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永失光明

2022-01-17 作者: 梅子徐
  第90章 永失光明
  汉京民航总局冯光荣办公室。

  在冯光荣的案头前摆放着一份纸质文件,这是星游航空提交上来的关于仙女岛救援的方案。这个方案已经经过飞标司和航安司的初步审核,所以才呈到了副局长冯光荣面前。

  冯光荣饶有兴致地查阅着星游航空提交上来的救援方案,不得不说,星游航空提交上来的这份方案想法很大胆,其中关于超低空巡航的设想,只能说胆子突破了天际,这个巡航高度让飞标司和航安司吵了半天才通过。

  而在方案中,大胆的点子并不限于超低空巡航,他们对于机型的选择也是超乎了冯光荣的预料。在冯光荣的想法中,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星游航空竟然是选择还未大规模商业运行的D903SST作为救援飞机。另外,最让冯光荣感觉讶异的是,星游航空申请对D903SST进行些许改动,并且希望得到局方的特殊批准。

  提到这个,冯光荣就变得有兴趣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方案中对于D903SST的改动意见。他放下文件,抬头望向办公桌面对的下属:“星游航空说的对D903SST加装的尾勾是什么意思?”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详细的改动方案是交给了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去审核了。”下属想了下:“不过,好像是类似于舰载机的尾勾。”

  “舰载机的尾勾?那不是为了降落航母上才用到的东西吗?装在客机上干什么,这不是胡闹吗?”冯光荣实在是对星游航空天马行空的想像力给彻底搞得无语了:“客机上如果要加装足够强度的尾勾,那需要对机身结构进行改变啊,毕竟D903SST本身是没有为尾勾留位置的。”

  尾勾这种玩意如果是随便焊接在机尾,那确实是加装起来很方便。但是这种尾勾一拉就断,根本起不了多少制动的效果。

  当然了,冯光荣这是顺着星游航空的方案的思维来考虑的,客机上加装尾勾本来就是很魔幻的一件事了。

  “没有,星游航空那边的意思是不追求极致的制动效果,只是作为增加一个备用手段,不到极端情况下,是不会使用的。”

  如果要将尾勾的效果做到跟舰载机那样,在大速度条件下,尾勾能承受住飞机卸去的能量,那就需要对尾勾和机身连接的部分进行额外的强化。这明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一旦涉及到局部的强度强化,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机身的强度,因小失大。

  所以,星游航空的意见就是不将制动效果全部寄予在尾勾上。尾勾只是作为制动的手段之一,是一个可以在卸去一部分飞机落地的能量之后自行脱落的加装部件。

  可以允许尾勾在极限条件下自行脱落,那便不需要对尾勾与机身连接处进行额外的强化了,工艺自然就简单太多了。

  不过,这种给客机加装额外部件的事儿还是需要经过适航审定司的审核。

  冯光荣眉毛一挑:“极端情况.是指什么?”

  “这个.”下属沉默不言,这话他还真不太好说的。

  冯光荣的指尖敲在桌面上:“我们让星游航空给出一个方案,结果给的是这么一个要上天的方案,真是会给我们出难题啊。”

  说实话,现在总局这边还挺为难的。他们压着星游航空给出一个救援方案,结果人家给出来了,一下子压力就到了局方这边了。要是局方感觉这个方案无法施行,那星游航空人家会说方案我已经给出来了,你不同意那也怪不得我啊。

  就在这时,冯光荣的助手冲进办公室里,看了眼冯光荣案前的文件,稍微松了一口气:“冯局,星游航空的方案还没有提交最终审核吧?”

  冯光荣讶异不已地看着自己的助手:“那倒是没有,不过,小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有什么急事?”

  “是有些急事。”助手长出一口气,刚刚快步奔跑还是有些消耗气力的。等他捋好了气息,才是皱着眉说道:“冯局,事情有变,星游航空反悔了!”

  “反悔了?什么反悔了?”

  助手一指桌子上的救援方案文件:“刚刚收到星游航空的信息,他们要求撤回方案,而且他们不会再提交新的方案了。”

  冯光荣倒吸一口凉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意思,星游航空撂挑子不干了?”

  助手也是相当无奈:“从现在透露出来的情况来看,似乎是这样的。”

  “不是!”冯光荣都给气笑了:“给我们提交了方案,转头就不干了,什么意思?把我们当猴耍?”

