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454章 番外:噩梦

第454章 番外:噩梦

2022-11-12 作者: 中丞佐吏
  第454章 番外:噩梦

  追兵。

  身着楚衣,策马疾驰,一眼望不到头的追兵。

  马车。

  极速行驶,颠簸不止,插满箭羽的马车。

  马车的前室,车夫满脸阴沉,手中缰绳攥的极紧;
  车厢之内,汉王大惊失色,目光止不住的望向马车后,若隐若现的楚国追兵······

  “快些,再快些!”

  焦急万分的催促声,让车夫面色更显阴沉,马鞭一下下抽打在马臀上,却只引来那老马一阵疲惫的嘶鸣。

  很快,汉王惊惧交加的目光,冷不丁朝我看来。

  身旁的女子,也立时将我搂在怀中,满是戒备的望向汉王,不忘把我再抱紧些。

  “你,是我的父亲······”

  我想开口。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就像是被胶带粘住。

  在这车厢之内,我能做的,只有沉默······
  “大王!”

  突然一声惊呼,从前室传至车厢之内,让我不由得一惊!
  当我看到那车夫回过头,透过车厢和前室之间的车窗,满是惊骇的看向我时,我被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揪起了衣领。

  “父亲······”

  我开口了,但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汉王一手拎着我,一手领着那女子;
  我看了看,那女子,大抵是我的姐姐。

  我们就这样,被汉王一手一个拎着,走到了车厢末尾。

  我能看到的,是那面上满带着惊骇的车夫,在我的视线中越来越远。

  原本昏暗的车厢,也随着我的‘后退’,而突然亮了起来。

  然后,拎着我衣襟的那只手,毫无征兆的松开了;
  拎着我的汉王,也在我的视线中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父亲······”

  “父亲·········”

  ·
  “阿盈······”

  “阿盈···”

  “阿盈?”

  一阵若有似无的轻呼声,让我想要睁开眼;
  但这一刻的我,却仿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用再大的力气,都没能将眼皮翻开。

  耳边的呼唤声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晰,到最后,我已经能听出:发出这阵呼唤的,是我的姐姐。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已摔得满脸青紫,却根本顾不上自己,正满是担心的看向我的姐姐,我想开口;
  我开不了口。

  我发不出声音。

  侧过头,我发现,我好像陷入了时间轮回——我又回到了马车里。

  马车的前室,依旧是那面呈若水,奋力赶车的马夫;

  马车后,也还是那无边无际,正策马追赶的楚国追兵。

  车厢之内,仍旧是紧紧抱着我的姐姐,和不怀好意的看向我的汉王。

  ——我的父亲,汉王,刘邦······

  “你,为什么要把我扔下马车?”

  我开口了。

  发不出任何声音。

  冥冥中,我依稀回想起我的一生,都像这一刻一样:竭尽全力的嘶吼,却始终发不出任何声音。

  汉王起来了;
  前室的车夫,也再次回过头。

  我和姐姐,再次被汉王从衣襟处拎起。

  就像我的整个人生一样:这一个的我,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汉王,再次松开了手。

  汉王,又一次松开了手。

  我知道:这不是第一次;
  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
  ·
  ·
  ·
  ·
  滴答,滴答···

  四月花开,春风化雨。

  晶莹的雨珠散落在大地之上,让荒凉而又萧瑟的土地,勉强散发出了些许生机。

  而在这方圆近百里的荒凉萧瑟之中,唯有一处士气低落的军营,能看见人的影子。

  清脆悦耳的雨滴散落声,刘寅在空无一人的军帐中醒来。

  “没死?”

  有些惊诧的打量着自己依旧完好的身躯,又默默并无包扎痕迹的额头,刘寅莫名感觉到一丝茫然。

  狭小的军帐中,除了身下的破旧草榻之外,几乎是空无一物。

  掀开身上那张脏的都有些发黑的薄被,刘寅便看见矮小瘦弱的身上,穿着一身米黄色的长袍。

  准确的说,是一身原本为白色,却旧到有些发黄的长袍。

  正在刘寅为这诡异的场景而感到迷惑,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境的时候,一段漫长而又庞大的记忆,如画卷般在刘寅脑海中展开。

  “夫人为我刘氏生下血脉,实在是辛苦!”

