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徐显,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2022-01-12 作者: 梅子徐
  第86章 徐显,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在人群的角落处,一袭白色长裙的温静姝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宛如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如果说连山雪是冷艳型的冰山美人,那么温静姝就是典雅庄重的雍容,这或许与她的出身有关。

  徐显在扫过人群的第一眼便是发现了温静姝的存在。可是温静姝或许对于徐显的样子还有些迟疑,或者更可能的是,温静姝还没有从苦等十年终于得偿所愿的震惊中缓过来。

  直到徐显朝着她望去,目光之中满是柔和,一如多年之前那样,温静姝才是反应过来,眼前之人竟然真的是那个魂牵梦绕的人儿。

  徐显的声音同样也提醒了一旁的连山雪,连山雪很快顺着徐显目光所锁定的方向望去,立刻也注意到了温静姝的到来。

  相比于温静姝的震惊,连山雪的思维则是要清醒很多,她朝着秘书安信月轻声喝道:“让他们都出去!”

  其实,都不用安信月招呼,那些得到了自己所预想的结果的家属们纷纷自觉离开,再在这边等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随着人群逐渐散去,在门口的地方只剩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温静姝,一个则是杨宁。

  如此一来,陈辛反倒是觉得坐立不安起来,他瞟了眼眼眶已经通红的温静姝,顿时觉着自己还在这里似乎极为多余,估摸着还是先走为妙。

  正当陈辛想要先行离开之际,温静姝却是先动了,裙边摆动,宛如吹落之云,带起一阵香风,霎时间便是来到徐显面前。

  徐显一只手伸出,本能地就想要搂住温静姝的腰肢。可是下一刻,只听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徐显被结结实实地扇了一个耳光。

  “这是为文昭打的!”温静姝微微仰起脸庞,白皙如雪的肌肤上滑落着些许泪珠,宛如珍珠滚落而下:“还有为我的”

  在温静姝扬起右手的一刻,徐显右手探出,缠上温静姝的腰肢,随着一阵惊呼,温静姝滑入徐显的胸怀之中,而那只扬起的右手也被徐显给按了回去。

  温香如玉在怀,徐显轻笑道:“你敢扇我耳光?”

  温静姝将脑袋埋入徐显胸膛之中,呼吸着徐显身上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即便过去了十年,她依然清楚地记得徐显臂弯的感觉。

  “以后不敢了”温静姝声如蚊蚋地冒出来几个字,而且由于她抱得徐显太近,说话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徐显的嘴角掀起一丝弧度,目光终是落在了不远处的陈辛身上:“还要留下来?还是你觉得此时应该将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了?”

  “叶徐显!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陈辛咬牙道:“你能遵守承诺,我自然也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徐显脸色微微沉下来,喝道:“滚吧!”

  陈辛肥脸一僵,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再看了眼徐显身后的连山雪,便是乖乖离去了。

  与陈辛一起离去的还有杨宁和安信月,在这样的场合下,她们并不适合还在这里。

  在出来之后,杨宁叫住了安信月:“虽然直接负责于连山雪,但你也是公司秘书处的一员,我也是你的直属上司。”