  冯光荣因为师弟徐显的原因,对星游航空是有一点儿私人上的偏爱的。但是,星游航空这种行径着实也是惹恼了冯光荣。这不就是逗局方的人玩吗?星游航空哪儿来这么大胆子的,真当局方拿捏不了星游航空。

  “虽然星游航空这个行为很有问题,但是好像还真不是他们故意的。”助手将手中的一份文件提交给了冯光荣:“好像是他们的执行救援的机组成员身体上出了大问题,而他们找不出可以替代的人选,只能撤回方案了。”

  “身体出问题了?”冯光荣脸色微微缓和,要是这样,那勉强还算是有点儿道理的。不过,说到这里,他不免好奇起来,到底是谁能有如此的不可替代性。

  冯光荣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文件,上面好像是档案,他下意思地问道:“这是执行救援任务的机组成员档案?”

  助手点点头:“嗯,上面第一页就是那个出问题的飞行员,他”

  说到最后,助手的脸色不免变得怪异起来。

  果不其然,冯光荣在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文件,查阅了第一页的机组成员档案,上面那人的名字直接吸引了冯光荣的注意力。

  “徐显?”冯光荣略微蹙眉:“这确定是星游航空发过来的?”

  “是的。”助手明显也被这个档案给搞得有些发懵:“不过,这个应该是同名同姓。他的身份信息跟那个徐显完全对不上,出生年月和户籍地是不符合的。而且,这个人的执照获取和改装训练都是以光宇航空的名义进行的。”

  “这样啊!”冯光荣沉思片刻,虽说很多东西对不上,但是冯光荣看档案上的证件照,跟徐显真的是有不少相似之处:“不过,这个人的执照获取和改装训练都是以光宇航空的名义进行的,怎么又到了星游航空?”

  “我查了这个人的注册信息,上面显示他还没有和任何121部的大型航空公司签订合同,现在自由飞行员的身份。”

  “这”冯光荣都给听迷糊了:“你的意思是说光宇航空给这人搞定了执照和改装,可是到现在还没有签合同,他们在琢磨什么?”

  “这事儿是有些复杂。如果记录没有问题的话,他的航班经历为零,只接受过飞行学校和模拟机改装的训练,连跟班学员都不是。”助手脸上也显出迷惑的表情:“不过,看星游航空的意思,这人似乎是不可替代的。这人一出问题,星游航空直接撤回了救援方案,实在是难以理解。”

  讲道理,如果不是星游航空的人脑子有病,那就是这个跟徐显同名同姓的人真的是天纵奇才。在没有飞过一次航班的情况下,却成为了这次的救援飞行的中坚力量。星游航空甚至因此撤回了救援方案,端是对其看重无比。

  别说助手了,冯光荣也听得极度无语。不过,稍微思考之后,他还是品出了些味儿来。正在冯光荣思考之时,助手轻唤道:“冯局,这事儿怎么说?”

  “能怎么说?”冯光荣摆摆手:“星游航空要撤回,那就撤回吧。这事儿还能按着他们头强压不成?不过,未来半年就不接受星游航空的新航线审批了。”

  “嗯。”助手点点头,这事儿似乎也就只能这么处理了。讲道理,半年不接受新航线申请,对一家航空公司来说,绝对算不上伤筋动骨的处罚,冯光荣已经算是给星游航空情面了。

  “不过,要是星游航空不愿意参加救援,那仙女岛的事情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天上飞的不行,估计还是要交给海事部门。不过,水面救援似乎也不太保险,不然他们也不会将这事儿推给我们了。”说到最后冯光荣也是烦躁不已,仙女岛救援的事情确实相当棘手,他思虑片刻,朝着助手招招手:“赶紧给我安排去滇云的航班,同时让所有西南片区的航司负责人到滇云监管局碰头。这事儿到底可行不可行,我得要当面问问他们。不当面问他们,这些家伙还觉得事不关己呢!”

  冯光荣感觉这些西南航司的人还不是很理解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来回推诿,在这个关口,他得要亲自去一趟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件事比较在意的事情。

  “小王,这个星游航空的.徐显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是在医院吗,还是在哪里?”冯光荣问道。

  “啊?”助手愣了一下:“这个.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需要我跟星游方面核实一下吗?”

