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徐显之死(上)

2022-01-12 作者: 梅子徐
  第88章 徐显之死(上)

  滇云市区徐显的公寓,激情过后,就算是徐显都不可避免地有些精神出走,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温静姝**着上身,白玉般的手臂伸出,红艳的指甲尖在徐显胸膛的皮肤上来回游走。曾经徐显身上就跟温静姝一样白,倒不是他刻意保养成这样,而是天生的。但是,现在徐显身上的皮肤散发着明显的成熟的质感,在他的左手上臂处还有一处不小的瘢痕。

  “这是哪里来的?”温静姝的小琼鼻在徐显的右手臂处蹭了一下:“以前你身上连一点儿小印子都没有的。”

  徐显右手将温静姝揽入怀中,手指点在温静姝的小脸上,温温的,软软的:“以前有一次被海风吹倒了,蹭到地上的。不过,我以前哪里一点儿小印子没有了?不是被你咬过一个地方,后面留了疤?”

  说到这里,温静姝的脸上一下子跟火烧似的,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样。徐显确实没有乱说,在徐显身上某个部位的确留了一处浅浅的齿印,而始作俑者,正是温静姝。只是这印子的位置实在是羞于启齿,徐显一点出来,温静姝当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许是害羞得厉害了,温静姝缩进被窝里,只露出半个脑袋,不敢直视徐显。

  徐显轻笑着,捏了捏温静姝的脸:“这是准备再咬一次吗?”

  面对这种车轱辘已经压在脸上的行为,温静姝轻轻地在徐显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就会欺负我!”

  “因为我只能欺负你.”徐显将侧脸搭在温静姝的脑袋上:“静姝,我之前见过文昭了。文德昭著,文德昭著,这孩子看上去就有一股灵气。”

  说起徐文昭,温静姝就有说不完的话:“文昭虽然跟你小时候长得很像,但是脾气却是截然相反,你太跳脱了,文昭多安静,还是名字取得好,文文气气的。我感觉模样继承了你,脾气跟我差不多。”

  “文静点好,我不喜欢太活泼的,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以前就那样,连自己都烦自己吧。”徐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刚才一顿剧烈运动,现在感觉有些口干舌燥。随手拿过来床头处的水杯,想要喝上两口,然而,缩在被窝里的温静姝却是突然伸出脑袋,凑近水杯,将水给截胡了。

  望着被温静姝喝完的水杯,徐显颇为无奈地将水杯放回。然而,当了回小偷的温静姝却是皱着小鼻子向着徐显示威,很是可爱。

  或许是刚喝了水的缘故,温静姝本就丰满水润的嘴唇显得更加诱人,宛如雨后的樱桃,甚至在她的唇纹上还能反射出些许晶莹。

  “你喝了我的水,那我只能喝别的东西了?”徐显突然说道。

  这个没头没尾的话,温静姝很快就反应过来,因为她注意到徐显的目光落到了她的嘴唇之上。

  “你好像选错了地方.”温静姝的手掌按在徐显坚实的胸膛上,她略微抬起头,媚眼如丝,直视着徐显,滑腻的玉腿交缠在徐显腰间。

  面对如此直白的表示,佳人相邀,徐显如何有不回应的道理。可就在准备梅开二度的时候,门铃突然响起来了,一下子打断了徐显的节奏。

  原本徐显打算不管门铃了,就当成自己不在家了,继续办正事。然而,门铃持续不断,而且隐约还能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是王世宇找上门了。

  如果是别的什么不是很熟的人,徐显不管也就算了,王世宇还是要见一见的,兴许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原本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可硬是给断了。只见徐显爬起身,引得大腿微动,点过一丝春水所在,伴随而来的是阵阵涟漪般的呼吸声,印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已经红到耳根的俏脸。

  “我去开门,你也套件衣服吧。”

  说完,徐显小心地起身,避免再触碰到温静姝,随手抓了件衣服穿着,下了楼便是去开门了。

  在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中,门终于是打开了。都已经打算放弃的王世宇在看到徐显一身的着装后,愣了一下:“你刚睡觉的?”

