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徐显之死(下)

2022-01-16 作者: 梅子徐
  第89章 徐显之死(下)

  滇云市区,徐显公寓家中。

  “叶灵死的那个地方是一处私人会所,那边无法提供当晚的任何视频监控,而且很有可能那边人员在正常情况下也无法提供足够有效的人证。即便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想要取得证据很难。”徐显脸上看不出来明显的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但是温静姝总感觉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徐显不是那种事情很难就会放弃的人,同样的,徐显也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温静姝担心是,在正规渠道内,若是叶灵的事情无法得到伸张,徐显可能会在某些非正常的渠道内采取措施。

  这并非温静姝胡思乱想,徐显这人可不是那种会忍气吞声的人,在叶灵的事情上,徐显肯定要寻求一个让他自己感觉满意的结果。

  温静姝不想继续叶灵那个过于沉重的话题,徐显在说到这个问题时,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她只得将话题转到别的上面。

  “你既然决定回归了,那需要我们举办一个新闻发布会吗?此前我们都没有发布过讣告,如果举办回归的新闻发布会,也不会过于突兀。”温静姝道:“还有.你爸妈那边,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他们?”

  “新闻发布会?不用!”徐显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虽然我现在不过分在意吴昂的事情,但也没必要弄得天下皆知。”

  徐显不怕吴昂,但也没必要恨不得就要让吴昂知道自己没有死,赶紧过来搞事情。徐显又不是皮痒,他的打算就是正常生活,正常传播。

  说实话,徐显的时代已经过去十年了,即便当年徐显再怎么风光无限,十年的时间也足够将很多东西冲刷掉了,现在徐显的名声还是主要限于老一辈的民航人中。

  而且,虽然星游航空当年并没有发布讣告,严格意义上来说,星游航空是从未承认过徐显的死亡的。但是,经过十年的沉淀,社会上对于徐显已经是默认死亡了。即便是小规模的爆发出徐显未死的新闻,结果更多的也会是被当成博取眼球的假新闻,传播速度并不会很快。

  温静姝眯着眼睛:“那个贡榜人就没有先发制人的法子?就算不是通过上边的渠道,就不能通过私人方式解决?”

  徐显的想法容易将战线拉长。古语有云,迟则生变,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可就不好说了。

  较于徐显等待吴昂先出手给予把柄的消极做法,温静姝更愿意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像温家这种世代巨富的家族,有不少见不得人的渠道花钱去办一些同样见不得人的事情。整个贡榜叛军可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理想聚集在一起的,纯粹就是一个利益集合体,那只要温静姝给予大量的利益许诺,贡榜叛军之间发生一次“寻常”的权力争斗也不是什么不可预期的事情。

  当然了,以贡榜叛军的体量,要说动其他派系去反吴昂,所消耗的代价怕是极为惊人。但是,对于钱财之类的消耗,温静姝并没有过大的在意。如果能为徐显消除这最后一丝威胁,狠狠出出血也不算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那边的情况很复杂,不要以个人身份掺和进去,容易给自己惹来数不清的麻烦。”徐显警告温静姝。他跟温静姝认识快二十年了,她脑子在想些什么,徐显了解得一清二楚。

  温静姝的想法很简单,这些人不就是为了钱吗?为了钱在贡榜反天反地,那么为了钱再去反吴昂也是情理之中的。

  但是,温静姝这只是典型的商人思维。一旦将希望寄予贡榜叛军的其他派系,轻则竹篮打水一场空,毕竟温静姝监督那些人办事的能力很欠缺。最严重的情况就是,在温静姝以私人身份介入之后,那些人可能会发现比起反了首领吴昂,温静姝似乎是一个更加容易控制的肥羊。而且,温静姝只是单纯的一个商人身份,动起手来,反倒是没什么顾忌。

  这就叫引狼入室!那些亡命徒有很大几率并不会遵循拿钱办事的基本准则,反噬其主都是常规操作。

  所以,徐显觉得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等吴昂动手,得到把柄之后,以雷霆天威直接连根拔起,这样不但效果最好,而且具有极强的威慑性,以绝后患。

  温静姝心生一丝不悦:“果然,当年应该让你留在我的身边的。”

  “哪有那么多如果”徐显活到现在,几乎没有过什么大的遗憾,但是不久前叶灵的死亡,深深地打击到了徐显,以致于徐显到现在都感觉有些恍惚。

  如果?如果世界上能有后悔药,那该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温静姝看徐显兴致不高,乖巧地坐在徐显身上,转换了话题:“不过,后面去仙女岛救援的事情,你有把握吗?有些事还是不要强求的吗?”

