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太子党

2022-12-05 作者: 鬼谷孒
  第913章 太子党

  “哦,南生你也做房地产生意?”

  南易有点诧异,罗兆珲居然没把他是方梦音孙子的身份告诉刘嘉嘉。

  “不用叫我南生,我姓南名易,都是内地过来的,刘小姐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刘嘉嘉闻言,连忙打蛇随棍上,明眸流盼,“那我还是喊你南少吧,南少看着年纪并不大,应该和我是同龄人,若是南少没结婚,我一定会倒追你……咯咯咯。”

  “刘小姐倒追,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拒绝。”南易摇了摇头,“非常可惜,早没遇见伱这位刘小姐,倒是碰到了另一位刘大妹子,被拴牢了,没机会咯。”

  “嘻嘻嘻,南少你的嘴太甜了,南夫人也姓刘?”

  “对啊,也姓刘。”

  “南夫人也是内地人?”

  “是的,在内地工作。”

  “那…南少你怎么又到香塂了?”

  “奶奶在这边,年纪大了,工作很辛苦,我在这边照顾一下她的生活起居。”

  “南少,你不缺钱,怎么还让你奶奶工作?”

  南易摆了摆手,假作苦恼,“没办法,我奶奶放不下她的工作,我有跟她说过让她歇着,她的工作由我来做,我奶奶小看人,说我不学无术,接不过方氏集团的担子。”

  “方…方氏?方梦……方老太太是你奶奶?”刘嘉嘉瞠目结舌道。

  “是啊,刘小姐不用因此高看我,方氏姓方,不姓南,跟我没什么关系,我有今天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绝对没靠过我奶奶。”南易彷如一个急需别人认同的二世祖,极力辩解道。

  “我管它姓方还是姓南,唉,可惜不姓刘。”刘嘉嘉心里腹诽,嘴里却说道:“我相信,罗生从来没提起过南少是方老太太的孙子,他不是因为这个身份才敬重南少。”

  “小娘皮,马屁功夫练过啊。”

  “哈哈哈,我和小罗一样都是从底层爬上来的,白手起家,所以我和他才投缘。你不是问我是不是做地产生意嘛,我自己不做,只给别人投资。

  房子有买几套等着升值,运气还不错,90年买的时候差不多1900一呎,现在快到4500了。可惜了,当初买少了,只买了99套,要是买上几百套就好了。”

  南易忽然想到,他对南若玢这个小丫头的资产评估已经过时了,91年大概算过之后,房子数量没算增加,房价增值也没算,小丫头的资产可能比他所认为的多一倍。

  刘嘉嘉的眼睛从一字变成滚圆,从下往上,数字、乘号、加号快速往上漂浮,叮,眼睛里出现一长串数字,从左往右,快速滚动。

  笑意从牙床爬上牙龈,一闪攀上猩红的嘴唇,舌头抵了抵嘴唇,“南少,你的房子都买在哪里啊?”

  “哪都有,让别人帮着买的,我都没见过几套,现在都快忘了房子在哪,得回去翻翻屋契。”南易忽然一拍脑袋,“糟糕,怎么想不起来屋契放哪了,哦,对了对了,我老婆收着。我这人忘性大,家里的财产都我老婆管着,我要用钱就管她要。”

  “南少这么放心南夫人,财产都由她管着?”刘嘉嘉目光闪烁地说道。

  “没什么不放心的,我跟我老婆情比金坚,再说我平时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花销都是固定的,我跟你说,我身上一共500港币,要是小罗逃单,这一顿你要帮我买单,我全身上下只有手表值钱。”

  南易撩开左手的袖子,“时友牌的,全球限量款,一共才发行了1万8千只,我买的时候花了俩月工资呢,现在升值了,已经涨到一百六,再过几年肯定比金劳力还要值钱。”

  南易正说着,罗兆珲回来了,面色有点不善,“南生,唔好意思,有一件十分紧急的事要去处理,今天……”