  一个满脸络腮胡,衣衫颇有些寒酸的中年男子,在刘寅的脑海中出现。

  而在刘寅看不到的地方,传出一道虚弱的女子轻叹声。

  “夫君,给孩儿起个名子吧······”

  听闻女子虚弱的请求,眼前的大汉爽朗一笑。

  “便唤做盈吧。”

  “俺这一辈子,怕是做不成什么大事儿了,就求咱家往后富足和满。”

  眉眼间满是自豪的道出这句话,大汉一时间笑的见牙不见眼。

  “我叫刘盈?”

  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刘寅否定了这是一场梦的可能性。

  “刘寅,刘盈······”

  “怕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

  平淡的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刘盈坐正了身子,饶有兴致的在脑海中,翻看起原主的记忆。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刘盈今年六岁,父母双全,爷爷也还在世,一家人生活在沛郡。

  除了父母和爷爷之外,刘盈还有一个二伯,一个四叔,老爹排行老三。

  原本还有一个大伯,但在跟随老爹征战的过程中,很早就死去······
  嗯?
  等等!

  在记忆中,老爹是个村里的小官来的,怎么会征战?
  不对!

  这很不对劲!
  姓刘,排行老三······
  “刘老三······”

  想到关键之处,刘盈已经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鼻息都有些粗重起来!

  “沛县,刘季!”

  “我爸是刘邦!!!”

  激动之下,刘盈甚至没忍住,将这句话给喊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刘盈才从狂喜中缓过神,稍稍平静了下来。

  不过对于‘直呼老爹名讳’这件事,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刘盈却并不担心。

  原因很简单:‘刘邦’这个名字,是老爹做了皇帝之后,为了方便天下百姓才起的。

  现在,老爹还叫刘季。

  再看看瘦弱矮小的身躯,以及记忆中‘六岁’的年纪,刘盈便能判断出:现在的老爹,还不是汉皇刘邦,而是汉中王刘季。

  “刘邦的嫡长子······”

  “嘿,这身份不错呀!”

  看着如今还有些稚嫩的身体,刘盈满意的笑了笑。

  按照历史轨迹,再过两年,老爹刘邦就会在垓下战役中,彻底打败西楚霸王项羽,逼霸王在乌江边上拔剑自刎。

  统一天下之后,老爹就会成立汉室,正式成为汉朝的开国皇帝!
  而刘盈······

  “嘿嘿嘿嘿!”

  “我,将成为汉室第二个皇帝!”

  一想到这些,刘盈就觉得有些热泪盈眶。

  上一世的刘寅,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父母都务农,刘寅是老大,还有几个弟弟妹妹。

  在父母和村里老人的劝说下,刘寅本着‘上大学能有出息’的考虑,刻苦学习,终于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

  但让刘寅没想到的是:等自己学成毕业,正式踏上社会的时候,现实给了他当头棒喝。

  “一个本科生毕业,四千块钱够多啦~”

  这是面试官的话。

  “先生你好,这是我们公司最便宜的楼盘,每平最低一万四千元。”

  这是售楼小姐的话。

  “我都不嫌弃伱没房没车了,你连二十万的彩礼都拿不出,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爱我?”

  这,是刘寅上一世的女朋友,在离开刘寅时说的话。

  就这样,满怀全村人期待考上大学的刘寅,却在毕业后成了一个网约车司机。

  每个月大几千的收入,除去房租、伙食,以及欠公司的车贷,刘寅还能给家里的父母、弟弟妹妹寄回去五千块钱。

  至于自己的未来?
  刘寅没想过。

  或许这一生,就在每日十四小时的辛劳,以及几碗素拉面中度过了吧?