  徐显刚随便拿了件贴身的衣服套上,有点儿像是睡衣的样子,才引得王世宇的怀疑。

  “额这个问题”徐显一时语塞:“算是吧!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怎么突然过来了?这不是要问你?”王世宇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没等徐显邀请就直接迈入屋中:“今天你不是该去上行政班吗?你怎么在家里睡觉,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私事呢!”

  边说边走的王世宇在进入屋里后马上注意到了不正常,因为在屋子里的沙发上散落着不少明显是女人的衣服。

  “这是.”王世宇立刻意识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他似乎在一个很有问题的时间里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地方,他机械式地转过头,尴尬地问徐显:“你在忙?”

  “准备忙”徐显随口说道:“你要喝什么,茶?还是白开水?”

  “别!别!别!”王世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好意思,我.我还是先出去吧!”

  说完,似有所感,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套了件衣服出来的温静姝,霎时间,王世宇跟逃跑似的往外跑。

  别人正在忙活着,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找上门,破坏人家好事,当真是大罪过。要是换做自己被人打扰了,不说大发雷霆,恶语相向,但是决计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吧。这么看来,徐显当真是好脾气了。

  温静姝这边才穿好衣服,正准备下去见见徐显的朋友,却是见王世宇看了自己一眼,就闷头往外面跑。

  “这”温静姝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王世宇就已经夺门而出了:“他他怎么了?”

  徐显刚是给王世宇倒茶水去了,听到后面的动静后,一偏头,发现王世宇竟然已经出去了。

  “应该是不好意思了吧?”徐显摇摇头,放下水壶,追了出去。

  一到外面,发现王世宇就在外面等着,一看到徐显跟出来,连忙道歉:“兄弟,是我不懂事了,你别介意,就当我没来,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啊?进来吧!”徐显就想让王世宇进来:“有话进来说吧。”

  王世宇说什么都不进去了,不过想到李常先交代的话,也不好就这么走了:“咱们就在这边说了。叶云.你之前的档案找到了,还叫徐显?”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王世宇往屋子里瞟了眼:“我看你人老老实实的,怎么名字取得这么嚣张?这事儿先不说,你就算有要紧事忙,但是最好也跟公司请个假啊,别什么都不说就旷工啊!这要是换到以前,你这样容易惹麻烦的。你明天还要忙吗?”

  “明天倒是不需要忙了。不过,我应该还是不会过去了。”徐显知道王世宇是在关心自己,因而解释起来也比较耐心:“准确来说,不但是明天,我以后都不会去了。”

  王世宇愣了下:“你什么意思?不回去了?不回去是指不跟公司签约了?”

  “嗯!”

  “不是,为什么啊?”王世宇一下子急了:“我知道我们公司有点儿不当人,但是天底下的航空公司都是一个样,你可别以为到了别的航空公司就没有这些破事了。光宇这边虽然可以,但是好歹我能照应你,你到别的航空公司,人生地不熟的,还不如在光宇呢!”

  王世宇这是真心关心徐显的,他生怕徐显一个意气用事萌生了退意。当然了,光宇航空在不做人方面确实是挺不做人的,至少在跟徐显签约的问题上,一直扭扭捏捏,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爽气劲。

  普通人在面对这件事上估计是个人都会觉得恶心的,徐显因此而寒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是,像王世宇这种在民航圈子里混了很久的老飞行员,全国各个公司的情况,他大约都有些数,不会有什么特别好的,都是一个样子。

  徐显留在光宇航空,自己好歹也是机长,平时照顾一下还是可以的,这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优势,至少比将希望寄予到别的航空公司上更靠谱。

  “不是的!”徐显轻轻笑道:“我在星游航空认识些人,如果我还飞的话,应该会在星游航空继续飞行”

  王世宇一时之间没有明白徐显的意思:“你在星游航空有认识的人?谁啊?没听说过啊!”

