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傲慢

2022-06-22 作者: 白眼镜猫
  第659章 傲慢
  “哦?”

  蓝染意外的看着在月光下显得十分正经严肃的李珂,他很少见到李珂这样的样子,但是每一次,都会感觉身心愉悦。

  而且,他倒是想知道,李珂眼中的傲慢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一个傲慢的形式。

  “压迫他人并不是我所想要的生存方式,但是,人活在世界上,就必然会压迫到别人。”

  李珂叹了口气。

  “出生的时候压迫父母,小孩子的时候压迫父母,老师,还有整个社会,让人们为自己的不成熟买单,而到青年的时候,则是继续压迫父母,中年则是被父母压迫,被自己的孩子压迫。而到了年老的时候,又开始压迫父母。”

  “但是,压迫,但不代表压迫并不快乐和幸福,只要方法和态度适当,压迫也能够变成一件快乐的事情。可这其中,并不包含这种领架在他人的胜利和天性上的压迫。所以,你竟然觉得我只是单独讨厌压迫别人,而不是讨厌这个可以让更多事情变得快乐的世界,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蓝染微微摇头。

  “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不是吗?”

  李珂轻轻地喝了一杯酒,他打算喷蓝染了,尽管有些不自量力。

  人生下来就是让其他的人受难的,人的出生就是伴随着母亲的痛苦,而这痛苦当中却又包含着美好和幸福。

  蓝染太傲慢了,他觉得自己超脱了凡俗,超脱了一切,觉得只有精神上的满足才能够让他感觉到快乐。

  但是,他却是一个空想家。

  和无形帝国的无形一样,他是没有自己的,脚踏实地的快乐的。

  人对于精神上的满足的追求,其实是最后的,蓝染没有体会过爱情,没有体会过友情,没有体会过父母亲情之爱,就去盲目的追求了自己以为是神明才配拥有的自我价值的实现。

  这不是傲慢这是什么?
  连凡人的痛苦和快乐都没有体会完,又怎么能够明白神明的快乐是什么?
  “作为人的意义就是让这些痛苦和傲慢变成快乐,让被自己压迫和被自己压迫的人都感觉到快乐……作为儿子让父母感受到作为父母的骄傲,作为朋友让朋友感觉到和你做朋友的美好,作为父母让孩子为有你这样的父母而感觉到自豪,作为长辈,通过智慧和关爱让自己的子孙对自己产生尊重。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让自己身边的一切不快乐变得快乐。”

  说起来挺简单的,但是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恐怕只有神了。

  因为人总有遗憾。

  李珂喝下了一杯酒。

  “而伱蓝染,凡人的愉悦和意义都没有完全的明白,你连做人都没做明白,又怎么做神?”

  说得好听是蓝染脱离了低级的趣味,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说的不好听,就是蓝染脱离了群众。

  他厌恶尸魂界,但却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单干,因为他觉得其他人都是蠢货。

  他讨厌孤独,但却只愿意给自己创造一个对手,而不是朋友,因为他在长久的孤独之下,已经觉得孤独是强者独有的权利了。

  但并不是。

  孤独是弱者的权利,但绝对不会是强者的。

  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孤独。

  这是李珂的理解。

  对于李珂对自己的评价,蓝染只是轻笑一声,然后接受了。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反驳了出来。

  “那么根据您的说法,我只是有些贪婪而已,还算不上傲慢吧。”

  他也端起了一杯酒。

  “在还是个凡人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要享受神明的乐趣了,人最有趣的地方不就是这样么?总是会去选择自己无法掌握的东西。”

  他很开心李珂能这样和他说话,因为这个世界上配和他这样说话的,总共也没多少人。

  原著的浦原喜助或许可以,但现在的浦原喜助他已经是失去了这样对话的兴趣。

  未来的黑崎一护也可以,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出生。

  “只是,我如何确定我所处的世界是真实的呢?我的能力是五感的操纵,可以让一个人从出生就开始就笼罩在我的所编制的美好的世界当中,我这样的凡人都有这样的力量,我又能够如何确定,我所处的世界并非是缸中之脑的世界呢?那么,我自然是要追求会让我不后悔的东西了。”