  “没事,有要紧事你先走,我们下次再约。”

  罗兆珲估计是真有急事,也不客套,颔了颔首,“下次再向南生赔罪。”

  说罢,匆匆忙忙走了,没给刘嘉嘉任何交代。

  目送着罗兆珲离开,南易立即腹诽:“嗐,我的嘴开光了啊。”

  刘嘉嘉都没注意到罗兆珲说了什么,只看到人来了又走了,她这会心里正懊恼,刚刚还以为碰到了一个王老五,没想到一会的功夫就变成妻管严,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榨出油水。

  南易半只脚踩进过香塂娱乐圈,他很清楚里头的水有多浑,刘嘉嘉就是一辆驶不进豪门的豪门公交车,他不会主动招惹,也不想被对方生扑。

  刚才,他就是在告诉刘嘉嘉,他有钱但有老婆管着,就别惦记他了。

  能在娱乐圈站住脚的不可能简单的了,不说浑身长满心眼,基本的城府起码是有的,虽然南易在刘嘉嘉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但是她依然保持着该有的热情,接下去的饭吃的并不沉闷,两人有说有笑。

  吃过饭,刘嘉嘉还撒了一个略带矜持的娇,让南易送她回去。

  南易欣然同意,叫过侍应生要结账之时,被告知罗兆珲已经买过单了,谦让着买单的场景没有发生,南易两人联袂离开餐厅。

  停车场有几盏灯坏了,一闪一灭,恐怖片的氛围营造的恰到好处,南易的车又停在偏僻的角落,曾被绑架置身于幽闭环境,留下一点心理阴影的刘嘉嘉下意识挨着南易往前走。

  南易没有趁机行什么不轨之举,只是正常走到自己车前,邀请刘嘉嘉坐到后座。

  “灯刚才还是好的,怎么就坏了?”坐稳之后,南易问副驾驶的虎崽。

  “人为的,阿公在干活。”

  “走了没?”

  “还在,五点钟方向,倒数第三辆车。”

  “喔。”

  问过刘嘉嘉住址,南易吩咐校花开车。

  车开出一段路,刚才一直沉默的刘嘉嘉忽然说道:“南少,现在还能炒楼吗?”

  “小罗没有指点过你?”

  “没有,我和他不聊生意上的事。”刘嘉嘉意味不明的说道。

  “哦。”南易略作思考,说道:“目前来看,香塂楼价的上行力量还很强,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不过,没有几年就是九七,在那之前,英资肯定会大举撤离香塂。

  一旦英资撤离,就需要小心观望,注意收市场上的风声,假如那个时候,到处都能听到炒楼很赚的消息,那就该撤出了。”

  “为什么大家都说赚,反而要退出呢?”刘嘉嘉虚心问道。

  南易指了指自己,“假设我是一个看更的,有一天我跟你说:刘小姐,我和王导很熟,他下部戏的女主还没定,你给我10万,我安排你做女主。你会信吗?”

  “不信,真这么厉害,就不用看更了。”

  “对啊,假如人人都能赚大钱,那半山早就人满为患。通常来说,看更的不可能认识大导演,卖菜的师奶不可能从投机中赚到大钱。

  当初和你一起当咖喱啡的,谁不是有一个成为主角的梦,除了你,又有几个混到了主角?
  有一天,一个咖喱啡跑过来告诉你,嘉嘉,我要当主角了,第二天,另一个咖喱啡又来告诉你他要当主角了,一个两个,十个百个都这么跟你说,你会不会怀疑这个世界已经不正常了?”

  “会。”

  刘嘉嘉隐隐感觉抓住了一点什么。

  “咖喱啡都当主角,谁当咖喱啡?戏还能拍吗?一部戏需要主角,也需要咖喱啡,这样戏才能拍。同样,有炒楼的,就需要有接盘的,如果人人都成为炒楼的,没人接盘,楼又能卖给谁?没人要的东西,还能值钱吗?”