  “十成的把握说不上,但是我应该至少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徐显轻笑道:“我现在知道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我会好好地保护自己的。”

  温静姝心中大定:“你知道就好!我要去救人,我不反对,但是前提是确保自己的安全。不过,我看飞行部发给我的方案书里,选用的机型不是737?是D903SST?这飞机你飞过吗?”

  “我当然没有飞过,但是D903SST的设计参考类型就是737,二者的操纵理念是相同的,我稍微适应一下,就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可能还是需要进行简单的差异化训练。”徐显叹息道:“737这飞机太老了,已经脱离时代的要求了。D903SST为了适应超音速巡航的要求,机身结构强度更高,但重量却更低,而且D903SST比737有更多新的功能,我想可以帮忙解决一些之前737无法解决的问题。”

  D903的设计工作是由清源集团的徐清主持的,由于徐清本人偏爱737这款机型,所以在设计中对于现有机型的参考样本就是737。二者在操纵人员的体验上是极为相似的,在737上怎么飞,在D903上大概率也是怎么飞。

  但是,对于飞行员来说,两架飞机的区别不大。可是内部结构却是天差地别,不可同日而语。而D903SST作为D903系列飞机中的一个型号,其主体结构跟D903飞机没有大的区别,只是在发动机上换上了小涵道比的发动机。而且,由于发动机材料的改进和燃烧室效率的提升,即便D903SST是可以进行超音速巡航的,但是并没有以前战斗机上所谓的“加力”档位,也就是说D903SST的发动机在不需要补充燃烧的前提下,就可以为飞机提供持续的超音速巡航的动力,端是强劲无比。

  因而,在操纵上D903SST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在于某些极限数据上D903SST比主流的D903系列飞机有了不小的改变。

  这就有点儿像是空客320和空客320NEO的区别,二者在很多方面是有了改动的。但是,飞行员在两种机型之间的切换甚至不需要进行差异化培训。

  但是,飞空客320的飞行员在转到空客330的时候就需要额外的培训了。而D903跟737之间的差异是要比空客320与330之间的差异要小很多的。这也是徐显觉得自己能很快驾驭D903SST的信心所在。

  “不过,如果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的话,还需要对D903SST进行一些其他方面的改动。”徐显面色微微有些凝重:“按照预报,二次地震最快会在两天内爆发,时间很紧啊。”

  温静姝讶异万分:“要对D903SST进行改动吗?让谁来,这东西能改?”

  就算温静姝不是飞行专业的人都知道飞机的机身结构在设计是都是需要经过精密的论述的,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

  飞机的大翼斜角是多少,起落架高度多少,翼展多少,轮距多少,那都是有讲究的,怎么能随随便便改动呢?

  “只是加装一些小东西,不会影响它的气动性能的。”徐显道:“我还需要单独联系一下叶青,这件事只能他能办。”

  洛航工业作为D903系列的制造方,想要对飞机进行小幅度改动,只能通过叶青。而且,这还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局方的航空器适航审定司!
  由于要对飞机加装一些设计以外的物件,这明显对飞机的整体结构和性能会产生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是多少,会不会造成飞机安全余度的降低,这都是需要经过周密验证的。

  当然从徐显的经验中,那些加装的东西对飞机的影响很小,可是局方并不会这么觉得,对着飞机这种事关人员安全的玩意,局方向来都是慎之又慎的。

  很久以前,在纸质航图逐渐过渡为电子航图的时候,由于平板在驾驶舱的使用非常不方便。所以,航空公司提出在驾驶舱中的左右座的侧方安装一个可以支撑平板的支架,以便飞行员查阅电子航图。

  这个支架是一个很小的玩意,很多航空公司并未将其划入需要上报审核的范畴之内。直到某次局方检查中意外发现了这个支架的存在,第二天所有装配的支架全部回收,禁止使用。理由是这个支架是超出飞机本身的额外物件,对飞行的安全性未知。