  他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蓝染,爱染。

  在日语当中,蓝和爱是同一个音节,而爱染这个名词,可以理解为平静纯洁的东西被外来的事物所玷污谓,也可以理解为被爱所包裹。

  但在佛教的用语当中,却是第一个解释,即本来洁净的本性为外界情欲所感染。

  蓝染确实是被玷污的神明,他从一开始就能做到大部分人做到的事情,用自己的能力让自己身边的人达到被自己压迫而感激涕零,并且为止开心的程度。

  不管是斩魄刀的能力,还是说他自身的人格魅力和处事方法,都能够轻松的做到这一切。

  但是,他懒得去做。

  因为无趣,因为毫无意义。

  就像是他可以操纵人的一生一样,他的一生是否被更加伟大的力量所书写呢?
  他所见的一切都是编制好的,他所见的一切都是被精心培养过的。

  那么,所谓的感情和物质自然也就是虚假的了,他又怎么会去追求虚假的东西。

  但李珂却能够以局外人的身份,看到更多。

  蓝染不敢爱。

  是的,以爱染为名的男人,并不敢去爱,要说的话,是因为害怕受伤,或者是心高气傲的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人值得自己去爱。

  这份众生皆醉唯我独醒的醍醐味,以及沉浸在这种醍醐味,所谓的享受孤独的蓝染,是相当傲慢的。

  承认本性并摒弃本性,承认爱但摒弃爱,蓝染从一开始就走到了见山不是山的地步,但是到了现在,他依然是处在见山不是山的地步,并没有到达见山依旧是山,不被自己的心意扰乱的境界。

  这就像是英雄一样,这个世界上仅有,也是唯一独有的英雄,就是认清了现实,但依旧热爱现实的人。

  但蓝染只是认清了现实,但并没有依旧热爱现实,他只是苦苦追寻着和自己一样的人,想要证明自己才是对的,自己的这份孤独是正确的。

  孤独才是世界的真理。

  他在尝试证明孤独才是真理。

  但偏偏……

  “蓝染,你在渴求爱,但又在否定爱……如果你一直这样子,那么你永远都无法成为神。”

  神是极致的,完美的人类,神是被创造出来的完美的,英雄的人类。不管是天朝的神明,还是外国的超级英雄。

  其本质都是被放大了的人,蓝染的能力毫无疑问的在其他人的眼中到达了神域,可惜……

  却是个孤独的小孩子。

  “没办法,孤独的小孩就是这样的,被孤立的人,永远有着这个世界最精彩的想法,但却并不能够宣泄出来,只能够任由无数的花火散落在名为孤寂的田野之上。”

  蓝染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看着李珂。

  “但我觉得我并不傲慢,因为我想击败你,李珂,你太傲慢了。”

  “嗯?”

  “我十分的想要击败你,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你的傲慢。”

  蓝染说着端起了酒。

  “有着神明的能力,有着神明一样的见识,有着神明一样的,丰富多彩的道具,还有着神明的潜力。你或许并不明白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到底代表着什么,但对我来说,你出现在我面前的第一天,我就只能够想到一件事情。”

  李珂对他来说,是枯燥生活当中的机械降神。

  突兀,不和谐,不自然。

  但是让人开心,让人想要喝彩。

  “超越我?”

  “不,击败你。让你明白只有艰辛的努力才能够成功,让你明白只有无微不至的计算到每一处的人才能够得到完美的结局,让你明白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站在天上的人才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让你明白聪明的人并不只有你一个。所以,从一开始,你用漫画当中的那个蓝染看待我的时候,就其实已经输掉了一半。”

  蓝染想要全方位的击败李珂,击败这个在他看来是神明的人。

  李珂对他是不可思议的,是无法形容的一种感觉,就像是在你厌倦奔跑的时候想要停下来,但却看到了一个一脸悠哉的家伙轻松的跑过你一样。

  有些人会停下,但蓝染不一样。

  他会追上去。

  “在那之后,我会全权接手你的一切,在你的面前展现出比你那拙劣的设想更完美的世界,更完美的构造,更完美的力量,这个世界将在我的手中成为最伟大的世界,我也将成为无数世界当中最伟大的那个神明!我将完美的超越你,完美的将你这个傲慢的神明踩在脚下。我会娶比你更多,更优秀的妻子,会做比你更伟大的事业,让人们谈论起我们的时候,只能够想到我而不是你!”