  杨宁是秘书处的主任,对整个公司的各级领导的秘书都有统筹权力。不过,秘书这种比较私人化的职位很特殊。

  虽然名义上杨宁是安信月的上级,但是安信月真正负责的却是连山雪,在大多数时候,杨宁也不会真正使唤安信月。

  只不过,徐显未死的事情,安信月明显是知道的。其他的事情,杨宁不想管也懒得管,可是事关徐显的事情就是事关温静姝的事情,可安信月竟然隐瞒着。

  温静姝因为徐显的事情连儿子徐文昭的十岁生日宴都顾不上了,然而,安信月明明知道徐显就近在咫尺,硬是不愿透露任何的信息。

  “杨主任,这事儿不是我做主的。”在杨宁面前,安信月的压力很大。别看杨宁也只是温静姝的秘书,但是不是杨宁的能力只能担任秘书,而是杨宁只愿意担任温静姝的秘书。

  杨宁曾经是温家的管家,在温静姝很小的时候,杨宁就在照顾温静姝了,这份情谊已经完全超出工作关系了。

  如果杨宁愿意,她可以任意选择公司的除温静姝和连山雪的职位外的任何一个管理岗位。

  “我当然知道这事儿不是你做主的。要是你做主的,你现在就已经可以递辞职报告了。”杨宁冷声道:“徐显的事情是连山雪一个人的事情?虽然你是连山雪的私人秘书,但是我绝对有能力将你没有任何收获地赶出去,就算是连山雪也保不住你。你要明白这里到底是谁在做主!”

  如果是其他事情,安信月背着温静姝和自己,她倒是无所谓。可徐显的事情,她竟然还敢瞒着,当真是胆大包天。

  没错,安信月是连山雪的贴身秘书,两人关系也不错,可以预见的是,在不少方面连山雪会提供给安信月帮助。然而,即便如此,杨宁自信在连山雪的保护下,她也有办法将安信月踢走。

  杨宁是很少这么生气的,安信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杨宁面前乖乖低头认错,不敢再有任何辩解。

  办公室里,徐显捏了下温静姝腰肢:“在别人的地方呢!”

  “啊?”温静姝很快意识到这里还是连山雪的办公室,依依不舍地从徐显怀里离开,目光飘落到旁边的一脸冷冰冰的连山雪身上。

  人如其名,连山雪几乎对所有人都是偏冷漠的,平时也不苟言笑。尤其是之前连山雪对温静姝一直都有些意见,两人见面从来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三人的关系本来就有些怪异。此刻,时隔十年再次相见,氛围并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在经历过最初重逢的狂喜之后,办公室里的气氛不知不觉又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徐显倒是没什么感觉,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虽有重逢之喜,那也要将公事也办好了,先公后私才是正理。

  “连山,星游有飞仙女岛的航线吗?”徐显快速转入工作状态:“或者说,星游飞过仙女岛吗?”

  这种偏专业的事情就跟温静姝没什么关系了,连山雪面色转而柔和,略微回忆道:“我们的大型机并不飞仙女岛。那边的跑道主要是为了公务机服务的,对于737或者320这类飞机来说,跑道还是偏短小了,即便是在普通的雨雪天气下,湿滑跑道条件下的着陆距离就已经比较紧张了。而且,仙女岛周围并没有合适的备降场,一旦有些特殊情况就需要返航,运行成本太大。所以,我们的大飞机是不飞那边的,不过我们的公务机飞过那里,但是现在好像已经不运行了。”

  “为什么?飞行技术上的问题?”

  “不是!”连山雪摇摇头:“人太少了!仙女岛太小了,上面的度假山庄最多只能容纳三百人,而且这种满客的情况只会发生在过年前的一个月,运力需求太少了。另外,去仙女岛的人不少自己就有私人公务机,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公务机服务。最后,仙女岛上的度假山庄是会员制,而且对于会员审核极为严苛,就算有钱都不一定进得去,因而会员数目增长很慢。在可预计的未来,能够去仙女岛度假的人数并不会有明显增长。这种现在不赚钱,未来很可能也不赚钱的生意,你觉得还有做下去的必要?”

  “连山,现在这么会算账了?”徐显轻笑道:“不过仙女岛上面到底都是玩些什么?搞得很高端的样子,我之前都不知道的。”

  在徐显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仙女岛的相关内容。不过,十年前的徐显虽然也算是上层阶级,但是对吃喝玩乐的兴趣不大。或许当年是他孤陋寡闻了。

  “仙女岛的俯瞰视角下,整座岛屿就好像飞天玄女,单论形状而言,确实是鬼斧神工。不过,说要有什么好玩的,那确实没什么好玩的。”温静姝这时候插嘴道:“你想要去玩?”