  “你尽快核实一下。”冯光荣沉吟片刻:“还有.可以的话,问问那人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急救室走廊中,匆匆而来的连山雪望着衣服上沾满血迹,失魂落魄的温静姝,惊愕片刻,急忙问道:“徐显呢?他到底怎么了?”

  “连山,徐显脑子里的旧伤又复发了。”温静姝在看到连山雪之后,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不停地啜泣着:“医生说他的旧伤导致颅内高压压迫到了脑干,现在情况很危险。”

  其实,这个时候温静姝应该打电话给徐显的父母的。但是,温静姝不敢这么做,她不敢让徐显的父母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她只能联系已经知道徐显还活着的连山雪。

  连山雪何等聪明,在来到这边的时候发现徐显的父母不在,就知道了此时徐显的情况。肯定是医生告诉温静姝,徐显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温静姝才不敢跟徐显的父母说的。

  而且,之前她跟徐显一起就脑子里的旧伤看过医生,那时候医生就说徐显脑子的旧伤暂时还比较稳定,但是一旦再度爆发,那就非常危险了。这下真就是一语成谶了。

  连山雪偏过头去,看向大门紧闭的急救室,她真的害怕了,害怕这扇门会成为她与徐显阴阳相隔的屏障。

  此刻,空荡荡的走廊中回响着温静姝的啜泣声,却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击在连山雪的心头,此刻,就连一向沉稳的连山雪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在此时,温静姝的手机忽然响了。原本,温静姝是不想要接电话的,但是看到来电的号码是梅婷婷,最终还是调整了下情绪,接通了电话。

  “静姝啊,文昭马上要放假了吧?你看要不让我接过来,在我这边玩一玩?”电话那头,梅婷婷轻柔的声音响起。

  温静姝原本收敛了一些情绪,但是听到梅婷婷的话,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姨,等等文昭放假了再说吧。”

  梅婷婷心细如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温静姝语气上的不对,顿了一下:“静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之后,远在千里之外的天宁市梅婷婷家中,她有些出神地挂了电话,缓了半天才从刚才与温静姝的电话中得到的信息中回过神来。

  在梅婷婷身边,徐子衿正在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见梅婷婷挂了电话,随口问道:“妈,文昭的事情说好了?什么时候过来,我有段时间没见这小子了。”

  梅婷婷的指甲扣在手机屏幕上,发出阵阵有节律的敲击声,却没有回答儿子的话。

  “嗯?”徐子衿微微抬起眼皮:“妈,想什么呢?”

  “子衿啊,徐老先生现在是在滇云吧?”梅婷婷缓缓地转向徐子衿:“我记得前段时间,他是去了滇云过冬了。”

  “这个.好像是的。”徐子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怎么突然问起来徐老先生了?妈,你是身上有哪些不舒服吗?”

  梅婷婷所说的“徐老先生”名字叫徐离,是一名医术极其精湛的老神医。三十多年前,清源集团创始人徐清在D903飞机的原型机试飞中出现了一次飞行事故。虽然当时徐清以绝强的飞行技术成功迫降,但是最终还是导致一只手严重冻伤。

  那时候,国内不少名医对徐清冻伤的手的结论是肯定要截肢的。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徐离最后还是保住了徐清的手,虽然还是留下了些许旧疾,但是也能因此看出徐离的医术有多么厉害。

  “不是我。”梅婷婷说道:“你给徐老先生打给电话,说滇云那边有个人需要他出手救人。”

  徐子衿愣了一下:“谁啊?有这么大的面子。”

  “子衿,之前我不是跟你说文昭在生日宴上说见到了他的父亲吗?”

  徐子衿嗯了一声:“怎么了?不是文昭那小子信口乱说的?”