  在经历了超过两个月的论证之后,平板支架才被允许再次启用。

  一个小小的平板支架都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取得局方认可,徐显要加装的东西可是直接作用在机身结构上的,可是比平板的问题要严重太多的,就连徐显都不知道局方的航空器适航审定司那边会怎么处理。

  要是局方那边不通过或者需要一个长时间的验证周期,徐显就要对是否进行仙女岛救援进行安全性评估了。

  另外,徐显由于本身并没有D903机型的资质。即便从737过渡到D903机型只需要进行差异化训练,但是这也是有一个周期的。徐显将这个训练周期大幅压缩是不是符合局方的要求,这就真不好说了。一旦局方不承认徐显的差异化的训练成果,那么原则上来说,徐显驾驶D903SST就是违规操作,会招来很多麻烦的。

  说到底,还是时间太紧张了。这个问题的唯一解决方式就是看局方能不能特事特办了,如果局方还是遵循常规的办事效率,那么救援这事儿基本就是黄了。

  当然了,这个环节就不是徐显所要考虑的了,他只想着怎么救人,怎么飞,至于程序上的问题,那还是留给局方的官老爷头疼去吧。

  不过,说到总局的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徐显就不由想起来自己的师兄冯光荣。当年他就已经是总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的司长了,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职位了,会不会已经是总局的一把手了。

  至于自己的师父曾禹,徐显听说已经走了。当年曾禹的身体就已经很不好了,倒也不是有什么疾病,就是年纪上来的问题。过了十年,曾禹还是没有撑住。

  对于这种到了年纪的无疾而终,徐显却是没有多少的悲伤,这是自然规律,曾老能没有病痛地走完一生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前几天文昭的生日宴会上,听说叶青直接送了一架D903SST的真机,很豪气啊。”温静姝笑靥如花,不由使得整间屋子都感觉亮堂了起来。

  此刻,温静姝就穿了件徐显的白衬衣,光着腿,这样的穿着对男人来说极具冲击力。

  不过,此时此刻,徐显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徐显瞄了下来电显示,正是李成的号码,应该是此前徐显让他帮忙询问关于自己脑部旧伤的事情有了结果了。

  温静姝也注意到了来电显示上的备注,知道徐显应该是要说正事了,立刻闭口不言。

  徐显深吸一口气,接了电话,很快对面就传来李成略到兴奋的声音:“徐显,我问了总院那边的专家。他看了你的病历,说是现在的情况还算是乐观,建议做手术。他有把握,即便手术不成功,也不会造成二次伤害。而手术的成功率应该有七成左右。”

  此前徐显对于手术的担心并非是其成功率,而是在于手术失败后的的二次伤害的问题。之前医生的意见是,由于病灶离海马体太近了,手术中有可能对海马体产生伤害。这还是可以预见的,是否会有其他更多的问题,还是未知的。

  不过,现在李成那边竟然说总院那边可以在保证不产生二次伤害的前提下,达到七成左右的手术成功率,那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真的?这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这个消息算是这两天内能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因为当时连山雪给徐显找的医生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那个医生的意见还是具有一定参考性的。只能说,军方总院的医生水平还是高啊!
  “我还能骗你不成?”李成也是为徐显高兴:“不过,那个专家跟我说,你的情况还是建议及早处理,因为你的那个病灶此前爆发过一次,已经没那么稳定了。而且,光看病历并不算特别准确,方便的话,你还是过来蓉府一趟比较好。”

  徐显的脑中的旧伤病灶此前一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之前的倒飞事件中,徐显的那个病灶还是爆发了一次。这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以后一旦因为什么情况导致病灶爆发,那就是山洪倾泻,极有可能造成极大的危险。所以,总院那边的专家还是建议徐显不要拖延,这玩意早些处理为好。

  “这个没问题,不过最近几天我有些小事情,处理完了,我自会去蓉府找你的。”徐显还是希望将救援的事情放在首位的。

  “小事情?能有什么小事情?虽说拖延几天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万一呢?既然是小事情,那就推了再说,赶紧过来。”

  徐显心里一暖,不过还是拒绝了:“李队,不久前仙女岛那事儿知道吗?”