  有些话,南易不会和刘嘉嘉说,香塂房价这两年的飙升是不正常的,违背了经济规律,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发现有人在推动房价上涨,至于谁在推动,用脚后跟都可以想到,想要高位撤离的英资呗。

  只要英资开始撤,创造力置业也会抛售手里较差的楼,套现一部分资金落袋为安,同时用来吃进英资抛售的优质物业。

  刘嘉嘉哀怨的说道:“哎呀,太复杂了,南少,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炒楼了。”

  “呵呵,没那么复杂,香塂的楼价总体是向上走的,不贷款或者你可以保证能一直供得起楼,就算一时楼价下跌也不用担心,捏在手里,要不了多久就能涨回去。”南易往前看去,见到前面不远处的楼下有一个人在踱步,“嗯?那个好像是梁真军,可能是等你回家。”

  “啊?”刘嘉嘉同样往前看了一眼,然后急切的说道:“南少,我在这里下车。”

  “好。”

  车子停下之后,刘嘉嘉在车里礼貌道别之后,快速下车往梁真军走去。

  车子掉头的时候,南易透过后视镜看到梁真军盯着车子,还隐隐约约的听见刘嘉嘉在那里解释,“军仔,我只爱你一个,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

  早上,南易跑完步回来,阮梅正把早点端上餐桌,放好餐盘,阮梅来到南易身边,抱住他说道:“牙膏给你挤好了,快点去洗漱。”

  “好。”

  南易洗漱过后,到餐桌旁和阮梅相对而坐。

  “昨天在大班楼,我和刘嘉嘉一起吃的晚餐,送她回去的时候,她忽然问我现在还能不能炒楼,我提点了她几句?”

  阮梅把剥好的鸡蛋放在南易的餐盘里,“你怎么会和她一起吃饭?”

  “罗兆珲带去的。”南易把鸡蛋掰成两瓣,往上面洒了点酱油,“这不是重点,楼市马上就会迎来一波大行情,这对艺人关怀基金是更上层楼的好机会。”

  “要大涨?”

  南易咬了一口鸡蛋,边咀嚼边说道:“大涨之后会大跌,你可以推出一个保本型的基金,投资方向就是楼市,年回报率可以口头许诺20%,这是有保证的,但是不能落实在合同上。”

  “落不落实都一样,我的口头许诺也要兑现的,不然信誉就没了。”

  “我当然知道,不落实到合同上是为了打造你讲信誉的人设,言必行,行必果,就算有万一,我也会贴钱出来,让你的客户拿到20%的年回报;合同上有写就不同了,那就变成是你从法理上应该做的,主动就变成被迫。”

  阮梅点了点头,“明白了,想要募集一笔资金不会太难,上次的东来坞股票让不少人赚了一笔,这次有新项目肯定会有不少人参与,特别是许诺回报率后。”

  “嗯,其他方面你也要用点心,我听说美容针你只开发了两个客户,整容塑形的更是一个没有,你这样不行啊,再没有起色,汉城那边可要把你踢开,自己跑过来开发市场了。”

  阮梅气苦道:“客户哪有这么好开发,我总不能跟她们说,你的眼睛不好看,最好割个双眼皮;你的鼻子太塌,可以往上提一提;你的下巴太平,可以削掉一点……”

  “不要就知道抱怨,你信不信,让我坐你的位子,我一个月能开发出几十个客户,什么眼睛不好看,鼻子太塌,你怎么不直接指别人鼻子骂人家长得丑呢。”

  “痴线。”阮梅睖了南易一眼,嗔道:“你巴闭,你来开发客户啊。”

  “我来,你做什么?吃闲饭?”