  “不!”梅婷婷摇摇头:“这可能不是文昭乱说的。”

  医院中,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与无措,温静姝和连山雪终于算是冷静下来,情绪逐渐平稳,可是在漫长的等待中,温静姝和连山雪仿佛度日如年,无比煎熬。

  原本苏祁烨也是在这边等着的,但是叶福军那边也在抢救当中,那边不能没人,苏祁烨只能过去叶福军那边处理情况。

  从徐显被送去急救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但是,急救室的“急救中”的灯光标志一直没有熄灭,这表示急救还在进行中,只是这个时间也太长了。

  突然,急救室的大门被打开了,其中出来一个医生。已经等得无比焦急的温静姝和连山雪赶忙上前询问情况。

  “医生,里面的情况怎么样?”温静姝急切道。

  “抢救还在继续,还没有脱离危险。”医生拉下口罩,或许是长时间戴着口罩,医生的下半张脸有些发红。

  连山雪奇怪道:“那医生你出来?”

  “哦,是换人了。”医生也是起了些许兴趣:“想不到你们的手段这么厉害,连徐老先生都能请过来。”

  “徐老先生?”温静姝和连山雪都是愣住了,不是很明白医生到底是在说什么。

  当是时,走廊尽头出现了连山雪的秘书安信月。只见她面容焦虑,往着温静姝和连山雪这边疾步而来。

  安信月那高跟鞋撞击到地面的声音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尤其是在这空荡荡的走廊空间里,由不得不吸引温静姝和连山雪的注意。

  眼见安信月如此行为,连山雪有些不悦,她不希望这边动静太大影响了急救室里面的抢救。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连山雪质问道。

  “连山总,真出问题了。”安信月瞄了眼眼眶红通通的温静姝,接着说道:“不久前,我们向局方撤回救援方案后,跟滞留人员的家属也通知了这个情况。其中一部分家属得知我们取消了救援,情绪非常激动,他们还去了公司基地那边讨要说法。”

  连山雪眼睛逐渐眯起来了,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所以呢?”

  之前她决定撤回救援方案的时候就预见到仙女岛滞留人员的家属会因此到公司这边闹,但是连山雪在过来医院之前就说过,不管家属们怎么闹,星游方面都不能松口。这算是一个难度并不算高的应对方法,反正就是装死嘛。

  然而,原本应该坐镇基地的安信月竟然过来了这边,那十之七八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了。

  果不其然,安信月说出了一个让连山雪几乎要暴走的消息。

  “在应对滞留人员家属时,公司方面有人没有顶住压力,把徐显的事情说漏嘴了。”安信月能看到连山雪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上逐渐掀起的怒意。

  “你说什么?”连山雪都快气疯了:“装死都不会?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他们还能把基地大楼拆了不成?说漏嘴了?漏了什么?”

  安信月此刻心中也是无比惶恐,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道:“现在滞留人员的家属已经知道徐显的医院所在了,甚至有可能,他们已经在往这边赶了。”

  “你们到底还能干什么!”连山雪都快被气笑了:“所以,你就是提前过来通知我的?”

  话音刚落,连山雪忽然听到了阵阵清脆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将目光从安信月身上移开,放远之下,在走廊尽头发现了一个纤细娇弱的身影。

  好像是一个女人。

  待到那人走近,温静姝和连山雪以及安信月都不认识这个年轻女子。不过,要是徐显在,他一定可以认出,这人正是光宇航空运行副总裁林海的女儿林凌,曾经徐显还没有找回记忆时,他的初始改装就是跟林凌搭组的。

  温静姝等人不认识林凌,不代表林凌不认识温静姝和连山雪。在温静姝等人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林凌有些怯怯地来到温静姝等人面前,小声问道:“温董事长和连山总?”

  “你是谁?有什么事?”连山雪奇怪道。

  一听这话,林凌就知道找对人了,急忙解释道:“听说你们取消了仙女岛的救援工作,是暂时取消吗?后面还会重启吗?”

  连山雪算是反应过来了:“你是滞留人员家属?”

  “对的!我爸在岛上。”林凌赶紧说道:“你们不是都将救援方案提交给总局了吗?这也能取消的吗?”

  “嗯?”连山雪一下子蹙眉起来。星游航空取消救援的事情并没有捂着,别人知道那是情理之中的,但是他们将救援方案已经提交总局这事儿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见到连山雪略带疑惑的鼻音,林凌马上说道:“我爸是光宇航空的运行副总裁。”

  “原来是圈内人。”连山雪很快了然:“如果你只是单纯过来我们会不会重启救援的话,我的回答是不会!”

