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高烧不退1

    此刻,逐野狂冥暴怒的眼神这一刻竟然带着一丝迷茫,还有一丝柔情。

    药医深夜匆匆赶来,药医内狂王府专用医师,大约二十多岁的少年,看似斯文,很小,但他的医术比宫中御医还要精准。

    “请王爷回避,我这就为给小姐使针。”药医恭敬行礼。

    同时,他那眉头紧皱,脉象不稳,气息微弱,生命急速的在流逝,药物根本控制不住,唯有施针,只是……这施针若不行的话,那就算神仙也难救了。

    “回避个屁,还不给快给本王施针!”他声音暴怒,生平第一次爆出了粗口,心中怒火燃烧着。

    “是是。”药医见此立马低头施针,很明显王爷正在火头上,惹不得惹不得。

    见此,逐野狂冥才收回视线,他怎么能容忍别人和她单独相处!

    药医在她的脑袋上扎上银针,见没有反应又扎了几根,依旧没有反应,药医脸色有些难看,寒气入体都能让人丢失性命,更何况……

    她那脖子上严重掐过的痕迹,那足以让她死亡!

    “如何。”逐野狂冥眼看着蓝雅的脑袋上扎满了银针,却不见她有一丝反应,心中焦急。

    “王爷,这位小姐气息太弱了,如此根本起不到作用了,为今之计唯有扎指甲。”只有让她换过一口气,才能更有活的的希望。

    “插指甲?”逐野狂冥视线落到她白皙的手指上,银针插指甲,是最过疼痛的。

    该死的,为何听到这样的话语,他的心有些微动,很难受。

    “是,只要小姐有反应便有一丝生存的希望,若没反应……”药医声音小了下去,后面不用说别人都明白。

    “开始吧。”只要她能活就好!

    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药医拿出银针,抓起蓝雅的手指,阴沉朝着之间缝中扎,一根,没人应,两根手指还是没反应。

    手指一根一根的增加,躺着的人好似睡的很沉……

    逐野狂冥脸色紧绷了起来,眼神望向床上的人,眼睛紧紧的闭着,脸色苍白,就连她的唇都苍白的骇人,巴掌大的小脸,没有一点点生机。

    银针插进了十根手指,她却依旧紧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疼痛,气息变得越来越弱,整个身体早已经冷如寒冰。

    十根手指插完,药医的身体都颤抖了,看来这一口气根本无法挽回,生命即将终结,脑袋已经陷入了深深沉睡。

    “王……王爷……”药医的脸色有些难看,转过身来,迎上逐野狂冥的视线,心中害怕至极。

    “说,为何没有反应?”他提着一颗心,明明知道这样的结果代表什么,还要药医亲自说。

    他一双眼睛血红,带着前所未有的怒气,仿佛,药医只要说一句没救了,他便会一刀砍了她!

    药医才来狂王府有三年了,第一次见到王爷发怒,心中倒是害怕的厉害。

    “王爷……她的气息好似……好似即将要消失了……”颤抖着声音,说完扑腾一身跪在地上。

    逐野狂冥面色凶拧:“气息消失?气息消失?本王没允许她死,她就绝对不能死!”

    十根手指没反应,那就接着扎脚趾!

    他的话落,抓着药医的银针,大手拿住蓝雅的脚踝,银针插进脚趾甲盖中,一根接着一根,他的额头不知道是紧张的汗水,还是因为还害怕冒出的虚汗。

    药医和房间内的两位丫鬟见到此举心中震惊,这样的王爷她们从来都没见过,疯狂的让人可怕。

    八根脚趾扎满,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动静,逐野狂冥的手都颤抖了。

    沐清颜,本王不准你死,不准!

    手下继续扎着第九根,没反应,第十根……依旧没反应……

    静,整个房间静的出奇,逐野狂冥脸色阴寒的吓人,沉静,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沉静。

    “嗯……疼……”就在风雨即将爆发之际,床上的人闷哼以上,发出细如蜜蜂的声音。

    声音虽小,但在这安静之中让人听的很清楚。

    逐野狂冥阴寒的脸色之中上过惊喜,眼神看向床上的人,她说话了?!

    “快,快给她医治。”她说疼,知道疼就好,知道疼她就还活着!

    药医也是震惊,气息明明将散去,竟然还会知道疼,能说话,就代表她的一口气缓过来了。

    连忙起身把住她的脉象,脉搏依旧很弱,若有若无,虽然知道疼了,但是这种状况依旧很差,冬天的冰水入侵就算治好也会留下伤寒的症状。

    “如何?”

    “小姐的虽然知道疼,但是寒气入侵,天亮之前必定会引起高烧,高烧本来不算什么,但是小姐脉象时有时无,虚弱无比,身体很难抵抗住高烧的袭击。”

    寒气引起的高烧往往是最致命的,一般的药物根本压制不住,更何况她的身体还如此差劲。

    “你的意思是你治不了?”既然治不了,那还留着何用!

    “王爷息怒,小的一定全力救治。”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下他救的不仅仅是床上女子的命,也是在救自己的命啊!

    房间很静,逐野狂冥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果不其然,清晨的时候,蓝雅发起了高烧,原本好似寒冰身体,如今就是一把火。

    那张小脸从苍白到血红,额头骇人的温度,一张脸很红的及其不自然,好似那血液都能从她脸上滴出来一样。

    逐野狂冥大手紧紧的握着那烫人的小手,这样的温度很高,那里像是普通的发烧,热,太热了,她的手在他的手心之中就似隐藏着一把火,烧着他的皮肤。

    “王爷药好了。”药医将药物端了进来,天山雪莲熬制的药物,事半功倍。

    这碗药喝下去,不能退热,那他便无药可用了……

    “我来。”逐野狂冥接过药碗,勺子搅着药物,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抿了一口,才放到蓝雅的嘴边。

    短短的半夜时间,那唇瓣便干枯,起了一层的皮,药物放到她的口中,她的嘴巴一动不动,已经无法自己下咽进食了。

    [2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