  徐显摆摆手:“算了?我不喜欢在度假的时候旁边有别人。”

  “这有什么?”温静姝笑道:“仙女岛上度假山庄的老板我认识,我将它买下来不就行了,以后你去度假,就不会有别人去打扰你了。”

  这就是温家大小姐的豪气,买一座岛屿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就不用了,过几天二次地震,这座岛还在不在都是两说。”徐显随口说道,继续正事:“既然你们飞过那边,应该有那边机场的相关信息吧?”

  “仙女岛机场,飞行区等级4C,单跑道运行,16号和34号跑道。跑道长度2600米,坡度1%,PCN为109/R/B/W/T,两边灯光为PALS CATⅡ和CATⅢ,SFL,PAPI,REDL,RCLL,RTZL和 RENL”

  连山雪就仿佛一个无情的数据机器,不断地报出仙女岛机场的各种数据。说实话,别说仙女岛机场仅仅是星游航空曾经运行过的一个机场,就算是常规运行的机场,能将数据信息记忆得如此精确也是极为罕见的。

  更别说,据徐显所知,现在的连山雪似乎已经不怎么飞行了,而是将大多数的精力放在公司管理上。在这样的前提下,连山雪还能如此表现,属实有些惊人了。

  不过相比较于连山雪仿佛机器人一般的记忆力,徐显更加震惊与仙女岛机场跑道的高标准。

  “109的跑道强度?那岂不是747都可以随便落?要是跑道足够的话。”徐显惊叹不已:“还有,这样的小机场竟然还装备三类盲降,跑道灯光也是按照枢纽机场的主跑道标准设置的.”

  跑道强度是能反应机场跑道能在承担航空器的条件下不会造成道面损伤的极限。与跑道强度相对的是飞机强度ACN。

  通常在ACN小于PCN的时候,飞机可以无限制地在跑道上活动,而不会对跑道结构有什么伤害。不过,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即便ACN大于PCN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之间,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不过这样的话会导致机场跑道使用寿命缩短。

  直观感受上,飞机越重ACN会越大,但是实际上二者只存在间接的关系,并没有正比相关。比如747的ACN是55,但是某一型只有747全重四分之一的机型的ACN却能达到50。

  不过,仙女岛这样的小型机场能承受住747这样的大型飞机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不过,跑道强度够不代表就真的能落。

  在全重状态下,747的着陆滑跑距离能达到两千四百米,在考虑到百分之十的额外距离后,仙女岛机场的跑道长度在正常条件下都是不够的,更不用说在特殊的雨雪天气的湿滑条件下。

  因而,所谓的747随便落也只是从其跑道强度而言。当然,仙女岛机场估计受限于岛屿面积,不然将这条跑道延展一千米,那这条跑道的配置放在全世界都是顶尖的。

  单论公务机的降落标准的话,这跑道明显是极大的超标准了。要知道在国内,拥有三类盲降的机场只有两个,一个是国内的政治中心,一个坐落在经济中心。而且,论跑道灯光,几乎汇集了民航ALS的所有灯光,不过以公务机的进近要求,其中很多基本都用不上。

  “这还不止.”即使以连山雪的眼光看仙女岛机场的配置都觉得无比奢侈了:“这座机场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进近方式。常规的ILS,RNP AR进近就不说了,这座机场甚至还有微波着陆系统,精密雷达进近和机场监控雷达进近。他们能在任何时候保持机场处在精密进近可用的状态。即便,盲降系统和精密雷达进近出现了极小极小的概率全部失效,他们依旧有类精密进近,之后还有两种非精密进近作为补充。这样的配置放在任何一个枢纽机场都是顶配规格。”

  精密雷达进近顾名思义,跟仪表着陆系统的盲降进近同属于精密进近。但是这种进近方式不仅仅对导航设备有要求,对塔台指挥员也有要求。因为这种进近方式需要塔台管制员进行偏差修正的指挥,是需要经过特殊培训的。