  林凌眼中不禁黯然起来,但是也没有大吵大闹,而是略到希冀地看向连山雪:“你们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能不能告诉我,或许有一点点可能性,我能帮上忙。”

  星游航空既然都将救援方案提交给总局了,那说明的确是真心想要救援的。但是之后撤回,也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大问题,不然星游航空不会做出这等把总局当傻子的行为。

  虽然知道机会相当渺茫,但是林凌还是想知道星游航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万一,有那么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能帮忙解决,或许星游航空能重启救援。

  连山雪见林凌通情达理,语气也是比较缓和:“这事儿你帮不了的,你回去吧。救援的事情,我只能说.抱歉了。”

  林凌嗫嚅片刻,即便心中极为难受,但还是忍了下来。她无法强制星游航空做什么,也没有什么能让星游航空改变主意的筹码。即使她跟父亲林海的关系一般,但是想到自己父亲现在在仙女岛上孤立无援,林凌心里也相当不好受。

  不过,林凌不是那种不如意就无理取闹的人。星游航空指望不上,她就去找别的渠道,她就不信,仙女岛上一百人的性命,就没人管了。

  正当林凌失望而回时,走廊中突然响起来大片的脚步声,林凌转身一看,发现不知为何在走廊尽头过来了大量人员。这些人在看到温静姝和连山雪后,速度顿时加快,气势汹汹,仿佛要兴师问罪一般。

  连山雪当然知道这些人是谁,正是那群要讨要说法的滞留人员的家属。刚才的林凌算是相当有礼貌的,可以正常沟通。但是不代表这群人也能听得进去她的话。

  狠狠地瞪了一眼安信月:“你办的好事!”

  即便头疼无比,但是连山雪还是迎了上去,在这个关头,她绝对不能让别人打扰徐显的抢救。只是,平心而论,现在的情形实在是有些不乐观了。

  急救室中,徐显悠悠醒转过来。剧烈的头痛下,徐显脑子还有些晕晕沉沉的,他努力想要坐起来,耳边突然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差点儿命都丢了,就不能安分一点儿,躺着不行吗?”

  这突然的声音着实吓了徐显一跳,偏过头,便是发现床边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穿着大白褂正在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看得徐显浑身难受。

  “医生,你盯着我干嘛?我没什么问题吧?”徐显稍微动了下四肢,好像也没有什么缺胳膊少腿的情况,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是瞧这医生的眼神,怎么看上去对自己相当有兴趣啊。

  “我只是想要瞧瞧梅丫头让我关照的小家伙是啥个模样。”老者看了一会儿,撇撇嘴:“也不是三头六臂啊。不过,命倒是硬得很,这都能挺过去了。”

  一说到自己的病情,徐显立刻紧张起来:“医生,我的情况”

  “暂时死不了。”老者随意道:“我用药物治疗解决了你颅内高压的问题,但是这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最后你还是要动手术。”

  “这样啊,那倒是跟我想的一样。”徐显自言自语道。

  老者略一挑眉:“什么意思?你看起来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你似乎对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吧。”

  “没有,我还是知道的,之前我为此做过检查。”徐显说道:“我已经计划进行手术了。”

  老者将双手插入白大褂的口袋中,饶有兴致地盯着徐显:“计划手术了?你看起来很轻松啊,你不知道手术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意思?”徐显只是本能地回答道:“之前的医生说我的旧伤离海马体很近,做手术的话,可能会牵扯到海马体,有一定的风险会造成记忆障碍。不过,我联系的那个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说,他有办法可以规避这个风险,即使是手术没有成功。”

  “那他们说过如果你的旧伤再次爆发会怎么样?”

  “这个倒是没有细说。不过,两个医生的基本意见都是我的旧伤会随着爆发次数的增多而越来越严重”说到这里,徐显瞬间反应过来:“医生,我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了?”

  “是有些新的问题。”老者耸耸肩:“听你这么说,你之前的伤势只影响了海马体,但是这次伤势爆发太急太凶,它的影响范围已经不限于海马体了。”

  说着,老者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台子,问道:“上面有什么?”

  徐显顺着老者所指方向望去,很自然地就回答起来:“两个水杯啊,怎么了?”

  “两个水杯?不!那是一个!”老者首次露出些许担忧的神色:“你以前视力没有问题吧?”