  “哼。”

  “就知道耍脾气,一点都不动脑子,去收收风,看看有哪个女演员在不顾一切往上爬,打听到名字,再去导演圈子里打听一下他们要拍什么,选一部适合的戏,针对你打听到名字的女演员,研究她的缺点,比如额头太平,你就告诉她,你之所以星运不济,就是因为额头太平,只要垫一下额头,立即会星运亨通。”

  阮梅瘪瘪嘴说道:“我又不熟悉导演圈,他们怎么会给我面子。”

  “听话听重点,我说了,不顾一切,还有,不是每一单生意都需要赚钱,给钱你会吧?给导演送钱,二十万不够五十万,五十万还不够一百万,一百万换不回一个角色?”

  “垫额头才能赚多少,送一百万,要亏多少,生意是这么做的?”阮梅不服气的说道。

  “你骗我上床的时候看着挺精明的,怎么一说到生意就这么蠢?看来我还是得把若玢叫回来主持工作,她十来岁的时候,玩着就能把钱挣了。

  唉,我还是给你开个钢琴班,你只要教教学生消磨时间,挣钱不指望你了,阮总裁,你被Fire了。”

  “哼,你没权利解雇我,我是股东,你不是。”

  “嚯,跟我抬杠的时候,你的思路也很清晰嘛,好好琢磨刚才我跟你说的,你要琢磨不透,我找其他两位股东把你踢出局。”

  “想就想。”

  阮梅撅了噘嘴,冲着盘里的煎蛋撒气。

  南易先是视若无睹,悠哉的吃完早点,又看了一会报纸,这才开始安抚已经转好的阮梅,几句软话下去,阮梅的心情也就变好了。

  随即,南易出门,在一家咖啡馆约见了南若玢的秘书沈智慧。

  “梅吉,ga最近很忙吗?”

  点了咖啡,南易却没有动,只是喝着薄荷水。

  “并不是太忙。”

  沈智慧对南易今天找她有点疑惑,不是让她办事,居然是找她聊天。

  “喔,我记得若玢刚去美国的时候,你还会兼顾一下艺人关怀基金那边,为什么现在不插手那边的事务了?”

  “南生,我……”

  沈智慧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不能出卖自己的老板,告诉南易是南若玢不让她再插手艺人关怀基金的事务。

  南易轻笑一声,“不为难你,我知道肯定是小丫头的意思,这个小丫头,心眼还挺多。帮帮阮梅,她一个人应付不来,小丫头那边,我会和她说。”

  沈智慧舒了一口气,“南生,我会的。”

  南易接着又和沈智慧聊了一点空泛的话题,坐了十几分钟,两人就分开。

  坐进车里等了半个小时,南易估计沈智慧已经和南若玢通完电话,这才把电话打给南若玢,“小丫头,心眼挺多啊。”

  “没有爸爸多。”

  “我还没老,再过十年你再当太子党也来得及。”

  “嘻嘻,爸爸,你就是厉害,直指问题核心,我英文名改了,现在叫瑞秋·泰勒。”

  “小丫头片子,我教你过头了。”南易说着,叹了口气,“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吧,不过沈智慧要兼顾一下艺人关怀基金,我将来还有用。”

  “Yes,Sir!”

  “别熬夜,早点睡。”

  “嗯,爸爸早安。”

  “晚安。”

  挂掉电话,南易摇了摇头,这个丫头真是个人精,若是穿越到古代后宫,宾妃们还不得被她都给阴死啊。

  ……

  “杜总裁,合作的对象筛选好了吗?”

  不二药业的会议室里,皇甫鸣问业务副总裁杜仲。

  “总裁,已经筛选好了,李家坡和马来西亚是余仁堂,越南是华佗(越南语的药发音和佗类似,药房音译过来就是房佗),日本是香岭堂药局,南韩是汉医院……”

  听完杜仲的汇报,皇甫鸣发出疑问,“怎么没有香塂?”