  因为盲降系统在周期内是需要维护和校准的,因而会有一些时间是不可用的。但是大部分时间,维护和校准的时间会放在凌晨时分,影响范围比较少。

  可是仙女岛机场为了保证随时随地能用一套精密进近方式可用,直接配备了精密雷达进近。这不但需要巨大的设备投入,还要投入不小的人力成本。因为能够指挥精密雷达进近的管制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

  这种进近方式在国内范围内是相当少见的。而且,仙女岛机场不但拥有可以备份的精密进近,甚至于类精密和非精密进近方式也同时具备,三类进近方式齐全,完全就是顶配版的枢纽机场配置。

  至少作为西南枢纽之一的滇云机场,除了跑道比仙女岛机场长一些,其余方面就显得寒碜得多了。

  “果然是富人们玩乐的地方!”徐显感叹道,这样配置的机场每年光是维护都需要投入大量的钱财,只能说有钱人真会玩:“不过,这个机场配置这么高也是一件好事。现在整个南海区域都是覆盖了不同程度的火山灰,能见度条件应该是极差的,没有顶级的助航设备,进近起来还比较麻烦。现在唯一比较担心的就是机场跑道会不会因为余震波及而产生断裂。如果损坏程度不大,那影响还可以接受,要是损坏程度比较严重,那倒是有些难办了.”

  仙女岛机场的跑道太短了,断裂的地方太多,会极大地影响可供落地的距离。要是能建到一条三千多米的跑道,那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比如,仙女岛两千六百米的机场跑道,中间断开一条裂缝,而且还特别严重。那么徐显只能依靠一千多米的平整跑道进行落地了。一千多米的话,那就需要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徐显又不是犯贱,能正常落地,谁会愿意搞一些冒风险的玩意。即便在冒险上,徐显大部分时间还是能逢凶化吉的。

  这还只是单纯的假设只有一条裂缝的相对理想的情况,要是那种裂缝超过一条,或者说是那种裂得跟玻璃渣似的极端情况,那问题就棘手太多了。光靠徐显估计还无法成行,需要仙女岛方面对跑道进行紧急修复。

  没办法,仙女岛太小了,除了跑道,估计找不出可供紧急着陆的平整地面。或者说,徐显是可以落在海里的,但是之后怎么起飞呢?
  不过,相比较于徐显的担忧,连山雪却是听出了徐显话中的另外一个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办法处理火山灰的问题?”

  跟徐显的侧重点不同,连山雪其实更加关注火山灰的问题。机场受损的问题比较只是一个概率问题,而火山灰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

  “我听说这次海底地震伴随的火山喷发等级非常高,如果以过往火山喷发的火山灰高度作为参考,这次高等级的火山喷发的火山灰柱能达到一万两千多米,而且这只是我的保守估计。实际这次的参考应该是三十年前的美洲火山大喷发,那次火山灰柱达到了一万五千米。而火山灰实际可以影响的范围一定还会比这个高度更高。而737的升限是在一万两千米左右,肯定会长时间受到火山灰的影响。所以从上面绕过去肯定是不可行的。”徐显说道:“从上面不行那就从下面!”

  连山雪表示不解:“怎么可能?就算是低高度,依旧有火山灰的存在.”

  “我知道!但是在低高度,火山灰的浓度会小很多。之前我经历过的那次火山灰事件,飞机在低于三千英尺高度后,火山灰的影响就很小的。”

  “但是,从整个航程会比较长,就算火山灰浓度很低,只要时间一长,还是对发动机造成影响。”

  连山雪的担心并无道理,即便火山灰的主体还是漂浮在数千米的高空之上,在低空处只是分离下来的一小部分火山灰,在经由低空风力的稀释,因而在低空火山灰的浓度确实不高。

  但是,不高不代表没有。若是短时间内飞行,那倒是影响不到。可是这次需要跨越的南海区域达到数百公里,这绝非一个短小的航程。

  即使在少量的火山灰作用下,时间一长,发动机会出现什么问题,那都是不好说的。而且,由于航程需要进行跨水域飞行,周围基本没有合适的备降场,一旦发动机出现问题,而飞机又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是有可能连返航都无法完成的。

  到那个时候,就只能进行水面迫降了!

