尔和妮露都心情复杂。

  她们因为蓝染的恩德而宣誓效忠,但是蓝染的这种态度却让她们心寒。

  把她们当做笼络李珂的道具也就算了,还用她们的忠诚来让她们效忠于其他人。

  说真的,如果不是蓝染的话,她们现在就已经离开了。

  看着蓝染坚定而又冰冷的眼神,赫利贝尔的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既然本来就是报恩,那么……

  就这样吧。

  但是一边的妮露却艰难的抬起了头,看着李珂。

  “我不认同这样的事情,蓝染大人……吾等是因为您的仁慈才汇聚到您的麾下,所以吾等效忠的应该只有您一人才对!”

  相比赫利贝尔,妮露的忠诚心低一些,她看着李珂和蓝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这位大人只是一个好色之徒的话!那么我宁愿以蓝染大人的追随者的身份死去!”

  但对于她坚定的话语,蓝染心中依旧没有半点的波澜。

  他费尽心思抓来这些虚,把他们破面的意义在哪里?

  收拢‘旧部下’?
  错了,固然有善待部下的想法,但是对于虚是不同的,就算是知道了未来的蓝染,对于虚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这些人没有相处的经历,没有‘共同’的目标。

  蓝染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像是对待背叛了自己的银一样,对他们的感官好一些,可以给他们一些所谓的善意。

  但是,他还是发现,自己依旧没有觉得他们多重要,甚至都没有专门的把拜勒岗弄到自己的麾下。

  他发现,在他的心里,这些破面依旧是可以随意牺牲的小角色。

  虚是任性妄为的人,是放纵了自己的欲望的人。

  赫利贝尔不说话,是因为她的准则是奉献,既然是自己的命令,那么她就会为之‘奉献’。

  当然,自己让她直接对李珂侍寝是做不到的,她的奉献也是有极限的。

  “那个,我虽然是好色的,但是你要是不想加入我的话,也不是不行,只要不阻拦我建立……”

  李珂挠着头,想要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而且刚刚真的只是战斗当中的正常操作而已。

  他才没有趁机测量!

  不过……

  看着妮露和赫利贝尔,李珂忍不住的在心中惊奇。

  赫利贝尔竟然比比妮露大,这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啊!而且敏感程度也是赫利贝尔更胜一筹。

  自己毫无诚意的袭击,都能够让某些地方产生反应……

  看着赫利贝尔面无表情的脸,李珂觉得对方真实的性格可能不是眼前看的这么的冰冷……确切地说,对方在玩耍的时候,很可能是另外一张面孔。

  嗯,可能会很热情?

  然而他的话却被蓝染和妮露一起打断了。

  “闭嘴!大猩猩。”

  “我在和蓝染大人说话。”

  蓝染看着妮露,心中对虚越来越失望了起来。

  死神到达极限,想要得到力量,就必须放纵自己的欲望,进行执念的突破。

  而虚则是一直在放纵自己的欲望,到达极限之后想要突破,就需要懂得规范自己的行为。

  但是妮露就算是破面了,依旧是这个样子,让他十分的不满意。

  虚果然……

  ……不能够太温和的对待。

  蓝染叹息一声。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杀了你,妮露。但是既然我说了你是李珂的人了,那么我就不会杀你,既然李珂想要放过你,那么你就走吧。”

  李珂连忙招了招手,挽留着妮露。

  他感觉到了蓝染现在的不爽,要是让妮露直接离开的话,那么她绝对会死。

  蓝染不会亲自动手,但是其他的人们就不一定了。

  “嗯,其实也可以看看的,毕竟我觉得我的目标还算是大家都会喜欢,至于男女关系,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也不会强求的。”

  妮露愣了下,她还在为蓝染的突然变脸而惊诧。

  她从未见到过这样冰冷的蓝染,她的印象当中,蓝染大人是一个温和而又善良的人,因此她才会想要效忠蓝染,改变这个残酷的虚圈。

  但是……

  “怎么了?因为见到我的真面目感觉到害怕了吗?所以说,你不过是如此而已。”

  蓝染出言讽刺了一句,这种只是喜欢他虚假的外衣,见到他的真实就会逃走的废物,他又怎么会在意?
  说到底,虚只是一群有着人类执念的野兽罢了。

  就像是现在,只要自己展露出冰冷的一面,李珂稍微展现一下仁慈,那么这个妮露就会投向李珂。

  “…………”

  妮露没说话,她很失望的看着蓝染,她能够感觉到蓝染是认真的,在他的眼中,自己的确是不过如此而已。

  她看着李珂,看着这个男人尴尬的笑容,最终叹了口气。

  “就算是报答你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说什么了,蓝染不屑的笑了笑,便拿出了崩玉。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重了起来,昏迷的破面们,没昏迷的破面们,都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蓝染手中的崩玉。

  随着崩玉的光辉,他们身上的伤痕消失了,就连实力也得到了增长。

  就像是赫利贝尔和妮露,这两个距离崩玉最近的人,她们的面具又消退了一些,身上的气势也为之一变。

  就连蓝染也不例外,他的灵压更加的庞大了,让周围的十刃越发的畏惧了起来。

  唯独李珂是个例外,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崩玉的光辉除了让他觉得刺眼以外,其他的就没什么作用了。

  怎么会……

  亲身体验着崩玉力量的破面们不敢置信的看着李珂,因为者只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李珂的力量远在崩玉之上!

  于是,原本还不服气的破面们,都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就算是再懂得恩德,破面们依旧更臣服力量。

  所以才说是野兽。

  蓝染摇了摇头,把崩玉收了回去,看向了李珂。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你需要在虚圈有自己的势力。不过来都来了,你就顺手就把拜勒岗杀了,拿走虚圈之王的名号吧。”

  李珂的嘴角抽了抽,他一直觉得崩玉在针对自己,但他没证据,可是蓝染的话却让他不知如何吐槽。

  来都来了……拜勒岗这么没排面的吗?
  蓝染看出了他的意思,微微一笑。

  “那里有漂亮的虚哦。”

  他顿了一下。

  “而且很大。”

  李珂立马正色。

  “走!我们去会会拜勒岗!”

  不是为了别的,他就是为了成为虚圈之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