  “当然知道啊!就是因为那事儿,南边很多训练都取消了。怎么?你的事情跟那个有关?你是飞行员,又不是地质学家,瞎掺和什么?”

  “仙女岛上面还滞留了一百多人,我应该是要去救他们的。”徐显无奈道:“不管是从私心,还是从公义上,我都应该是去救他们。现在除了我,整个西南没有航空公司愿意派飞机出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最终只是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息:“可是我听说南边的舰载机活动已经取消了七七八八了。大片海域被火山灰覆盖了,你怎么去救人?”

  徐显笑道:“所以.只能我去了.”

  “你想当英雄?”

  徐显后背稍稍挺直,声音戏谑,但是却无比坚定:“不!我一直就是!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

  电话那头又是许久的沉默,终于李成还是说服不了徐显:“那好吧!不过,我们帮你留名额留不了多久,你做完自己的事情后,赶紧过来。”

  “好”徐显笑着答应下来,刚准备再跟李成说些什么,手机又是振动起来,拿开一看,分明是又进了一个电话,看号码竟然是苏祁烨的。

  此前,徐显将叶灵的事情交给苏祁烨去跟警方沟通的,毕竟法律上的东西徐显并不了解。这下苏祁烨给自己来电话了,难不成叶灵那边有什么进展了。

  原本还打算跟李成说上几句,可一想到叶灵那边可能有变化,也顾不得跟李成说话了,道了别,就赶紧将电话切到了苏祁烨那边。

  电话一接通,徐显就激动起来:“有进展了?”

  “没有!”电话对面苏祁烨的声音略有些焦急:“徐显,你之前不是说过,之前收留你的人叫叶福军吗?他现在在医院呢,你赶紧过来啊!”

  徐显脸色大变,陡然大喝:“你说什么?”

  二十分钟后,滇云第二医院。

  徐显带着温静姝一路狂奔到急救室,而在急救室门口,苏祁烨焦急地来回踱步,还时不时地往走廊这边看过来。

  等他发现徐显过来了,赶紧迎上去,急道:“今天我去警局沟通案情,可是没想到叶灵的爷爷突然就过来了。然后,他要了叶灵的卷宗,看过之后直接昏了过去。”

  徐显只觉得一股子热血从脚底板冲到天灵盖:“我爷爷怎么知道叶灵的事情?”

  此前,他一直瞒着叶灵的事情,即便他知道这种事根本瞒不住。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找到一个相对委婉,可以让叶福军接受的说法,或者至少说还叶灵一个公道。

  可是现在,徐显大约知道叶灵的死亡很有可能不是意外,但是凶手却是逍遥法外。这样的情境下,他如何面对叶福军?而且,叶福军如此突兀地收到叶灵的死讯,能不能扛过去都是两说!
  叶福军年纪太大了,身上还有不少疾病,这种情绪上的巨大波动,很容易出大问题的。

  “这个.”苏祁烨无奈道:“由于我们提供了叶灵可能存在非意外死亡的证据,警局那边就压进行周密的调查。按照规定,其中就包括受害者周围人际关系的调查,这种调查通常就是询问直系亲属。之后.他们就找到了叶灵的爷爷.”

  “徐显,这事儿赖我,我都在忙着跟警方沟通案情,忘记嘱咐他们避开叶灵的爷爷了”苏祁烨无比自责,这段事情他脑子里全是想着案情,人都魔怔了,完全忘记了之前徐显嘱托的要求警方避开叶灵爷爷的事情。

  徐显右手直接拉住温静姝,此刻他几乎是站立不稳,他没有责怪苏祁烨,而是询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话音刚落,急救室的大门突然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医生,在看见徐显等人后,问道:“谁是叶福军的亲属?”

  徐显精神一震,撒开温静姝,急忙来到医生身边:“我是,我是!医生,里面的人怎么了?”