  “所以,这次的巡航高度需要更低。”徐显也已经想过这些:“我将以不高于六百米的高度进行巡航。好在此次飞行是跨海飞行,基本不用考虑地形影响,就算是六百米的高度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六百米的巡航高度即便是对于那种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区都是难以想像的了,稍微有个小山包或者什么高度极高的地标建筑,那就容易出现地形障碍警告了。

  但是,在跨海飞行的时候,就不用考虑这个。即便存在些许波浪,也不知道有六百米的高度,基本就不用担心地形障碍方面的影响了,倒是轻松很多了。

  “六百米?”连山雪兀自有些犹疑。确实,按照徐显的话,在跨海飞行时不用考虑地形影响是给了飞机能够低空巡航的条件、只是这六百米的巡航高度,她可是从来没有试过。

  不过,理智告诉她,特殊情况下,六百米巡航是没有问题的。六百米也就是两千英尺,这个余度,他们还是可以把握住的。

  只是,在进行航线规划的时候,需要避开某些具有高山的小岛,如此一来,的确没有危险。在连山雪的记忆里,南海区域就没有几块大的岛屿,更多的是那种小岛礁,有时候一涨潮,就能将其淹了去,不会产生地形威胁的。

  徐显笑道:“可行?六百米的高度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比较保守的了。如果完全让我来做计划,我的巡航高度应该是在三百米以下。”

  徐显之前在南舰服役的时候,甚至进行过十米以下的超低空掠海飞行。那时候,稍微高一些的浪花甚至能打到战斗机的舱盖上,那才叫刀尖起舞的刺激。三百米的高度,那真是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徐显之所以将之提高到六百米,已经是考虑到连山雪的心理接受程度了。跟徐显有过军航飞行的经历不用,连山雪的思维还是偏于民航,偏于保守。即便是六百米的巡航高度在连山雪这边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心理斗争的。

  “三百米?不行,不行!太低了!”一听到徐显的真实想法竟然是三百米高度巡航,连山雪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模样甚是可爱。

  三百米那就是一千英尺的高度,要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下降率骤然增大,二十秒不到飞机就要冲海里了,这个余度对连山雪来说实在太小了。

  主要是鉴于低空环境下,海风会比较大。有时候在乱流情况下,飞机会不受控地出现下降率,三百米的余度完全就是不够的。

  正如某个智者所说,很多人是喜欢折中的。若是徐显直接跟连山雪说六百米的巡航高度,她还是会迟疑许久。可是当徐显说起来自己的真实想法是三百米巡航的话,那连山雪就能很快下决心了。

  果然,被徐显真实想法吓了一跳的连山雪赶忙说道:“六百米就六百米,三百米太低了,绝对不行!我会让飞行部按照这个巡航高度指定一个周密的方案。”

  虽然理论上来说,南海诸岛上的地形障碍物还没有高到能威胁六百米巡航的飞机。但是,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制订一条完全避开岛屿区域的临时航线比较好。唯一比较庆幸的是,连山雪的记忆中,南海中的岛屿不多,找出一条完全避开岛屿的临时航线应该不算很难。

  “嗯。”徐显点点头:“问题是就没有法子确定一下仙女岛岛上机场的具体情况吗?那边通讯设备都损坏了?完全联系不上?”

  “很可能岛上的通讯塔出问题了。不过,岛上都有相应的维护人员,只要不是太严重,应该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修复的。”连山雪猜测道:“现在才过去一天,还是耐心等等吧?”

  “我无所谓,就是不知道岛上的人等不等得了了。”徐显撇撇嘴:“那卫星图像呢?看得见吗?”

