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喜脉异动1

    突然,巨大的内力转动,对准玲珑的耳朵便袭击而去,那力量如同一阵龙卷风朝着她耳膜钻了进去。

    内力钻入耳膜,躺着的玲玲身体不为所动,蓝雅吹动笛子睁开眼睛,见玲珑依旧没有动作,手指一扬,笛声一转,比刚刚更加的猛烈。

    同时那笛声将内力转变成一个钻头,不断的旋转,耳膜收到强大的阻碍,内力一点一点的袭击。

    蓝雅的额头不点的流出汗水,身体也有些被强大内力冲击的不稳,她脚下的泥土都踏出一个很深的脚印。

    逐野狂冥主意到蓝雅的不适,想要收回内力,奈何那内力仿佛被吸食,让他收不回,躺着的玲珑渐渐的有些动荡。

    内力全部冲进她的耳膜,玲珑猛然睁开眼睛,那眼神有些空洞,音声震耳,那空洞的颜色渐渐的褪去,渐渐的恢复清明。

    乔叶衣见此没有流出欣喜,反而面色浓重一片,内力收不回,如此下去会伤害到蓝雅。

    他和逐野狂冥的内力加在一起绝对能称为江湖第一,如此强大的内力过滤蓝雅的身体,那没有一丝内力,没有一丝的抵抗会烧毁她的内脏!

    蓝雅的笛声依旧继续,刺耳的声音,冲击着周围的一切。

    在蓝雅的意识之中,这一场笛声依旧超出了以往吹出来的声音,甚至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吹出的曲子由心而生,由于她的内心在操控着。

    逐野狂冥脸色扭曲和乔叶衣对看一眼,都看得出对方内心忧患。

    内力必须收回,若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逐野狂冥双手渐渐的脱离蓝雅的身体,努力拦截收回内力。

    “冥,怎么办我的内力已经不受控制了。”乔叶衣想脱离,但是他的内力不如逐野狂冥,强迫性的也无法收回。

    逐野狂冥的脸色难看,此时蓝雅的笛声就好似一种魔力,控制的着所有的内力,那吹出的笛声,已经不但但是平时的笛声。

    “碰碰碰”周围的发出巨大的声音。

    一仗之外的竹子全部爆炸,全然是被那强大内力的笛声所冲击,然后爆炸。

    “你快些收回不内力。”乔叶衣如今的希望只能寄托在逐野狂冥的身上。

    他们二人只要有一人脱离,强大的内力会减少很多,对于蓝雅的冲击也会减少,如今只能做到不让她受伤更重。

    “将你的内力转移到她的背部。”逐野狂冥脱离着双手,但是内力被吸住,只有借助乔叶衣的内力才能将他和那笛声连接的内力切断。

    蓝雅的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犹如洗脸一样,同时那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紧闭着眼睛,手指再动,唇瓣依旧在垂着笛子,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线提偶。

    “沐清颜,快点停下。”逐野狂冥越看心中越脚焦躁,那样的苍白越加的刺眼。

    乔叶衣的内力迅速的在转变,按照逐野狂冥的去做。

    “碰”一声,逐野逐野狂冥的内力猛然冲击到自己的体内,让他措手不及,被自己的内力反噬的冲击。

    “噗——”逐野狂冥的内力一撤出,蓝雅的笛声以弱,身体不平衡,一口鲜血喷出。

    “沐清颜!”逐野狂冥冲上来,接住蓝雅即将倒下的身子:“沐清颜,你不要吓本王。”

    蓝雅胸口剧烈的喘息,半响才渐渐的睁开眼睛,映入眼睛是逐野狂冥一张担忧焦急的面容,她咧嘴笑了笑,他是为她担心吗?

    担心?他会真的为她的生死而担忧吗?

    “她的听力打通了,接下来就是治疗……”很虚弱的一句话,还未说完,她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整个身体在渐渐的颤抖。

    “沐清颜!”逐野狂冥大喊,抱着她便朝着内院而去。

    乔叶衣面色懊悔之极,他不该将她牵扯进来,不该让她帮玲珑打通听力,他早就知道玲珑的病不可能好,是他太过害怕玲珑的离去了,太过害怕自己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玲珑,对不起。”乔叶衣趴在玲珑的身边,手指放在她的脸颊上慢慢的摩擦:“放心,我不会让你孤单。”

    龙华院。

    “如何。”逐野狂冥紧紧的盯着床上的人。

    药医把脉,眉头皱不断的皱起,王妃的脉象本就奇怪,如今怎么感觉更加的奇怪了,试探的多探视几下脉搏,的确比之前更加的奇怪了。

    “到底怎么样?”看到药医皱眉,逐野狂冥更加的着急。

    “王爷,王妃的脉象很奇怪,收到巨大的内力冲击,她的身体到没什么异常,只是……”

    “只是?”

    “王妃的喜脉上有了波动,好似是喜脉,又有些不确定……”

    “喜脉?你是说她怀孕了?”逐野狂冥眼睛突然瞪大,一股喜悦冲击着他的脑海。

    喜脉?他可以做父亲了吗……?

    “这一点还没有确定。”药医额头滴汗,以前王妃的喜脉时有时无,今日把脉喜脉跳动的厉害,正常人的话,是怀孕无意。

    但是到了王妃身上,他真的不确定是不是。

    “不确定,什么叫做不确定,本王命令你立刻确诊。”他要的不是不确定,他要的是准确。

    怀孕,想到将来不久便会有一个孩子从她的体内爬出来,他就无比的兴奋,或许这个孩子能足作为挽留她的唯一牵绊。

    “王爷,娘娘现在处于昏迷,无法确认,只得等待娘娘清醒,喝下试子汤才能确认。”脉象他是无法掌握娘娘的脉象,唯有试子汤才能见证是否当真怀孕。

    “试子汤在哪?本王要亲自熬药。”

    孩子,他做梦都想要他和她的孩子,他从来没有祈求过神明,如今他真心的祈求上天,一定要赐给他一个孩子,一定要!

    蓝雅身体的药物,让她苏醒的很快,睁开眼睛,才发现是龙华院,稍稍想要起身却感觉身体有些酸,努力坐起来,伸手捶了一下腰部。

    玲珑的身体只剩下药物治疗,但是药物除了她身上的药血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解毒,想到药血,蓝雅摇头算了,不是她的事情,她也不想过问。

    [1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