  徐显往屋子里指了指:“我不是找回了以前的身份了吗?她就是我老婆,在星游航空工作,如果我要飞行,她会帮我安排的。”

  “安排什么啊!在星游航空工作又不代表就有能力把你弄到星游航空,星游航空有多难进,你不知道啊?别想了!”王世宇挥挥手:“对了,马上会有局方的心理评估,你可要记得参加。”

  徐显摇摇头:“这件事容后再说,我马上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不是.你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啊!”王世宇急道:“之前你为了能够成为飞行员吃了多少苦,可现在看起来你什么都不在乎了?就因为你记起了以前的事情,找回了以前的身份?就可以无视曾经的付出?你以前能有多厉害,就将飞行员这份工作看待得就像是可以随意丢弃的玩意?”

  王世宇生怕徐显因为找回了过去,反倒是失去了踏实肯干的精神,变得好高骛远起来。没错,现在他对徐显就是这样的感觉。

  跟李常先说好的行政班不去上,想要换公司,自作主张要推迟局方的心理评估。这三件事,不论是哪一件都不会发生在过去的叶云身上。

  徐显面不改色:“我没有变,我只是回到了该在的位置,去做该做的事情。”

  “听上去你好像是什么大人物一样。”王世宇冷笑一声:“算了,该说的话我也说过了,你愿意听是你的事,不愿意听也是你自己负责。现在你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不是你爹妈,无权管辖你,只希望你能仔细想好。”

  这一刻,王世宇对徐显都感觉陌生起来了。他是知道徐显是找回了记忆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又有什么变化呢?

  他不明白为了恢复记忆会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他甚至已经开始不认识徐显了。

  徐显知道王世宇这是关心自己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中不免涌起一丝暖流。然而,此刻的王世宇已经气得懒得跟徐显再说下去了,他本来心情就不好,再被徐显一气,竟是直接甩头离开了。

  望着逐渐远去的王世宇,徐显没有阻拦,而走开一段距离之后,他突然朝着王世宇大喊道:“你生气了?”

  “老子TM没生气!”王世宇头也不回地骂道:“别TM跟我说话了,烦!”

  只见王世宇骂骂咧咧地下了楼梯,在目送王世宇离开后,徐显回了屋子里,而此刻的温静姝已经下楼了,她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的朋友好像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不告诉他,免得让他误会,这不都吵起架来了。”

  “你想多了,他生气的原因我并非主要的,在他过来的时候,他就有心事。我的事情只是恰好点燃了他。”徐显看得出来王世宇心头憋着一团火,而这团火跟自己没关系,自己只是一不小心将之点着了。至于为什么王世宇会心底暗藏火气,这就不是徐显能看出来的了。

  “那你跟他说一下,也不会消耗多少时间。”温静姝白了徐显一眼:“你的身份迟早要公之于众的,有什么好藏着的?”

  “不久之后,等仙女岛救援结束之后,便是像天下昭告我回归的最强音。那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我现在直白地跟我说我就是那个死了十年的徐显,他还以为我是得了失心疯。”徐显回到温静姝身边坐下,愁眉紧锁:“很多事情挤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的状态。”

  就在这短短一两天,叶灵身死,而且极有可能并非意外。仙女岛海底地震,急需救援。他作为徐显的身份即将回归。

  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都足够消耗徐显极大的心力,更别说凑在一块了。其中,尤其以叶灵的事情最为牵动徐显的心神,而且在叶福军那边根本拖不了多久了,之后该如何将这个噩耗告知叶福军几乎是徐显难以回避的噩梦。

  如今叶福军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如果知道了自己的孙女竟然先他而去,徐显真的害怕叶福军经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打击。

  如何面对叶福军差不多成了徐显的心魔,若是可能,他真的想要一直瞒下去,可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温静姝来带徐显身后,从后面抱紧徐显:“你还在想你妹妹的事情?”

  刚才在云雨之后,徐显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叶灵,当然也说了不久前叶灵身死的事情。

  或许是缺乏一个倾诉者,而温静姝的身份恰好是可以让徐显毫无顾忌地倾诉的对象。默默承受到现在的徐显在温静姝面前几乎将自己的情绪尽情地展现发泄出来了。

  那种不甘,悔恨和自责,光是从徐显的言语之中,温静姝就能清晰地感觉出来。不由地,她愈加心疼这个男人。

  “不然呢?”徐显沉吟片刻,脸上从未有过的冷毅:“至少在告诉爷爷叶灵的死讯的时候,也要跟他讲明白叶灵到底是怎么死的,并且害了叶灵的人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可是太急了,留给我的时间太少了。仙女岛救援完成之后,陈辛才会给我线索。但是光有线索没有,还要有证据.”