  当时的刘寅如是想着。

  上一世的记忆,停留在某一晚的三环高架之上——为了给生病的老父凑医药费,连续好几天没睡的刘寅,还是没能躲过疲劳驾驶带来的后果。

  “也不知道老爹怎么样了,医院有没有给宽限几天。”

  “出了那么大的车祸,我人估计也没了,老娘应该很难过吧······”

  想到这里,刘寅刚才的喜悦早已消失不见,眼角悄然挂上了两滴温珠。

  哀,莫大于心死,悲,莫大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失去了自己之后,年迈的父亲、母亲,还有几个等待自己照顾、供他们上学的弟弟妹妹,恐怕就再也没了依靠。

  咚!
  一声沉闷的声响,昭示着刘盈的膝盖,砸在了军帐内的泥地之上。

  “爹。”

  “娘!”

  望着帐外淅淅沥沥的细雨,刘盈的心头,被一阵没由来的愧疚所充斥。

  “孩儿不孝······”

  擒泪喊出这句略有些揪心的话语,刘盈倔强的抹了抹泪,望向了军长外,灰蒙蒙一片的天空。

  “爹,娘,照顾好自己。”

  “儿在这陌生的世界,一定会活出个人样来,不给爹娘丢脸!”

  随着刘盈庄严的誓言,天空中的乌云就好似听到了刘盈的话语般,缓缓散去。

  屋外的雨,也随着烈日从乌云后探出额头,而慢慢停了下来。

  恰恰在这春雨将停,雨过天晴的时间点,原本寂静的军营中,突然有些嘈杂了起来。

  “大王回来了!!!”

  ·
  “大王?”

  “刘邦回来了?”

  对于这一世的便宜老爹刘邦,刘盈自然是毫无情感可言。

  顶天了去,也就是这具躯体中,那源自灵魂深处的对父亲的些许亲近。

  但刘盈知道:哪怕和刘邦没有丝毫父子之情,刘盈也得庄主一副孝顺的模样出来。

  ——在日后必然会成为皇帝的老爹面前,刘弘必须乖巧!
  如是想着,刘盈便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军帐。

  但没等刘盈多走几步,就见远处出现一位高大、雄壮的身影,向刘盈的方向快步走来。

  “盈儿!”

  在看到刘盈的那一刹那,那大汉本就焦急的步伐再一提速,几乎是小跑着冲到了刘盈面前。

  然后,便是年仅六岁的刘盈,被那大汉一把抱起。

  “刘盈我儿······”

  “可算是找到了······”

  被大汉紧紧抱在怀里,刘盈却丝毫没有‘父子团聚’的喜悦。

  “找到了?”

  “什么情况?”

  对于此时的状况,刘盈可谓是一头雾水。

  自己明明是在军帐中醒来,刘邦为什么会说‘找到了’?
  难道自己,哦不,原主走丢了?
  正思虑着,刘盈就觉得呼吸越发困难起来。

  将注意力从沉思中收回,才发现老爹刘邦,抱自己抱的是越来越紧。

  而周围围观的士兵、武将们,则都带着一种怪异而又和善的姨母笑,看着父子团聚的二人。

  “呃······”

  “爹······”

  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老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刘盈才终于感觉到身体一松。

  贪婪的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刘盈才有些别扭的开口道:“弄疼盈儿了······”

  听闻刘盈此言,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刘邦光顾着兴奋,并没有发现刘盈哪里不对劲。

  “爹的错,爹的错······”

  以一种慌张、无措,又隐隐有些愧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刘邦便将刘盈轻轻放回到地上。

  “爹看看,有没有磕着碰着?”

  嘴上说着,刘邦又开始对刘盈上下其手起来,生怕刘盈身上缺了哪块肉。

  而刘盈则是趁着这个宝贵的机会,为自己之后可能出现的异常举动,留了一个退路。

  “没磕着哪儿,就是脑袋沉沉的,还有点疼?”