  “现在火山灰已经大量存在于南海上空,其中就覆盖了仙女岛区域,卫星上也看不见。”连山雪无奈道。

  “按照预期,两天后二次地震就会爆发,我们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仙女岛内无法发出有关于机场损坏情况的详细信息,那在制订方案的时候,必须将机场可能的损坏情况考虑进去,各种损坏程度都应该有相应的应对方案,不要让我在天上的时候临时想办法,我不喜欢这样。”徐显的目光在眼前茶几上的空着的水杯停留了片刻,都没有说什么,坐在他旁边的温静姝察觉到徐显的目光,很是贴心地给徐显倒了茶水,而徐显却是觉得相当自然。

  这就显出徐显和叶云在性格上截然不同的特点了。叶云性格平和温柔,在待人接物上会比较考虑他人的感受。与这样的人相处,他人会觉得相当舒适。

  但是,这样的性格偏于弱势
  可能是出身问题,也可能是徐显认知到自己的天才之处。徐显虽说没有大多数富二代的不良嗜好,但是性格依旧极端强势。当然了,徐显一样也会将至亲之人看得很重,可是在接受他人,准确来说,是他心中所归类的“自己人”的范畴内所提供的细节方面的照顾,他会觉得理所当然。

  就像温静姝,包括连山雪,在倒茶或者整理衣服上的一些细节照顾,徐显只会很心安理得地接受。说到底,徐显还是有点儿小少爷心态的。

  对于徐显的反应,温静姝早就是有所预料。从小认识开始,徐显一直就是这样,这才是徐显。

  温静姝不是那种锱铢必较的女人,她不需要让徐显通过在这些细节上的反馈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和份量,她只要知道在徐显心里,她的份量已经足够重了。

  温静姝给徐显倒茶的小动作被连山雪捕捉到,她的眼中深处不由掀起一丝黯然。在温静姝与徐显相见的一刻,她的位置就显得尴尬起来了。然而,这都是注定的
  “连山,金盛航空你知道多少?”徐显突然问道:“这家公司有什么把柄吗?”

  “嗯?你问这个干嘛?”连山雪被徐显问得一愣,不过还是思考道:“把柄倒是没有,这就是一家很正常的航空公司,除了它的崛起速度实在有些惊人”

  在十年前,西南区域甚至都没有金盛航空这号公司。可十年过去了,金盛航空已经成长为西南地区仅次于星游航空的大型航空公司,这发展速度着实也有些惊人。

  不过,准确来说,从金盛航空出现到现在,甚至都没有十年。

  “这家公司仿佛资金链很充足,薪资水平和福利一直维持着比较高的水平。所以,国内民航的优质资源都在源源不断地汇集到那家公司。它能发展这么快,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但是这又是最大的问题”连山雪说道:“一家新的航空公司初始资金都会比较富裕,但是一般只能维持三年左右。三年之后,不管是薪资水平或者福利都会开始往下降,这才是常规的情况。然而,金盛航空已经维持接近十年的高标准薪资和福利,这有些不正常。虽然我不是金盛航空的内部人员,不知道他们的准确的财务状况,但是我们公司对其进行过评估。从他们所经营的航线来看,他们的盈利状况并不会很好,甚至说应该是赔钱才对.”

  “此话怎讲?”徐显倒是起了几分兴趣,便是追问起来。

  “就拿金盛航空的国际航线来说。”连山雪解释道:“以金盛航空的体量,那些一些优质的国际航线是绝对可能的,而且他们的机型是可以适配中程和远程国际航线的,并不存在运营成本上的问题。而且,他们的技术储备绝对没有问题,招揽过来的飞行员很多都有国际飞行的经验,人员方面也没有问题。可是,他们放着大量的优质航线不去申请,却是开辟了大量和贡榜之间的国际航线。”

  “贡榜?”徐显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所以呢?”