  温静姝将侧脸贴在徐显的后背上:“你说会不会其实就是那个陈辛?”

  “不会!至少从我的直觉上,并不是他。”徐显低着头,弓着背,好像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祁烨已经将叶灵体内检出毒品的事情告知警察了。很快,作为当事人,陈辛肯定也会接受毒品检测。但是,我感觉陈辛并没有沾染上毒品。这个人色厉而内荏,藏不住心里事,我看得出来,他并非为了救自己的女儿而故意编造,应该确实是另有其人。不过,就算陈辛直接告诉了我那人是谁,可是证据呢?没有监控,没有口供,没有遗留,怎么证明那个人到过现场?”

  至少在现在的徐显感觉而来,就算陈辛遵守诺言提供了线索。可是距离他能将那人绳之以法的时间还会很漫长。

  而且,正如陈辛所说,徐显或许有时间独立地完成调查,但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可现在的徐显偏偏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因而徐显基本都在陈辛。而徐显甚至都没有制约陈辛在事后遵守诺言的手段,也就是,如果不久后徐显将陈辛的女儿救回来了,但是陈辛却在事后反悔了,徐显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徐显现在的处境不但时间紧迫,在主动性上也极度堪忧,这正是徐显烦恼的缘故所在。

  “需要我联系家里那边相熟的从事调查业务的人吗?或许会有帮助的。”温静姝问道。

  “从事调查业务的人”是一个相对委婉的说法,比较通俗的说法还是私家侦探。像温家这种大家族经常会有与之联系的私家侦探,帮助调查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件。

  其实,就算不是真正的豪富。现在社会纸醉金迷的,肮脏龌龊的事情太多了,有些事情自己没能力调查,又不好意思报案,最后还是要通过私家侦探,这已经是一条相当成熟的需求链。

  不过,一个足够成熟稳重,嘴巴又严实的私家侦探还是相当稀缺的。温家自然也有私底下相熟的私家侦探,能力还是不错的,温静姝想着要不要介绍给徐显。

  “不用!我并非毫无头绪。现在还是专心救援的事情,要是陈辛信守诺言,那便是不需要了。如果他反悔了.”徐显忽然喃喃自语:“如果他反悔了,该怎么办呢?”

  温静姝是在徐显背后的,是看不到徐显的表情的,但是当她听到徐显的后半句话的时候,温静姝的脸色骤变:“你知道是谁了?”

  徐显的后半句乍听之下像是茫然无措的语气,但是温静姝对徐显何其了解。徐显的后半句话并非没有选择的茫然,而是在面对选择时的纠结。

  温静姝一直以为徐显在叶灵身死的事件上属于无从下手的状态,可徐显似乎并非如此。他好像已经从某些迹象中对可能之人有了判断,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徐显仿佛并不能对自己的猜测下定论,或者说,他更像是对那人的处置手段产生了根本上的动摇和分歧。

  言语之中,温静姝听得出来徐显几乎对叶灵身死事件的证据的可搜集性表现出了溢于言表的绝望。

  可能徐显永远不是执着于找到那个人是谁,而是如何将之进行应有的处罚,合规合法的处罚。可是,要是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无法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即便知道那人是谁,那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逍遥法外,以徐显的个性,会不会出现另外一个处理手段?
  “只要陈辛愿意告诉我那人是谁,那就表明他愿意放弃了对那人的保护。我就能够说服他出庭作证,他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证。”徐显的声音变得无比平静,但是冷剑藏锋,温静姝却是听得心惊肉跳:“可要是他不愿意”

  说到这里,温静姝腾得站了起来,她无比恐惧地望着徐显的后背:“徐显,你想要干什么?”