  “有,总裁,我正要和你汇报,香塂那边有一家合适的对象,红太阳,这是一家开业二十几年的连锁中药店,在香塂有7家门店,红太阳品牌很受香塂市民的信赖。

  红太阳已经在港交所上市,最近它的财务出现危机,股价一直在跌,我们完全有机会收购它的大部分股份,掌握它的控股权。”

  “杜总裁,你确定红太阳适合我们收购?”皇甫鸣问道。

  “是的,我很肯定。”

  皇甫鸣:“公司的财务状况你很清楚,我们只剩下不到1亿,不但研究所每天要耗费大量资金,还要预备广告营销资金,我们目前能动用的资金不多。”

  “总裁我很清楚公司的财务状况,所以我的建议是汇报总部。”杜仲点点头,递出一个文件夹,“这是我准备的收购可行性报告,总裁可以交给总部过目。”

  “好,香塂的先放一放,我会把你的报告交由总部定夺,你先去打通其他地区的渠道,我们不二药业需要尽快拥有自我造血的能力。”

  杜仲应声道:“总裁,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飞往李家坡。”

  早上从咖啡馆出来之后,南易就去了情策委,会议室、食堂、天台,地点不断转换,旁听各个小组的研讨会、策略会。

  情策委的人员香塂和纽约各分散着大半,加上还有其他重要城市的分点,稍微正式一点的会议就需要召开电话会议或视频会议。

  传输技术在进步,如今的视频会议已经有了真正字面上的意义,不会犹如幻灯片一般,但要做到真正的高清与流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下午四点,南易离开情策委的时候,带走了一部诺基亚1011,这是全世界第一部上市的GSM手机,南易为它骄傲和自豪,因为在它的肚子里有银喉供应的零配件,南氏的手机配件供应商战略走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南易细细摩挲着对他而言很丑的手机,兴奋挂在脸上,嘴里嘀咕着:“你看不见我,但我无所不在。嘿嘿,你们使尽去吹这个民族,那个爱国,老子一掐你们脖子,全得给我跪下求爸爸开恩。”

  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发不出去的短信,南易随即把手机放在座位上,打开电脑,从服务器上调阅阿德勒未来的资料。

  阿德勒未来旗下三个子公司都是吃钱的大户,不管是专注新能源研发的NGL,还是专注新能源领域投资的NA控股,亦或者专注于收购新能源原材料矿的NAF矿业,每年都是大几亿美元的开支。

  负担是巨大的,成果也是喜人的。

  在电池技术方面,NGL是全球的领头羊,具备商业化意义的锂电池已经研发成功,虽然比NA控股有投资的旭化成会社晚了半年,不过走的是不同方向,亲儿子和干儿子之间已经箭弩拔张,很快就要干上。

  全球还没有多少人关注的石墨烯领域,也没有技术和资料可供参考,NGL在实验室里展开了从0到1的摸索,在为第一块石墨烯电池的诞生而努力。

  在锂矿领域,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三国构成的“锂三角”地带,经济可开采、富含锂元素的几个大湖开采权都掌握在NAF矿业(的手里,目前已经探明的锂矿石储量超过820万吨。

  在澳洲,神农南粮有几个Li牧场,牛羊没养几头,地底下倒是有NAF矿业的人不断进进出出;在世界的其他区域,美国、加拿大、津巴布韦、巴西、莆萄牙,NAF矿业也在积极勘探和收购有锂矿的土地。

  并且,NAF矿业已经在探索海洋开采锂矿石的技术。

  在锂矿还没有引起太多人重视的当下,NAF已经差不多完成锂矿资源的布局,而且已经储备了将近12万吨的锂矿石。

  另外NAF矿业也已经在钴矿石与镍矿石领域展开布局,南储粮、南储化之外,一个未公之于众,宣之于口的“南储矿”战略在悄悄展开。

  “南易,出事了。”

  南易刚在方氏庄园的车库下车,陈于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南易蹙眉道:“什么事?”

  “公司一个叫张东伟的业务经理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公司220万的货款。”

  “从头说,详细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