  “贡榜这个国家没什么.油水。”连山雪想了半天只能找到这个相对通俗的词语描述:“那边国内的工程项目很少,人员往返的需求不大。而且,贡榜国内并没有什么旅游胜地,加之国内动乱,治安不行,基本没有旅游性质的人员。开辟通往这样国家的航线,一两条就足够了,但金盛航空每天都有往返航线。要知道,我们星游一周只有两天往返贡榜的航线。如果这是他们市场部的计算有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之后,应该就可以知道这个航线的大量运营是纯亏损的,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航线量,没有任何减少。”

  “相比于国际航线上的奇怪结构,他们的国内航线经营就正常一些。但是优质航线的比例也不算很高,盈利性也不高,我怀疑能不能填了国际航线的窟窿都不好说。”连山雪继续道:“就是这样的盈利状况,金盛航空的资金链却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他们又没有资金雄厚的母公司支撑,哪儿来那么多钱的?”

  刚才说到飞行方面的专业问题,温静姝没什么发言的余地,可说到公司经营,温静姝还是可以插上几句的:“周家兄弟并非完全的白手起家,周家虽然破落下来,但是之前做外贸生意的,会不会是周家以前的故友给金盛航空提供了些帮助?”

  连山雪则是不以为然:“之前周家的那些朋友现在唯一还有些能量的就是光宇航空的运行副总裁了。之前金盛航空创立时,他出了不少力气。不过,以现在的情况,他能兜住金盛航空的资金链,那肯定是天大的玩笑。”

  听到连山雪这么一说,温静姝便是没有再说话了。虽说之前温明远一直撮合她与周晟,但是她一直对其不是很感冒,所以知晓的信息也不是很多。

  不过,徐显却是收到了些有趣的信息,他低头沉思不已,暗中咀嚼着两个词语:“贡榜?外贸?”

  离开了连山雪的办公室后,徐显坐着温静姝的豪车去了市区的公寓里。这个公寓是之前他让连山雪帮他找来住的,毕竟往返安岛村实在太麻烦了。

  这公寓并不算是高档公寓,地理位置稍稍有些偏僻,但是还算是可以接受。温静姝的豪车开进小区里面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住在这里却能开上这样级别的豪车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徐显也没有来过这里几次,二人在晃荡了一会儿才是找到位置所在。在上楼期间,温静姝还问了徐显要不要重新找个住的地方,看得出来,温静姝是嫌弃这边了。

  徐显倒是还好,他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没那么高,还是拒绝了温静姝的提议。当然了,主要是之后他很有可能会跟他父母一块住,没必要再找住的地方了。

  领着温静姝一路到了十七楼,徐显分辨好门牌号,在1708的屋子前停下,拿出钥匙开了门。这个门锁是有指纹解锁的功能的,但是徐显一直都没有时间将自己的指纹信息输入进去。

  公寓内部的空间不大,是属于比较典型的LOFT构型,睡觉的地方在上层。不过由于跟跃层不通过,这种构型的上层结构空间偏小,这让温静姝不是很喜欢。

  温静姝从来都不会考虑房屋空间利用率的问题,因为她的屋子从来都是填不满的,哪里会想到怎么最大限度地利用房屋空间?

  不过相比较于对房屋的不满,温静姝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听徐显这些年的经历。曾经的徐显就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现如今,那种难以掩饰的沧桑爬满了徐显的面庞,这些都是故事。

  当然了,温静姝也不是那种只关注颜值的女人。甚至说,她觉得现在的徐显可能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

  “那可就说来话长了。”徐显自己接了一杯水,他这失忆十年的经历当真是要说上好久的,得先润润嗓子。

  到了家里,徐显便是习惯性地脱去了上衣,反正在温静姝面前,他也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然而,在喝水的徐显很快意识到了温静姝的异样。只见温静姝的目光落到他赤裸的上身之上,眼含秋波,面若桃花,呼吸甚至微微都有些娇喘声。

  “嗯?”徐显一愣,下一刻,温静姝竟然再度抱住徐显,甜腻腻地说道:“徐显,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一不小心写了个万字大章!看我这么肝,给个月票支持一下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