  说着,刘盈不忘做出一个困惑的表情,暗自揉起太阳穴。

  见刘盈这般模样,刘邦面色顿时一滞,若有所思的回过头,和身后的卫士对视了一眼。

  不过片刻,刘邦便又正过头来,满含热泪的望向刘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将刘盈轻轻抱回军帐,千叮咛万嘱咐刘盈一定要好好休息之后,刘邦便面带疲惫的回到了中军大帐。

  不一会儿,之前那个一直跟在刘邦身后的卫士,也出现在了大帐之内。

  那卫士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眉宇间尽是刚毅,此时却是浑身泥尘,颇有些狼狈。

  脚上踩着的牛皮靴上,甚至隐隐带有些许血迹。

  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这个卫士是个大人物。

  但在这硕大的汉营当中,仅有的几个‘谁都不敢惹的人’,其中便包括这位大汉。

  至于原因,光从大汉对刘邦的称呼,就足见端倪。

  “大哥。”

  见大汉走入账内一拱手,口呼‘大哥’,刘邦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盈儿在哪里找到的?”

  淡然一声询问,惹得那大汉眉眼渐渐郁结起来。

  “就在咱们逃亡的路边上,姐弟俩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紧紧抱在一块儿。”

  刘邦闻言,略有些欣慰的点点头:“阿乐也找到了啊······”

  “夫人呢?”

  这一次,大汉却并没有再开口,而是沮丧的低下了头。

  见此,刘邦只能是苦涩的长叹一口气,交代道:“把斥候骑兵都派出去,沿着大道找找吧。”

  言罢,刘邦便疲惫的用手扶额,向大汉挥了挥手,示意大汉退下。

  过了许久,耳边都没有传来一声‘喏’,也没有传来军帐帐帘被掀开的声音。

  本就因打了败仗而窝火的刘邦,顿时恼怒的抬起头,就看见眼前八尺高、二百八十斤重的汉子,竟然在眼前暗自抹起了泪。

  见大汉如此模样,刘邦愤然咬紧的牙根悄然一松,不由长叹一口气。

  “夏侯啊。”

  “彭城一战,是我刘季,对不住老伙计们,对不起死去的将士,对不起丰沛父老······”

  语调落寞的表达出自己的歉意,刘邦走到夏侯婴身边,轻轻拍了拍夏侯婴的肩膀。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等汉中的援兵到了,大哥必带着老伙计们,跟那项羽再来过!”

  说着,刘邦伸出大拇指,粗暴又莫名亲切的擦去夏侯婴脸上的泪水。

  却不曾想,夏侯婴的眼泪越流越多,哭声也从啜泣,逐渐高涨成嚎啕大哭。

  “大哥!”

  满是哭腔的吼出声,夏侯婴怦然跪在地上,涕泗横流的抬起头。

  “俺哭的不是这个!”

  “自打跟了大哥,俺们打过多少败仗?又被追杀过几回?”

  “哪一回,俺夏侯不是在大哥身边,劝大哥振作?”

  “打了那么多败仗,俺们丰沛的老伙计们,又有谁丢下大哥了?”

  听夏侯婴如是说,刘邦的面色顿时有些困惑起来。

  就听夏侯婴声泪俱下的摇了摇头,往地上狠狠磕了个头。

  “夫人、阿乐,还有阿盈,俺夏侯实在是看不过来了······”

  哭嚎的说着,夏侯婴不住将头磕下去,在泥地上生生磕出来了个圆坑!
  “这都第几回了?”

  抬起头,夏侯婴满是委屈的望向刘邦:“每回一打败仗,逃亡路上,大哥就把妻儿往马车下面踢!”

  “我夏侯,是给大哥赶马车的啊!”

  “看着大哥的妻儿掉下马车,我夏侯,捡是不捡?”

  委屈的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夏侯婴大咧咧的抹了把脸。

  “如今营里,都说大哥对妻儿都下的去狠手,那没准对底下兄弟,也能弃之如敝履。”

  “俺夏侯,不信大哥会扔下老伙计,但大哥,虎毒都还不食子啊!!!”

  几乎咆哮着说出这句话,夏侯婴的额头再一次重重砸在刘邦脚底,哭嚎声彻底响彻军营上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