  “暂时脱离危险了,但是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医院忧心忡忡:“听说这位老先生是知道自家孙女的死讯才昏倒的?这是一种血管抑制性晕厥,在人出现巨大的情绪波动的时候就容易出现。但是,这种问题同样不算严重,醒来之后,休养一下的预后都不错,但是”

  原本听说这个什么血管抑制性昏厥的问题不严重时,徐显还稍稍松了口气,可医生的一句但是直接让徐显的心脏就揪紧了。

  徐显急道:“医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这位老先生的身体太差了,这一晕厥差点儿引发休克,不过好在暂时稳住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随时可能再出问题。”医生犹豫了下:“你跟我签个字。”

  徐显心头一凉,这怕是要下达病危通知单了。

  可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再度被打开,里面的护士冲着医生轻声道:“医生,患者恢复意识了。”

  医生一愣,看了徐显一眼:“你还是先进去跟他说说话吧,万一他有什么想要跟你交代的。”

  这句话直接击破了徐显的心防。医生这么说不就是代表叶福军随时有生命危险,这会儿趁着叶福军暂时恢复意识了,让徐显进去听听有没有什么遗言!

  徐显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臂:“医生,我爷爷他”

  医生叹了一口气:“他是时候到了,能不能挺过去就要看他自己了。你还是先进去吧,万一赶不上了。”

  血管抑制性昏厥本身确实并不算过于严重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叶福军年纪太大了,经受不住这个噩耗。

  很多时候,老人在很大年纪的时候活着就是还提了一口气。这口气或者是有什么未完的心愿,或者是期望更久地陪伴子孙。但是,这口气要是泄了,生活没有盼头了,老人的寿命也就差不多到尽头了。

  心理因素对人体的影响是极大的!诚然,现在叶福军因为年老体衰,加之血管抑制性的昏厥,差点儿休克。这确实是极为危险的,可医生发现叶福军本人就好像不愿意在活下去了,求生意志很弱。这样的心理状态对于他的身体是相当不利的。

  两相作用下,医生才对叶福军的身体状况表示不乐观。

  “医生.”徐显一时语噎,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往着急救室走去。

  在进去急救室后,周围的医生护士或许是意识到徐显是患者的家属,很是自觉地为徐显让开道路。他们知道,接下来的对话可能会是他们二人今生最后的对话。

  望着已经戴上呼气器的叶福军,徐显甚至不敢面对他。两日不见,叶福军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那蜡黄的脸色却是将徐显的心脏狠狠提起来了。

  徐显慢步来到叶福军床边,在目光下移的一刻,正好与半睁眼的叶福军对视。

  原本已经混沌而无神采的叶福军在看到徐显之后,整人如同被打了兴奋剂一般,胸痛诡异地抬起,大吸了一口气,仿佛溺水之人得救之后的反应。他的眼睛猛地睁开,死死地盯着徐显。在下一刻,叶福军的嘴巴微张,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泣血般的嚎叫:“叶云,叶灵死了!叶家绝后了!绝后了!”

  这一句话似乎消耗了叶福军最后的气力,犹如是他对这个残酷世界最后的呐喊。他们叶家人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可是到头来竟然血脉断绝,成了无子无孙的孤魂野鬼!就算今天他气息断绝,他叶福军也是死都不能瞑目的。

  这短短一句话直接让徐显如遭雷击,整个人呆立在当场。而随着叶福军这宛如回光返照的吼声,他的血压开始再度降低,周围的医生连忙冲过来,而护士们则是将徐显往外面推。

  徐显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急救室的,在他的脑子里始终回荡着叶福军最后的那句呐喊。渐渐的,徐显感觉到脑子嗡嗡作响,随之而来的是好像锥子刺入大脑的疼痛。

  不知何时,徐显感觉眼前的场景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下些许光感,而他耳中唯一还能听见的声音是温静姝越来越近的焦急的呼喊声。

  突然之间,徐显感觉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但是脑中的疼痛感愈加严重,似乎整个大脑都要炸开一般。

  猛地,徐显感觉喉间一阵腥气涌动,最终控制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在温静姝的胸口上染上一朵刺目的血花。

  抱着温静姝整个人都吓傻了,还是苏祁烨稍微镇定一些,朝着走廊处的护士站大喊让医生过来。

  下一刻,苏祁烨在望向徐显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因为他发现徐显的胸膛几乎没有起伏了。

  苏祁烨脑子一片空白,他赶紧来到徐显身边,颤抖着伸出手指放在徐显鼻下,下一秒,苏祁烨的脸色变得煞白徐显的鼻息消失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