  星游航空总裁办公室。

  即便已经是过了下班时间,连山雪还是没有回去,为了尽快给出救援方案,她还是决定加班了,与她一起的,还有飞行部的总经理宁升。

  宁升之前曾做过星游航空的总飞行师,跟局方的联系很紧密,个人能力也相当出众,此次与局方对接的事儿就直接由宁升来负责。

  “初步方案已经上报局方审核了,这是我们在短时间内能做出的最好的方案了。不过,真的这次要选用D903SST作为救援飞机吗?这款飞机不是还没有商业化运作吗?”宁升不解道。

  相比于救援方案中,六百米的超低巡航高度。对于救援飞机的选择,并非之前一直以为的737-800,而是尚未商业化运行的超音速客机D903SST,这是让宁升最为吃惊的。

  宁升身为星游的中高层,自然知道D903SST虽然没有商业化运行,但是已经完成了适航的安全性验证。但是,相较于737这样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机型,将重任放在一款没有商业运行的新飞机上,这似乎有些过于冒险了。

  而且,如果这次选择的是对标737的D903机型,宁升勉强也能接受,可选择的结果确实其中的超音速机型。滇云到仙女岛之间数百公里,虽然不算短,但决计还没有对飞机的速度有过大的要求,至于使用一款超音速机型吗?

  “D903SST的发动机是小涵道发动机,这会降低火山灰对发动机的影响。而且,那款飞机因为超音速的运行需求,机身结构强度极高,可以应对更多恶劣的状况。”使用D903SST的选择当然不是连山雪做出的,而是此前徐显就下了决定的。

  737发动机的涵道太大了,这也意味着接受火山灰的面积更大。虽然这种大涵道的发动机在经济性上更好,但是救援任务中,显然不是考虑经济性的时候。

  而D903SST为了应对超音速运行的状况,机身结构强度要比737要强上很多,在更多的恶劣环境中,D903SST的承受能力更强。

  连山雪接着道:“虽然选用的是D903SST,但是在实际救援中,应该不会有超音速巡航的需求。我们只是看中它的小涵道与高强度机身而已。”

  “哦!那就行!”宁升松了一口气。

  在火山灰中进行超音速巡航确实是相当魔幻的事情,如果仅仅是考虑到小涵道与机身强度的原因,选择D903SST似乎也是情有可原了。

  连山雪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有些无力地看了眼宁升:“局方那边会尽快审核我们的方案吧?”

  毕竟已经过了工作时间,连山雪担心局方那边没有与他们对接的人员。

  “局方说了,这件事他们派了专人负责,二十四小时工作,不存在所谓的工作时间。刚才局方对接的人员已经完成初步审核,很快就能上报到局长那边了。”宁升郑重道:“最晚明天早上,一定会有结果。”

  连山雪点点头:“那就好!”

  民航总局的办事风格是什么样,连山雪还是有些头绪的。这次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好了,既然这样就等结果吧。要是局方的审核结果下来了,你立刻打电话给我,不用管几点。”连山雪起了身,看了下表:“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现在就等着局方审核了,再在公司等着也没什么意思,连山雪便是准备回家去了。

  眼看连山雪要走,宁升心中压抑已久的问题还是忍不住了:“连山总,公司里传着徐显回来了,是真的吗?”

  宁升在很久之前是跟徐显认识的,虽然算不得至交好友,但是听说徐显还活着,也是惊讶万分!
  “啊?他”就在连山雪想要回答的时候,连山雪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连山雪扫了眼来电显示,顿时皱起眉头来,竟然是温静姝打来了。

  这个时候温静姝应该和徐显在一起才对,怎么有时间打电话过来的?
  连山雪这个时候其实并不是很愿意跟温静姝说话,但是想了下,还是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在连山雪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她敏锐地觉察到对面嘈杂的动静,甚至隐约之间有些哭声。下意识的,连山雪就感觉到一丝不正常。

  果然,差不多在等待两秒之后,电话对面传来温静姝略带哭腔的声音:“连山,你快过来,徐显.徐显要死了!”

   出去过夜,带了笔记本,等到码字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带外界键盘,只能使用笔记本自带的键盘,但是我很不习惯笔记本自带的键盘,码字速度大大受到限制,不然绝对能给大家搞一个万字大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