  说完之后,蓝染看着李珂,等待着他早就已经猜到的回答。

  李珂想了一下那样的蓝染,觉得这样还挺不错的,蓝染的能力和性格都能够做到他自己所说的这一切,这不是挺好的吗?
  于是他认真的回答了蓝染。

  “挺不错的,我大概会为你开心吧?”

  果然……

  蓝染轻轻的叹了口气。

  “李珂啊。”

  “嗯?”

  “就是这样子,才让我觉得你傲慢的啊。”

  “为什么啊?”

  “因为你太傲慢了。”

  “??”

  蓝染看着李珂茫然的脸,笑出了声,但又摇了摇头。

  太傲慢了。

  傲慢到甚至不曾……

  …………恐惧过我。

  端起酒杯的蓝染静候着李珂给自己倒酒,他看着那清冽的酒水裹挟着月光落入自己的杯子当中,还是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

  当你最想超越的对手乐于见到你超越他,当你最想要打败的人会因为你打败他而喝彩的时候,你所想要奋斗的力量就会缺少,你的斗志也会消失。

  会出现一种‘你怎么这样啊?’的失望的感情。

  胜利者就应该展现胜利者的姿态!怜悯是都属于胜利者的恩赐!

  失败者就应该展现失败者的姿态!不气馁是属失败者再次抗争的自我催眠!

  真心实意的觉得你超越他是好事的对手,是最让人恶心的对手。

  因为当你产生胜负欲的时候,你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永远无法战胜对方!

  蓝染宁愿自己历经无数失败,也不想遭遇到如此让人失望的对手。

  他不明白李珂为什么在被别人即将超越的时候没有恐惧,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奋斗的想法。

  但是偏偏李珂做了他想做的事情,和他有着一样的想法,有着和他一样动机,他没有理由抛弃李珂自己重开炉灶,也没有理由背叛李珂。

  因为他清楚,哪怕自己现在告诉李珂,他要做这个势力的老大,李珂恐怕都会开心的点头,然后帮忙把浦原喜助和涅茧利按在地上喊他大哥。

  一时间,他不仅失去了背叛的理由,也失去了超越李珂的信念。

  这让他很迷茫,还有一种诡异的无力感。

  为什么世界上有着这样的关系?
  但凡李珂对他有一些敌意,对他畏惧一些,他都不会这样的惆怅。更不会找不到如何定位李珂和自己的关系。

  平子真子是玩具,是宠物。

  浦原喜助是玩具,是自己调节寂寞的小丑。

  山本总队长是自己所尊重的对手。

  天之王座上的灵王是自己怜悯的神明。

  未来的黑崎一护,则是自己挑选的对手,促进自己计划的试刀石。

  然而李珂呢?

  长官?

  不,哪有想让手下人代替自己的长官。

  敌人?

  不,哪有把一切情报告诉敌人的人。

  对手?

  不,哪有毫无斗志,完全不在意被超越的对手。

  路人?

  不,哪有一举一动能够改变世界,让自己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的路人。

  那还能是什么呢?

  “我们是朋友吗?李珂。”

  他迷茫的问了出来。

  李珂看着此时蓝染的眼睛,对方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忧伤的光芒,他似乎理解了什么,于是本能一样的回应了蓝染。

  “你憧憬我吗?”

  蓝染失笑。

  “你只是个让人无奈的,一眼就能够看穿的好色笨蛋而已,我为什么要憧憬你这样的蠢货?”

  李珂再次就着月光,给蓝染倒了一杯酒。

  “那我们就是了。”

  风停止了一刻,但月亮更加的明亮了,让周围都染上了银色的华光。

  “那还真让人伤心,我这样的人,竟然……”

  蓝染没说下去,只是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他对雏森桃所说的,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情感,何尝不是在说自己呢?
  他憧憬什么呢?

  看着天上的明月,蓝染大致的想到了。

  他在憧憬平凡的生活。

  这便是,他的傲慢了。

   可能是我低烧了……总感觉这一章味道怪怪的,你们要是觉得不好之后我试着修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