  “我”经过老者这一说,徐显立刻意识到自己看远处的东西有比较明显的重影状况,有点儿像是散光的表现。徐显可是飞行员,在视力一项上,怎么可能存在这种问题?

  “在给你治疗期间,我发现你的视觉中枢和视网膜之间的通路神经存在萎缩的情况。这应该是与你大脑多次旧伤复发而引起的颅内高压有关,它不仅仅影响到了你的颞叶区,连枕叶区都受到影响了。”

  徐显心脏一下子就给揪住了:“医生,那如果手术之后,我的视力还能恢复吗?”

  “应该是不行了!视觉神经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弱,即便你之后通过手术去除了病灶,但也不意味着你的视觉神经就能自我恢复。”老者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视力还会继续下降”

  原本躺着的徐显听到这句话,忍着剧痛,坐了起来:“最严重的会下降到什么地步?”

  老者笑道:“对眼睛来说,最严重的结果是什么,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最好不要心存侥幸,不说百分之百,你的情况至少有六成以上会发展到那个最坏的情况。不过,你跟梅丫头认识,她这么有钱,帮你找找眼球移植的捐赠者,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你是说整体眼球移植吗?现在有这个技术?”徐显记得好像只存在眼睛部分移植的技术,比如眼角膜,但是整个眼球的移植好像暂时是没有成熟的技术的。因为其中涉及到视觉神经的重塑。

  就像刚才老者所说,视觉神经的自我恢复能力是很差的,就算得到一个合适的眼球,移植到了受体眼窝中,视觉神经是无法生长到连接视觉中枢的。而现有的医学手段又无法精准地人工完成神经对接,这就造成了眼球移植存在巨大的技术障碍。

  这跟比如断指接续是不同的,只要断掉的手指保存得当,在接回去之后,断指与本体之间的神经会慢慢自动长回来,这就是差别。

  而且,视觉神经不但自我恢复生长能力极弱,保存时间也是极为短暂的。在取出捐献者的眼球后,正常情况下,眼球中的视觉神经会在短时间内坏死,这样就根本无法作为移植之用了。

  “确实没有大规模的成熟技术,但是可以面对个体进行专门的方案制定。”老者很是随意道:“可以对捐献者使用BAX阻断药物,抑制其细胞死亡,这样就可以增加捐献者眼球的保存时间。然后对你的基因进行个体解析,编译你的视觉神经元,使用针对性药物让你的视觉神经细胞的肿瘤基因出现新的表达途径,允许视觉神经细胞的重新生长。再完成视觉神经的接续之后,逐渐停药,这样不就完成了?这个方案的难点就在于针对个体化的基因编译,这个做一次好像是六百多万吧,所以你觉得这玩意是成熟技术吗?”

  “当然了,对很多人来说,六百多万一次的花费当然不是成熟技术了。可是对梅丫头,也就是小意思。”

  一边的徐显都给听傻了,眼球移植这种世界性的难题在他的嘴里仿佛就是随手可为的小事。

  不过,老者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有同卵而生的兄弟姐妹吗?”

  老者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即便是双胞胎,三胞胎之类的情况会存在异卵的情况,他所想知道的只是同卵一样情况。

  “这没有啊。”徐显倒是有一个妹妹,不过两人根本就不是双胞胎,更别说是同卵而生的了。

  老者一摊手:“我可以帮你解决眼球移植的技术问题,但是无法帮你解决捐赠者的问题。眼球移植的白细胞抗原匹配度比其他器官移植的要求高出很多。理论上来说,只有同卵胞胎的匹配度才能达到这个要求。”

  “当然了,这些都是理论上的。”老者笑道:“同样在理论上,即便是没有亲缘关系,你也可能找到那个可以与你适配的人。不过,这个可能性跟大海里捞根针应该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徐显听到此处,喃喃问道:“你刚才说有六成以上的可能性我会失明,那剩下的四成呢?”

  “你或许有什么误解吧!就算剩下的四成你不会完全失明,但是并不意味着你的眼睛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即便是比较理想的情况下,你的视力应该只会剩下模糊的光感轮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跟失明有什么区别吗?”老者似笑非笑道:“听梅丫头说,你是飞行员?失去了光明的飞行员,跟折翼的鸟儿似乎一般无二吧!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呢!”

   第88章解禁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