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我若是想杀了你呢1

    男人喜欢女人外表的柔情似水,内心火热,床上妖娆妩媚,想到此,苗翠花暗暗下了决心,她必须要将女儿调教好了,若不然到时候抓不住一个,那可就麻烦了。

    “阿娘,如今咱们该怎么办?”狂王不走那她们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了。

    “将东西搬回来,咱们也不走了。”苗翠花沉着心思。

    “阿娘?”北莫聘婷见到苗翠花沉着脸,有些疑惑。

    半响苗翠花拉着北莫聘婷回房子,转身将们关上。

    “阿娘怎么了?”如此神神秘秘的。

    苗翠花脸色闪过一丝阴狠:“我看那女人必定是不想和咱们一道,狂王看似也没那么宠爱她,倒不如咱们在这里就将她解决掉,如此,北周之路只有你一个女人,靠近狂王轻而易举。”

    北莫聘婷闻言笑了:“阿娘的意思是杀了她?”

    苗翠花摇头:“狂王的眼皮子底下杀人岂不是自找麻烦,咱们倒不如这样……”趴在北莫聘婷的耳朵上嘀嘀咕咕。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北莫聘婷听完脸上大喜。

    天字一号房。

    “你说王妃亲口说要在逗留几日?”逐野狂冥显然有些不信。

    “是,属下亲儿听王妃说的。”暗夜立在床头。

    逐野狂冥得到确认,心中顿时无限的高兴,以前不管什么事情她都会想着百里连城,如此着急的去往北周也是为了百里连城,如今却为了他推迟几日……这是不是说明她心底里已经开始在意他了?

    对了,发烧,发烧真是个药,但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怎么样才可以让自己发烧?”对,只要还病着她便会在自己的身边照顾他。

    “……王爷这是?”暗夜不明白王爷这是何意。

    “说,如何才会发烧?”莫不是要用油再烫一次?

    “……”

    暗夜很是无语,跟着王爷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王爷如此反常。

    蓝雅在厨房忙活了大半个小时,简单了做了一些清淡的饭菜,逐野狂冥不喜欢吃鸡蛋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三个小菜,一碗肉丝粥,很简单的家常饭。

    端着饭菜,她神色有些异样,她还从未想过会如此安静的帮逐野狂冥做饭的一天。

    他若一直如此下去,说不定她会沉陷,但是她不敢沉陷,若沉陷了便难以自拔了,自己之会是他口中的事物,喜怒无常,她根本不信任他的爱情会长长久久。

    为了孩子,她会保持现在的状态。

    进门,逐野狂冥依旧在睡觉,蓝雅将饭菜放到桌子上摆好,转身走到床边,伸手拍了拍见他不动,真的睡着了?

    她知道他睡觉很警觉,是装的么?

    “起来吃饭。”她唤了一声,却依旧不见他动。

    蓝雅疑惑,抬起脚,膝盖跪在床上,手越过他的身子支撑着,脑袋伸过去看他是否真的熟睡。

    这一看,却见他一脸的苍白,浑身似乎还打着冷战,她一愣抬手就摸着他的额头,烫,很烫……

    “竟又发烧了。”蓝雅低声说着,下床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盖在他的身上。

    她的药物竟然不管用,这可是头一次,逐野狂冥如此高烧也不是办法,毕竟她的药物用了没反应,现下也只有找药王了。

    等待出去,逐野狂冥睁开眼睛,果真还是发烧能留住这个女人。

    “出去吧。”他冷声道。

    暗夜从房梁上下来,朝着逐野狂冥行礼,便从窗户飞了出去。

    逐野狂冥起身下床走到桌边,看着三菜和一碗粥,脸带着笑意坐下端起粥喝了起来。

    嗯,不错,她的手艺很好,一碗粥几口便让他喝光了,盯着碗底,有些意犹未尽。

    蓝雅和药王一行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却见逐野狂冥正坐在桌前吃饭。

    “这是能吃能喝的。”乔叶衣一笑,刚刚听到沐青颜说他发烧昏睡他还奇怪,一项强壮的逐野狂冥会发烧,这可是百年不遇啊。

    蓝雅盯着逐野狂冥,眼见自己刚刚做的饭菜都见了底,心中惊讶,刚刚他明明烧的厉害。

    难不成她的医术下降了?

    “王爷的脸色的确不好。”药王说着走上前:“王爷伸出胳膊老夫为你号上一脉。”

    “你的医术可没本王的爱妃高。”逐野狂冥冷眼撇他一眼,转而看向后面的蓝雅:“你来帮本王把脉。”

    “药王比较专业。”蓝雅脸色有些不悦。

    药王被这么一说,看了看后方的蓝雅,和逐野狂冥认识那么多年,这狂王什么个性他最明白不过了。

    “还是王妃来吧,老夫带了不少的药物,需要什么和老夫说一声。”药王笑道。

    蓝雅抿着嘴,不过想到药王那里的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好。”说着,她上前坐在逐野狂冥的身边,抓起他的手把脉。

    脉象其他都很正常,就是身上的热度有些高,他昨日发烧还是没有完全的好,胳膊上的烫伤换上几次药物便能愈合,很小的毛病。

    药王见此脸上淡淡的笑了,转身拉了一把乔叶衣走出门去。

    “身体一切都很好,一会我熬一些清热的药物给你。”蓝雅收回手说到。

    “一切都好?为什么我觉得头晕的难受。”逐野狂冥故作难受的伸手抚着额头。

    蓝雅撇他一眼:“发烧自然会头晕,我去帮你熬药,你去床上躺一会。”

    “哎呀呀,晕的厉害起都起不来了……你扶起我过去。”他说着作势就要往桌子上趴。

    “真不知道你的身子竟然会如此虚弱,一个发烧都承受不了。”蓝雅说的有些讽刺,却也伸手将他扶起。

    逐野狂冥暗笑,胳膊一把勾上他的脖子,脑袋靠上她的肩膀,她的肩膀很小,他不敢太过用力,不过,猛然站起来,他的脑袋的确有些晕。

    蓝雅扶着他走到床边,转身让他坐在床上,伸手便去扒开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但他的手似是沾胶水,她怎么也搬不动,斜着眼睛看他,他却闭着眼睛,脑袋稳稳的靠着她的肩膀。

    [19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